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comments on “選制有利誰?選制如何改?

  1. <br />
    其實這次小黨之所以會全軍覆沒,除了門檻過高之外,小黨數量多到誇張<br />
    也是原因之一。<br />
    <br />
    當初在下與mocear推測小黨這次的席次,本人之所以推測小黨應當全軍覆<br />
    沒,除了想投給第三勢力的選民在此時依然不會有足夠數量之外,小黨數<br />
    量過多,互相分散票源也是主因之一。<br />
    <br />
    抱持著「就算小黨僥倖有一兩席,但是也無法發揮影響力,這回不如在藍<br />
    綠之中選一個」想法的選民,應該也是不少….<br />
    <br />
    台灣的這些小黨若不設法整合一下,下一次恐怕還是全軍覆沒的份。

  2. 多謝莫大除了「法學緒論」之外,也開了一堂「政治學緒論」的課。<br />
    <br />
    在台灣這個半瓶水學歷政客出頭、有才識的學者躲起來的地方,大家好像<br />
    以為能夠參選公職、人民能夠投票就是「民主」(更奇怪的一點,就是不<br />
    讓某合法政黨執政就可以號稱「深化民主」?)。其實若照近代以來歐美<br />
    各種政治學派的分析,所謂的「民主制度」還比所謂的「專制」複雜得太<br />
    多太多了。真期待我們對這方面的討論,能真的跟得上世界的水準。

  3. —大黨恐龍化 小黨泡沫化<br />
    <br />
    ■林濁水 2006.5.16<br />
    <br />
    儘管杜瓦傑定律說,單一選區制度將造成兩政黨政治,但兩年後大選之後<br />
    台灣出現的將不是兩黨政治而是「一個半政黨體制」:一個永遠過半的國<br />
    民黨,和一個永遠少數以至於無法形成有效競爭的民進黨。<br />
    <br />
    首先,平等權是民主政治的核心價值,在票票等值的原則下,選舉產生的<br />
    國會或政府,才能以多數民意的支持獲得立法或統治的正當性。同時,在<br />
    票票等值的公平競爭原則下,單一選區制才會造成勢均力敵的兩黨制。<br />
    <br />
    其次,單一選區制雖有淘汰做秀議員、導引政策方向趨向理性的效應,但<br />
    小黨會受到嚴重壓抑,大黨則有過度代表的情形。如果選區太少,過度代<br />
    表的情形將會非常誇張,必須選區多到一定的規模,才足以產生亂數的平<br />
    衡作用,便政黨在不同選區之間有彌補效應,偏差才足以降低,而其席次<br />
    大約在人口開立方根時較合理。<br />
    <br />
    修憲後的新制,席次扣除不分區和原住民,只有七十三席,只是人口開立<br />
    方根的二百八十五的四分之一而已,席次和得票率落差大,已是必然。<br />
    <br />
    更糟的是,台灣舊制中票票不等值本已嚴重,但是減半以後,區域代表從<br />
    一百六十八減到七十三,是減了六成而非減半。但減的都是本島席次,以<br />
    宜蘭來說席次減到剩三分之一,但離島各縣如馬祖仍同樣一席並未減少,<br />
    結果每席代表的人口數的落差更形惡化,宜蘭四十七萬一席,馬祖八千一<br />
    席,高達六十倍之多。<br />
    <br />
    支持減半的民進黨立委辯說,這是基於保障弱勢原則,但其實不然。例如<br />
    桃園在經濟上是超級強縣,其每人平均年繳稅額是宜蘭的五倍但卻二十九<br />
    萬就選一席,弱勢的宜蘭、新竹卻要四十六、四十七萬才一席。況且金馬<br />
    雖是離島,符合「弱勢」的意義,但其繳稅能力實遠高於宜蘭,而與每人<br />
    分享每年縣府預算甚至是宜蘭十倍多,從這些數字看來,對離島是過度保<br />
    障;對宜、竹和桃來說則是保障強勢,懲罰弱勢,完全違背正義原則。<br />
    <br />
    除了處罰弱勢的區域不平等外,還造成政黨競爭的不平等。宜蘭四十七萬<br />
    人,相當於金、馬、澎加上原住民的總人口,而前者才一席,後者竟得九<br />
    席,這些都是藍軍鐵票區,藍必獲八席,加上原來竹縣、市、基、花民進<br />
    黨都有席次,一旦減半只剩一席,形成對藍軍保送,加上台東,綠軍未選<br />
    先輸了十三席。<br />
    <br />
    區域要過半必須七十九席中得四十席,但其中十三席既然已被保送,綠軍<br />
    其實只能在剩下的六十六席中去爭四十席,等於要奪其百分之六十一才可<br />
    獲勝,而藍軍只有百分之四十就贏了。

