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comments on “長老會的美國思維搞笑文

  1. 愛中國大勝美國 佛州移民的中國公民夢
    2018-06-24 上報 高詣軒

    正當許多有錢的中國人想方設法移民美國時,據《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報導,一名叫做布蘭特(Brent W)的美國人卻反其道而行,在5月底獲准取得中國「綠卡」。目前,布蘭特家住廣東東莞市,他在2010年與現在的妻子相遇後隔年結婚,並和妻子婚前的一名女兒,一家三口安居樂業。
    「布蘭特」並非他的全名,他因為工作因素婉拒透漏真名。來自美國佛羅里達州的他,任職香港的網路公司。在5月,布蘭特取得了他朝思暮想的中國「綠卡」,代表著他成為了中國的永久居民,能一輩子待在中國生活、工作,也讓他更接近自己的終極目標:成為中國公民。「雖然美國是個好地方,但青菜蘿蔔各有所好。」布蘭特說。

    為當中國人「不介意拋棄美國國籍」

    《南華早報》指,中國政府對於雙重國籍的採取了所謂「零容忍」的政策,至今仍未對此政策多做解釋。不過布蘭特表示,若能取得中國公民身分,他毫不介意放棄美國國籍。「我不討厭美國、或不喜歡美國,」他說,「我只是發現我更喜歡中國和這裡的人。要是拋棄美國國籍就能成為中國公民,我早在幾年前就會是中國人了。」
    其實布蘭特能取得中國永久居民權,就足以讓人驚訝了,畢竟中國對於永久居留權申請標準的嚴格程度在世界名列前茅。自2004年中國開放綠卡以來的10年內,僅有7356名外籍人士成功取得永久居留權,只占這段期間在中國生活的約60萬名外籍人士中的1.2%。
    儘管近年略有鬆綁,但申請中國綠卡仍是漫長的過程。在2016年,發放綠卡的主管機關中國公安部表示,當年一共給出了1576張綠卡,比2015年多上163%。2017年的數據尚未公布,不過根據中國國家外國專家局20日的新聞稿指出,4月起上海採用「流線型」綠卡申請程序後,短短2個月內就發出了約500張綠卡,約佔全國的30%。
    《南華早報》指出,在中國政府或其他主要國家贊助機構任職高層的外國人,有資格申請中國綠卡。此外,連續三年在中國西部與其他偏遠地區投資合計50萬美元(約新台幣1514萬元)以上、在中國中部地區投資合計100萬美元(約新台幣3030萬元)以上、或在中國合計投資200萬美元(約新台幣6060萬元)以上者,也有申請綠卡的資格。

    一張綠卡 他等了25個月

    另外,與中國公民結婚5年以上的外國人也能申請綠卡,布蘭特即是透過此管道申請。布蘭特表示,與其每5年費時更新工作簽證,不如申請綠卡來得省事。「我的目標是成為中國公民。」54歲的布蘭特說。
    「這裡的警察告訴我,想成為中國公民,就得先拿到綠卡。」先前布蘭特雖然曾聽到「必須得諾貝爾獎或成為NBA球星才拿得到綠卡」等謠傳,但他仍堅持提出申請。「我讀了中國的法令,然後想嘗試看看。」
    《南華早報》報導,布蘭特申請綠卡、成為中國人的心願,在婚後慢慢增強。2011年時,他和目前的妻子結婚。
    2016年4月,兩人慶祝完結婚5週年之後,布蘭特就向廣東公安局提交了申請。布蘭登說,他花了半年準備包括兩地犯罪紀錄在內的相關文件。經過了25個月的等候,政府終於在5月31日同意把綠卡交到他的手上。

