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comments on “民進黨真的在乎集會遊行法嗎?

  1. 報備制又有報備制的配套,不是啥都不做就直接改報備制<br />
    相反的,報備制因為是將抗議行為視為一般市民權力之侵害,在有任何失控情形出現時即應與以武力鎮壓<br />
    比如說<br />
    <br />
    有裝有液體之容器或明顯具致人於傷之固體從報備區域內飛出(擲出)<br />
    即刻從報備區域內予以鎮暴驅散<br />
    在報備區域外之抗議行為亦即刻予以鎮暴驅散<br />
    對報備區域界線進行破壞(推倒)或攻擊動作亦即刻予以鎮暴驅散<br />
    <br />
    反之在報備區域內之抗議活動僅以一般警力進行監控,若無對區域外或一般市民之攻擊性行為警察不得進入報備區域內<br />
    <br />
    …之類的

  2. 更正…<br />
    抗議行為視為一般非侵害市民權力之行為,,在有任何侵害市民權利情形出現時即視為犯罪行為

  3. 通常在野黨會要求報備制,<br />
    民進黨在野時要求報備制,<br />
    國民黨在野時也要求報備制,<br />
    但很好玩的,<br />
    當自己上台執政時就不會想用報備制。

  4. 查了一下集遊法的法令規範,我覺得我們的集遊法除一些不合宜的規定,其實內容<br />
    也是相當簡陋的。<br />
    <br />
    但這次學生對集遊法的訴求除把申請制改為報備制之外,對其他維護非遊行者的權<br />
    益則看不到任何一絲想法,讓人覺得有些欠缺縝密思考。<br />
    <br />
    我們遊行可以帶氣笛、擴音喇叭大鳴大放毫不受噪音防治法管制侵擾別人的安寧<br />
    嗎?拜託你讓我去你家門口24小時不停地鳴按氣笛吧!<br />
    <br />
    我們遊行可以攜帶旗桿、鐵罐一些可能潛藏危險變成攻擊的武器上街嗎?那帶刀、<br />
    帶炮竹、帶汽油彈、帶硫酸也都OK的嗎?<br />
    <br />
    我們遊行可以任意罷佔車站或整區域道路等公眾交通運輸設施權益嗎?遊行的人權<br />
    益最大,可以不用管其他非遊行者的公共權益?<br />
    <br />
    我們遊行可以包圍私人產權如飯店之類的公眾場合嗎?那我可以去包圍你家嗎?<br />
    <br />
    我們遊行可以只透過報備,無時間期限不分晝夜佔用公用場所和活動影響別人嗎?<br />
    遊行可以佔據公用場合,那遊民為什又不可佔據公園、地下人行道、捷運車站睡<br />
    覺?<br />
    <br />
    我們遊行可以製造髒亂留給政府清潔人員清理嗎?遊行可以製造髒亂,那為什麼平<br />
    常亂丟垃圾就要受罰?<br />
    <br />
    我們遊行可以不受限區域嗎?那可以去軍營、去他人住所、去你家搞遊行嗎?<br />
    <br />
    台灣的遊行,不諱言地說已是政黨政爭的工具之一。經常為了私利動輒得咎號召為<br />
    數不少的人上街影響群眾生活。我贊成集遊法改成申請制,但須更嚴密規範集遊法<br />
    的內容保障其他人的權益。<br />
    <br />
    對於學生此次訴求,更希望他們能夠慎密思考集遊法的內容制定對我們社會的影響<br />
    所及之處,然後全程參與討論,而非簡單化只想把集遊法改成報備制丟給立法部門<br />
    去修法,屆時集遊法又成了造就社會動亂不安的一個怪物法制。<br />
    <br />
    另外,民主和法治是掛鉤一起的,缺乏法治的民主只是會讓我們的社會成為暴亂的<br />
    社會。希望此次學生靜坐抗議的活動,能循目前的法制合法申請場地,不要把警方<br />
    執法過當跟抗議集遊法的不合理之處和可以不守法一事混為一談!<br />
    <br />
    對於台灣目前已然事實的兩黨政治生態,如果馬英九對於唱片行警察執法過當一事<br />
    該負責道歉,同等的對於抗議活動的各種脫序行徑,蔡英文更須向社會大眾道歉。<br />
    如果不能平等要求此事,一味要求馬英文九道歉,只會令人產生學生靜坐活動居心<br />
    叵測的政治傾向懷疑而已!

