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comments on “琉球公投變成沖繩?

  1. 同意版主的觀點。回顧歷史,列強之間的敵對關係和利益交換,永遠是引導國際局勢走向的最大原則。如果不是掌權者,一般小民會以為自己在寫歷史的,一定是被意識形態給沖昏頭的「順民」,無論是「順服」哪一方。
    台灣獨立,的確是美國當時的「選項」之一。所謂的選項,就是說美國「可以這樣、也可以那樣」。要是蔣光頭沒有在李宗仁當那個鳥氣十足的「代總統」期間,偷偷的把資源拼命往台灣運過來,照美國人的行事方式,在當時應該會真的在國際間出現一個新的「台灣國」!無奈國民黨在大陸政權丟掉之後,蔣的手上還有許多牌,並向美國保證乖乖的窩在台灣當老美的看門狗。所以最後美國才把克爾(George Kerr)革職,並且背叛孫立人(美國開出的條件是不殺、軟禁),才造成了今日的現狀。
    人民的想法一直是受到操弄的,為什麼理想大業去拋頭顱、灑熱血,都是幫某位有權有勢的人當個不拿薪水的義工。想想,我們這群喜歡在部落格上打打嘴砲的網友,絕大部分應該都不是當官的或有政治資源的一般百姓,何必為了這種幻想的情緒,偽造歷史,去當政客們的鸚鵡而不斷重述他們的謊言呢?
    版主回覆:(07/23/2009 02:28:26 PM)
    我倒是不認為美國會讓台灣自己獨立一國。
    因為美國對當時台灣政治界的理解不高,不太容易確認哪些傢伙比較可能當美國走狗,如果扶植起來反而捅自己那就好笑了。
    因此比起讓台灣在態勢不明的情況下立國,將台灣交給已經確認是美國走狗的國家(EX:日本、中華民國)會更能確保東亞封鎖線。
    不過不管怎樣,炮灰就是炮灰…
    小國家就要知道小國家的本分,不要妄想敵對大國,而是要想想怎麼從兩方大國之間得到最高利益。

  2. 這謠言我之前也收過,
    不過可能因為我年紀夠老,
    所以覺得時間點怪怪的,
    查了一下資料,
    果然沖繩根本沒有公投過這件事,
    只能說網路謠言真是無奇不有啊~~

