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comments on “會繁殖的黨產

  1. 譏笑吱吱是合理的,但是沒人說黨產是合理的~<br />
    <br />
    黨產有無? 有!!黨產是對是錯? 錯的!!這都是大家都知道的國民黨的歷史<br />
    老帳~要查要算,要如何讓這些錢回歸國庫,是國民黨必須負的責任問題.<br />
    <br />
    但是看到一個8年內貪了不少錢到個人口袋的政黨,只會不斷的拿這事來<br />
    吹,讓人覺得:靠么啦!!黨產你一天到晚在那叫,那你貪回去的"私產",我們<br />
    要找誰負責?

  2. 6兆喔= =………..那應該能還掉很多國債了?<br />
    <br />
    "2006黨產小組:700億(總黨產淨值)<br />
    2006泛綠立委:6000億"<br />
    <br />
    = =果然藍綠分明(說是總黨產淨值意思是?)
    版主回覆:(08/03/2008 01:55:35 PM)
    黨產小組似乎是行政院還是總統府的…組織?

  3. 因為公錢跟母錢在一起(…)<br />
    過ㄧ段時間就自動生出小錢<br />
    這啥事都不做就是黨產也會增加的秘密<br />
    <br />
    我是來亂的

  4. 這種增減的速度,可能有性生殖是趕不上的XD,<br />
    無性生殖大量複製的方式比較可能有這種瞬間倍增的情形,<br />
    我想KMT中央黨部有印鈔機的說法搞不好更合理:P

  5. 文化大革命的清算跟這差不多<br />
    <br />
    有個人接受了2個雞蛋的餽贈,被批鬥<br />
    <br />
    鬥他的領導很會算,用那2個蛋的利息讓他傾家蕩產<br />
    <br />
    在歷史前面,人類永遠不長進

  6. to 9f的無名氏<br />
    2顆蛋(0.1rmb/顆)孵出2母 <–盲點<br />
    2隻雞花4個月長大生蛋<br />
    每天各生1顆,每4個月共生480顆<br />
    480顆全孵出母,小雞再花4個月長大生蛋<br />
    第1年就有1440隻雞,第2年就1440^2隻雞<br />
    1隻雞賣1rmb,第2年就值2,073,600rmb<br />
    利息10%就共變2,280,960rmb<br />
    才2年從0.2rmb變2,280,960rmb誰負得起啊<br />
    <br />
    最大的盲點孵不出或2隻公就沒了<br />
    一休有1集有播過

  7. 盲點二:兩隻母雞就算搞百合生下的蛋也孵不出小雞。<br />
    盲點三:小雞剛出生就可以每天生蛋…<br />
    <br />
    這是社會主義的奇蹟啊~~~

  8. to blc<br />
    是"小雞出生4個月後開始生蛋"<br />
    雞跟蛋數量計算上應該有錯,不過我記得那集ㄧ休的惡德商人的確是用這算法跟人收利息

  9. 不用算飼料錢<br />
    <br />
    不過大家不能在這樣下去<br />
    不然會被吱吱當作這裡是<br />
    捍馬(黨產??)總部<br />
    <br />
    4樓 那個公錢母錢可是狀元模擬考

  10. 錢莊借錢給人只負責最後你能還出他要求的金額<br />
    借款人中間怎用、有哪些支出誰還管你那麼多

  11. 2012年1月20日,台灣智庫諮詢委員張國城:民進黨才是有黨產問題的政黨
    國民黨獲利得益於它的黨產,民進黨受困於它的黨產,民進黨才是真的有黨產問題的政黨。
    民進黨的黨產問題:第一,他每年有一兩億的政黨補助費。第二,他有十幾席不分區立法委員,這筆錢不足以大到讓他能夠衝破國民黨利出一孔的圍攻,但是又沒有辦法讓他窮到黨內那些追逐名利的城狐社鼠全部滾出去的地步,這就是最大的問題。現在不管任何人想要大破大立、另起爐灶,馬上面臨輸在起跑點上的問題:沒有固定收入。這就注定了:任何人對民進黨不滿,想要斬斷它所有過去的問題,都沒有機會。所以國民黨的策略就是維持一個爛爛的民進黨,它的執政、它的當選就有正當性;而且,廢除台灣選舉的成本,要比維持他必勝選舉的成本要來得大;透過選舉讓它的統治具有正當性,而這個爛爛的民進黨又不可能執政,然後這個爛爛的黨產又綁住了所有想要衝出來的第三勢力。這就是國民黨最厲害的地方。
    所以這個爛爛的民進黨的存亡完全掌握在國民黨的手裡。譬如,假定今天民進黨壯大了,國民黨就利用國會多數,把政黨補助金降為每票5元,民進黨的財產立刻大縮水;雖然國民黨領的也同樣變少,但是對它來說不會有真實的影響,因為它有黨產。另外,如果第三勢力起來了,這時國民黨又通過讓補助費增加為每票100,拉大民進黨跟這個有朝氣的第三勢力的差距,這個遊戲規則完全掌握在國民黨的手上。事實上,這個政黨補助金是一個非常詭異的制度:國民黨的票最多,得的錢也最多;民進黨次多;但是綠黨沒有錢,台聯的錢也很少。那大家不會覺得很奇怪嗎?社會福利哪有有錢的人領得更多、退稅愈多,愈窮的人反而得到的社會福利愈少、退稅愈少?這是很荒謬的事。但是國民黨掌握這樣的制度,而且收放由心。在這樣的選制沒有破之前,國民黨是用這樣的制度在控制台灣的反對勢力,就只能看到爛爛的民進黨和很難壯大的第三勢力。另外是選區的劃分,這也是國民黨分的,民進黨在起跑點就輸了10席。所以這種選舉對台灣人不利的情況,恐怕比蔣經國時的獨裁對台灣人還要來得危險和麻煩,因為它有形式上的正當性。