  4. 國會中既然綠軍永遠淪為沒有競爭力的少數而成陪襯,台灣出現的當然不<br />
    是兩黨政治,而是「一個半黨體制」。根據民主政治的原理,這種情形一<br />
    旦長期化,台灣已不能被稱為民主國家 – 因為民主政治中三個非常重要<br />
    的原則已不存在:一、票票等值的平等權原則;二、多數統治原則;三、<br />
    多數少數可變動原則和政黨輪替原則。<br />
    <br />
    如今減半配合單一選區後,雖然目前最大黨民進黨得以吞食第三大的台<br />
    聯,但反映在國會席次將成永遠的少數黨,縱使當選總統的機率仍較大,<br />
    但面對一個比現在更沒有顧忌,得以我行我素的國會的抵制之下,政治的<br />
    亂象將永久化而不得解脫。<br />
    <br />
    所以這次修憲,表面上是處罰了立委,其實更處罰了許多弱勢的人民,處<br />
    罰了憲法的平等權原則,處罰了民主政治本身。在政黨方面,台聯、親民<br />
    黨固然泡沫化,民進黨也重傷,獨厚了國民黨,是三家烤肉一家香。<br />
    <br />
    就當前來說,由於減半是陳總統最重要的競選政見,因此民進黨國代勝<br />
    選,保證了政見的落實,也解除了陳總統因聲望下挫造成的提前跛腳危<br />
    機;但從兩年後的發展來看,則在人民中少數的統派將長期把持國會,獨<br />
    派在國會永不得翻身,任人欺凌;而民意和國會、多數和少數的悖離,將<br />
    使政治僵局固著化、政爭愈演愈烈。<br />
    <br />
    目前民進黨中央和支持者淹沒在勝選的歡欣之中,但在前面等待他們的是<br />
    永恆的挫折和憂鬱,他們並不知道,如果他們敗選,換來的,反而是以後<br />
    的平安,同時他們恐怕也難以想像,他們目前的修憲成功,將會在歷史上<br />
    留下何等的「歷史留名」。—

  5. TO jessie<br />
    <br />
    看樣子林濁水先生還滿有先知灼見的,竟猜到了這次選舉的結果,不過看現在的這樣子,恐怕在不久的將<br />
    來,臺灣得有些人去大規模請願,以求得一個較為公平運作的選舉制度了=_="
    版主回覆:(04/03/2009 08:11:17 AM)
    林濁水的話
    前提是投票人的投票傾向不會改變,綠的永遠綠藍的永遠藍。
    不然誰敢說永遠選不贏啊。(民進黨現在的表現要贏很難就是了…- -)

  6. 關於這點民主行動聯盟早在修憲時就已強力反對<br />
    <br />
    那時我們要救某些人,那些傢伙還說:[別吵!]<br />
    <br />
    現在知死了吧?