    女兒去美國交換 抱怨食物難吃

    「我一直以為我在作夢,」布蘭登說,「我反覆把它從口袋裡掏出來看,確認它是真的,幾天後我才終於相信我做到了。」布蘭登說,他很熱愛在廣東的生活和工作,享受與不一樣的人相遇,並嘗試當地餐廳多樣的料理。學會了基本的中文之後,布蘭登也開始結交許多中國朋友。他每年都會和當地人一起練習划龍舟並參加比賽。
    據《南華早報》,他與妻子也積極參與當地的慈善活動,每年都會定期捐款,贊助了11名中國學童。「我也曾幾度覺得迷惘,但每次都會有人陪在我身旁。雖然有著嚴重的語言隔閡,但他們總是能幫我找回對的方向。」布蘭特說。
    綠卡到手之後,布蘭特表示,他將會在2019年申請成為中國公民。他也計畫要和妻子一起持續贊助中國學童,並會在中國四處旅行。女兒呢?「我女兒去年到美國高中當交換生,回來後我們問她想不想讀美國的大學。她說不要,因為覺得美國的食物很難吃。」

  2. 反制美貿易壁壘 歐盟向陸靠攏
    2018-07-20 旺報 記者梁世煌/綜合報導

    在美國總統川普的關稅大棒之下,歐盟的對外經貿政策正在逐漸向中國靠攏。《華爾街日報》19日的報導指出,現階段歐盟正在敦促中國對外開放其國內經濟,並準備協助改革當前受到川普政府抨擊的國際貿易體系;種種跡象顯示,歐盟有意爭取過去的貿易對手中國,共同抵制美國的保護主義。
    在美國對歐盟加徵25%的鋼鋁關稅之後,川普不顧美國國會的反對,又準備大幅加徵進口汽車關稅至25%,此舉勢必再度傷害到歐洲車企的利益。對於川普頻揮關稅大棒,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表示,川普的行為已經破壞國際貿易秩序及協定。
    在此情況下,歐盟近期的對外政策開始出現向中國傾斜的跡象。分析人士指出,歐盟高級官員本周訪問了北京,敦促中國放鬆外商投資限制,並減少對鋼鐵等國內產業的扶持力度;歐盟和中國還同意達成合作關係,共同改革世界貿易組織(WTO)這個支援全球自由貿易的機構。針對這個改革,歐盟官員稱:「這不僅需要美國,也需要中國的參與。」
    事實上,在此之前,歐盟已採取行動,與包括日本、紐西蘭、澳大利亞在內的其他盟友達成自由貿易協定。分析人士認為,這一系列活動顯示出:歐盟正努力爭取全球對自由貿易的支持,抵制來自美國總統川普的施壓,而中國則是歐盟最近大力拉攏的對象。

  3. 施正鋒:美國把台灣當小三、私生子
    2018-08-01 中評社台北8月1日電(記者 黃筱筠)

    蔡英文8月12日至20日將訪問友邦巴拉圭、貝里斯,並過境美國洛杉磯、休士頓。此行是《台灣旅行法》通過的首度過境,卻沒有過境美國東岸。東華大學民族事務與發展學系教授施正鋒接受中評社訪問指出,想要過境美東是民進黨想太多了。美國總統特朗普個性就是生意人,對於台灣就是“丟點甜頭、骨頭給你”,但美國並不希望蔡政府找麻煩。
    施正鋒更說,美國把台灣當小三、私生子,偶而來看一下蔡政府就很開心,哪有外交部長吳釗燮這樣講話說“沒有美國,台灣就會輸了”,身為政府官員一定要說“誓死保護台灣”這樣的話才對。蔡英文現在只有吳釗燮這條線,但其實美國有很多條線,台灣關係外包給美國,“現在外包商說什麼就是什麼”。
    他也說,蔡英文這次無法過境美國東岸,因為人家不希望你們找麻煩,而蔡英文就是維持現狀,她也不想被誤解。至是蔡英文幕僚姚人多現在到海基會擔任副董事長,是否兩岸關係在私下有什麼交流?且中國現在打台灣這麼兇,到底是誰動手?我們也不知道。或是美國針對台旅法等這麼大動作,中國才需要回擊。
    施正鋒強調,“美國絕對不是對台灣友善”,美國就是認為這是他的地盤,就像菲律賓、越南等國家不會把他們當成平起平坐的國家。還有一堆台灣人想要變成美國第51州,人家美國民主打拼一、兩百年,人家不會看得起你,“美國是你要才給,也不是要就給,還要利益交換,看看台灣要能給美國什麼”。
    他表示,蔡不認為東亞青年運動會等事件會影響她的選票,加上國民黨已經這麼弱又沒有黨產,蔡英文這次過境美國還是很低調,她根本不認為有什麼好擔心。