  12. 吳敦義:馬未說過黨產歸零
    2014-12-31 中時即時 楊毅

    準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宣示未來上任後將公開、透明處理黨產問題。國民黨中常會今天下午安排副秘書長兼行管會主委林德瑞進行黨產專案報告,不動產部分,現有土地共147筆、6億1512萬元;房屋共152筆、4億餘元。此外,事業投資包括中投、欣裕台兩家公司,淨值共233.36億元。
    林德瑞表示,外界質疑國民黨產憑空消失700億元,但事實上,民國89年黨產總資產約628億元,減少到95年的233億元,是因87、88年期間歷經亞洲金融風暴、泡沫經濟、房地產縮水等,國民黨協助政府政策進行企業紓困,以致於認列損失才銳減那麼多。
    此外,他強調,國民黨產當時都是依法取得,「根本沒有『不當黨產』的概念」,只是國民黨以「高道德標準」處理,目前回贈比例已高達99%,僅剩台中烏日一筆因高齡黨工居住的房舍尚未處理完成。
    對於外界抨擊前主席馬英九「黨產歸零」承諾跳票,林德瑞駁斥,馬從未有黨產歸零的說法,而是要將黨營事業全部處理完畢,事實上自96年開始,國民黨已經沒有經營任何事業。至於黨營事業交付信託後,在馬英九任內曾進行五次標售,最後都以流標收場,絕非國民黨所樂見,畢竟不能削價求售,否則賤賣黨產將有觸犯《刑法》「背信罪」之虞,「每天都要上法院了!」
    代理主席吳敦義聽取報告後表示,馬任內曾進行8次黨產報告,顯示國民黨對黨產議題秉持透明公開、誠懇態度,「外界不用懷疑本黨的堅定決心」。他強調,外界指控國民黨產有千億元、憑空消失或人謀不臧,「完全是空穴來風的不實指控」。
    吳敦義也強調,馬英九未有「黨產歸零」這種說法,任內一直想將中投標售出去。他說,國民黨對黨產態度一定會「光明磊落」,相信新主席上任後也會秉持相同態度,「絕對不會忘記對社會的莊嚴承諾」。

  13. 監院100歲 國民黨產卷宗大公開
    2015-01-04 中國時報 唐筱恬/台北報導

    監察院2015年正式成為五院第一個百歲老古蹟。監察院將於今年4月舉辦「百歲生日趴」,不僅要讓歷屆御史大夫齊聚一堂見證歷史時刻,更將原封不動公佈監察院歷屆調查國民黨黨產案原卷宗,一駁外界質疑監院焚燒資料謠言。
    國民黨黨產長年引發爭議。國民黨中央日前公佈黨產合計淨值高達233億餘元,代理主席吳敦義更宣誓「絕對沒有外界所誤解,國民黨還有不當黨產存在」。不過,外界似仍有疑慮。
    事實上,前監委黃煌雄自2000年、第三屆時開始立案調查國民黨黨產案,直到他去年卸任,調查歷時14年6個月,歸檔163案、卷宗堆疊高度近2層樓達489公分,是監察院檔案室有史以來歸檔卷宗最多的調查案。
    曾喧騰一時的前監院秘書長陳豐義燒燬監察院檔案遭自家監委彈劾一事,當時就不斷被外界影射是刻意焚燒國民黨黨產卷宗。儘管提出彈劾的監委馬以工、李復甸於調查報告裡強調陳豐義沒燒掉黨產卷宗,但外界質疑聲音始終存在。
    據了解,監察院近期清查所有檔案,確認黃煌雄耗時14年調查的檔案確實都在監察院本院倉庫裡,經整理建檔後歸類成52筆大卷宗,預計監察院4月24日生日會當天原封不動展出,大動作宣告監察院的清白。
    監院調查國民黨黨產案內容到底為何?第三屆監委黃煌雄、張德銘、趙昌平、林秋山在2001年,清查出國民黨有114筆國有特種房屋及其基地、前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撥歸國民黨經營的19家戲院,及各級政府機關「無償贈與」國民黨的130筆公有土地與建築物。當時黃煌雄堅持糾正行政院,但遭監委反對而失敗。
    之後國民黨開始歸還、捐贈黨產,連任第四屆監委的黃煌雄一人獨自繼續追蹤。他去年7月卸任前,聲稱因擔心第五屆沒人調查,先行結案。調查指出,國民黨已歸還各地方政府贈與的公有土地74筆、建物31棟,但尚未歸還土地5筆、建物3棟,中廣、中影公司則有多筆黨產仍待法院審理。
    不過國民黨黨產究竟有多少?是否如黨中央公布的233億餘元?已是國民黨產研究專家的黃煌雄去年卸任時坦言「真實數據不明」,但痛陳黨產如同魔戒。

  14. 國民黨八百億黨產全是「不當黨產」
    2015/01/08 今周刊942期 梁永煌

    (編按:《今周刊》社長梁永煌早在1988年即著手追蹤報導國民黨黨產,迄今已經26年多。其間,出版《拍賣國民黨——黨產大清算》一書,也曾就黨產問題接受《TIME》等美、日知名媒體採訪,被視為國民黨黨產研究專家。)
    即將出任國民黨主席的朱立倫在受訪時表示:「不當黨產當然要歸還。」引起廣泛討論。部分人士認為應該是歸還黨產,而不是只歸還不當黨產才有誠意。作為一個追蹤、研究國民黨黨產26年多的財經記者,我不得不說,國民黨的黨產全部都是不當的。理由是什麼呢?
    談到黨產,一定要探討四個問題:一、國民黨黨產還有多少?二、黨產怎麼來的?哪一塊錢是「正當黨產」?三、政黨為什麼不能擁有黨營事業及黨產?四、如何追回不當黨產,以落實轉型正義?
    國民黨黨產到底有多少?答案一直莫衷一是,我推估應有八百億元左右。當然還期待國民黨公布明細,讓全民看清楚。

