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comments on “殺民進黨者,吱吱也

  1. 「密」誰下令?彭文正爆!蔡升等著作「絕對機密」光天化日下違法
    國家機密保護法並沒有「密」這個等級……;網友諷蔡家關係「深藍到不可測」比韓國瑜更藍,民進黨挺比韓國瑜更藍的蔡,到底是挺啥?
    2019-11-13 民報 陳俊廷/綜合報導

    蔡英文政大升等著作資料「密」等級封存至民國138年12月31日。彭文正昨出示教育部列「密」之書函,指根據國家機密保護法第11條國家機密等級區分:包括「絕對機密」、「極機密」、「機密」分別有30年20年與10年期限,並無「密」等級。彭文正諷:什麼樣等級叫「密」?沒有!
    彭文正舉國家機密保護法相關條文,指蔡英文升等著作封存至138年(2049),就是列「絕對機密」,這是光天化日下違法。
    為什麼要用「密」?彭指因為「她」要含混避開國家「絕對機密」的條文來呼攏大家。彭強調,實際上國家機密保護法並沒有「密」這個等級,「她」就攏統用「密」來代表「絕對機密」、「極機密」、「機密」。且依據發文日期108年7月19日,就算列「絕對機密」也應到138年7月19日而非封存至138年12月31日,(已超過30年)光這一點就已違法。
    根據國家機密等級區分:
    一、「絕對機密」適用於洩漏後足以使國家安全或利益遭受非常重大損害之事項。(不得超過三十年)
    二、「極機密」適用於洩漏後足以使國家安全或利益遭受重大損害之事項。(不得超過二十年)
    三、「機密」適用於洩漏後足以使國家安全或利益遭受損害之事項。(不得超過十年)
    彭文正指教育部列「密」之書函,該文故意用「密」來呼攏大家,實際上就是「絕對機密」三十年。而根據國家機密保護法第七條,國家機密核定權責,「絕對機密」由下列人員親自核定:1、由總統、行政院長或經其授權部會首長,2、戰時編階中將以上各級部隊主官或主管及部長授權之相關人員。彭文正指,「中華台北」現在沒有在打仗吧?所以下令來源只有總統、行政院長二人。彭進一步指出,經打聽蘇貞昌沒有下令這個公文,據深喉嚨透露是……
    此外,「絕對機密」適用於洩漏後足以使國家安全或利益遭受非常重大損害之事項。彭文正請問蔡同學,妳的升等資料洩漏後,除了對妳本身遭受非常重大損害,會鋃鐺入獄、身敗名裂外,何干國家安全或利益遭受非常重大損害?他請總統加開記者會回應,為什麼要用「密」這個字來偷渡國家的最高等級「絕對機密」……
    依據國家機密只有三等級,絕對機密只有總統或行政院長可以核定,彭指深喉嚨透露蘇撇得乾乾淨淨,那就是蔡英文妳可以核定,依法蔡可以授權部會首長,所以……(完整內容詳見影音)
    彭文正在《政經關不了》大爆蔡英文政大升等著作資料列為國家機密「密」等違反國家機密保護法相關等級區分後,在網路引發熱議。網友指:「巨大的謊言黑洞?把台灣所有的法治、規則、通通吞噬。這場台灣的悲劇…」「為了圓一個謊,不但裂解了綠營,還造成政壇和學界的大災難。」「台灣法律制度淪於大崩壞!正直的學者、有識之士要挺身而出,聲討蔡英文!這是台灣民主制度存亡之秋,人人有責!」也有網友留言肯定彭P:「謝謝你的毅力,不但揭案,讓其從中學習論文寫作及條理判斷事情。」
    尤值一提的,也有網友諷:「蔡英文的姐姐蔡英玲10月29日公開現身挺英後,至今11月12日至此神隱。」
    蔡英文的姐姐蔡英玲係在10月29日自爆曾陪蔡英文赴倫敦「博士資格考試」,遭彭文正打臉根本是豬隊友,如揭穿蔡英文根本沒有參加博士論文口試就回台了。彭當時並重播520鄭佩芬在《政經關不了》大揭蔡英文家族和國民黨黨國的深厚關係,該則影音至今除在網路引發熱議外,在各種通訊社群也引發討論。有網友還諷,蔡家關係「深藍到不可測」比韓國瑜更藍,民進黨挺比韓國瑜更藍的蔡,到底是挺啥?
    有網友喟嘆,難怪蔣介石銅像還在中正廟,辜嚴倬雲能落跑美國;也有網友說,難怪蔡謎樣論文門,連政大升等資料也要封存三十年…
    (附註:蔡英玲係在10月29日出席陳明文太太黃淑英擔任會長,在嘉義縣創新學院所舉辦「雲嘉學術產業界支持蔡總統連任建言座談會」。)
    彭文正日前9日亦於《政經關不了》拿出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2011年6月10日貼出的一張聚會照片。該照片包含蔡英文、陳其邁、時任駐英代表張小月、立委蕭美琴,以及前總統陳水扁指幫蔡英文處理遺失畢業證書的時任倫敦政經學院(LSE)院長、現任英國議員紀登斯。
    彭文正說,照片中包含陳其邁等共5人,一定知道蔡英文2011年6月去倫敦「企圖做什麼事…」。