  5. 給7樓 實在說得不錯阿 <br />
    對這次學生遊行的方式、時間點與訴求實在不能苟同,只喊著一句我要自由就能無<br />
    視現在的法規嗎?<br />
    什麼是理性? 所見都是暴力。<br />
    什麼是自由? 合法、合情合理的範圍內的所有行為。 但所見都是無所節制。 <br />
    這樣就是愛台灣? 真的是丟臉丟到M78星雲去了…<br />
    <br />
    能給我轉貼去其他地方嗎?

  6. 很少有學生運動是學生已經很清楚到底該「怎麼做」,畢竟學生懂的東西不多——除非裡面有碩士班跟博士<br />
    班的學生專門研究某個領域。但是,學生運動應該被鼓勵,而不是應該被唾棄。<br />
    教學生趕快回家陪家人、趕快回校園充實知識,我覺得非常不尊重學生,我覺得幾近是在蔑視學生。<br />
    但是,這一次的學生運動,我們還看不出來是會和平結束,還是會演變成另外一場暴力。<br />
    同樣地,這一次的學生運動也開啟很多疑問。我覺得,應好好地問問看是哪些疑問,而不是教學生趕快回<br />
    家、回校園,或教學生一定要堅持到底(好讓流血事件出現,好讓流血事件出現之後再抨擊執政黨跟國家機<br />
    器,但屆時大家其實都不太管學生死活了,只在乎學生流血之後能為政客帶來什麼利益)。<br />
    比如,我個人的最大的疑問是:此次靜坐抗議是來自所謂的「警察暴力」,訴求修改集會遊行法(或真有人<br />
    要完全廢除集會遊行法嗎?)。但是,十一月六號晚上的事件,學生們好像視而不見。這不是普通的怪事。<br />
    學生或社會民眾站出來要抗議某某事,一定是要抗議不公、不正義、不和平跟不道德。今天,如果是歐洲的<br />
    極右派搞出亂子,可能會有非常多的學生站出來抗議極右派,管它極右派是不是在野、是不是不是執政黨。<br />
    但是,如果有現在的台灣學生說他們之所以不抗議一一○六的暴力事件,是因為引起此暴力事件的民進黨並<br />
    非是執政黨的話,且現在正在掌握國家機器之懲罰機器(警方)是由執政黨(國民黨)在控制的話,我個人<br />
    就會覺得這些學生似乎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了。<br />
    就像王定宇在第一時間把別人跌倒歸罪給樹根,表示王定宇是先天認定「暴力不對」,才亂掰理由說有樹<br />
    根。如果他可以光明正大地說:「對,我本意就是要暴力推倒對方。」我都還覺得王定宇是前後一致、言行<br />
    一致。就像蔡英文在第一時間把暴力民眾定義成是黑道以及不是民進黨黨員,表示蔡英文也是先天認定「暴<br />
    力不對」。如果蔡英文可以光明正大地說:「對,我本意就是希望有這樣一些人丟出汽油彈。」我也會覺得<br />
    蔡英文是前後一致。但是,既然王定宇、蔡英文似乎在第一時間都羞恥於這種暴力,表示這種暴力真的不是<br />
    文明的人所願意採用的手段。<br />
    學生跳出來訴求修改集會遊行法,卻對一一○六的暴力三緘其口,漸漸地,我就開始懷疑這些學生是否分得<br />
    清楚輕重。

  7. 報備制其實是馬總統的政見之一……<br />
    這下好玩了,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啥事。
    版主回覆:(11/11/2008 04:31:03 AM)
    兩種可能:
    1.老馬臉皮不夠厚:提案修法
    2.老馬臉皮和民進黨的某些政客一樣厚:裝死(順便說在野杯葛?)