    三大類黨產來源解密
    政黨搞營利 違反民主精神

    八百億元怎麼估的?從國民黨公布的近四年「收支結算表」(二○一○至二○一三年),可以找出近四年的「中投解繳收入」平均為十七億八千萬餘元;按台灣上市上櫃公司二○一四年配發現金股息八九七○億元,以去年底總市價二十九兆五千餘億元計算,殖利率約三.○二%;依此殖利率推算,中投公司的市值約五八九億元。
    但若以配息最高的一○年的二十八億九千萬元估計,中投的市值約九五六億元。若取這兩個估計值的平均,則約八百億元,這應該是最合理的推估。
    這八百億元哪裡來的?國民黨早在一九二○年代開辦黨營事業,但一九四九年撤退來台時在中國的黨產幾乎敗個精光。
    目前持有的黨產來源不外乎三大類:黨費、政治獻金及政黨補助金等;營利事業投資收入及股權增值;出售土地所得。
    其中,每年黨費收入有限,以一三年為例,僅五千一百餘萬元。從近幾年國民黨的收支結算表可以看出,黨費、政治獻金及政黨補助金等收入,在龐大的人事費用、辦公費及選舉支出下,根本入不敷出。
    因此可以斷言,國民黨這幾十年累積的龐大黨產全部來自事業投資及出售土地所得,而這兩項都是「不當的」。怎麼說呢?先分析政黨與營利事業關係。
    「政黨不能、也不應該經營營利事業」,目前已是全民共識。但一九八八年五月,我在《財訊》月刊上製作「黨營事業專號」封面故事時,國民黨還洋洋得意地表示,靠黨營事業自籌經費,才不用靠募款運作;而當時黨營事業也不斷擴大投資,持續增加財團合夥人。
    我曾在一連串的報導中強調,如果政黨經營營利事業是常態,為什麼西方民主國家的主要政黨,像英國的工黨、美國的民主黨及共和黨,除了極少數宣傳用的媒體之外,沒有經營營利事業?

    一手掌控黨政商太荒謬
    政黨目的是賺民心而非賺錢

    關鍵在於,政黨存在的目的就是爭取執政、推行公共政策,這和營利活動本質上是衝突的。政黨靠執政權力而取得的利益及財產,當然也就不正當了。
    數十年來,國民黨最賺錢的事業可說幾乎全部是特許的,在此以兩個例子來證明:一是有十餘年是台灣唯一的融資融券公司——復華證券金融公司(現已併入元大銀行);二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三台」之一——中國電視公司,它們都曾經是國民黨的搖錢樹。
    政黨經營營利事業的荒謬,可以從行政院前院長俞國華一度身兼國民黨大掌櫃財管會主委、央行總裁、經建會(國發會前身)主委看出;試想,一人身兼這三個職務,一手掌握匯率和利率、一手擘畫國家經建發展,國民黨的投資當然穩操勝券,也就被認為是特權牟利了。
    透過掌握國家機器,執政時把特許證照發給黨營事業,誰敢說這些公司的獲利不是「不當黨產」?

    三部曲狠吞高價國有地
    無償占、廉價租、低價買

    國有土地的部分,就更令人難以容忍的罪證確鑿了。僅以事實最明確、大家也最熟悉的台北豪宅帝寶土地,及前國民黨中央黨部土地為例。
    帝寶的土地,在日治時期是台灣放送協會所有。國民黨於一九五六年,憑交通部的一紙公文,將土地無償登記為黨營事業中廣公司所有。九八年底,中廣以八十八億元,將這塊五千六百餘坪土地賣給黨營事業中央投資公司;中投再於九九年以九十億元賣給宏盛建設,才有今天的帝寶豪宅。國民黨無償取得帝寶土地,出售所得的九十億元,不是「不當黨產」,那什麼才是「不當黨產」?
    至於原中央黨部土地,正是國民黨「侵占國土三部曲——無償占用在先,接著廉價承租,最後低價買進」的最佳案例。
    早期國民黨無償占用目前財團法人張榮發基金會大樓坐落的土地,接著低價承租,再於九○年六月由財政部國產局認定這塊一八二四坪土地「其已有租賃關係,難於招標比價,且收回確有困難」,以公告現值加二成,總價三億七千多萬元,遠低於市場行情的價格售予國民黨。二○○六年三月,國民黨以二十三億元將大樓賣給張榮發基金會,扣除土地及建築成本,多出來的金額原本就是國家的,這當然是不當黨產。
    總而言之,數十年來,國民黨靠在台灣執政的機會,利用特許事業、掠奪國土等不正當手段,累積了數千億元的「不當黨產」。經過近十餘年的選舉揮霍、投資不當、人謀不臧、甚至中飽私囊,如今所剩的約八百億元當然是「不當黨產」,在扣除黨工的退休金之後,應該還財於民。

    一場選舉宣告改革良機
    落實轉型正義才能向前進

    台灣在二○○○年有了第一次的政黨輪替,但前總統陳水扁並未落實「轉型正義」,讓國民黨一直握有龐大不當黨產,台灣也一直無法徹底剷除黨國資本主義遺毒,我們離真正的民主政治還是差一大步。
    民主國家的政黨競爭一定要公平。如今國民黨手握八百億元,民進黨等其他政黨如何與之競爭?就像尋常百姓之子,如何與台灣首富之子在事業上、財富上公平競爭?
    去年的「九合一」選舉,充分展現台灣追求民主政治、公平正義的新形勢,讓台灣的政黨及政治人物感受到政治文化的改變,不敢再輕忽「選票」的力量,也不得不面對「黨產」這個歷史問題。
    我深信,只要人民堅定地告訴國民黨「只能在不當黨產或選票中選擇一個」,國民黨一定會拋棄不當黨產這個包袱,台灣的政黨就可以公平競爭,台灣就更接近真正的民主!