  2. 前軍情局副局長:王立強說的一看就知是假的
    2019-11-24 中時電子報 呂昭隆

    有關烏龍共諜案,前軍情局副局長翁衍慶提出10點質疑,認為內容全是假的。翁衍慶對中國大陸情報素有研究,並在退休後曾出版《中共情報組織與間諜活動》一書,對自稱為中共間諜在澳洲尋求政治庇護的王立強之真假,有資格作評論。翁衍慶是軍情局情幹班唯一升中將的,是情戰專家,做情報的高手。
    翁衍慶受訪時表示,他是用手機一個字一個字寫的。他說,王立強接受媒體訪問所說的內容,內行人一看就知是假的,原因很簡單:
    「一、軍委總參已更名為聯合參謀部,他不知道。聯參部下面何單位從事情報工作,他不知道。
    二、國防科工委非情報機構,只派學者和科技人員出國收集軍事科技資訊,不會搞旁門左道的間諜活動。
    三、共軍情工人員都具軍職軍階,他顯然沒有。
    四、共軍軍情幹部很講究階級職位。他僅26歲,再怎麼升,大約只中、上尉,怎有資格和能力負責對台對港工作、尤其是領導工作,簡直天方夜譚。
    五、諜員派外工作,任務一定單一。他又負責香港,又兼顧台灣工作,違背全世界情報工作原則。
    六、情報人員外派變更身分,只准帶一個身分的証件。豈可能允許他帶多種不同的証件,一旦被外國情治單位查獲,豈非証據確鑿。
    七、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是中共公安部一局(國保)所為,跟總參無關,他簡直胡扯蛋。
    八、中共軍情特工外語能力都很好。他接受訪談時只會用華語,他的素質顯然很低,總參怎可能有這種弱勢諜員。
    九、中共為控制諜員,家人特別是妻小一定留在國內。他的妻兒竟能赴澳洲,不可思議。其次,諜員在外,不可擅離工作地。他竟能赴澳長達數月,舉世情報單位所無。
    十、他所說的對台工作內容,大家仔細看看,全是媒體揣測中共對工作內容,尤其前陣子報載某黨與台灣宮廟關係。他是看報照本宣科,何足採信。」

    • 徐斯儉現身共諜報導》外交部批藍營「惡意栽贓」 學者諷:好大官威
      2019-11-26 風傳媒 朱冠諭

      自稱共諜的王立強先前接受澳媒專訪,片中也有我國外交部政次徐斯儉受訪片段,遭質疑對共諜案早知情。對此,外交部25日發表聲明,強調訪談當中並未觸及王立強案,澳洲媒體是在事後配合時事連貫剪輯後播出,也反批被栽贓。對於外交部的澄清,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則發文諷刺,官員受訪後可遭外媒任意套用卻不以為意,更厚顏無恥出面罵街,「真是好大個官威!」
      張競在臉書發文表示,徐斯儉接受外媒訪問,在播出前未能審視相關內容,導致剪接片段引起社會負面觀感,讓他深感外交部官員行事草率、粗糙不堪。
      而針對藍營的質疑政府早知情共諜案,外交部除了發表聲明,也反批藍營「昧於事實、惡意栽贓」。對此,張競直言,受訪影片遭外媒任意套用,卻不以為意,更厚顏無恥出面罵街,真是好大個官威,讓人想起衙門作風,也說:「庶民繳納稅款養此無用官員,實在深感遺憾!」
      張競認為,辦理外交事務,必須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受訪影帶遭人剪輯、串接而喪失原意,外交部不知其嚴重性,還厚著臉皮謾罵在野黨的批評,甘作政治打手,實在讓外交官員風骨喪失、顏面掃地。
      張競更諷刺地說,若如外交部所述情節,官員受訪後可供外媒任意剪接而毫無異議;那麼徐斯儉受訪影帶與色情片合併串接同時登場,外交部想必也不會反對,「不知此種作法能否符合貴部處理媒體報導政策?厚顏抵賴、斯文掃地至此地步,夫復何言?」