  8. 拒絕林佳龍歡迎莊國榮 這是假學運 政治性說明一切<br />
    <br />
    報備制是朝野共識 這次訴求等於什麼都沒完成<br />
    去嗆個正在做的東西太好笑了<br />
    接下來吃飽喝足 逃避期中考<br />
    就回家了考不好還可以說 參加學運呀

  9. 事實上在立法院第7屆第1會期第12次會議(2008/5/23)<br />
    朱鳳芝等29位立委已經提出集會遊行法修正草案….<br />
    <br />
    野草莓無視這個事實來亂的….<br />
    <br />
    現在又說要老馬老劉道歉才可以解散<br />
    越來越像是親綠團體做的事情了…

  10. 上面的許多質疑,關於政治就不多說什麼了,但有些人似乎以為台灣只有集會遊行法。<br />
    我們有槍砲彈藥管理條例,有社會秩序維護法,有警察職權行使法,有行政執行法,那麼多法律在保障社會秩序,可<br />
    以處理集會時有人持刀械,可以處理環境汙染問題,可以處理侵占路權等問題,竟然有人認為集會遊行法修改以後這<br />
    些事都無法規範,我只能說請這些急公好義的大大們去多了解台灣的法律吧。
    版主回覆:(11/11/2008 12:37:56 AM)
    有個地方會有問題
    就是集會遊行改某些莫名其妙傢伙期待的「事後報備」的話,條子會變成事後才到。

    如果到場時看到的是一堆死人,誰要擔這個責任?

  11. 集遊「保障」法保障了誰?
    2016-07-17 台灣人權促進會網站 顏思妤(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

    長期塵封的《集會遊行法》終於可望修法,卻在新國會爭議不斷。立法院第一會期院會最後一天(7/15),台權會與集遊惡法修法聯盟多個團體在立法院青島東路前訴求廢除禁制區、廢除強制排除,並正視刑法妨害公務遭濫用於陳抗案件的窘況。然而,往前回溯最初提案階段,林淑芬委員的廢止案、鄭麗君委員全盤採納民間版,卻都不是目前執政黨立委提出的修法版本。其中最關鍵的兩項條文——第5條的安全距離與第17條強制排除,在全面執政最可望修法的契機中,完全被保留下來,引發民間批評假修法的聲浪。然而,究竟爭議何在?
    首先,關於第5條所謂的安全距離,其實與現行《集會遊行法》中所謂的禁制區,兩者本質並無不同,凡在此區域內所有陳抗行動一律禁止,並將安全距離分成30、50、100到300公尺不等,縮短距離的作法看似進步,卻同時新增了總統副總統住居所、檢察署與醫療機構。但這些禁制區項目的新增,究竟有無必要?實務上,若陳抗過程出現暴力或攻擊行為,原本就回歸一般法適用處理;噪音干擾的部分則是《噪音防制法》;而以往最常以「維安疑慮」引發之爭論,國家元首之安危也早已在《特種勤務條例》第12條中規範:「因應危害防止之必要,得劃出安全維護區及設置安全設施」,卻仍在此次集遊保障修法裡疊床架屋。更大的疑慮在於,新增醫療院所作為禁制區,指定對象範圍不明,試問全臺灣各大醫院乃至於診所,難道全部都屬於禁制區?而立法者顧慮的醫療糾紛,是否屬於集會遊行之範疇,恐怕仍待商榷。
    此次修法將現行《集遊法》中的命令解散更名「強制排除」,在第17條明載「集會遊行有下列情形之一,且經協調、警告、制止無效,非以強制方式不足以排除者,直轄市、縣市政府首長或其指定代理人得強制排除之」,成為國家箝制異議者陳抗的「合法依據」,即便增設了強制排除要件,但以第一款為例,「禁制區內之集會遊行」,實務上很可能造成「淨空」排除的結果。而此四款要件之裁量權,即使變更為地方縣市首長,政治責任明確化,然實務上抗爭現場恐仍授權警察機關全權處理。即使不授權警察機關,恐怕也難以期待地方政府在被人民的問責下,仍對陳抗行為保持中立。簡言之,濫權裁量風險並未改變,強制排除始終蘊含著權力者讓異議者簡單噤聲的風險。
    而保留強制排除作為「避免直接進入刑事程序的緩衝」的論述,在看似能善意保護抗爭者。但只要授權執法機關發動強制排除,過程中的拉扯正是「製造」妨害公務被告的溫床,加劇近年陳抗案件遭刑事入罪化的現象。讓上街頭表達訴求的人民更無立錐之地。況且在這麼多年有強制解散的情況下,被驅離之後又被刑事訴追的案例還少得了嗎?很明顯將抗爭入罪化的腳步,並不會隨著保留強制排除而停下。
    逐條審查過程中與行政機關的交鋒,或許讓主推的民意代表心力交瘁,但這不正是民間對於立法者的期待?從源頭制衡公權力對人民的粗暴執法以及刑事入罪化對當事人的慢性凌遲,324行政院的國家暴力與對自訴者反撲不正是最慘痛的經歷? 2008年民進黨提出之修法版本,並無保留這兩項爭議,如今全面執政的條件下,縱然體制內的角力仍待克服,我們自國民黨執政乃至政黨輪替的現在始終一貫堅持實質的保障,民進黨難道無法堅持在野時的主張?對於每一位上街頭表達訴求的人民而言,抗爭的時效至關重要。在遭受強制排除的當下,就算事後警方作為被法院認定為違法,當下被迫噤聲的言論自由也回不來了。想抗議的法案過了、想保護的家園拆了,對得逞的權力者,公道再也討不回了。更遑論後續被迫進入司法程序裡的折磨,更是讓抗爭者難以動彈的沈重枷鎖。
    無論政權如何輪替,街頭都應該是勞苦大眾最後的發聲筒,對於每一位上街頭表達訴求的人民而言「進入程序就是一種懲罰」。試問目前的修法版本,這樣的集遊「保障」法究竟保障了誰?