  4. 藍委呂玉玲:美國不能把台灣推向戰爭邊緣
    2018-08-02 中評社桃園8月2日電(記者 黃文杰)

    美國參議院1日通過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支持加強台灣的防衛能力、擴大聯合訓練、軍售與高階層級的軍事交流。中國國民黨立委呂玉玲接受中評社表示,台美關係進展還是取決於美國行政部門,蔡英文8月出訪巴拉圭,還是沒有看到美方提高禮遇的規格,希望美方不要“說一套做一套”。
    呂玉玲說,台灣的國際外交問題,還是從兩岸關係做起,解決兩岸關係,我們的國際外交問題都解決。蔡政府若不承認九二共識,可以用另外說法達到和平穩定發展,這就靠蔡英文的智慧。即使派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到美國,只是再度證明說,“解決窗口是大陸,不是美國”。
    呂玉玲是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第9屆第五會期召委,七月中旬隨立院“台美國會議員聯誼會”出訪美國,分別走訪洛杉磯及華盛頓,拜會美參、眾議員,包括美參眾兩院亞太小組之參、眾議員,針對台美經貿交換意見,對於台美關係有更進一步瞭解與認識。
    美國參議院周三以87票贊成、10票反對,通過預算高達7160億美元(約22兆台幣)的《2019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只待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就能正式生效。據《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1日報道,部份議員說,這是美國史上對中國態度最強硬的法案,為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對抗北京累積了動能。
    呂玉玲上午在桃園出席活動,接受中評社採訪,被問到近來的台美關係,包括中美貿易戰。她認為,去了一趟美國,更能感受民進黨蔡政府的國際外交政策關鍵還是兩岸。
    她說,外交部長吳釗燮日前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獨家專訪時說,“若沒有美國持續的軍事支持,台灣容易被北京當局武力占領”。對照美國會這次通過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給予台灣這麼“大禮”,民進黨蔡政府應該雀躍不已,台美關係有這麼大的突破與進展。
    呂玉玲強調,美國國會通過法案,仍要等行政部門簽署與執行,“下一步”就看特朗普怎麼做?要賣更多武器軍備給台灣?還是加強台美聯合訓練?彷彿這些“劇本”都已經寫好,就看美國要挑選哪一招,要打哪張“台灣牌”,顯然要把台灣人民的生命財產推向危險邊緣。
    她說,以蔡英文12日至20日出訪巴拉圭及貝里斯為例,去程過境美國洛杉磯、回程休士頓。蔡英文如此親美,這次出訪過境美國,還是沒有受到更高規格的特別禮遇。美國對台灣的好,不是口頭而是實質幫助,更不能把台灣推向戰爭邊緣。