  15. 無黨產卻有現金產
    2008/08/21 UDN城邦政治肥皂箱 作者:華碩

    在總統大選前,民進黨推出了入聯公投和討國民黨的黨產兩大活動。這兩大議題除了耗掉許多政府的錢宣傳外,還貼在各政府的網站上超連結,比如教育部網站。
    國民黨的黨產龐大複雜,大家都搞不清楚來龍去眽,也無從置喙。雖然國民黨一直解釋黨產來源的「合法性」,但這議題仍然被打得七葷八素。奇怪的是,民進黨執政八年,並沒有真正處理國民黨產的事情。
    民進黨不處理國民黨產的事情,也許,國民黨產取得真的有其合法性,很難處理。但是,民進黨雖然沒有「黨營事業」,「徒手」卻能募到及A到一大堆現金在陳水扁手上。
    蔡英文當選民進黨黨主席,可憐兮兮的說,民進黨沒有錢。小英主席上山下海的募款、搞募款餐會一劵一萬元,結果只募到五千多萬元。
    小英主席一定沒想到,民進黨一點都不窮。民進黨的一大筆幾十億,比「國民黨產」多的「現金產」,在陳水扁手上。陳水扁當影武者,一魚三吃,騙民進黨基層的生活費、騙黨工薪水、騙企業家的商場競爭優待。
    小英主席,民進黨不是沒錢,是有幾十億的現金產在海外戶頭中,不給你用。
    小英主席,你830還要去挺扁遊行嗎?

  16. 出席國共論壇 朱立倫:不擔心被抹紅
    新頭殼newtalk | 邱珮文 新北報導
    發布 2015.04.13 | 11:46 AM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昨天證實將出席5/3上海舉行的國共論壇,傳出黨內有人擔心朱因此被「抹紅」對選舉不利。朱立倫今(13)天回應,兩岸關係事關全體人民的福祉,他秉持這樣的心情,「不擔心被抹紅,也不擔心被抹黑。」
    名嘴胡忠信6日在政論節目爆料,在朱立倫上任前負責移交黨產的前國民黨行管會主委林德瑞,曾與朱的重要大樁腳會面,並質疑自己移交時黨產淨值為1350億元,「為什麼沒人公開?」胡指出,這1350億元黨產,將成為朱立倫2020年選總統的「參選基金」。
    新北市長朱立倫上午出席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聖火傳遞出發儀式,被媒體問及此事。他則簡短回應,台灣不缺造謠抹黑,「少一點造謠抹黑,大家可以快樂一點。」
    另外,有國民黨立委憂心,朱立倫出席國共論壇一事可能會被對手操弄、抹紅,對2016選情不利。朱則表示,大家少一點意識形態,不要有個人或政黨的算計。他強調,兩岸關係事關全體人民的福祉,他秉持這樣的心情去做,不擔心被抹紅,也不擔心被抹黑。

  17. 民進黨有色情網站,有妓男妓女,有色情旅館,有專業皮條,出事有專業立委為妓撐腰、關說、打官司,一條龍服務,開發賺黨產,厲害吧!

  18. 國民黨:爭議黨產即將完成處理 民進黨勿混淆是非
    中國國民黨文化傳播委員會新聞稿 104.04.16

    對於國民黨擬回贈十筆爭議黨產,卻遭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批評為「只還1根小牙籤一樣,都是喊假的」,國民黨文傳會主委林奕華今(16)日表示:行政院及監察院列管的黨產中,國民黨已將超過九成、共217筆不動產完成回贈,僅餘十筆爭議黨產,也預計於七月底全部完成處理。民進黨的批評是不實指控,企圖混淆是非、製造對立。
    林奕華指出:自朱主席接任黨主席後,即委請廖正井立委與王如玄律師著手就黨產處理情形進行檢視與整理。針對當前最後十筆爭議黨產,黨內預計於今年七月處理完成,且爭議黨產相關的原訴訟案件都將撤回訴訟並回贈。
    林奕華強調:截至民國103年10月止,國民黨已將絕大多數爭議黨產,包括行政院列管的63筆與監察院列管的154筆合計217筆不動產,贈與原機購(縣市政府、鄉鎮市公所)及國有財產局,其中包括大眾熟知的台北市實踐堂及中油實踐大樓等,展現國民黨面對爭議黨產處理的用心與決心。

    • 國民黨:南港民眾服務社屬合法使用 無強佔情事
      中國國民黨文化傳播委員會新聞稿 104.08.27

      針對今日媒體報導台聯指控國民黨產權1.2坪卻強占南港區公所77坪面積一事,國民黨文傳會主委林奕華今(27)日表示:南港區民眾服務社當初提供部分土地參與合建南港區行政大樓,之後也經司法判決取得永久使用權,完全是合法使用,沒有所謂的強佔情事。
      林奕華指出:南港區公所於民國68年準備興建南港區行政大樓,因土地面積不夠,商請南港區民眾服務社參加合建。經協商後決議,為配合行政大樓興建,南港區民眾服務社將當時120坪的地上二層、地下一層之原辦公室拆除,另提供四平方公尺土地,待行政大樓竣工後即分給南港區民眾服務社160坪面積。
      林奕華表示:民國71年行政大樓興建完成後,南港區民眾服務社僅分配到77.62坪及兩個停車位,與當初協商內容不符。因此南港區民眾服務社並未辦理建物所有權登記,並提起訴訟,惟最終敗訴,產權歸台北市政府。後因台北市政府追查市產,雙方再次訴訟。經民國92年度台上字地1419號最高法院民事裁定判決,南港區民眾服務社擁有永久使用權。
      林奕華表示:南港區民眾服務社目前的用地經法院判決,完全是合法使用,沒有所謂的強佔情事。且此案數年前已有民進黨市議員提出質疑,當時台北市府亦已說明。如今台聯冷飯熱炒,根本是選舉考量的無端指控。
      林奕華強調:民進黨執政時期行政院、監察院清查列管的有爭議黨產,國民黨都已完成處理。此外,黨中央將重新評估現有合法辦公廳舍是否留存,未來閒置房地將適時捐出贈予中華民國、地方政府或出借公益團體使用。另外,若有發現有應捐未捐的情形,亦將予以回贈返還。