  3. 台灣命運的死結
    2019-11-01 民報 陳銘堯

    這一次的總統大選,綠營大分裂的主要原因是甚麼,不知大家有沒有好好想過?只是一個綠皮藍骨的蔡英文,和幾個變質的民進黨人,就能造成的嗎?蔡英文的施政,次要的先不說,最嚴重的是司法不改革、阻擋人民公投以及腰斬質疑她的政論節目,這些作為可說比國民黨還國民黨;但是她包裝得很好,很多人到現在為止,還認為她是綠的、是自己人。現在因為她蠻橫作弊贏得總統初選,加上假論文和假博士疑案和黨國背景被起底,讓很多基層選民開始質疑並反對蔡英文。台獨和民主理念的背離,以及道德誠信,是對她的最大質疑。但是有人還是主張含淚投票,原因無他:就因為認為她是綠的,再怎麼樣不堪,也是自己人。這樣只要是自己人就可以無條件支持的想法,是對的嗎?認為蔡英文是綠的或不認為她是綠的,或該不該支持,當然各有看法,自然就會造成分裂了。
    無法分清是非,或不在乎是非的人,和對這方面有所堅持的人,當然也是要分裂的,因為:是非觀念是長期養成的個性或價值觀,這是一時沒辦法講得清楚的。更何況,盜亦有道。竊鉤者誅,竊國者侯,官大學問大,連法院都是他家開的,你要跟誰講道理去?司法是正義最後的防線。不改革司法,就保障了黨國惡勢力,這個事夠嚴重了吧。但是選民包括一些菁英,對此毫不在意。我就不知道,他們是如何做的政治判斷。主張含淚投票的人,好像出自一種高貴的愛國情操,其實是對政治要害沒有認清,一直陷在亡國感的泥淖裡,不能自拔。儘管已經有人起底蔡英文的國民黨黨國背景、也幹著和國民黨人一樣的壞事,但是最後可能就像阿扁說的,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台灣人的水準,決定台灣的政治,也會決定台灣的命運。民進黨長期在乎的是奪權,對關乎台灣命運未來的思想教育,看不到有任何作為。說他們有甚麼建國理想,鬼才相信。
    蔡英文和主導變質的民進黨人,實際作為已經偏離台獨黨綱。如果是路線問題,那還有得辯論。如果連目標都要加以改變,那就沒得商量。如果真的走到這一步,真正堅持台獨的人就必須嚴肅思考另起爐灶,這也是無法避免的分裂。這當然是要怪罪蔡英文的偏離,而非原先理想的堅持者。
    但是對台獨路線的看法,又總是有所謂「務實」和「基本教義」的分歧。當「主義」遇到「現實」,總是無法保持純粹的。這又是分裂更根本性的原因。這是思想問題,台灣人民應該要好好加以思考並好好辯論一番。在選舉中,本來是辯論和教育人民的最好機會,但是民進黨連辯論的機會也不給你,賴清德和呂秀蓮就吃的是這個虧。人民心中會記住這個帳,總有一天要跟你算帳的。這樣一來,又造成惡的循環,讓分歧更加情緒化。所以,打壓言論自由和選舉作弊,是民主政治最嚴重的犯行。如果那些社會精英還看不清這個嚴重性,不把這個當一回事,那我就更不知道他們根據甚麼認定蔡英文是綠的、是自己人,根據甚麼道理來論政了。
    誠信問題本來是不分藍綠、不分黨派的,這是國民的基本素質,不能討價還價的。但是還是有人會說,沒有人是完人。誠信是對一個人最基本、最起碼的要求,怎麼會把這個基本起碼的人格和「完人」扯在一起?就是人民思想邏輯上的幼稚,讓狡猾的政客永遠有操控的空間。
    另外一個造成分裂的是,面對中國威脅和恫嚇,台灣人就會分裂為主戰派和主和派。其實台灣沒有主戰派,頂多只有強硬派。強硬派,就被批為鎖國或挑釁;主和派,或美其名為交流派,就被中國利用來做滲透,軟索牽牛。面對中國的滲透,民進黨有甚麼作為嗎?從紅媒到紅旗到「紅人」趴趴走,就可略知一二了。蔡英文和民進黨到底有沒有能力、有沒有心保衛台灣?從這些現象看來,很值得懷疑。中國很擅於利用這個槓桿來操縱台灣政治。如果沒有堅定的台獨和民主信仰,我也不知道台灣人要靠甚麼對抗中國。從蔡英文過去的行為來看,難道我們對她會有信心和信任嗎?比起賴清德和呂秀蓮,蔡英文實在差太多了。民進黨和台灣人的不幸,就是蔡英文可以做掉賴清德、並阻擋呂秀蓮參選,還會有人包括一些社會精英挺她。台灣人到底怎麼了?難道真如日本趨勢專家大前研一對台灣人批評的三不,集體不思考、集體不學習、集體不負責嗎?歸結起來,台灣命運的死結,就是思考力和意志力薄弱。
    蔡英文的另一個宣傳是說:不選蔡英文,難道要選韓國瑜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台灣只要有個韓國瑜的存在,或者這世上有一個中國存在,那我們就永遠只能被蔡英文這樣的人綁架含淚投票嗎?如果蔡英文這一次這麼明顯的露出狐狸尾巴,並引起這麼大的反彈,還讓她可以這樣玩弄綠色選民,而拿她沒辦法;那以後台灣人就只有被這個死結綁死,永遠也沒辦法脫離殖民地的命運了。

  4. 挺韓罷韓遊行同一天…尹立批故意 潘恆旭嗆:非先搶先贏
    2019-11-26 TVBS新聞 編輯林保宏/報導

    12月21日,網路社群「Wecare」發起罷韓大遊行;然而就在同一天,韓國瑜競選團隊也發起挺韓大遊行,這讓高雄警方嚴加戒備。其中,Wecare高雄發起人尹立就認為,之前他們早就宣布日期,對方卻故意選在同一天辦遊行,擺明就是要故意製造衝突;對此,韓競辦副總監潘恆旭則反駁,「集會遊行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不是先搶先贏的戲碼。」
    Wecare發起的罷韓大遊行,地點選在南高雄,預計從苓雅區的文化中心集合,從五福路遊行到鹽埕區大義街一帶的駁二藝術特區;至於韓競辦規劃的挺韓大遊行,則是凹仔底森林公園出發,遊行路線以博愛路周邊為主,主要區域在北高雄。
    對此,Wecare的高雄發起人尹立認為,當天的問題並非在路線不同,而是路上會有許多不同立場的人,擔心會短兵相接而引發衝突。尹立更說,這場遊行是他們先發起申請,韓競辦也選在同一天遊行,這非常的故意,他更譴責「現在市政府還是你韓國瑜當家,當天若有任何狀況發生,你必須負最大責任……。」
    面對尹立的說法,韓競辦副總監潘恆旭則是不以為然,他在臉書發文反嗆3點:「集會遊行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不是尹立跟民進黨的獨家,不是先搶先贏的戲碼;凹子底森林公園距離文化中心有近2公里,不容許刻意挑釁;街頭不是Wecare的秀場與舞台,是每個高雄人的街道。」

