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comments on “為什麼不支持當掉15%?

  1. 問題是…<br />
    會發展出當掉最後15%的模式<br />
    大多是因為<br />
    實際上到不了及格分數的學生,\\\"遠超過\\\"這個比例<br />
    <br />
    尤其一些比較後段的私校,學生大多很忙(?)<br />
    忙到無暇保持課業成績在及格的水平(??)<br />
    只看及格or不及格<br />
    那某些科目的老師大概教沒兩年就會退休了<br />
    因為一砍會有4/5的人中刀…<br />
    <br />
    當然,就教育的宗旨來看<br />
    砍4/5也沒什麼不對就是了

  2. 這就跟工作時, 每年打考績一樣…<br />
    很多公司也規定, 每個部門要有幾成的人打優, 幾成的人打甲, 打乙…(所以… 這就<br />
    是 "幹掉你同事"的一種思維…)<br />
    不過在公司角度看來, 也許這是一種淘汰的好方式吧!?(雖然我不認同…)<br />
    但是如果今天在學校學習的事情上, 也要來這一套的話… 真的覺得難怪很多人說現在大<br />
    學生素質低落啊~~<br />
    也許他們學到了知識, 但觀念方面學到了什麼, 就很難講了…<br />
    而且訂了15%以後… 萬一班上真的有30%的人沒辦法及格, 難道也只有15%的人被當!?(說<br />
    不定16%~30%的人被當還會跟教授抗議咧~~ )<br />
    <br />
    不過看了這條新聞, 我倒想到另一件事…<br />
    以前也碰過那種一定每學期都要當幾個人的教授, 而且出的題目都爆難的… 基本上, 幾<br />
    乎全班都要用開根號乘十才能及格!(當然也會有考7,80分的天才啦~~)2,30分是常態! 不<br />
    過好像大家也不會回去跟家長哭訴, 說什麼壓力大不能承受…<br />
    當然, 也許是記者為了報新聞, 太誇張了啦… 但還是覺得… 如果唸個書就覺得壓力大<br />
    成這樣, 那以後工作時該怎麼辦啊~~(公司的考績比例制, 可不會因為家長抗議, 董事長或<br />
    上司就跑去道歉的哦…)

  3. 妙,<br />
    也想聊聊<br />
    <br />
    我讀的是名不見經傳的私立大學<br />
    當年規定當率25% 老師們更是從15%-60%隨便快樂當<br />
    190幾個學分中我被當掉重修的更高達30個<br />
    不過我傾向支持當率<br />
    <br />
    簡單來說<br />
    目前台灣的教育體制分成兩部分<br />
    1.國民義務教育<br />
    什麼是國民義務教育?就是為了培養國力,國家對人民教育素質的培養要求.<br />
    國民義務教育被限定一定要培養到60分<br />
    可以視為國家對國民培育的基本要求<br />
    換句話說–就是"妳不見得要更有智慧,但不可以學的比這個少"<br />
    無論現在談的國教是12年還是9年<br />
    政府對民眾的期許只有如此<br />
    剩下的….丟給妳自己去學<br />
    <br />
    2.高等教育<br />
    高等教育更有趣了 可以分成 a.理論教育 b.技職教育 兩個體系來說<br />
    當然如果12年國教,似乎也包含了部分技職教育<br />
    但根據所知,國教技職系統的進入社會的技能適應力相當不良<br />
    (呵呵 我只聽過幾個小老闆的心聲…百來個人也許不足以佐證)<br />
    所以我認為國教技職充其量也只能當國家的要求來看…<br />
    技職高等教育希望培養進入社會的技能知識<br />
    所以縱使職場訓練不能少 技職訓練必提供一定的執業知識以面對社會的需求<br />
    一個蘿蔔一個坑<br />
    淘汰賽是很合理的.<br />
    <br />
    而理論教育體系,則培養對於廣泛理論的包容力(學士) 對於理論的深究能力(碩士) 以及開<br />
    拓理論發展的能力(博士)<br />
    理論教育體系越往上層走,就越尖銳並具備適度排他性<br />
    部分原因在於…進入學士後的生涯即是"知識份子"<br />
    繼續進修即進入學術圈<br />
    評鑑上 也許並不能以是否pass評定個人對該時期能力培養的適足性<br />
    但可以根本的決定面對未來"學術市場"的優勢程度<br />
    <br />
    所以當討論到"高等教育"<br />
    個人認為,作出淘汰賽的舉動可以合理的歸納成三點<br />
    1.高等教育不是必備的生活技能-所以進入高等教育後容許任意淘汰<br />
    2.高等教育的評鑑度與能力程度無關-所以不必要將評鑑量化等同於學生的能力程度<br />
    3.高等教育很可能面對未來市場-市場的需求並不允許盲目的人才供給<br />
    有點偏激<br />
    可能我並沒想得很清楚<br />
    歡迎討論