  19. 國民黨:民進黨高標準指責對手 卻說不清自身財務
    中國國民黨文化傳播委員會新聞稿 104.09.09

    針對民進黨指稱2012年總統大選補助金由黨中央代為領取後,三分之二撥回候選人,三分之一留給黨中央運用。中國國民黨文傳會主委林奕華今(9)日表示,民進黨以高道德標準指責對手黨產問題,卻說不清楚自身的財務狀況。試問民進黨:領取補助金後,為何不需整筆列入財務報告書中,即私自撥回候選人,僅憑發言人「以比例分配」的片面之辭,並無財務收支流向的紀錄,如何能說是公開、透明?
    林奕華指出:依法總統選舉的補助費用應由政黨領取,亦即2012年「英嘉配」獲1億8280萬餘元補助款應全數成為民進黨當年之收入,為何未見於決算報告書?民進黨不針對問題回答,卻指稱留在黨部三分之一的競選經費補貼款列為「其他收入」,但該項目中僅列「其他補助款收入」,並未明確呈現具體細項,如何讓各界相信這筆款項不是「黑箱經費」?
    林奕華強調:民進黨說不清楚財務收支的狀況,只會跳針式地拿黨產來轉移焦點。國民黨爭議黨產已經陸續處分與回贈完畢,民進黨企圖打烏賊戰的作法並無法化解社會大眾對其財務不清的質疑。

    • 民進黨真的很窮?
      2016年1月10日 中國時報 主筆室短評

      每逢選舉,國民黨的黨產必然被反對黨拿出來修理,多年不歇。
      黨產成為國民黨的包袱與原罪,有其歷史原因。為了甩脫這個包袱,國民黨多年前已開始清理,能變賣的趕緊變賣,變賣不掉的就用信託方式交由第三方保管。
      即令如此,號稱「很窮、沒有黨產」的民進黨,每到選舉必然炒作一次黨產話題,深怕國民黨利用豐厚黨產金援各候選人,讓民進黨在宣傳戰上居於劣勢。
      民進黨真的很窮嗎?自從成為第二大黨後,民進黨每次選舉都能獲得民眾的小額捐款,加上各企業主、財團的大額「政治獻金」,選後又能從國家得到競選補助款,一場選舉進帳好幾億。最後結餘不是依法進入黨庫,而是進了候選人自己的銀行戶頭。如此一來,他們的黨庫保持低水位,個人銀行存款卻是壯觀地三級跳。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陳水扁:將建商財團、二次金改相關銀行的「政治獻金」,大把大把地往家裡送,卻不交給黨庫列帳。蔡英文也將2012年選舉結餘款放入私人的「小英基金會」,這筆數億資金就用來資助、吸收各大學學生,成立小英青年軍,培植小英助選團。
      這是民進黨高明的地方:讓黨庫見底,就能法相莊嚴地指著國民黨罵黨產,還可以裝窮搏取選民同情。果然是一石數鳥的高招。

  20. 蔡狂電國民黨黨產 朱:她拿來做遮羞布
    2015-12-23 中評社台北12月23日電(記者 倪鴻祥)

    中國國民黨主席、總統候選人朱立倫今天下午舉行經濟政策系列、投資台灣談話會後,將砲火指向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表示:蔡英文的模糊跟空洞,尤其提了很多空話讓大家擔心台灣會空轉。
    朱立倫表示下午在黨中央舉行經濟政策系列、投資台灣談話會,不分區立委李貴人敏出席助陣,媒體關切焦點多為時事議題,在談話會後紛紛提問,朱立倫的砲火也幾乎完全指向蔡英文。
    媒體還提問,民進黨不斷揚言說要修政黨法處理國民黨黨產,是否針對性太強?
    朱立倫表示,民進黨就是當她碰到困難危急的時候,或者是有人質疑她個人財產的時候,就把國民黨黨產拿來當作提款機或遮羞布;過去民進黨執政如此,現在選舉也如此,這不是台灣民主之福。民進黨過去執政8年已經想盡一切辦法,不管行政部門、監察院都已經做了這樣的調查,現在又在想用這些方式;不如回歸民主政治的精神,就是大家提出好的政策,讓民眾做選擇。
    媒體問,現在民進黨團針對蔡英文涉及台北市多筆炒地皮牟利等疑雲要對國民黨立院黨團提告,還說如果朱立倫再縱容烏龍記者會上演,等於加速新黨化、拖垮國民黨的選情。
    朱立倫指出,從10月17日民進黨對他做出所有的告訴或者是所有的烏龍、抹黑,到現在為止,他也沒看到蔡英文講過一句話。
    媒體問,國民黨內部民調現在只落後9.5%,是否選情越來越好?
    朱立倫說,他只能說,國民黨現在越來越能夠凝聚大家的共識;而且他聽到越來越多的聲音說蔡英文的模糊跟空洞,尤其提了很多空話,大家擔心台灣空轉;所以他想,很多很多的選票會做理性的選擇。
    媒體追問,有媒體報道稱黃復興黨部的票在流失,有想過什麼樣的方法把票搶救回來?
    朱立倫表示,他不可能看到一篇、某個人寫的文章就去回應吧!這篇文章作文寫的完全不是事實,也不需要積極回應;相信黃復興黨部所有的黨員同志是最忠誠而且是最積極支持的。

    • 被賤租的劍潭中心 民進黨該不該用?
      2015-05-09 文/唐詩(民報記者)