  12. 請問民進黨 為什麼要延續國民黨意志支持集會遊行禁制區?
    2016-07-18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文 / 高若有(台大工會成員)

    集遊修法是蓄積十年能量的結果。1988年《動員戡亂時期集會遊行法》改名不改制成為《集遊法》,經 1992 年「增加罰則、提高罰款額度」修惡,又經2002年「增加禁制區、開放緊急集遊不事先申請」善惡混合修法,才有了眾人熟知的《集遊法》現今樣貌。
    2006年「集遊惡法修法聯盟」成立,拋出包含「改主管機關、自願報備制、廢禁制區、廢命令解散、廢特別刑罰、執法人員身份識別、政府違法可國賠」七大精神的修法草案。2008 年野草莓期間該案一度進入立法院,卻擱置整整八年。八年來,經歷馬政府行政院三次修改修法草案、國民黨冷凍修法、318佔領立法院期間大法官宣布「許可制」違憲,始終沒有明確進展。三度政黨輪替後,十年一修的《集遊法》終於有機會擺脫戒嚴時期色彩。
    今年3月,集盟與時任立委的鄭麗君合作,幾乎一字不改地重新提出塵封八年的修正案,並與其他提案(蘇治芬修正案、陳亭妃修正案、林淑芬廢法案、陳明文廢法案)合併審查。今年5月,內政委員會以鄭版為骨幹作出決議:納入「改主管機關、自願報備制、廢特別刑罰、執法人員身份識別」四項精神,「政府違法可國賠」條文默默消失,而「禁制區、命令解散」則在民進黨部分立委主張保留、時代力量堅持廢除的情形下送入黨團協商。

    【禁制區】

    民進黨主張的「保留禁制區」倒也非不修改,而是將 300m 的現行禁制區下修為 30m~150m 不等,卻同時增列「總統副總統住居所、醫療院區」。醫療禁制區的概念源自陳亭妃版草案「確保急診室安靜無慮之環境」考量。然而內政委員會卻在召委陳其邁的主導下,將醫療禁制區擴大到所有全台兩萬多間醫療機構,包含隨處可見的牙醫、眼科、耳鼻喉科、中醫與醫美診所。儘管衛福部官員與警政署長皆表示醫療機構太多、難以處理,陳其邁委員卻一句「(縣市政府)吃飽閒著怎麼會去劃定?絕對不會的啦!」就結束討論。
    六月初,集盟與民進黨立委展開協商對話,說明現行《刑法》即可處理妨害醫療的行為,況且集會遊行本來就是就公共議題喚起社會關注,究竟什麼團體會以阻撓急救這種極失人心的手段來爭取社會支持?實在殊難想像。幾位委員卻紛紛表示:「不是所有集遊都像你們這樣理性」、「如果中國派人攻擊總統府怎麼辦?」,隨後開始談起十字弓與狙擊槍的射程。
    委員的顧慮可以理解,但這些極端特例都不該、也無法在《集遊法》框架下解決。設想欲武裝突襲總統府的惡意人士,最合理做法一定是不欲引人耳目、單獨接近機關,以最近距離;絕對不會事先動員、浩浩蕩蕩發起集會,然後在一整排持盾警察與持槍憲兵面前試圖犯案。若真的要徹底執行維安,應該廢除總統府四周道路、禁止任何人靠近,而非允許靠近但禁止集會。張德正駕車衝撞總統府大門之時,警察若舉牌警告有任何意義嗎?何況我國本來就有《特種勤務條例》了。在《集遊法》重複訂定的唯一效果是:「防治數年難有一次的極端狀況」淪為藉口,限縮抗爭才是真的。
    那麼,到底哪裡可以集會遊行?非常簡單:不特定個人可自由行走的公共室外空間,原則上就可以集會遊行。在這個精神下,任何只針對「集會遊行」的禁制區都不需存在。某地不能遊行的唯一正當理由,就是那裡本來就禁止進入。立委所顧慮的機場跑道、軍事設施、總統府矮牆內皆然。