  4. 1.高等教育不是必備的生活技能-所以進入高等教育後容許任意淘汰<br />
    ^^^^^^^^^^^^^^^^^^^^^^^^^^^^^^^^^<br />
      這個「任意」淘汰就很有空間,其實大學教授不缺大刀,動輒一砍就六七成去的我也碰過,只是這種老師也通常就是說把關嚴格,並不會<br />
      特別強調說他就是要當掉一半以上或多少以上,只是他的標準就是高,考試題就是難,不努力的就是會死。<br />
    <br />
    2.高等教育的評鑑度與能力程度無關-所以不必要將評鑑量化等同於學生的能力程度<br />
     <br />
     這點不太懂,能解釋清楚一點嗎?<br />
      <br />
    3.高等教育很可能面對未來市場-市場的需求並不允許盲目的人才供給<br />
    <br />
     這裡有個盲點,人才跟文憑是兩回事。在這裡把人當掉只不過阻擋他順利拿到文憑,並不是阻擋他成為人才或什麼的。以社會而言,我想<br />
     是恨不得人才越多越好,因為在社會中本來也是競爭的情況,自然會有比較,而學校是不是要成為除了教育的機構外而成為幫忙淘汰的機<br />
     構是個問題。<br />
     而且幫忙淘汰的方法是不是一定要變成這種定比率的方式?做個假設:一個系兩個班級同樣老師教,同樣考試作業,甲班的通通八十分以<br />
     上,乙班的平均則是四十,平均四十的班砍掉五成,而通通八十的班也必需要砍掉百分之十五,那甲班這些被砍掉的學生該怪自己生錯班<br />
     級嗎?<br />
     當然這種假設也是很極端,念過大學的大概也知道教授只要照著實際打分數,隨便砍也超過十五趴,但是單就法令而言,強調從嚴的審查考<br />
     試,確實的評定學生有沒有過關的資格,比起這種強調一定要死多少學生的方式要來得符合教育原則吧。(只是真這樣搞,死到八成以上都<br />
     是小意思,學生可能還比較喜歡定量的砍。)<br />
    <br />
     

  5. > 不管是義務教育還是高等教育,教育的本質都在於學習知識而不是把別<br />
    人幹掉,因此採取「與人比較」之常模參照評量方式是與這個教育本旨大<br />
    有違背的事情。<br />
    <br />
    Quote of the day.<br />
    <br />
    很多人唸書唸到為甚麼唸書都搞不懂了。

  6. 「標準參照評量」其弊處有如每次考卷的難度不一樣。去年的60分和今年<br />
    的60分可能需要拥有的知識不一樣。這種非系統誤差唯一除去的方法就是<br />
    每人參加多次考試。當然這樣做非常浪費資源。<br />
    <br />
    而「常模參照評量」的誤差在于可能應考生群是非常不具象征性的一群,<br />
    但如果參考人數非常多那考生群是非典型樣本的機率就非常低。常模參照<br />
    比較沒有試題難度偏差問題。但如果你相信考生群是典型样本,那尽管某<br />
    年平均比較高或低(因為試卷難度)也不會影响你對學生的評估。<br />
    <br />
    前者比較適合于人數少的考試(如班內考試),而後者比較適合人數多的<br />
    考試(如高普考)。可能最有效的衡量方法是一對一老師與學生對考,真<br />
    正了解學生之能力。但這只能在考生非常少的情况下(例如博士答辨)才<br />
    有可能。