      針對救國團劍潭中心,柯文哲市長決定不再續租給救國團經營。是否該地是賤租,柯P認為可以受公評。而場地是中立的,使用者付費,這也是個事實;或許不能說,因為民進黨批評了劍潭中心是賤租的場地、是黨產,就規定不能使用它。
      筆者的同事談到一個論點:早期國民黨有許多的「黨產」在地方,這些黨產,有很多是戲院;而許多鄉下也只有這麼一個戲院,不管你多麼反國民黨,難道只是因為黨產,就不去看電影,就要嫌戲院髒?
      從場地的屬性中立來看,以上論點並沒有錯。然而,也有人選擇堅持不去黨產戲院看電影;正如同也有許多的朋友不願和國民黨人或中國官人打交道,因為這些藍人紅人總是話不清楚、邏輯弔詭,乾脆避而遠之。你能說這些堅持理念或立場的朋友們是錯的嗎?監委、黨產歸零聯盟和許多社運人士、民進黨民代們,又何苦細查、苦追而不想媚俗,耗時費力力求轉型正義?
      依黨產歸零聯盟說法,救國團佔有許多不當黨產,透過各種方式來「合法化」,使得追討困難。2007年阿扁執政時,已透過教育部打官司的方式要過劍潭一次,卻在2013年一審敗訴了,正如同許多被合法的黨產一樣,正如同許多被「賤租」的公產一樣。訴訟總是充滿變數。如果沒有柯P堅持依合約行事、從救國團手裏直接要回來,光靠打官司或質詢,有用嗎?
      民進黨最讓人詬病的地方,就是年年打黨產,卻常常失敗;彷彿黨產只是政治信用卡一般,需要時就拿出來刷一刷,然後選舉時再把敗選的原因之一歸給國民黨有龐大的黨產,以致大人打小孩,如此循環不已。對待黨產可以採取如此低標準,又何需談及建立國家主權獨立的任何理想?
      就算法院勝訴,國民黨被迫吐出不少黨產,這會是堅持理念者的功勞,還是邊付錢養「黨產」、邊出嘴皮子的圍觀者的功勞?理念者最後被圍觀者淹沒,算是好事嗎?
      話題拉回來。沒有任何人規定劍潭不能用,即使是救國團透過賤租經營,你付錢去訂就可以。但政黨肩負理念,在做任何事、特別是具有政治意義的事情之前,不能考量一下場所的適當性?或者台北市就只有這一家「俗擱大碗」的場地可以來辦政治活動?這些便宜行事的結果,莫非沒有一點可以理性討論的空間?卻在國民黨的訕笑中,自己選擇用媚俗來做結論?
      又有網友認為,難道因為郝龍斌執政時,花博是弊案,民進黨人和支持者就不能去逛花博?當然可以。然而,當身為政治人物者、特別是當時的在野黨,一方面在議會上上電視罵花博,一方面私下又去向市府「討票」以滿足選民需求、造就花博的盛況,還有幾個人會認為它其中有弊?最後人潮滿滿的結果,難道不是郝龍斌說嘴的政績、以及他能夠順利連任的原因?所謂的花博「弊案」,又辦倒了幾個人?跟著人群逛花博的同時,是否我們也想好了「辦不死貪官就是司法不公」的藉口,以便自我安慰?
      我們要謝謝柯P的強勢和堅持。如果不是這種對理念和對合約條文的堅持,議員就算和柯P進行無數次的便當會,或許救國團一樣繼續爽賺,就如同馬、郝市長時代一樣,那也就失去政黨輪替的意義。
      做個激進一點的比喻來結尾。如果有人認為窯子是合法的,偶爾逛逛沒關係,何況老子有付錢;那麼,此人在面對消費女性這類道德議題時,還能有幾分堅持,又剩下多少道德標準?放在黨產或國家認同的議題上,對手又怎會懼怕、知難而退、甚或順服?
      沒有100分的政治人物,也不會有不容犯錯的政黨,但貴自知。套句林洲民形容柯P的話,「他也知道自己不完美,但歷史決定」。
      歷史,會決定。

    • 蔡不可以清算黨產為名行迂迴台獨之實
      2016-01-03 中評社 戚嘉林(中國統一聯盟主席)