  5. 美捍衛自家利益 台灣當籌碼
    2018-09-09 中國時報 楊孟立/台北報導

    美國務院召回駐巴拿馬、薩爾瓦多與多明尼加共和國大使級外交官,商議當地國情資訊、以及大陸勢力伸入中美洲的範圍與深度。對此,學者認為,美國主要是捍衛自己在拉美的利益,挺台灣只是附帶效果。
    政大外交系副教授黃奎博認為,美表面上是挺台灣,實際上還是維護美國自身的利益為主,「畢竟美國1979年就跟我們斷交,代表他根本不在乎。現在反而在乎這3個國家跟我們斷交,邏輯上說不過去。」
    黃奎博表示,美國真正在乎的是拉美地區的國家利益,他害怕這些國家與台灣斷交後,大陸勢力趁虛而入。換言之,「我們不是美國真正要保護的對象,只是被利用來對抗大陸的藉口。」
    黃奎博推測,美國一定已經訓令拉美地區仍與中華民國保持邦交的駐在國大使,要協助我們維持跟當地國的關係,也會要求當地國不要改變外交承認。
    淡江大學美洲研究組拉美組副教授宮國威也表示,美召回大使主要是為自己的利益,挺台只是附帶效果,「很可惜美國現在才警覺到中國在拉美擴張的速度,這行動來得太晚。」
    宮國威指出,巴拿馬與我斷交前,美國是知道的,但沒有明確去阻擋;多明尼加與我斷交後,美國也沒表現出積極態度;薩爾瓦多斷交事件,美動作就很多,白宮發聲明,駐宏都拉斯與尼加拉瓜的準大使在聽證會上也表達希望兩國能與台灣維持立場;甚至美國國會日前提出「TAIPEI ACT」法案,不只是做給台灣看,更是給台灣剩下的邦交國看。
    宮國威說,美大動作的確有利我鞏固邦交,短期內應該不太會在拉美區域發生斷交事件,「若連這樣做都沒效果的話,美在拉美實力就很值得討論。」
    前外交部長程建人表示,美國作法「前所未有」,這樣做是要加強對台關係以箝制中國大陸,凸顯台灣是美國很好的籌碼;美國也感受到台灣目前只有17個邦交國,外交狀況繼續惡化下去,不光是台灣的國際空間受影響,國際社會也會認為大力支持台灣的美國「沒做什麼」。程建人指出,對我方而言,短期有利,但長期仍無法解決問題。

  6. 專家:美派兵協防?台獨自導自演
    2018-09-15 旺報 記者張國威╱台北報導

    針對CNN報導美國國防部拒絕派遣美國海軍陸戰隊進駐美國在台協會(AIT)內湖新館一事,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14日受訪時就此表示,美軍陸戰隊將進駐AIT的傳聞,從頭到尾就是台獨勢力及美國有心人士協力操作的假議題,其用意在於製造美國派兵協防台灣的假象,鼓動台獨的同時並對北京施加壓力。
    張競說,美軍陸戰隊警衛營若要進駐海外使館,須依據美國聯邦法典第10章第553號分章第5983條的《1946年海外服勤法案》(1946Foreign Service Act)。該法條規定,美國海軍部部長只有在美國國務卿的要求下,才能派遣陸戰隊警衛隊進駐與美國有官方來往的各級使館。
    而根據《台灣關係法》,AIT在美國法律中之定位,屬於非官方關係,並不具備外交使館的法定地位。要明目張膽地違法派遣海軍陸戰隊進駐AIT,完全不可能。因此,美軍陸戰隊將進駐AIT的傳聞出現後,美國政府官方管道不斷否認。且在法律條文之外,美國國務卿也不敢對美國海軍部部長做出此等要求,否則等於自斷與中國大陸的外交來往。
    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助理教授林穎佑14日受訪時也指出,美國國防部對於AIT安管循往例的說法,是「進可攻、退可守」。雖然並沒有突破,但美國仍然可能會派遣美軍安管人員在AIT,只是不會像之前謠傳的「穿軍服、守大門」。
    林穎佑說,其實從美國近來的惠台手段來看,美國一直保有空間,沒有做出挑釁大陸「一中原則」底線的突破,海軍陸戰隊駐AIT一事亦然,仍然依循往例海軍陸戰隊在台不穿軍服及宣傳的現狀。只是必要時美國也會援用美台過去互動歷史,將以前曾經做過、但後來沒有繼續在做的作法重新祭出來,以向北京釋出訊號。