  7. Berserk 大大分析得很漂亮 受教了^^<br />
    <br />
    關於我提出的第一點…<br />
    嗯 仔細想想的確是因為老師嚴格把關,<br />
    雖然我還是有及格被當掉的經驗,但的確比"沒過關"少<br />
    即使某些老師放話要當掉一半的人,也是因為考題特難 而非"當率"因素把人砍光<br />
    您說得好^^<br />
    <br />
    <br />
    關於第二點的解釋,跟您提出第三點的反詰是吻合的<br />
    考試的評鑑可以評鑑"學習能力" 但難以真的論斷"實力"<br />
    如果為了"純賺錢"而投資教育學習,就繞了大遠路<br />
    文憑跟一個人會不會成為人才的確是兩件事<br />
    不過明顯的是,就今天的台灣社會來說<br />
    選材用人之所以依靠文憑作為篩選的第一把鑰匙<br />
    是因為這是一個有效益的選擇方式<br />
    當掉一個人以阻擋他順利拿到文憑,同時是在為社會做篩選<br />
    社會上人才越多,應該是越好的<br />
    但相較每年有數萬張60分及格文憑進入就業市場 與數千張70分(隨便取的數字 別介意^^)<br />
    的文憑進入市場<br />
    企業與社會對於後者的篩選能力應該是比較有信心的<br />
    <br />
    而那些拿文憑卻受到阻礙的"有能力者"呢?<br />
    我認為應該不需要太擔心他們^^~<br />
    許多沒學歷的大企業家都有過相同的路<br />
    有能力卻"同時"受阻於沒有資本/沒有機緣/沒有執行力/沒有主動出擊/主動出擊後一次就終<br />
    生挫敗….等等事情而導致失敗的人….我想應該少到一定程度吧(呵呵 我好像又偏激<br />
    了…^^)<br />
    我相信"生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這句話<br />
    越有能力 環境應該越難限制他^^~<br />
    <br />
    <字數太多 以上為第一部分>

  8. <以下為第二部分><br />
    面對第三點Berserk 大大您的回答…<br />
    呵呵,相當有說服力.思緒清晰.<br />
    的確教育是否為"企業"培養合適人才是需要再詳加討論的事. <br />
    (我完全同意,甘拜下風.詳加討論可能我第二點提出的論述會變得沒有意義^^!~)<br />
    但是教育是否是為了"社會"培養人才….^^?<br />
    當我們把企業和社會分成兩個獨立區塊時<br />
    答案應該明確多了<br />
    一個從社會提供的教育制度如果不是為了"社會"作育英才,教育便失去意義.<br />
    許多社會學者的討論在此就不贅述了<br />
    單就社會而言,社會是否樂見"進了大學的學即獲得大學文憑"/"讀過高中就一定可以上大<br />
    學"/"讀過國中就一定可以讀高中"/"讀過小學一定可以讀國中" 這類事情的發生?<br />
    這不是合理的結果,毋須多言^^<br />
    <br />
    至於最後的 "怎樣比較符合教育原則"<br />
    目前的體制下,我認為Berserk 大大您說得對<br />
    從自學的培養上來說,標準參照評量應該是比較合理的<br />
    不過如果換一個情況,假設所有考題由同一個教師出,或是由同一個教師批閱(一如聯考)<br />
    在不限定"合格分數60分"的情況下<br />
    常模參照評量的淘汰制度似乎並不會比標準參照評量的制度來得不合理^^<br />
    反而以常模參照比較符合社會現況呢 不是嗎?<br />
    (當然 討論到假設前提訂得這麼嚴格….似乎又是固執的烏托邦了^^~)<br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