    【談談強制排除】

    命令解散改為強制排除,最大的改變是從「解散集會」變成「排除個別行為人」。這是很有道理的改革,但當排除條件包含「闖入禁制區」的時候,改革就完全失效了,因為所有在場的都是行為人。然而決定國家政策、定奪具拘束力判斷的最高機關——總統府、行政院、法院,通通列入禁制區,這不就是政府拒受監督的明證嗎?你隔條馬路、站在監察院門口抗議行政院,有施壓作用嗎?政府會理你嗎?
    禁制區與強制排除可謂互為表裡,禁制區提供了最方便、常用的排除理由;而若無強制排除,禁制區就毫無意義。在報備制度下,無強制排除的禁制區就只是「不能向政府申請協助交管的區域」,根本雞肋。

    【各位立委,你怎麼說?】

    回到前面沒說完的修法進度。內政委員會 5/12 送出草案後,7/1 進行黨團協商。據側面了解,國、親兩黨皆未出席協商,民進黨有尤美女、顧立雄、李俊邑、陳其邁四位委員到場,時代力量則是林昶佐一位出席。協商結果決定保留既有禁制區(但縮小部分)、增加醫療機構禁制區(也不管急診不急診了,凡醫療機構皆可)、保留四種前提下的強制排除。最終時代力量拒簽,黨團協商在「兩黨缺席、一黨不同意,一黨同意」的情況下結束。
    如此保守的結論令人遺憾,卻也不算太意外。但難以理解的是:內政委員會已經決定把總統府禁制區由 300m 縮小到 150m,為何黨團協商又變回 300m?是國安單位的強力施壓?還是幾位主導立委也覺得很ok?
    隨著修法版本漸漸收攏定案,集盟夥伴從三天前開始一一致電各立委辦公室,詢問對禁制區與強制排除的意見。結果令人相當失望:約半數立委沒有回音,有回應者之中主張廢除與主張保留者大致各半,主張保留的全數都屬民進黨團。時代力量五位立委皆堅持鄭麗君最初提案的精神、同意廢除禁制區與強制排除,令人肯定;而親民黨團四位立委(以及民進黨蔡易餘委員)則提出「廢除強制排除、保留禁制區」的奇怪主張,顯然他們對禁制區的本質還不大瞭解。
    收到這樣的回應,心中難免要問幾個問題。
    請問蘇治芬、陳歐珀、林俊憲三位委員,你們三位在 4/6 領銜提案修正《集遊法》廢除禁制區與命令解散,為何短短100天不到就反悔?蘇、陳兩位如今主張保留禁制區、保留強制排除,林俊憲委員則沒有回應,請問有什麼難言的考量?
    陳明文、張宏陸、吳琪銘、黃偉哲四位委員,你們四個月前與林淑芬委員先後提案廢除《集遊法》。既無集遊法當然也就無禁制區。如今林淑芬依舊堅持廢除禁制區,但吳、黃兩位卻立場大翻轉、主張保留,而陳、張兩位則不願明確回應。為什麼?
    請問陳亭妃委員,你主張保留禁制區我可以理解。但你四個月前提案納入醫療機構係基於確保急診順利之故,如今理念卻被曲解、擴大適用到全台20758間醫療機構,合計最高可畫到50平方公里的禁制區,請問你作何感想?你所主張的「由衛福部劃定」卻被改為「由地方主管機關劃定」,法律下放如此龐大的行政裁量權,你的意見是什麼?
    請問高金素梅委員:你十年前主張修正集遊法,還說「原住民上凱道是奪回凱達格蘭族的傳統領域」。如今凱道禁制區連一公分都沒刪,你還主張保留,請問你的傳統領域在哪裡?