  5. 感傷一個世代與一個時代的逝去
    2019-11-20 民報 君清農/退休副教授

    看到范雲名列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心中五味雜陳,有點驚訝,有點不解,有點遺憾,還有點淡淡的哀傷。我覺得,它代表一個世代與一個時代的逝去與結束。
    發生在1990的野百合學運,一群純真、無私、勇敢、理想主義與堅持的大學生,站出來為台灣爭民主,改變了台灣的命運。而這其中最閃亮的一顆新星就是當時的學生領袖范雲。不同於一些學運後投入政治、而於民進黨內發光發熱的同儕,學運後范雲消失在鎂光燈前、進入學術界。多年後,她組社會民主黨,為她照顧弱勢的偏社會主義理想奮鬥。而今,這位理想主義的代表,也被如黑洞般往下墜落的民進黨所吞噬,隨著民進黨而殞落了。
    像我這樣毫無理想、也無貢獻的人,我不敢說范雲已失去理想,但我確實覺得有些東西失去了,並為此感到遺憾與感傷。以社民黨黨員或召集人的身份名列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是適當的嗎?社民黨還存在嗎、還需要存在嗎?范雲對政黨政治的概念30年前和現在一樣嗎?我不懂,只是感到遺憾。
    我想范雲是為了實踐她的社會主義理想而加入民進黨,只是民進黨會讓她實踐她的偏社會主義政策嗎?民進黨如有此意,不是應更光明正大地進行政黨對政黨的合作嗎,何須收編與裂解小黨呢?范雲就算成為民進黨眾多立委的一員又如何?上次選舉,民進黨不也提出令人驚豔的不分區立委名單,但有誰記得他們立了什麼了不起的法嗎?最後不都成了表決部隊?
    問題不在個別立委,而在於政黨對立委有太大的約束力;每位立委只是黨團的小螺絲釘,而黨團可能只是政黨、行政院或高層的看門狗。民進黨喊了近30年的公投法被沒收時,60多個立委都沒人叫一聲了(可能為了證明他們不是看門狗吧)!所以,所謂不分區立委,在台灣早已質變成各政黨騙票的花招了,實際功能有限。范雲顯然高估了自己可以扮演的角色。
    況且,要加入民進黨這個家庭,不用對它做身家調查?范雲對民進黨、蔡總統這些年來的腐化與墮落,都視若無睹?2006年范雲與其他學者發表共同聲明,希望當時的陳水扁總統為他的「弊案」(如陳前總統所說,他犯了法律所不允許的事;但因司法的不公與當時媒體的偏頗,造成每個人對弊案的認知不同,故加引號)下台負責。對照今日,蔡總統的錯誤與違法亂紀(至少有違法封存自己的聘任升等資料、強迫國家圖書館典藏她的非論文、還有可能涉及用國家預算來遮掩沒有論文的事實),與民進黨現今的腐化墮落,恐怕數倍於2006時。然而,今日的范雲已不是昨日的范雲了。我不懂,只能感傷逝去的昨日美好;並感嘆民進黨像個黑洞,吸納並摧毀一切。
    被吸納而將被摧毀,當然不只范雲。當民進黨還是台灣主要的向上力量時,乘勢而起的其他學運世代菁英,在民進黨往下墜落時,當然也就跟著殞落了。幾天前看到一條新聞,覺得好笑又難過,大意是「蔡總統競選辦公室說,韓國瑜在豪宅問題上,最好誠實為上策」。我想,韓國瑜陣營也可說「蔡總統在論文問題上,最好誠實為上策」。類似的情境還有「妳說我是騙子,你自己不也是嗎?」(不久前,林碧堯教授不是為文明示或暗示蔡總統為騙子嗎),「妳說我製造假新聞,妳就沒有操控媒體嗎?妳還政媒不分哩」,「妳可以言行不一、言不由衷,為什麼我不可以」(蔡總統最近說,政黨就是要保有台灣人民選擇的權利。不久前,不是才沒收公投法?這不是言行不一嗎?),「為了贏,妳可以不擇手段、不顧原則,我當然也可以」……(大家可以自由造句)。
    以前民進黨是台灣向上提升的主要力量,它逼得國民黨必須改變;國民黨也確實在改變中,雖然速度很慢。遺憾的是,民進黨擁有幾近絕對的權力後,就服膺真理「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快速的墮落了;它已經不是引導台灣向上的主要力量了。在可見的未來,我們恐怕只能見到台灣的兩大政黨競相往下墮落了,令人遺憾。
    飽經歷練的民進黨學運世代菁英,本應是台灣重要的資產、台灣下階段的領航人。他們在民進黨往下墜落的過程中可以全身而退嗎?恐怕很難,除非他們願意起來阻止民進黨與蔡總統的墮落。誠心地勸告這些年紀與我相近、卻比我優秀許多的民進黨菁英:你們對蔡總統論文爭議看不到、聽不見的態度,並無法使爭議不見了;你們的噤聲不語,只會埋葬你們自己的未來。論文門發展至今,已無法善了,因為它已不只是蔡總統個人不誠信、說謊、死不認錯的問題,還牽涉民進黨政權的違法亂紀(如前所述),它遲早會引爆。不論什麼時候,如果在國外引爆,蔡總統成了國際認證的騙子,那蔡總統、民進黨還選得下去?或是蔡總統的總統還幹得下去?國民黨不會發起當選無效或選舉無效的訴訟?屆時,台灣人還能護衛國際認證的騙子嗎?你們還能全身而退?國內的違法亂紀如果上了法院,可以遮掩多久?當蔡總統失去了權勢,當「余文」不願當「余文」時,還能遮掩下去嗎?這天距現在,最久最久大概就是4-5年。(可悲啊,我們必須自然地假設司法是不公正的。蔡總統、民進黨,你們的司法改革呢?)你們願意護衛蔡總統的政權,然後隨她結束自己的政治生命?到了那天,我不相信台灣人民還會再給你們機會,因為你們是最有權力、最有機會阻止這一切的人,所以你們逃不掉共犯結構的指控、與人民最終的審判。所以,為了你們自己的政治前途,為了台灣好,起來阻止民進黨與蔡總統的墮落吧!
    美好的事可能只存在於自己的想像。如果是那樣,我也只能感傷那逝去的世代與時代,感傷那失去的純真與無私。

  6. 寧為良知、公平正義和真理 我們不支持蔡英文連任 (一)論文爭議(上)
    2019-12-03 民報 李丁園/國立清華大學原子科學研究所碩士、芝加哥大學化學系博士

    今年民進黨初選前,蔡英文大剌剌地在電視電子媒體前說,競選連任是她當總統的重要責任。筆者沒有聽錯,她是說連任是她的責任。我們從來沒有看過和聽過,一個民主國家的總統或是首相元首會把「當選連任」當做其身爲元首的責任。即使心有所思夜有所夢,也是愛在心裡口難開!所以,與朋友討論此議題時,我們一致認為:蔡英文的權力慾望必定是異常,遠高於民主國家元首政治人物。也認為:蔡英文一定有其特殊的個人不為人知的負擔,非要當總統不可。是萬萬斤萬金?不會是吧?