  7. 克服挑戰,開創新局
    ——敬致民主進步黨黨員同志
    2004/08/25 林義雄

    本年八月中,當各政黨都一再公開表示贊成立委席次減半的國會改革時,本黨前政策委員會執行長(林濁水),竟然違反中常會之決議,也丟棄自己三年前競選立委時所做的承諾,公開反對立委減半。
    他說,「減半是綠軍的切腹行為」、「從此綠軍在國會將長期少數」、「綠軍未來生存及政務發展空間都將面臨浩劫,台灣的民主路也將倒走十年。」理由是:減半後基隆、竹縣、竹市、花蓮、台東、澎湖、金、馬都只有一位立委,綠軍選不上,再加上原住民的六席,都免費奉送給藍軍(見2004年08月21日台灣日報)。
    這樣的言論,對本黨一向擁有的改革、進步的形象,已經有所傷害。如果這種想法瀰漫全黨,更將斲傷本黨前進的動力。因此特以此信,分享個人看法來就教於全體同志並互勉。
    一、 基隆等縣市要是只有一席,綠軍就選不上的說法,根本就抹煞了民主進步黨及以前的黨外曾在基隆、竹縣、竹市、澎湖、台東當選過縣市長的事實。縣市長都能選上,自然沒有立委變成一席就選不上的道理。其次,本黨一向自認為自己代表台灣民主進步的力量,經常指責國民黨保守落伍、反民主、反改革;如果事實真是這樣、而不只是自我吹噓壯膽,那麼金馬地區人民和原住民遲早會選擇民進黨,哪裡會永遠是藍軍的天下?說他們會一直支持藍軍,等於說他們會一直選擇保守落伍,根本是一種有歧視性的侮辱。如果繼續存著這種心態,自然不應該也不可能得到金馬地區和原住民的支持。
    二、 減半後,綠軍並不必然就一定是少數。既使長期少數,也不見得是什麼浩劫,台灣的民主路更不會倒退十年。這只要看看台灣民主發展的進程,就知道那些話都是多餘的顧慮。二十多年來,綠軍從來不曾在國會有過舉足輕重的力量,起初更是微不足道的幾個人;但台灣的許多重大民主改革如解嚴、解除黨禁、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等,卻一一完成了。反而是二千年取得總統職位,接著在第二年成了國會第一大黨後,殷殷期待的台灣人民,卻心痛地看不到有什麼民主改革的成就。現在,連三年前立下切結書、信誓旦旦要實現的立委席次減半的國會改革,也有曾任政策會執行長的黨內重要人士出面推三阻四,找盡理由想要食言。自然使人民扼腕嘆息。
    三、 當然,席次減半的改革,可能是本黨一個新的挑戰和考驗,只能正面積極的面對;如果通過了考驗,也許這挑戰就成了本黨更為壯大的契機,哪裡需要把它當成浩劫?至於把自己政黨能否在國會過半當作台灣民主進步或後退的判準,說什麼這一改革將使「台灣民主倒走十年」,更是笑話。其實以前沒有民進黨,台灣民主也曾不斷地進步;而民進黨的成立,正是台灣民主進步所結的果實。相信以後即使民進黨消失了,台灣還是照常會進步。把個別政黨的起落等同國家的進退,真是自大得無以復加,而為識者所笑。
    對支持其他政黨的選民抱著輕視的心態,不想禮重並以優秀的政績和誠懇的言行來爭取;自大得把個別政黨等同於國家,誤認自己政黨的私利就是國家的利益;視自己的政治承諾及人民的信任期待如無物,寧願為了一點眼前的小利而失信於人民;都是一個政黨腐敗衰落的原因。如果這樣的心態和作法普遍存在於黨員心中,那麼這個政黨已經在自掘墳墓,至於切不切腹已經不重要了。
    本黨素有懷抱理想、堅持改革,為了全民公益,不惜犧牲私利及黨利之優良傳統。這傳統是本黨最主要的資產,有了它,才能與其他政黨區隔,也才能獲得人民的信賴支持、託付重任。在此本黨面臨全民要求憲政改革,希望為國家長治久安謀計的時候,敬請全體同志回顧本黨發展的歷史,不為眼前和黨派的利益所迷惑,竭盡全力維護本黨優良傳統來回應人民的期待;則不但本黨幸甚,國家也將因而蒙利。
    謹向全黨同志問安並祝福!
    林義雄敬上 二○○四年八月廿五日

