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comments on “轉型正義,批鬥大會,文化大革命!

  1. 轉型正義的史觀問題
    2017-12-16 中時電子報星期論壇 武之璋(藍天行動聯盟主席)

    促轉條例的理論基礎建立在中國近代史,尤其是1949年國府遷台後這段中華民國歷史,但卻是根據民進黨一貫對這段歷史全盤否定的態度上。
    所謂:一、蔣介石政權在大陸因為貪汙腐敗所以被趕到台灣。二、蔣介石是二二八的元凶,曾下令屠殺台灣人。三、蔣介石為鞏固其政權,施行戒嚴,搞白色恐怖,妄殺無辜。四、蔣介石特務統治,扼殺百姓思想自由。
    這些論點來自國共內戰及冷戰時期共黨及美國人的宣傳,多非歷史真相。因為:
    一、國共之爭涉及國共救國政治主張及文化走向問題,勝負原因複雜,不應把國民黨的失敗簡化成貪汙腐敗。
    二、二二八期間,全省縣市長不是被俘就是逃亡。暴徒無端打殺外省人,強占公署,攻擊軍事單位。蔣介石接到陳儀、憲兵司令、省黨部主委多人之要求,及時派兵赴台,10天左右結束軍事行動,並下令注意軍紀,不得報復。蔣當時是領袖,要維護國家領土完整,二二八的元凶之說顯然不能成立。
    三、白色恐怖是國共內戰的延續。共產主義驟興、大陸淪陷、東歐赤化、蘇聯崛起,令西方世界震驚。台灣的反共、戒嚴,美國的麥卡錫主義,都是西方世界反共、防共的一種政略跟戰略反應。白色恐怖不能忽視當時的歷史背景。
    民進黨一再強調的「撫平歷史的傷痛」,然而無論二二八或白色恐怖早已立法賠償,時間也過了70年,「傷痛」是被嘴上一再強調撫平的人蓄意撩撥起來的。
    中國國民黨及蔣介石的歷史功過,是學術問題。許多西方及大陸學者的研究,都實事求是地給予蔣介石歷史地位以客觀評價。若執政黨的轉型正義立論基礎是建立在一己主觀認定之上,這種立法本身就該被正義「轉型」!

  2. 前綠委張慶惠:有比促轉更重要 就是救經濟
    2017-12-08 中評社桃園12月7日電(記者 黃文杰)