    • 李敖:台灣被民進黨騙 最後會被美國榨乾、賣掉
      2017-02-06 聯合影音網 何定照/報導

      作家李敖罵人罵了一輩子,如今卻覺得「努力都是空的」。他說,他在台灣住了68年,為台灣花很多時間,「把自己做小了」,現在深感台灣已沒有希望,「台灣關著門這麼小,以前被蔣介石騙,現在被民進黨騙;但以前人們還可渾水摸魚,現在年輕人連魚都摸不到」,認為民進黨要負最大責任。
      李敖說,民進黨起來後,大家期待它擊敗國民黨,但事實上民進黨根本是小型國民黨。他感嘆,台灣的前途只剩向美國高價買武器,馬英九執政時已買武器買到最高點,現在蔡英文總統還要跟美國總統川普買,「美國會像台果汁機一樣榨乾台灣,最後把台灣賣掉。」
      「蔡英文太笨了!」李敖說,民進黨以為美國會保護台灣,但美國國內法「台灣關係法」內文從來就沒說要保護台灣,只說若有情況會嚴重關切;然而在過去幾次「嚴重關切」狀況時,美國都從未說過要出兵;現在川普口頭上說質疑一中政策,根本不可信。
      「台灣年輕人完全沒有機會了,台灣沒有未來。」李敖說,民進黨因為怕美國翻臉,根本不敢搞台獨;共匪也不要台灣,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出書公布毛澤東1973年秘密談話,就指毛說台灣都是反動份子,要等100年後再算帳。他認為,共產黨只有在台灣宣布台獨時會開打,屆時美國不會動,台灣軍隊最多只能守48小時、最後都會投降。
      然而李敖對共產黨及中國未來也深感憂慮。他指出,中國現在人人發財,大家都過美式生活,但中國人比美國人多10億,很快會把世界自然資源耗盡,「3個地球也不夠」。身為自由份子的他,之前去大陸演講時,也早跟共產黨搞不好,沒考慮回大陸。他說,他雖不喜歡台灣,但實在太熟、太習慣,也有印書的自由。
      回顧一生到處罵人、最後卻未改變成功,李敖說,曾有人指他不管對誰,都是個人跟團體鬥爭,怎鬥得過?他想想,也是,「我對碰過的人、團體,沒一個不罵;別人都佩服我,但不喜歡我。」