  8. 改成內閣制 施正鋒:萬一民進黨選上總統?
    2014年5月16日 風傳媒 王立柔

    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監事、台大法律系教授顏厥安16日上午參加民進黨智庫舉辦的憲改論壇時表示,他希望2016年總統無論由哪一黨、哪一個人選上,都可以承諾進行憲改,最好能於今年召開一次公民憲政會議,不管困難有多大。顏指出,這主要不是為了完成學運訴求,而是將未來的憲改能量,透過具體過程呈現出來。
    顏厥安指出,越南最近發生台商被波及的事件,其實也跟憲政架構有關。「我們連國旗都被人家懷疑,有人說掛了國旗更糟。國旗訂在憲法裡,但自我身分和憲法的關聯性一波一波被挑戰。」顏接著說,「國安會在功能性上,如何發揮作用?國安會應該隨時能夠應付緊急事件的發生,但依照我們現在體制,要把所有部長都叫來,可能24小時之後才能開會,總統最後決定什麼又不知道,反而有很大安全問題。」
    顏表示,有時候真正要做事情,反而會繞過體制;他也提到國安會組織法,其實規定國安會可以做出決議,但只能供總統參考,相對的,行政院院會卻可以決定一些很實質的東西。
    顏也表示,他希望2016年總統無論由哪一黨、哪一個人選上,都可以承諾進行憲改,最好能於今年召開一次公民憲政會議,不管困難有多大。顏指出,這主要不是為了完成學運訴求,而是將未來的憲改能量,透過具體過程呈現出來。
    東華大學民族發展暨社工系教授施正鋒發言時,則對民進黨毫不留情提出批評,直指「本位主義」的心態;「我們執政的時候喜歡總統制,在野的時候喜歡內閣制。如果改為內閣制,萬一我們又選上總統了怎麼辦?」此話引起台下笑聲。
    施接著說,「最明顯就是阿扁總統當台北市長時,他寧願去看小學廁所有沒有掃乾淨,他唯一關心的就是總統選舉是相對多數決就好,後來他也真的上了嘛。」施也酸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2004年推動國會席次減半,衍生很多問題,「有人就堅持要減半,你也沒辦法,聖人啊!」

  9. 民进党前“立委”林浊水谈绿版“宪改”及社运影响:民进党2016铁定受冲击
    2014.5.19 海峽導報第25版 记者刘强

    民进党主席苏贞昌近日抛出七大“宪改”议题,包括增加“立法院”席次、“立法院”选制改革、“修宪”与“公投”门槛等,具体呼应学运团体的政治诉求。值得一提的是,不同于陈水扁任内“正名制宪”的激进之举,民进党将此次“宪改”定调为化解台湾内部政治僵局和健全体制改造。同时,因“宪改小组”成员囊括民进党各派系人物、党团干部和重要学界代表,此次“宪改”也被视为蔡英文及民进党为迈向2016向公民团体交心的指标,备受外界关注。
    如何看待这次“宪改”,如何理解民进党与学运团体之间的竞合关系?导报记者电话采访了参与“宪改小组”的民进党前“立委”林浊水。

    增加席次,是为修正扁时代“反改革”

    导报记者(以下简称“记”):民进党提出增加“立法院”席次等“宪改”议题,引发外界热议。作为“宪改小组”成员,您对此怎么看?
    林浊水(以下简称“林”):“太阳花学运”提出了“公民宪政会议”诉求,民进党中央积极呼应,成立了“宪改小组”。苏主席提出的七大议题,其实是一个台湾政治体制的全盘改造计划。增加席次是其中一小部分,只是因为跟民进党以前主张不一样,才特别让人注意。
    记:外界对2004年民进党主张“席次减半”的改革方向记忆犹新,如今又重提增加席次,会不会让人觉得民进党的改革立场过于草率或反复?
    林:当年的“席次减半”只能说是一种“反改革”,在政治逻辑上是错乱的。陈水扁当年以此为政见时,我(时任民进党政策会执行长)就明确反对。当时我警告说,席次减半是绿营的“切腹行为”、“从此绿军将是长期少数”,后来都不幸成真。这种改革对民进党相当负面,对其他小党是致命打击,国民党则会因此形成很大优势。
    记:所以增加席次的改革,是为了增强民进党在“立法院”的力量?
    林:当然这对民进党是有利的,但主要是因为它是健全台湾政治体制的需要。按照比例原则,台湾目前的“立委”席次确实太少了。为了监督“内阁”的众多“部会”,“立法院”设置了对应的各个“委员会”,但因为席次太少,目前单个“委员会”只有11名“立委”。以“司法法制委员会”为例,需要监督“考试院”、“监察院”、“法务部”、“行政院”等众多单位,几乎一名“立委”管一个“部会”,2名“召委”决定多个大“部会”的预算,导致“立委”能力过小、权力过大的怪象。“立委”们根本没精力认真审查法案,并因此导致密室协商的泛滥,形成恶性循环。

