3 comments on “躺著的台灣?

  1. 日韓讀古文 台灣砍古文
    2017/08/31 黃瑞明(靜宜大學法律學系教授)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最近因為幾樁醜聞而聲望大跌,媒體批評他剛愎傲慢。安倍不以為然,在一次與青年的座談會上引用《論語》自我解嘲:「我也到了耳順之年了,怎麼會不聽別人的建議呢?」結果引來哄堂大笑。對於台灣人來說,這件趣事令人深思。
    日本在過去一面倒地崇拜中國文化,社會菁英非中國古書不讀。明治17年(1884年),當時的西化運動早已如火如荼,司法省為了培養現代法律人才,開設了第4期法學校,應試者1500人,錄取僅50人。考試只有兩科:一是《論語》、《孟子》解釋,二是《資治通鑑》白話訓點。這個時代雖然已經過去了,但是今天的日本人對於中國古書仍然敬重如前。
    我每天瀏覽4份日文報紙,三不五時可以看到媒體引用中國古人智慧來論斷事理,引用大和先賢的情況則非常罕見。安倍內閣在去年決定推遲增加消費稅2%(先前已經提高3%),《朝日》與《日經》社論都不約而同地以《莊子》的朝三暮四寓言來針砭是非:既然遲早都要提高,延後有無意義呢?前幾年,首相鳩山由紀夫在眾議院發言時把朝三暮四解釋為朝令夕改,媒體立刻為文指正其非。
    今年2月間,由於南韓人堅持慰安婦問題必須重新解決,立場極右的《產經新聞》於是發表了一篇文章教訓他們,手法是訴諸《韓非子》。「國小而不處卑,力少而不畏強,無理而侮大鄰,貪愎而拙交者,可亡也。」這是〈亡徵篇〉的一句。《產經》一副大日本帝國喉舌的姿態,斷定老是找碴的南韓快亡了,當然要訴諸權威。《產經》的判斷也沒錯,南韓人確實熟悉《韓非子》。憲法法院在幾個月前判定朴槿惠違法違憲,當時的代理院長為了辯駁質疑者就引用了〈六反篇〉:「法之為道,前苦而長利。仁之為道,偷樂而後窮。」
    我在高中時代熟背至少半部《論語》、《孟子》與《古文觀止》,當時是兩蔣高舉中華文化復興的年代,當學生的自然滿腹牢騷。如今年事閱歷俱增,開始能夠領略其中奧妙。現在大致可以閱讀《史記》、《韓非子》等書原典,佩服古人智慧,當然也更能體會唐詩、宋詞的意境。這些都要歸功於當年的教育決策者、教科書編寫人以及國文老師們。
    我的德、英文流利,法、荷文也粗通。如果我的判斷沒錯的話,中文應該是全世界唯一可以讓一個念過幾年古文的高中生就能夠直接與2000年前古人神交的文字。沒錯,一些歐洲人在中學時也學過拉丁文,但是,羅馬人終究不是他們的祖先,所以大眾媒體上很少看到相關文獻的直接引用。至於德文,馬丁路德之前在德國通行的語言,現在除了專家無人能懂,所以德國人能看懂的不過是幾百年前的古書。事實上,更早的值得看的書也很少。
    可以斷言的是,絕大多數的台灣人都不會有掌握英文或其他外文的能力,如果又在中學期間沒有學到透過古文精研中文的能力,那麼他們將會喪失追求人生智慧的一大半機會。照民進黨政府這種去古文教育的速度,將來只有懂日文的台灣人才會知道耳順之年是什麼,發現原來《韓非子》是一本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