    她贏了初選,有不少的媒體及社群平台在蔡英文取得民進黨提名為2020總統候選人後,稱她為「蔡作弊」,說她在初選作弊當掉了賴清德。其後到現在,話題轉到沸沸揚揚一時的「論文門」,說蔡英文在1983-84年沒有遞交她倫敦大學政經學院的博士論文、是假的博士,可比醜1970年代美國總統尼克森總統在1972年大選說謊、否認指使人員在大選時闖入民主黨總部的水門案。

    當年證據確鑿,共和黨參議員完全無言護衛,尼克森總統辭職下台。相較之下,蔡英文的論文門卻有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及一面倒的台灣主要本土派媒體相挺,台灣的反對黨中國黨在這大選前也不拿槍,號稱要與民進黨在本土陣營爭鋒的時代力量是啞巴無聲。

    蔡英文的論文門是台灣史上最醜陋的作弊案,是35年前沒人注意的小案,那時蔡英文只是默默無聞的小姐。但等到她加入阿扁內閣時,在2006年當行政院副院長時和登上民進黨主席參選新北市長時,她知道當年的小案小石頭會被攤在陽光下,變成她官場路上的大石頭。也因此,她就開始佈置,透過報章專訪、出書及一系列演講等方法,如何打碎這個已成為頭痛的石頭。正是如比,台灣史上她的博士論文門就這樣展開!

    從林環牆敎授獨立報告、彭文正《政經關不了》、童文薰楊憲宏《童溫層》、歐崇敬等YouTube節目、北加州台灣人論壇(BATA)及蔡英文/挺英網站,我們得到相當多的事實訊息。從現有的資料而言,我們的經驗和常識的的推論,不需要法院的裁決,也不需要倫敦政經學院(LSE)的聲明,撇開私人的利害關係,我們就會很容易了解蔡英文論文門的真相。明言之,在1983-84年、甚至到2019年9月以前,蔡英文沒有交出博士論文、沒有得到博士學位。

    以下是我們的綜合總整理及討論分析。

    事實1:

    根據蔡英文 student record 就學紀錄,她在1980年10月入學 LSE,1982年11月10日從LSE休學/退學(因為「經濟困難」 financial difficulty),兩個學年度,整個學程總計21個月。此外有下面四項資料。

    a. 蔡英文在2012年10月4日聯合報由林涵青撰寫專訪中透露,她自稱是在兩年內取得法學博士,27歲(1983年)學成回國成為政大最年輕的教授,1983年5月至1984年8月任職政大「客座副教授」、擔任碩士論文指導教授。

    b. 同年,蔡英文在政大法學評論期刊27期(6月)&28期(12月)發表兩篇中文文章,自稱LSE國際法學經濟貿易博士。另外,她也投稿台大法學期刊,也自稱法學博士。在1983年10月20日她曾投稿聯合報,署名的頭銜是「倫敦政經學院國際經濟法博士」。

    c. 於1981-84蔡英文在東吳與政大指導學生,1983在東吳指導碩士生,林桓是蔡英文的第一位學生(1984年畢業,但最近11月10日竟然改為1985)。

    政大1984年12月7日擬稿,12月8日校長歐陽核准,檢附蔡英文資審履歷表三份證件壹冊計四件及博士論文三冊,以資審73政人字第3057號函送教育部,請准予審查本校客座教師(副教授)蔡英文副教授資格。1985年10月28日教育部學術審查委員會通過由「客座副教授」升等為「副教授」。

    d. 論文爭議論文門發生後,她一再發布新聞稿,也在2020要贏「競選官網」(https://iing.tw/stories)稱在1984年2月才得到LSE法學博士學位,(在1984年)取得博士學位回國,應聘政大教職。

    常識推論,上述資料顯示三點:第一、蔡英文在LSE的時間,第二、蔡英文何時回台執教,第三、蔡英文回台執教時,是否已經交出博士論文,通過口試及得到博士學位?

    就第一點而言,有關蔡英文的就學及回台任職的時間和頭銜,有相互矛盾之處。蔡英文說1983年她在寫博士論文,她人在英國,1983年10月口試通過,1984年2月得博士、3月拿到證書才回台。然而,她確實在1983年6月及12月投稿政大期刊,政大的人事聘任公文也明示她在1983年5月受聘為客座副教授。顯然她在1982年底辦理休學後就準備離開LSE,著手回台。所以她在LSE僅就讀兩學年,頂多可能只是拿到學生記錄卡所寫的(碩士)Phil. M 學位。

    聯合報專訪中提到「…拿到博士學位,學成歸國後她曾經投稿到報社,結果被錄用刊登出來」,此就是在1983年10月20日聯合報刊登的蔡英文投稿,雖沒有博士,卻自己署名頭銜是「倫敦政經學院國際經濟法博士」。

    另外,她在今年9月20日於社群之夜活動中向年輕人演講,說她先回台灣後,(寫論文)再從台灣重回倫敦口試,口試通過後幫一位畢業同學朋友交禮物給她同學的指導老師。見面後,那位教授問蔡英文現正在做什麼,蔡回答說「我剛剛考完通過口試」,那位教授說「you are a doctor too」。此明白指出,蔡英文的確在LSE退學後1983年初前回台。

    所以,證據確鑿,她在1982年底退/休學後沒有註冊,1983年初她鐵定已回台灣,在政大任職「客座敎師」(客座副教授)。然而當時她已經自稱是博士,與今天她一口咬定所說「1984年2月通過博士」才回台的時間兜不攏。

    她為何要編造她在1984才回台,那就與她為博士論文及學位的辯護有關。但是,漏洞百出,愈補愈大。她在1983年就回台,雖已經先行自稱是博士,但是因為沒有博士論文及學位證書,所以政大只給予講師級但好聽的「客座副教授」職位。

    她公佈的LSE學生卡在1982年11月退/休學以前的記錄應該可靠。但1983年1月29日後有修改,則很可能不可靠。蔡英文的LSE學生記錄,學位申請欄上原本寫的M. PHIL(碩士)被劃掉,換成了不同筆跡寫的PhD(博士)。而且修改人不符合一般常理,沒有在旁邊簽章以示負責。當年的文件正式上應該另用一張新學生記錄卡,怎麼可以使用同一張這樣塗改呢?