    蔣介石時代起草“臺灣自救宣言”被關政治犯魏廷朝妻子、民進黨前“立委”張慶惠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立院”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只讓外界看到,就是為了拆銅像、把“中正”改名,太意識形態。台灣有比促轉更重要,就是救經濟。她提醒蔡政府,一旦成立“促轉會”,不要“想到什麼就去做什麼”。
    張慶惠,曾任“國大代表”、桃園縣婦幼安全中心主任、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桃園航勤公司董事長、民進黨客家事務部主任。
    “立院”三讀通過促進條例,威權時期是1945年8月15日至1992年11月6日國民黨執政戒嚴期間。張慶惠夫婿魏廷朝,1964年和台大政治系教授彭明敏和同窗謝聰敏共同起草“台灣自救運動宣言”,被以預備顛覆政府罪判刑8年,又因美麗島等政治案入獄,前後被關17年,1999年因心肌梗塞病故。魏廷朝女兒魏筠,正爭取民進黨桃園市議員黨內初選。
    中評社問,蔡英文賴清德目前因為一例一休等政策,民調直直落,會不會造成綠營支持者流失?
    張慶惠表示,當然會有影響,尤其不少年輕人不認同民進黨,到底選票流失多少?不知道。但是在桃園,因為市長鄭文燦表現有目共睹,2018選舉可以發揮“大母雞”效應,老百姓對鄭文燦及民進黨期待很深。
    她告訴中評社,賴清德與蔡英文是“命運共同體”,表面看來,對於許多政策,或許各執一方,不過相信到最後,會找到共同點。基層對於一例一休要求修法,勞團反對未必等於勞工,怎樣讓民進黨衝擊傷害減少到最低,還要顧慮民眾的立場,該修法就要快修法。
    中評社問,怎樣看剛剛通過的促轉條例?
    張慶惠坦言,雖然自己是政治受難者家屬,受到戒嚴時期的政治迫害,但是促轉條例內容到底是什麼?老實說,真的不清楚。只聽到廣播電視整天播報,要把中正路、介壽路改名,想想工程是如此浩大:每個城市火車站一走出來就是中正路,旁邊平行道路是中山路,現在地名若通通都要改,每個人的身份證也要改,會累死公務員。
    她說,現在促轉條例通過,媒體報導幾乎都是改名或移除銅像,其實這些都是形式的改變。以前的獨裁階段已經過去了,台灣民主也進步,看看太陽花、勞團怎麼抗議都沒事。如果現在為了促轉,改不改名,又有何意義?
    張慶惠說,台灣真正需要好好想想的是,有沒有人假借自己的權力,作威作福或享受特權。這才是要被打倒與改變,這才是實質的改變。
    中評社問,民進黨是否藉由促轉條例,成立促轉會,有沒有可能變成新威權獨裁?
    張慶惠表示,對於促轉條例內容不清楚,沒有贊成也沒有反對。不過套用閩南語“不要吃飽太閒”,台灣有很多議題要好好討論。如果促轉要把“中正路”改名,不要當作第一件事。這就好比同性同婚,也不是最急迫要處理,後遺症多,應該要慢慢討論。
    她認為,身為一位母親,建議執政黨應該好好重視人民的福利制度、老弱者的照顧、孩子的出路,經濟問題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不要想到什麼就去做什麼。有沒有足夠的能力?民眾要求是什麼?民意傾向是什麼?促轉條例通過,一旦要執行,還要配合歷史,追出真相,這都要花時間好好討論。

  3. 響應原團連署 陳芳明:政黨應與財團劃清界線
    2017-06-15 聯合報 記者林良齊╱即時報導

    為了抗議原民會傳統領域劃設辦法,在街頭露宿113天的原轉小教室發起連署。至今已有許多文化及學術界人士加入連署,包括政大台文所教授陳芳明、作家蔣勳、鴻鴻等人參與。今天他們舉行記者會,邀請更多民眾加入。「政黨會輪替,但財團不會」,陳芳明說,所有的政黨應與財團劃清界線。
    今年初,原民會頒布「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草案,將傳統領域排除私有地。引發原民團體不滿,從2月23日起在凱道露宿抗議,不料在6月2日早上遭優勢警力拆除、清空,他們隨即移往捷運台大醫院站持續表達訴求。
    北醫人文所所長林益仁表示,許多人都哀悼導演齊柏林的努力,讓更多台灣人看到沒有被看見的地方;而這群在街頭露宿逾百日的原民團體,他們述說著長期被忽略、不公平的處境,希望更多人來關注。
    上星期甫從政大退休的陳芳明說,自己是民進黨員;而民進黨常說「我們都命運共同體」、並呼籲「公平正義」,但等到他們執政後又淡忘了公平正義;原民團體距離總統府不到1公里,但不僅沒有看到(民進黨)公平正義的具體政策,甚至連接見他們也不願意。
    「政黨會輪替,但財團不會」,陳芳明呼籲所有政黨應與財團劃清界線,只要財團還沒鬆開,他的筆就不會鬆懈。今年已經70歲的他看不到真正民主,「恐怕10年後也看不到」。
    原轉小教室發起連署「119搶救我們的山海與縱谷─沒有人是局外人」,希望退回原民會公布的傳領劃設辦法草案。目前包括陳芳明、蔣勳等逾百位藝文、學界人士參與連署。
    原轉小教室也將從17日起在台北寶藏巖舉辦「被消失的風景─凱道部落文件展」,展出日前遭警方清空的彩繪石頭及藝術品等,希望喚起更多民眾守護台灣土地、實踐轉型正義的決心。

