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comments on “訴訟上的「達爾文死前信主」

  1. 回到達爾文信主這部分,如果將這個案件轉換成上面的民事所有權訴訟的話,那就是這樣:<br />
    <br />
    原始狀態:懷疑論者擁有「達爾文之信仰」的所有權<br />
    霍普宣稱她擁有「達爾文之信仰」的所有權<br />
    ^^^^^^^^^^^^^^^^^^^^^^^^^^^^^^^^^^^^^^<br />
    問題應該在這裡:基督徒認為他們才是達爾文之信仰的原始所有者。<br />
    其實大部分人思考的時候也是這樣,會以自己所知的訊息當做原始的狀態,而把後來收到的<br />
    訊息當作是要改變的。所以當基督徒都早已認定達爾文晚年改信老耶,就會變成要別人去提<br />
    證來證明達爾文其實沒改信老耶…所以才會有那種什麼光他女兒的證詞並不能否定達爾文晚<br />
    年信主的說詞出現…<br />
    達爾文當了那麼久的不可知,死了還硬是要被基督徒收成教徒,還真是了不起的人。

  2. >達爾文當了那麼久的不可知,死了還硬是要被基督徒收成教徒,還真是了不起的人。<br />
    <br />
    這不是因為達爾文了不起(雖然他真的了不起)<br />
    將達爾文搞成基督徒只是第一個步驟<br />
    捏造出他死前承認他提出的演化論是錯誤才是目的<br />
    <br />
    雖然他們也想讓很多人成為「名義上的基督徒」(愛因斯坦、美國總統…)<br />
    但是獨獨達爾文是要用來攻擊其理論的支持者(可惜他們總是把人給想簡單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