    社运团体,反对蓝也不信任绿

    记:民进党提出降低“公投”门槛的改革方向,刚刚成立“岛国前进”组织的学运团体也以此作为主要诉求,外界一直对民进党与社运团体之间的关系有诸多联想,您怎么看这种关系?
    林:必须面对公民社会的挑战,这是民进党上下的共识。对于学运团体的诉求,民进党会从体制内加以支持。在一连串的政治僵局和公民运动中,政党和政治领袖一直在不断耗损,并造成“宪政”体制上的危机,这也是民进党推动“宪政”改造,优先处理和公民社会关系的重要原因。通过降低“公投”门槛,增加公民社会的政治参与度,可以弥补代议制的不足,避免目前面临的行政立法僵局。当然,如果降低了门槛,代议制又不上轨道,也有可能导致“公投”泛滥,进一步冲击、弱化代议制,这就需要朝野政党在“宪改”中有完善的配套设计。
    记:这种新的挑战,应该是有利于民进党的吧?
    林:公民运动的风潮,对执政的国民党形成重大冲击,对绿营取得政权当然有利,但并没那么简单。
    根据最新调查,前几年的蓝绿和中立认同度,大概都在25%-35%之间,呈现三足鼎立之势。但如今,民进党和国民党都只剩20%多,两党合计才44%,差不多和中立认同的41.5%相当而已,显示民众对政党政治的疏离感已经非常惊人。
    让人意外的是,民进党对社运一直尽心尽力地声援、支持,但所有民进党政治明星的满意度,都至少跌了5%以上,其中竟然只有一个人刚好及格(陈菊),蔡英文等人全不及格,实在让人担心。
    事实上,从2013年的“白玫瑰运动”开始,民进党已经警觉到被公民运动边缘化的问题,再经过白衫军、学运、反核等运动之后,危机感愈来愈强烈。长期以来,走上街头的公民运动,结盟的首要对象都是民进党。但这两年来,激进改革的公民运动,他们的态度变成:反对国民党,但也不信任民进党。

    价值重叠,民进党2016将遇新挑战

    记:在接下来的关键选举中,社运团体会冲击民进党的选情吗?
    林:既紧张又合作的关系,是公民运动和政党之间的常态。因为公民运动是单一议题取向的,而政党需要权衡各种价值取向,双方一定是竞合关系,民进党受到的冲击不会比国民党轻。对于民进党来说,社运团体对2014年的选举影响不大,但一定会影响2016年的“立委”选举。民进党被认为很难再开拓中间或浅蓝板块,但公民运动还有机会。国民党到2016年如果在“立法院”不过半,公民运动自己组成政团投入选举可能是最大因素。反核运动逼使核四停工后,社运团体信心满满,认为民气可用,有在2015年组成政团、投入2016年“立委”选举的计划。目前来看,他们突破5%得票率、分享不分区“立委”名额并非难事。
    对民进党来说,最大的问题是一旦与社运团体变成政党与政党之间的关系,在政治价值上会有很大重叠之处,就像与台联党的关系类似。但相比之下,社运团体和民进党在路线上的稳健与激进的区隔会更加模糊,这将导致在选战中,民进党面对社运团体时的竞争压力,很可能远超面对台联党,社运团体还可能推出台联党所没有的明星候选人。民进党的压力有多大,还要看社运团体的方向、主张的明朗程度。
    记:民进党对此有什么应对之策?
    林:公民社会和政党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越过临界点,现在挡已经挡不住了。“民进党无法同时承载所有的社会期待,如果释放岀去,而让不同小党承载,对台湾社会其实是好的”,蔡英文的态度,差不多就是民进党的办法——通过“宪改”,为小党提供生存、发展空间,建立互动联盟关系。否则,放任公民社会自由发展、发挥,不仅现有体制有崩溃危机,民进党也很可能遭遇完全失控的冲击。