    就第二及第三點而言,在博士論文和學位上,蔡英文不管是自認1983或1984年2月得到博士學位,依據當時台灣學術界聘用資格,獲有博士學位就是聘為副教授。但是在政大1983至1985年間是講師級的客座副教授,不是正式的副教授。所以,1984年12月政大才要發公文替她向敎育部申請升等成為副教授。政大公文加上她在在東吳大學兼課所指導的碩士研究生的事實,證明蔡英文早就在1983年回台除受聘為政大客座副教授外,也在東吳大學兼職。也很明顯的指出,蔡英文沒有在1984年或1983年10月參加所謂的論文口試,蔡英文沒有博士論文、沒有拿到博士。

    附帶一提的是蔡的兩位證人,一是曾任大法官、1984年前後政大法律系主任劉鐵錚說,他曾經看過蔡的論文和博士證書,並在1984年聘蔡任教。他的記憶完全不合政大的記錄。二是曾在LSE和蔡英文有重疊的賴幸媛在9月信傳媒報導,出來為蔡英文辯護,也許其中一些是真的例如送打字機後蔡英文回台灣。但有關蔡的論文談話內容包括1983年完成博士論文,和口試通過等,這與她另一篇新浪網在2008年10月27日轉自鳳凰新聞的報導有所不同。賴幸媛說,自己在1981年進入倫敦政經學院時,蔡英文已經快畢業了,正在寫博士論文。又賴在1983年暑期就離開LSE,到底蔡何時口試及通過,她沒有明說,應當在8月之前。而此則與蔡英文競選官網的1983年10月口試也不合。蔡說其姊姊陪她去口試,也一定會跟賴見面,且應該一起去餐館吃飯慶祝。賴隻字未提,難道是不同的口試?

    事實2:

    蔡英文說(維基百科)1978年9月到美國康乃爾大學,1980年得到康乃爾大學法學碩士後停留一年,考取美國紐約州律師執照。

    但總統府公佈的她在LSE學生卡資料,她在1980年10月已經到LSE就學。另外,根據紐約律師名冊記録,蔡英文在1987年才取得律師資格。而且記錄上,她列出的最高學位是康乃爾法學碩士,而不是LSE法學博士!

    常識推論,如果她公佈的LSE學生卡就學資料是真,加上紐約律師名單,她在1980年得到的康乃爾大學碩士後,沒有留在紐約一年,沒考律師執照。進一步說,紐約律師名冊記錄是在1987年。蔡英文自稱1983或1984年取得LSE博士學位,為什麼不列其最高學位是LSE法學博士學位,而僅僅是1980年的康乃爾大學碩士?顯然是,在美國她不敢造假,她在1987年仍然沒有博士學位。

    事實3:

    蔡英文的論文,無論是紙本或是電子檔,在今年2019年6月28日前從來就不存在於倫敦大學內的所有圖書館。

    英國三個存儲博士論文的圖書館發出信函給詢問人林環牆教授,兩次明確的表示,他們一直沒有收到/找不到蔡英文的博士論文。倫敦大學議會圖書館(Senate House Library)、高等法律研究院(IALS)圖書館與政經學院(LSE)圖書館從未收過蔡的博士論文。

    LSE1984年得到博士學位者超過160人,名冊中只有兩人沒有交論文,蔡英文是其中之一。35年來,她也一直無法提出原始博士論文與證書。蔡英文一直強調,她有送出論文,圖書館遺失不是她的責任。

    常識判斷,三個圖書館為什麼沒有遺失她同期的其他得到博士者的博士論文,而怎麼只有同時在三個圖書館遺失她的論文呢?LSE在1983年至1984年有107位畢業生,其中1位柯麗希(Pauline Francis Creasey)的博士學位後來被註銷,其他106位畢業生在Senate House Library的圖書搜索系統都有完整論文收藏紀錄。只有蔡英文一位例外,沒有論文,至少尚未交論文。所以,她在1984年並沒有交出博士論文,至為明顯。

    至於,LSE在1984年碩博士列出蔡英文的名字,很可能是LSE的疏忽,以為通過「博士候選人」資格考試的蔡英文會在當年交出論文,所以先行列上她的名字,註明沒有交論文。這個情形,在其他大學也多多少少會有的情形。也可能LSE後來在蔡英文於2008年後運作(下面事實8、17、18)更改補上名字,但不敢說有論文。

    事實4:

    蔡英文在1978年9月就讀康乃爾大學,不需寫論文。但她在1980年春天後,算是兩個學年才取得碩士學位。這可能她的英文程度不好,加上她在台大法律系基礎不好。在TVBS 2016/04/16報導,蔡英文向700多位高中女學生說:「台大法律系,我又開始我另一個悲慘人生的開始,因為老師講的我都聽不懂,大一到大四我都聽不懂⋯⋯。」理工科英文不好影響較小,文法科則大有問題:大部份是兩年或以上才得碩士學位。網路說,這期間她的感情世界發生問題。原本一年可完成,英文及本科基礎不好加上感情問題,因此多了一年才完成課程。另有一種說法:蔡英文多留一年才結束課程,可能要在康乃爾大學唸法學博士,但是唸博士資格沒有通過。不管如何,她唸兩年,1980拿了康乃爾大學碩士學位,離開美國、到英國LSE。