      這次2016大選激戰交鋒重點爭議之一,是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的追討國民黨“不當黨產”論。事實上,民進黨執政八年時已經清徹底清算過一次國民黨黨產。但這次磨刀霍霍以再清算國民黨黨產為名,論者甚至聲稱要使國民黨黨產歸零,其結果(或目的)是要殲滅中國國民黨、切斷兩岸1949年後的實體歷史傳承。蔡英文此一其“去中國化”歷史實質連結,強化島內分離意識的隱性台獨政治操作,可說爐火純青,遠勝李、扁。
      12月23日,蔡英文表示,民進黨在新國會成立後將推動《政黨法》及《政黨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將國民黨在威權時期以不正當手段取得的財產、利益,都應釐清真相,予以追討,還給國家和人民。蔡英文除重申國民黨應在選前凍結所有黨產處分外,並盼企業界勿涉入黨產處分、避免收購或接收,“企業主應發揮社會責任跟道德良知,避免未來陷入爭議跟糾紛”;蔡還強調這絕非政治鬥爭,而是追求轉型正義。十天後(1月2日)的第二場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上,蔡英文更是加大火力追打國民黨的黨產;連曾任國民黨秘書長的宋楚瑜也對朱立倫說,國民黨須對黨產問題有所交代。
      眾所周知,60年前的中國國民黨執政時,當時的國體就是“黨政不分”“黨政一體”。記得1950-70年代時,中國國民黨黨務工作人員的黨職和公務人員是可相互輪調任職交流的,年資也是相銜接的。故1949年國府大撤退本質就是黨國大撤退。從1948年12月至1949年8月,國府先後從內地秘密搶運近300萬量黃金至台灣。但蔣介石是1949年1月21日下野引退,此後國府全力搶運物資至台灣的作業都是蔣介石以中國國民黨總裁身份運作。故這300萬量黃金有相當部份是經由黨的最高指令作業運往台灣,是黨產的一部份,它並非取之於台灣,對台灣來說何“不當”之有?如果要定義為“不當手段取得”,則那些黃金是屬於大陸地區人民所有,試問蔡英文是否要依其所謂的“轉型正義”原則將這些黃金依當時價值比還給大陸地區人民?
      此外,1950-80年幾乎是整整三十年,當時龐大的中國國民黨黨員(尤其是軍公教)都要繳交黨費,黨中央或據以購置黨產或據以投資營利,試問這部份的黨產何“不當”之有?蔡英文說“不當黨產”要追討還給人民,那這些黨費及其商業投資營利衍生的“正當黨產”是否要追討還給中國國民黨黨員?再者,以當時購買力幣值換算,30年間廣大國民黨黨員所繳黨費累計,國民黨黨產至少數以千億計;新政府無權仗著選後立法院人多,以立法方式、行政強勢剝奪另一政黨黨員所繳的黨費。
      政治鬥爭不能無限上綱。誠如朱立倫的答辯時所說,蔡英文曾擔任過行政院副院長,陳水扁執政時國民黨黨產已經過徹底清查、還整理出行政院版報告。這次再提“黨產”,論者甚至要使國民黨黨產歸零。故蔡英文選後不可乘勝選優勢,假藉法律手段使國民黨黨產歸零,徹底殲滅源自中土的中國國民黨,深化台獨,實質走向台獨。寄語蔡英文:政治宜心存終極厚道,不可以今日政治情境清算昔日歷史政治情境,徒然衍生新的政治怨仇。讓歷史的留給歷史,存兩岸傳承的實體歷史連繫;天有不測風雲,日後台灣一旦有事,天道酬之。
      展望未來,極可能政黨輪替。但是這次的政黨輪替,與2000年時的政黨輪替有著本質的嚴重差異,那就是領導人陳水扁與蔡英文二人人格特質的差異。因為蔡英文是屬於具革命熱情的理論型台獨,其施政勢將迂迴滅絕藍營有生力量,從各個領域深化島內的台獨力量,其施政陰柔細膩迂迴與前瞻遠勝陳水扁。例如:她講話用詞精準,喜將“台灣的民意”和“北京的壓力”銜接對比,彰顯台灣民主與大陸“北京的壓力”是政治性而非民意,不提大陸的統一民意,語意矮化大陸形象而不著痕跡。至於藉所謂新選立委的新民意進行黨產歸零的再清算,乘勢殲滅中國國民黨,行台獨之實。此外,黃國昌仇中真面目的非正當性,現在已經是沸沸揚揚、人多皆知,蔡英文可忍著不發一語。凡此種種,關切兩岸政治者不可不察。

  21. 如山罪行中的一小抔土
    2016-04-05 自由亚洲电台 胡平特约评论

    巴拿马密件曝光,揭露多国政要名流利用避税天堂藏富、逃税、甚至洗钱。这次曝光堪称历史上最大泄密案,连当年的维基解密也相形见绌,在全球范围掀起巨大风暴。
    迄今为止,反响最强烈的是冰岛。密件透露冰岛总理在境外有数百万美元的大帐户,只有33万人口的冰岛当天就有1万多人走上街头,聚集在国会大夏前广场,要求总理下台。据报道,至少有8名现任和前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家族成员名列其中。巴拿马莫萨克冯塞卡法律服务公司在全球开办事务所最多的地方是中国,有上海、 深圳、大连、青岛、宁波、济南和香港等8个城市;在所有开始离岸空壳公司的客户中,中国大陆人占第一,第二是香港人。可以想见,这位居第二的香港人中有不少其实也是大陆人。如此说来,问题最严重的无疑是中国。但奇怪的是,巴拿马密件曝光,偏偏是在中国看上去反响最小。不过,再想一想就会明白,这其实并不奇怪。正因为中共垄断了一切权力,所以它才能一手遮天,一方面是空前的腐败,一方面是封锁消息、钳制舆论,以至于在表面上看不见有什么反响。只是凭借互联网的穿透力,相信在中国也有很多人知道了相关信息,那势必会促使不少人猛然醒悟。当然,那些假装睡着的人是唤不醒的。
    由此,我们联想起两个月前任志强的质疑:“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十年多前,2005年10月号《北京之春》发表了穆正新先生雄文“最昂贵的政党是中国共产党”。文章写道,都说国民党有如何巨额的党产,中共总喜欢宣传美国总统大选的开销如何巨大,可是穆正新先生稍微拿笔算了算,得出结论:国民党百年积累下的党产,美国总统大选筹集了四年的竞选经费,加在一起还不够中共花一个月、甚至一个礼拜。中共自称无产阶级政党,但实际上它却是世界上最有钱的政党。中共不需要什么党产,它干脆用国库养党。诚如穆正新先生所说:“公款养党的罪恶程度超过一切经济犯罪的总和”,“万官贪污不抵一党窃国”。
    我要补充的是,中共在经济问题上的罪恶还不止于此。不要忘记:当年的中共,用血腥的暴力剥夺了一切有产者的财产,还把人家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和中共暴力剥夺国民私产以及用公款养党这两件事相比,藏在境外公司里的巨额赃款,只是其如山罪行中的一小抔土而已。