  10. 駁「大黨恐龍化,小黨泡沫化」
    2005-05-20 自由時報 陳德兆

    拜讀林濁水委員日前於貴報「大黨恐龍化,小黨泡沫化」一文,身為一位黨齡已屆十七年的老民進黨員,本人對林委員的觀點深感不以為然。以下就本身所學,及多年來關心台灣政治發展的觀察心得,提出一些不同的看法。
    首先,林委員提及「平等權」、「票票等值」是民主政治的核心價值與精髓。關於這一點,本人雖深表贊同,但卻要試問:世界上有哪個民主國家的選舉制度,能夠真正達到「票票等值」?即使是在本人留學的澳洲,在「可讓渡選票」的選制下,也僅能達到「選票無浪費、白投」的境界而已,況且以該制度選票計算方式極為複雜、動輒數天或數週的開票過程,絕非選務機關公信力仍未穩固的台灣所適合實施。由此觀之,無法達到「票票等值」,且實施單一選區制度、兩黨輪替執政的美、英、澳等國,恰恰凸顯出林委員所謂「…在票票等值的公平競爭原則下,單一選區制才會造成勢均力敵的兩黨制…」的邏輯謬誤。
    其次,林委員雖然承認單一選區制「…有淘汰做秀議員、導引政策方向趨向理性…」的效應,但也以人口和席次數比例,以及「過度保障」、「過度代表」等問題,來質疑單一選區制國會的代表性與正當性。其實,保障與代表性的是否「過度」,本就是一個見仁見智、無法客觀認定的問題;台灣民主政治今天最迫切需要解決的,事實上是國會議員及其問政品質不佳的問題,而非保障與代表性是否「過度」的問題。
    以一個老黨員的經歷,我可以理解林委員求好心切、充滿理想熱情的心態。但是以林委員從事政治運動的實務經驗,難道不了解今天台灣的「民主奇蹟」是許多階段的改革所累積成的結果嗎?
    此外,林委員以經濟實力(繳稅額)、人口數和席次分配的比例,來質疑修憲後新制的公平性;對於此一觀點,本人實在無法贊同。試問:依林委員所言,桃園縣民繳稅額是宜蘭縣的五倍,但兩者的國會議員席次卻相同的話,那對桃園縣民就公平嗎?還有,林委員依據各黨現今的政治版圖,以及未來的選區劃分與席次分配,來質疑修憲後新制將造成政黨競爭的不公平,並悲觀預言台灣將會因形成「一個半黨體制」而長期出現政治亂象;其實,光看民進黨在早期的選舉中,於全台大多數選區的得票率大多比現今該黨在東部得票率還低的事實,就不能武斷否定民進黨將來在東部選票成長,甚至是取得單一選舉制國會議員席次的可能性。
    最後,本次修憲案最後之所以能夠在立法院通過成案,就是因為立委諸公們受到極大的民意壓力所致;而就本人的觀察,雖然單一選區制有其不可避免的缺陷,但是卻能有效改善台灣現今的政治亂象,其理由簡述如下:
    第一,台灣今日的政治亂象,最大肇因在於缺乏健全「理性整合」機制。而單一選區制即有「…導引政策方向趨向理性…」的效應,不正可以使各政黨為了勝選,被迫以協商、聯盟等方式或風格,取代現今的各自為政的杯葛、抗爭等作風嗎?
    第二,相對於取得少數選票即足以當選的舊制,以獲得過半數選票為目標方足以勝選的新制將使賄選的成本和難度大幅增加。
    第三,按過去的事實顯示,在單一席次的選舉中,民進黨的獲勝機率,往往比在複數席次選舉來得高(這也是身為民進黨員的我,跟林委員所評估之間的差異)。
    (作者為澳洲昆士蘭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