    附帶一提的是,兩個月前,9月中,蔡英文在造勢場合對在場年青人演講時說,她在康乃爾的指導教授Barcelo已經去逝,所以她可以說說有關他的事。也說Barcelo應該是由西班牙移民,因為西班牙有一個大城叫Barcelona。其實,Barcelo還健在,他說他沒有幫助所謂的蔡英文博士論文,他也不是由西班牙移民到美國。

    她在LSE要拿到博士學位,不但要修課,先唸碩士班,其後甄試,還要交博士論文綱要送審,要通過博士候選人資格考(口試),寫論文,交口試論文草本,口試通過,修改及最後論文定稿,交給LSE等圖書館等繁雜困難的工作。照理說,她要得到博士學位的時間應該更長。然而,蔡英文在她2011年自傳《洋蔥炒蛋到小英便當》中自述了她驚人的求學成就:一般人要花7、8年才能取得博士學位,蔡英文僅用兩年多時間,而且論文太棒,且論文口試時突出,獲頒1.5個博士學位。

    台灣作家馬森博士曾經在台灣及世界10多所大學任教,包括台灣師大、巴黎語言研究所、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英屬哥倫比亞大學、英國倫敦大學、成功大學、南華大學、佛光大學、東華大學等校,曾獲第一屆五四文學獎、文學特殊貢獻獎等。他正好是1979到1987年在倫敦大學執教,覆蓋了蔡英文在倫大政經學院修學的1980到84年。政經學院當時隸屬於倫敦大學。馬教授在倫敦大學也指導過博士論文,因此對攻讀博士學位的程序知之甚詳。他說,一般情形,倫敦大學對外國大學的碩士生不允許直接攻讀博士學位,要先讀一年碩士課程,然後視其程度再決定是否接受攻讀博士學位。馬教授也說,未聽說過有人可以在短短的2─3年可以獲得倫敦大學博士學位的。LSE研究型學位規則裡也有提到,除非經過學校的特別允許,正常想拿到博士學位的學生都是必須從M.Phil碩士班開始唸。蔡英文的就學記錄上的Degree and Faculty記載M.Phil,印證此規則。

    經驗及常識推論,博士學位的取得比碩士來得困難。蔡英文在康乃爾大學花兩年才得到只修課不必寫論文的碩土(LLM),而她說在兩年多就取得LSE的一個半的博士,一方面在時間上太短,不合於她在康乃爾大學花兩年得碩士的情形,太誇張,也跟上述她在1983年受聘在政大任教的人在台灣的時程兜不攏。再說,世界上有哪個大學頒發過一個半博士學位的?況且,她姊姊蔡玉玲也說,1983年暑期她陪蔡英文到倫敦LSE,參加蔡英文的「博士資格」口試,不是「博士論文」口試。所以,蔡英文自說的得到LSE博士、且是一個半的博士,是自我吹噓。

    明言說,她在倫敦政經學院(LSE)只念2學年,就被退學(withdraw from course due to financial difficulty)回台。再說,她的學生卡也註明,她在1983-84年沒註冊、沒有指導教授。她可能在1983年1月19日,換論文題目(學生卡記錄)後回台。因此,她頂多是回台後,利用暑期再回LSE,由她姊姊陪同參加資格考,頂多通過博士資格考,成為博士候選人。她沒有完成論文,沒有得到博士學位和學位證書。

    有人在網路上諷刺說:她只花2年就從LSE取得博士學位的天才,但是為何在政大7年無法升等成為正教授。於是蔡轉去私立東吳大學,隔年就在東吳升等成正教授。然後隔年她又用東吳正教授的名義申請返回政大,然後她就變成政大正教授了。

    事實5:

    LSE婦女圖書館在今年2019年6月28日才收到蔡英文影印傳真版本的所謂「博士論文」。在今年7月13日才可以在LSE的數位檢索系統中查到關於她的論文的基本資料。但是LSE並不將其列為博士論文,而是將其列為「書」(book)存儲於此特別的婦女圖書館。也依作者蔡英文的要求,訂下嚴苛的四不一沒有的借閲規定!

    美國北卡來那州立大學林環牆教授及現住美國的牛津大學博士徐永泰,兩人曾在此限制下前往借讀,並分別發表調查報告及讀後感。「博士論文」封面上註明的年份是1983年,但蔡英文聲稱自己是1984年畢業,時間上不合。兩人質疑,此不是她的博士論文。

    顯然,LSE並不把此所謂「博士論文」當成蔡英文在LSE的博士論文,因為其與蔡同期的106本博士論文不同。這些正本博士論文均可在政經學院圖書館輕易取得。唯獨蔡卻只有2019年才補送一本缺頁與格式混亂的裝訂本,而且還設下許多規定限制閱覽。蔡英文四不一沒有的要求聲明顯然與LSE自己公布的版權指引牴觸,該規則的第三條規定:「基於某些特定目的,版權保護下的作品是允許被影印拷貝的。這些特定目的包括:為了該作品的批判、審閱、以及新聞報導。」

    林環牆教授及徐永泰博士兩學者閱覽後表示,該論文不僅格式不符,甚至還有6頁的空白頁。還有其他不可思議的問題。

    事實6:

    總統府在2019年9月23日特地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官員戴著白手套小心翼翼地展示公開秀出蔡英文所謂的「博士論文」,是一頁頁散裝,不是裝訂成冊的。