    李彥秀、林德福、張麗善等幾位國民黨委員,貴黨在本次修法中態度消極,意向不明確。你們在十年前的紅衫軍運動時大呼修法保障集遊,為何過去八年立場反轉?如今你們的立場是什麼?特別點名三位,是因為上個月華航罷工時,你們託人送了好幾箱燒餅、飲料到場,貴黨主席洪秀柱也到場聲援(雖然從頭到尾閉口不言)。如果華航空服員選擇到機場集會,你們願意支持廢除機場禁制區嗎?如今長榮航空空服員正在火速串連,未來有機會鼓舞長榮海運的員工團結爭取勞權。你們對港口禁制區的態度是什麼?
    蔡培慧委員,三年前農陣佔領內政部,把台灣社會對不義土地徵收的憤怒帶上最高潮。當時內政部還不在禁制區內,卻因為緊鄰台大醫院,未來依法可以畫入禁制區,請問蔡委員的意見是什麼?為什麼不肯表態?你也曾被暴力拖上警備車,深知抗爭被打壓的痛苦、深知改革道路上國家與人民權力如此不對等,你為什麼不出面反對強制排除?
    劉世芳委員,14年前修法時你即主張禁制區是對言論自由的限縮,認為起碼應該縮小。本次修法你沒有表態,請問你認為禁制區範圍夠小了嗎?
    蔡易餘委員,2012年 5/12 你在凱道抗議油電雙漲,遭中正一分局以「違反禁制區規定」舉牌阻擋,你因為參與推擠而被起訴妨害公務。為什麼你今天還主張保留禁制區,甚至就是你當初被起訴的那個禁制區?當時跟你一起抗議、一起被起訴的王定宇委員都支持廢除禁制區了,請問你在等什麼?我們接下來要推更積極的抗爭除罪化,你願意支持嗎?
    呂孫綾委員,你的選區有兩座發電廠,包括核一廠,你非常重視發電廠污染與潛在污染的議題。過去反核遊行曾行經經濟部;經濟部本身雖非禁制,但修法後若要從經濟部走到凱道,無論選擇福州街、寧波西街、牯嶺街、重慶南路或是和平西路,都會遭遇禁制區,由此足見行政機關對管制集遊的裁量空間何其寬廣。請問你對禁制區和強制排除的意見是什麼?為何不願回應?
    顧立雄委員,你是舉國皆知的人權律師。近年來幾場受矚目的抗爭訴訟如323行政院案、烏來擋車案,你都欣然免費辯護。兩年前行政院驅離時被鎮暴警察痛毆的林明慧老師國賠勝訴,是 323事件中民告官的唯一一場勝利,林老師的委任律師唐玉盈唐律師恰恰就是顧委員你的助理。然而在本次修法中扮演關鍵角色的你,為何在審酌「國家違法妨害集遊時,雖非財產上之損害,民眾亦可申請國賠」時以「我看不用了,我看不用了,請他們配套檢討」三句話就草率擋下條文?你願意替發生在行政院圍牆內的集遊辯護,但卻主張保留延伸至圍牆外、跨過馬路的禁制區,我真的不明白?兩年前林義雄先生絕食反核時,你更親率一群律師在台大醫院急診室門口靜坐、點燭火祈福,你現在怎麼會支持醫院納入禁制區呢?
    蕭美琴委員、尤美女委員,你們是婚姻平權法案的重要推手,過去幾年也都是最積極推動性別平權的立委。幾乎每年同志大遊行必走的公園路、中山南路、襄陽路、館前路,以及血跡斑斑、對台灣同志意義何其重大的常德街、二二八公園周遭,如今通通都因為緊鄰台大醫院而可能畫入禁制區。你們難道可以接受嗎?為什麼你們支持納入!?曾任民進黨婦女部主任的林靜儀委員,你為什麼不表態?委員同時也是林靜儀醫師,如果醫療人員在醫院周遭發起罷工集會,你會主張驅離他們嗎?