  7. 我又失薩爾瓦多 顯示美國不再可靠
    2018/08/23 台灣醒報《醒報國際現場》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整理:王慶宇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最近我國遭薩爾瓦多斷交,這已經是蔡政府上任以來第5個「被斷交」的邦交國,斷交以後的局面也很難逆轉。面對我們外交上如此困難的處境,前駐美大使沈呂巡曾說:「恐怕每個邦交國都有危險,任何國家再與台灣斷交都不意外。」嚴老師您怎麼看?
    嚴震生:我自己才跟薩爾瓦多駐聯合國大使於上週四見面。他曾跟我表示,他認為這一任薩國政府應該不會跟台灣斷交,但他不敢保證下一任不會。他也表示,通常政治人物要不要斷交, 從來不會詢問職業外交官的意見,都是自己決定。所以看起來,這次的斷交事件是一種政治。
    如果從外交官的角度評估,薩爾瓦多跟台灣維持邦交關係是好的,但外交官的觀察不見得能夠被政治人物採納。現在薩爾瓦多執政的左派政黨已是第二度執政。薩爾瓦多總統任期是五年,且不得連任。因此現在第二任期是由第一任期的副總統擔任。但他聲望比較低,畢竟已執政兩次了。由於他不能再選,在聲望低迷的狀況下,也許是希望能為下一任左派參選人拉抬聲勢,才會決定跟大陸建交,這無疑是一個政治決定。
    問:嚴老師剛才提到的重點, 就是薩爾瓦多跟台灣維持邦交其實是好的。而現在的左派政府在下一任選舉的機會並不是太大,那我們是否有機會在下一任政府上任後復交嗎?
    嚴震生:我覺得,任何國家一旦跟大陸建交後,台灣將十分難恢復邦交。我們最後一次建立的新邦交國,是2007年跟加勒比海的聖露西亞建交。聖露西亞之前跟我們斷交過,然後在2007年復交。而因為之後兩岸處於外交休兵時期,就沒有嘗試跟其他國家建交。但現在十多年後,大陸的實力增長許多,因此要再復交可說是越來越難。
    即使國民黨未來回來執政,取得對岸諒解,大概也很難恢復邦交,頂多只能止血,不再繼續斷交。我們目前面對到最大的外交困境就是,民進黨政府上任兩年多就斷掉5個邦交國,剩下一年半多的任期會不會再有新的斷交情況?如果按照目前的速度,搞不好未來就只剩下10個邦交國。如果民進黨2020繼續執政,會不會只剩個位數的友邦國家?這是大家要擔心的部分。畢竟,邦交國的存在關乎到中華民國主權的存在。
    問:看來斷交是無法逆轉的, 尤其只要跟中共建交就很難回來我們這邊。而現在看起來,若現況沒有改善,未來將會是骨牌效應,邦交國可能會一個一個與我國斷交下去。蔡政府不斷強調台灣是主權國家,但嚴老師剛剛提到,主權國家的意義是要有許多國家承認,如果國家不承認,我們還有可能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嗎?
    嚴震生:我覺得這是比較難的部分。我們過去說,主權國家的定義是有土地、人民,還有政府可以行使公權力。但最近國際關係學者又為定義加了一個條件: 一個主權國家需要有其他國家的承認。若沒有承認,那台灣是否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未來就會受到很大的質疑。
    不可否認的是,蔡政府在過去兩年川普政府上任後,顯然在美台關係上有很大的改善。但川普政府因為種族歧視、並從很多國際事務上退出後,反而讓美國在中美洲與拉丁美洲等地非常不受歡迎。
    過去我們之所以能維持拉丁美洲、尤其是中美洲的邦交關係,有很大的因素是因為美國。但我們從巴拿馬、多明尼加到這次薩爾瓦多可看到,我們完全無法阻止中國大陸進入美國的後院。而且我們現在也要擔心太平洋島國的邦交國,是否會因為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中國在氣候變遷的議題上有主導權後,對獲得我們邦交國的承認產生影響,是我們未來需要關心的方向。
    問:過去我們認為,邦交國都是小國不重要,只要抓住美國、日本就可以。但現在台灣與美國關係是否可靠?《華郵》最近才建議台灣,應小心一點,跟美國走太近恐怕會受到美中情勢波及。此外,美國對拉丁美洲的影響也越來越小,在很多議題上也不再讓美國予取予求。就算美國自己支持我們,也不見得能帶出其他國家對我們的支持。我們的外交處境是不是雪上加霜?
    嚴震生:川普對種族主義的偏見,使得大部分的第三世界國家、尤其拉丁美洲國家,都對他十分不滿。因此,美國今天說三道四,希望他們不要跟大陸來往,恐怕非常困難。尤其美國本身與大陸也有外交關係,要求其他國家不能和中國有外交關係,將難有說服力。拉丁美洲國家一直都在尋找一個能協助他們處理自身議題的國家,但因為這些議題在川普心目中都不重要,所以影響力就逐漸式微。
    問:既然美國不可靠,那台灣如何自立自強?您覺得台灣未來的外交政策方向該如何走?
    嚴震生:我覺得,前外交部長錢復講的「兩岸政策優於外交政策」仍然很有道理。如果我們真的要維護目前的主權地位,就必須要與對岸達成相當程度的諒解。除了不要在邦交國數量上有競逐,甚至最好能在國際事務上有合作與拓展。
    台灣邦交國的大使也都認為, 假使兩岸關係能夠和解,他們在國際上推動台灣參與國際活動或組織,會比較容易一些,而不會像現在這麼辛苦。