  4. 總統不該跟人民玩「白馬非馬」的文字遊戲
    2017-12-29 民報 施正鋒(國立東華大學民族事務與發展學系教授)

    蔡英文總統在12月28日召開今年最後一場的「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會議,結論是「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並沒有排除原住民族。果真如此?先跟大家複習一下中國春秋戰國有名的「白馬非馬」三段論證,意思是說:白馬是白色的馬,而並非所有的馬都是白色的,所以白馬非馬;簡而言之,白馬是白色與馬的交集,其他顏色的馬當然不是白馬。小英總統面對原住民族的菁英,毫不靦腆地玩弄文字遊戲,相當不老實。
    我們知道,轉型正義的發展由戰後的處理戰犯,經過1970-80年代的南歐、拉丁美洲及南非的威權體制民主化,到1990年代東歐共產國家的垮台,目前已經進入第四波:也就是美國、澳洲、紐西蘭、及加拿大等所謂墾殖國家(settlers’ society),要如何面對原住民族幾百年來所遭受的各種不公不義(injustice)。如果拿到台灣的脈絡,轉型正義大致上可以分為三大類:威權時期轉型正義、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以及其他轉型正義(殖民、婦女)。
    民進黨政府柿子挑軟的吃,只願意處理蔣氏父子時期的白色恐怖(A),因為擔心慰安婦得罪日本而絕對排除殖民時期(C, D, F, G)。至於原住民族所遭受的各種不公不義,則戒慎小心(B, C, E, F)。所以,儘管『促轉條例』順便包含了局部原住民族議題,也就原民在威權時代的受難者(B),至於土地則寸土不能退讓(E)。所以,民進黨政府透過時間的限制、選擇性處理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即使沒有完全排除,卻是實質視而不見,刻意作高度選擇性的失憶。
    戰前,日本殖民者是把原住民族的土地充公;戰後,中華民國政府收歸國有,又不知有多少經過五鬼搬運轉為私產。如果說日本殖民政府是逼良為娼,國民黨政府持續進出;那麼,高唱人權立國的民進黨政府,說什麼轉型正義不包含原住民族的歷史正義,又算什麼?難道原住民族迄今在政治、經濟、社會、及文化上所遭受的支配、掠奪、歧視及同化,就不是殖民統治?難道可以使用所謂的歷史正義區隔,就悍然加以零碎化、抽象化、虛無化?
    就實務面,民進黨堅持原住民族的歷史正義非常複雜、所以必須專法處理,然而,卻無法自圓其說:為何『原民促轉條例』就不能跟「促轉條例」同樣有調查權?現在的總統府原轉會沒有調查權,相關單位到總統府的報告支支吾吾,有用嗎?原住民族立委在去年提了五個草案,為什麼經過一年多,民進黨團現在才想到要求行政院提案?究竟是決策者的知識低落、或是御用學者的良知泯滅,還是認為,經過四百年的欺壓,依然認為原住民族好騙?
    亞泥等等開採的明明迄今還是對原住民族造成嚴重的威脅,民進黨政府卻堅持亞泥展延二十年不用環評、刻意迴避原住民族行「同意權」,不是善類。『原住民族基本法』第21條明明規定,在原住民族土地從事土地開發及資源利用等,必須取得族「同意」,並不是「諮商」,所以不是參考用的。政府不應該老是玩那種鑽法律漏洞的把戲。如果國會通過的『原基法』都不能還原住民族公道,那豈不就是就地合法,還談什麼轉型正義?難道這個政府是被財團豢養的?
    民進黨以關懷弱勢起家,碰到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就原形畢露,官員信口開河、立委裝聾作啞、總統言詞閃爍。為什麼人家可以吃套餐,原住民族就只能單點、而且限定只能吃素、不能拿刀叉?法國評論家與史學家伊波利特‧泰納(Hippolyte Taine, 1893-93)說,世界上只有四種人:愛人、投機者、旁觀者及笨蛋。看來,我們都是已經被騙了很久的笨蛋;至於高一生、湯守仁及林瑞昌等受難的原住民族,只是可資使用的歷史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