    【地圖】

    這份地圖是新舊版《集遊法》允許行政機關劃設的禁制區範圍,以台北市中心為例。藍色是現行,綠色是修正案,重疊處以藍綠色標記。10家醫院、314間診所,通通都是新的潛在禁制區。不要告訴我,這是國安單位施壓,你夾在中間莫可奈何。
    我不說安全距離,這個詞是假斯文,它顯然不是保護藉由參與者的安全,而是被抗議機關的安全。什麼安全?免於被暴民「襲擊」的安全。這證明,國家認為是集會遊行威脅自己,而不是自己的錯誤施政威脅人民。這也證明,《集遊保障法》是從國家精巧治理反對聲音的思維出發,而非保障集遊。這已經相當程度脫離鄭麗君最初提案的精神,也讓無數對改革報以期待的人大大失望。
    一旦該法照案通過,未來從捷運大安站搭車到台北車站,頭頂上就會經過25個「禁制區潛力點」,平均不到30秒就一個。台北乾脆改名叫「禁制城」算了,還可以和紫禁城遙遙呼應;蔡政府可以推出「襲擊凱道就是襲擊中南海」口號,這樣你們念茲在茲、援以為由設了一堆禁制區的白狼、愛國同心會就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公園路再見。你是守護病人權益的康莊大道,是不可遊行的自由禁制示範區。雖然每次遊行經過我們都會關掉喇叭,也不曾擋過救護車,但立委說不准走就是不准走。中山南路再見,太陽花再見,如今台大兒醫禁制區直逼立法院正門。公投盟差點也再見,當年方仰寧說要永久不許可你的集遊申請、用違法集會拖走你,而我們以為他的豪語只有一年有效期,因為許可制已經宣告違憲。如今你的活動範圍半數落在新禁制區邊界,不小心往西靠一點就符合強制排除要件。
    無限期支持禁制區,無限期支持強制排除。沒料到吧,民進黨竟延續了國民黨的意志繼續實踐這句話。蔡英文主席當年在自由廣場簽下的「人權永久保固書」看來就要到期了。但禁制不曾論替,真正無限期。

  13. 真假記者
    2007/03/22 大眾時代 文◎凌子婷(商業公關公司負責人)

    1986年,流亡海外的許信良闖關,數千名民眾接機,與警察對峙。當時輿論譴責:暴民製造社會動亂,攻擊警察。持著攝影機的『綠色小組』記錄下當時現場影像,錄影帶透過民進黨各候選人服務處流傳。透過小眾媒體,對比國民黨的誇大渲染與污衊,民眾發現:示威接機,如同散步,不是啥恐怖的洪水猛獸。
    現任考試委員蔡式淵,代表民進黨參選增額國大時,有臥底調查員假扮民眾鬧事,被民眾扭送派出所。當晚電視台新聞呈現的是:執法的調查員被暴民毆打,綁著繃帶躺在醫院。真相透過綠色小組的影像呈現:該調查員毫髮無傷,在派出所與警員談笑。
    綠色小組的影帶,突破主流媒體封鎖,揭穿謊言,觀者無不激憤。當年選舉,民進黨聲勢大漲。綠色小組為何?沒有記者證的記者。
    民進黨執政六年後,2007年3月,警方逮捕驅離樂生案的請願者。連日來對官邸前警方施暴的畫面,不斷透過網路傳播,於是警方對外圍攝影記錄的人展開逮捕。網路媒體苦勞網特約記者徐沛然、黃詩凱,遭到逮捕。帶隊警官用擴音器指揮:「拿著相機的『假記者』也要一起抓起來。」
    新聞自由,人民共通權利,不是政府許可的職業特權。報導新聞不須向行政單位領牌照,記者沒有真假之分。綠色小組不是中立的『記者』。綠色小組攝影機上,總綁著印上抗議訴求的布條;這不妨礙綠色小組作為人民的新聞自由。當年綠色小組發行影片,屢受騷擾;但天天跑街頭運動,沒被逮捕。民進黨執政,行政權以逮捕壓制真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