  8. 李光耀:美得學習接受中國崛起
    2011-07-16 旺報 記者宋丁儀╱綜合報導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董事會主席約翰·桑頓日前在「慧眼中國環球論壇」與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展開一場對話,兩人探討到對未來中國大陸的看法時,李光耀指出,隨著中國影響力不斷擴大,美國應該如何看待中國?美國既然無法阻擋中國的發展,就得學習去接受一個實力更強大的中國。
    在論壇中,與會者都想聽聽李光耀對世界事務的看法。而身為論壇主持人的美國布魯金斯學會董事會主席約翰·桑頓則說,他最想與李光耀討論中國的問題。
    李光耀承認自己缺乏「對中國的感覺」,因為他現在每年只在中國停留一周左右的時間。但總體上,李光耀對中國的發展表示樂觀。他預測,在10年內中國的經濟規模很可能與美國相當,即便它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仍很低。目前中國的經濟規模則已經超越日本,成為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李光耀認為,中國的體系產生了一個缺乏多樣性的民族,因為他們是「由同一個指揮,按照同樣的鼓點訓練出來的」,或多或少彼此都很類似,他認為「這樣不利於創新」。但中國的新一代年輕人已與上一代父母不同,他們希望選擇自己的生活道路,而不是循規蹈矩。李光耀說,因此,「北京的領導人們要應對一個不同的形勢」。
    李光耀說,學習美國的多樣性體制就會表現出色,那種體制培養出許多相互挑戰的人才庫,並在競爭下得到了很多偉大想法,例如互聯網、iPhone、微軟都來自於美國。
    而中國的統治模式也要適應新時代。在新時代中,人人都得益於互聯網和手機這樣的技術。李光耀說,「我認為,他們控制消息的意願當然還存在,因為這是一個老習慣了,有著數十年的歷史。但他們越來越意識到,這是無法做到的事情。」但與印度相比,中國至少擁有一個優勢──「辦事」的能力。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董事會主席約翰·桑頓接著問李光耀,隨著中國的影響力不斷擴大,美國應該如何看待中國?李光耀回應說,美國既然無法阻擋中國的發展,那就得學習去接受一個實力更強大的中國。
    李光耀說,「你不能阻擋中國的崛起,只有他們自己能這麼做。除非你想要向他們宣戰或是在經濟方面抑制他們的發展,然而這麼做將適得其反。假設中國沒出問題,你們只得接受它會更加強大的事實。」

  9. 曾是台灣民主推手 義光教會卻遭會友批「內部非常國民黨」
    2018-01-14 風傳媒 方炳超

    義光教會屬於長老教會七星中會下的教會,義光教會所在地,是38年前震驚全台的林義雄家族林宅血案發生地,總統蔡英文去年也曾在2月28日林宅血案發生周年,親赴義光教會進行追思禮拜。義光教會在台灣政治史上,具有一定的地位。
    義光教會地址在台北市信義路的巷弄內,原先為當時台灣省議員林義雄的住宅,樓上則是美麗島雜誌社辦公室,1979年美麗島事件發生後,林義雄遭到逮捕。1980年2月28日上午軍事法庭首開調查庭,其妻方素敏到場旁聽,在同日林宅卻發生血案,林義雄的母親與3個女兒在家中遭攻擊,其中林母與2位女兒遭殺遇害;大女兒林奐均身受重傷,經搶救後生還,成為事件唯一倖存者。
    在此之後,林義雄入獄,方素敏與女兒林奐因生活面臨困境,打算將此宅出租或出售;最終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基督徒及海外基督徒籌款780萬元買下血宅,並於1982年建立義光教會。在每年2月28日上午9點,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都會在義光教會舉行追思禮拜。總統蔡英文在上任後,去年也親自前往義光教會進行追思禮拜。
    而目前義光教會會友數有105人。有會友表示,義光教會在台灣是有民主的指標性意義,但目前教會內因牧師而分作兩派,這也牽涉到教會的體制;目前法規看來,教會體制是很不民主的,但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又是推動台灣民主的教會,結果內部規定又非常國民黨,這很有衝突性、很有問題。
    會友李冠伶說,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是民主先鋒,是在為台灣民主打拚,但很可笑的是只有小會可以選牧師,會員都沒有資格;這是什麼時代了,現在小會就像當年的國民大會,會員無法直選,她覺得莫名其妙,不讓我們決定帶領者是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