  22. 民進黨不當黨產更該檢驗
    2016/7/23 中時電子報 陳宜民

    國民黨黨產其來有自,有一定的歷史背景與問題的複雜性,社會自有公評。然而,民進黨此次於臨時會提出的不當黨產條例草案,卻充滿了針對性,罔顧公平,更遑論該草案徹底違背轉型正義的原則。
    首先,該草案不具前瞻性,僅針對歷史事件與政黨進行批判與鬥爭,不但無法團結人民,更無法造就奠定民主政治基石的格局。不論哪一個版本均載明,該法所規範的政黨僅限於民國76年7月15日以前成立,並依動員戡亂時間人民團體法規備案者。換言之,身為國會第一大黨的民進黨以及其他國會有效政黨,在立法通過後,不論過去或是未來都將不受該法的約束。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陳水扁總統貪汙的鉅款,即便流向民進黨,亦會被視為『合法黨產』。民進黨立法掩飾,讓非法黨產有轉變成合法黨產的可能。陳幸妤曾說:『民進黨人哪個沒拿過我爸的錢』。我不禁要問:一個執業律師,縱使他擔任過無數公職,但哪來那麼多的資金可以資助黨內同志競選?陳水扁擔任總統期間,亦同時擔任過民進黨黨主席。那到底有沒有貪汙所得流向民進黨、變成為民進黨的不當黨產,民進黨也未曾向社會大眾清楚交代過。現在,立法院內所有討論的不當黨產條例都技巧性的規避了民進黨的責任,讓這一段歷史無法釐清、亦無法咎責,這就是我反對臨時會通過不當黨產條例的第一個原因。
    其次,臨時會的召開有兩種方式:一是總統咨請,二是立法委員四分之一以上請求,且須以特定事項為限。此次臨時會,民進黨洋洋灑灑羅列勞基法修正案、不當黨產條例草案以及總預算等三案要進行處理,看似兩個民生法案、一個政治性法案。但第一天委員會審議勞基法修正草案時,委員會主席就刻意迴避職責,導致法案無法進行審議。臨時會召開的目的就是處理重大事項,而非變成常會的加班列車。從處理勞基法修正草案的過程來看,整個國會的表現荒腔走板,民進黨豈非將臨時會當作是兒戲、戲弄全國民眾?
    第三,臨時會只處理重大急迫性法案、不應處理常會無法通過的一般性議案慣例,應該被建立。過去8年,臨時會的制度被過度使用,甚至可說是濫用,早已失去召開臨時會的意義與目的。國民黨執政時期,臨時會用來處理美牛等爭議性議案,導致社會動盪不安,早為國人所詬病。國民黨過去錯誤的殷鑑不遠,民進黨更應引以為鑑。民主制度應是激勵相互競爭的政黨彼此追求進步,而非互相比爛,否則人民終將對政黨政治失去信心。因此,立法院應審慎使用臨時會召開的機制,建立臨時會僅處理重大急迫性法案的慣例。
    面對國民黨的黨產,筆者認為:國民黨終究應該勇於面對社會大眾的檢驗,否則形同揮之不去的夢魘,淪為對手的政治提款機。但這樣的信念,並不意味民進黨就可以恣意立法、違背法治精神與民主原則。
    不當黨產條例草案,實不具召開臨時會之必要性與急迫性。再者,攸關勞、雇權益,即將到來的928是否放假的勞基法修正草案,既已確定無法於本次臨時會審議,民進黨即應優先處理較具急迫性的總預算案,以符合召開臨時會之意義。而有關不當黨產的問題,則應留待常會時充分溝通、討論。畢竟本屆立法院尚有7個會期,民進黨實在沒必要急於一時、而壞了建立體制的機會。
    (作者為立法委員)

  23. 爭故宮國寶「繼承權」 蔡正元酸顧立雄:法律唸到哪去
    2016-08-20 ETtoday新聞雲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針對黨產爭議,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顧立雄認為,故宮國寶等都是中華民國繼承清朝才有的,若台灣是中華民國的繼承者,當然這些都屬於中華民國財產,怎麼可能是黨產。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20日反批,顧立雄讀過法律,但針對繼承權的法律依據問題,他提出一番論點酸:「法律唸到哪裡去?」
    隨著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預計9月開始運作,清查不當黨產,國民黨主席洪秀柱日前拋出故宮國寶、黃金等都是國民黨帶來台灣的,屬於國民黨的黨產,需要好好和政府清算。
    顧立雄19日回應,洪秀柱的論點傷害平和對話的基礎,且反應了黨國體制和殖民政府的心態;國民黨在統治中國大陸的時期,是以黨領政的階段,所以認為所有發行的東西就是國民黨的財產,然後將這些財產帶到台灣,以殖民的心態說「你看,我就是帶著這些來殖民你們」。
    「你為什麼可以有故宮國寶,當時是你創造發明出來的嗎?」顧立雄批評,是中華民國承繼清朝,才有故寶國寶;當時發行金條或金元券,也是以中華民國統治的身分和地位才有這樣的資源能取得;如果國民黨認為台灣是中華民國的承繼者,這些當然都是屬於中華民國財產的一部分,不可能導出這些財產變成國民黨黨產的論述。
    對於這番觀點,蔡正元20日在臉書上反彈,關於繼承權的法律依據,1912年2月12日大清帝國宣統皇帝的「遜位詔書」明白規定,由中華民國繼承大清帝國,中華民國當然有權持有故宮國寶,顧立雄這方面說的並沒有錯。
    不過,蔡正元接著提到,「遜位詔書」也明白規定,「中華民國」是「仍合滿、漢、蒙、回、藏五族完全領土為一大中華民國」,如果承認這大清眼中「五族完全領土」的「中華民國」,當然有故宮國寶的繼承權;但如果連太平島海域的主權都不敢承認的「中華民國」,就不算是擁有繼承權的「中華民國」,反而只是「徒有其名、偽造商標的冒牌貨」。
    至於顧立雄提到,如果台灣是中華民國的繼承者,台灣就擁有故宮國寶。蔡正元說,國家滅亡時才會有「繼承者」,但「中華民國」還沒滅亡,更不可能會知道何時滅亡;就算中華民國滅亡時刻來臨,屆時的「合法繼承者」也不見得就是「台灣國」,也許還有別的國家擁有合法繼承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