    經驗及常識推理,獲有真正博士學位的人都會把裝訂好的博士論文視為個人最珍視的著作,妥善地保存。筆者個人和有博士學位的朋友都可在半分鐘內就拿出自己個人的裝定成冊的博士論文給大家看,是成冊的,不是蔡英文她的一頁頁散裝,不是翻箱倒櫃大半天才找到的草稿。幾乎不會有一個博士會保留散頁草稿,而沒有保留訂成冊的正式論文。

    蔡英文交給國家圖書館可download的所謂「博士論文」,近400頁中,不必詳細閱讀其內容,大略一翻就可看到:這個所謂的博士論文裡面,僅有不到10頁的新內容,沒有數據,沒有圖表分析,絕大部分是文獻資料。所謂「博士論文」其實連稱為論文草稿都不夠格,not even close to the draft! 更像是要開始寫論文大綱構想的草案,準備撰寫做為博士候選人資格考的資料,不是嗎?她在目錄頁尾端部份明寫"proposal of this thesis ……"。既然是博士論文了,怎麼還要提出論文的proposal?且自稱「候選人」(the candidate) 。這更有可能只是碩士論文的Proposal,而非博士論文草稿。

    事實7:

    蔡英文有秀出1983年要她姊姊由台北陪她到LSE參加口試一段期間的照片,但是從來沒有展示過她穿博士服的畢業典禮的個人或與家人照片。

    經驗中,一般而言,研究生尤其是在國外留學者參加博士資格考(Ph.D candidate writing/oral Exam.),臨場是憑自己的功力,的確最緊張困難的。相對而言,自己寫的博士論文,經指導教授修改批准,則博士口試(Ph.D. oral defense)應該是信心滿滿、輕輕鬆鬆的。但是蔡英文要她姊姊由台北陪她到LSE參加口試,是否表示當時蔡英文沒自信,或感情脆弱、非常緊張,需人陪伴壯膽?像她這種一個已是成人的研究生參加口試,卻像小孩子考中學或大學(指考)需要家人陪,這是我們從來沒聽過的。

    論文口試通過後的畢業典禮更是輕鬆而且愉快的日子。如果得到博士學位、尤其外國知名大學學位,當然會輕鬆愉快參加畢業典禮。穿博士服參加畢業典禮,不但是一個唸博士學位的學生一生最美好難忘的旅程經驗,而且也是全家感到高興及光榮的事情,尤其是我們從台灣到國外留學者。所以,穿博士服畢業典禮及照相紀念是必然的,除非臨時發生不可抗拒的事。如果經濟許可,家人更是會飛來參加一同慶祝此光宗耀祖的慶典,當然也必然會照相為證。

    筆者當年1975年得到博士學位,畢業典禮時當然照了不少穿著博士服的照片。筆者母親已早逝,雖然當年父親則因經濟因素不能來,但是仍然透過到電信局的麻煩越洋電話報告;他得知兒子得到博士,特地在家門前放鞭炮,炫耀及分享他的喜悅。以蔡英文父親的富有,蔡英文若在1984得到政經學院的法學博士,她應該會參加畢業典禮,她的父母也必然會前去參加,當然也必會有照相留存。可是,在她洋蔥炒蛋的自傳裏,她提到她姊姊陪她參加口試,也有照片;書中卻完全沒有說到她的畢業典禮,自然也沒有博士照片,真的是不可思議。

    合理推測,她姊姊陪她參加的口試,是她姊姊所說的博士資格考,不是論文口試。當然,當時她沒有交出博士論文和論文口試,沒有畢業典禮,沒有得到LSE博士學位。

    事實8:

    蔡英文申請補發兩次「博士學位」證書(2011年和2015年),與其1984年同期博士學位證書格式不同。蔡英文補發的畢業證書的副校長簽名,不是當年她就讀時的副校長簽名。

    經驗和常識推理:在重視學歷文憑的台灣,在1980年代,大學尚未普遍的聯考制度時代,一般家庭子女大學畢業,其畢業證書總會好好地保存;而碩士證書不但保存,而且更是小心謹慎保存,也可能會裝在框架內、掛在家裡客廳的牆壁上。至於博士(學位)證書,當然更是特別保存,都會裱框掛在家裡,是光宗耀祖的表徴;或掛在辦公室,一來以示榮譽、慎重,二來在辦公室以昭公信,也是其個人日後找事謀職的保證要件。蔡英文在台灣學術界打滾近20年,其倫敦政經學院的「博士證書」是珍品,怎會遺失、還要申請補發兩次!真的是不可思議。

    林環牆教授說,補發的證書不符合其證書產制單位主管所說的規定,包括補發格式與原始格式一樣,而且只能補發一次。因此,其補發的證書是來源不明,可說是她沒有畢業證書。證之前述,1983至1985年蔡英文在政大執教是講師級的客座副教授,而不是有博士學位即以副教授聘任者。蔡英文在1984甚至到2019年沒有交博士論文,因此沒有畢業證書。

    事實9:

    蔡英文在政經學院的所謂指導教授Michael Elliott,僅有學士學位的新鮮人,不曾撰寫博士論文,又沒有學術研究論文,而且又在1983年離開政經學院、借調至英國的Cabinet Office!在蔡英文的學生紀錄裡,於1982-83與1983-84兩個學年度,並沒有任何註冊紀錄,也沒有任何論文指導教授。另外,Elliott的名字不在蔡提前自稱為博士、1983年6月和12月發表於政大期刊論文文章作者內列為共同作者。

    經驗與常識推論:如果蔡英文在1984年有博士論文,且她發表的中文論文是從她的英文博士論文初稿摘出翻譯而得,則她的所謂的指導教授Michael Elliott應當列為共同作者。既然Elliott沒有列名,她已經自稱是博士的那些中文論文是與Elliott無關。既然Elliott在1983年已經離開LSE,顯然1983年她並沒有完成、也當然未能交出真正的博士論文,他不是她的指導教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