  3. 如果蔣介石沒來,美國絕對來不及把台灣當什麼反共基地,因為在那之前就先被中共給佔了。
    美國直到抗美援朝才如夢初醒,知道中國共產黨不是什麼好東西。

  4. 立委絕食,另類的楚門秀
    ◎ 傅雲欽(律師 / 建國廣場負責人)1999.4.23
    4月22日《中國時報》「時論廣場」刊載楊照的「公投須走上絕食抗爭的鋼索嗎?」一文,其中稱「號稱要用公投來獨立建國的人,自己不參加絕食,卻要求別人要“絕食到死為止”、要作徹底的烈士」等語,涉及建國廣場反對絕食之事;我身為建國廣場負責人,有必要加以說明。
    建國廣場贊成公投制度,故組隊參加了4月10日台教會主辦的「公投救台灣」遊行。但我們反對為公投立法絕食,更反對絕食活動由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帶頭或參與;因此,我們沒參加絕食。4月20日絕食停止那一天,我們去絕食現場,我們並沒有「要求」「每一個絕食者」要「絕食到死為止」;因為我們對高俊明牧師等非民進黨公職的大老們參與絕食的精神,原則上是感佩的,故我們是勸高俊明牧師等大老覺醒、停止絕食,不要為民進黨公職的絕食秀而繼續拼命相陪。
    至於帶頭的蔡同榮,我們認為,他在絕食之前信誓旦旦的開出支票「絕食到底──死的邊緣,送醫為止」(見3月20日《民眾日報》「專訪蔡同榮」一文所載)自然要兌現承諾,以維誠信;因為如果絕食跳票,不只蔡同榮個人信用破產,也影響將來別人把絕食活動作為一種抗爭形式的公信力。故我們向蔡同榮加油(絕食時,應改稱「加水」),鼓勵他(不是要求他)依事先的承諾,絕食到底──死的邊緣,送醫為止,並不是「絕食到死」;不過,我們有附加一句「萬一死亡,送他棺材,並拜為台灣烈士」,這當然是嘲諷之詞而已。
    我們為什麼反對為公投立法絕食呢?首先,一讀通過的公投法草案規定可以用公投修憲,但中華民國憲法第174條規定唯有國民大會的議決才可修憲(已故憲法學泰斗薩孟武甚至說,這個有關修憲程序的條文不能修改,亦即修憲程序永遠不能修改);因此,在公投入憲(即修改中華民國憲法第174條)之前,公投法草案規定可以用公投修憲的條文是違憲的。要促成立法院通過違憲的公投法,是不可能的任務。贊成公投立法者理應先從公投入憲著手,從事較長期的抗爭;今竟要用短暫性的絕食逼立法院馬上通過,豈不荒唐?
    蔡同榮等人絕食的訴求對象理應是立委或其選民,但他們訴求的對象鎖定國民黨主席李登輝,要求李促成國民黨籍立委協助通過公投法;這含有太多「人治」的味道,也與民進黨立委常說「立委或立院黨團要有自主性,黨中央不要管太多」的原則不符合。試問:如果國民黨籍立委絕食要求民進黨主席林義雄促成民進黨籍立委協助通過某法案,不是很奇怪嗎?蔡同榮等人寄望李登輝,有點像陳水扁為勝選寄望李登輝,都是異想天開、不切實際的「李登輝情結」在作祟。既然寄望「敬愛的李登輝先生」,為何又無禮的以絕食相逼呢?
    公投法有法律依據最好,但公投不一定要有法律才能做。再者,公投只是程序而已,公投結果並不一定如所願。公投的議題(如台灣獨立建國)的輸贏比公投立法重要。絕食是非武力抗爭的最後手段。蔡同榮等人要絕食,應為較重要的台灣獨立建國來絕食,而非為公投立法。為公投立法而絕食,無異殺雞用牛刀,「利多出盡」;將來對更重要的實質議題,怎麼辦?難道要切腹、自焚或跳樓嗎?
    我們為什麼反對絕食由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帶頭或參與呢?首先,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既然要走議會路線,那麼法案通不過,就要暫時服從多數,繼續在議事廳上努力,以求終能以理服人;豈可跑到議事廳外,搭蓬佔地絕食?如果其他黨派的立委也依樣畫葫蘆,立法院周圍可能到處是絕食的帳蓬,立法院豈不要改名為「絕食院」了?這像話嗎?因此,我們認為立委沒有為法案不通過而絕食(尤其是帶頭絕食)相抗的正當性。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為公投法而絕食,真是忘了自己的身分。
    民進黨近幾年的「轉型」,已漸漸擺脫悲情、偏激的標籤,變得越來越「快樂希望」、「中間溫和」了。在民進黨這種路線之下,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包括快樂希望的「正義連線」的沈富雄)忽然要悲情的、偏激的從事絕食活動,簡直比老娼忽然要到修女院讀書還要突兀;除了令人無法相信外,還令人噁心。
    去年(1998年)12月立委、直轄市長、市議員選舉時,獨派人士曾請求民進黨的十三個執政縣市長聯合起來,於選舉投票時順便辦理「反中國併吞」的公投;結果只有台南市的張燦鍙願意辦,其他十二縣市長都反對,理由無非公投會嚇走選舉的選票云云。去年民進黨的十二個縣市長反對公投,現在七、八個民進黨立委說要為公投自殘絕食,真是「阿扁騎馬──騙人」!
    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說「公投救台灣」,就是說用公投來確立台獨以救台灣;但民進黨早就統獨擺一邊,甚至「不預設統獨立場,可統可獨,由人民公投決定」(陳水扁在蒙古訪問時說的)了。在目前大中國意識仍屬強勢的情形下,民進黨平常不宣揚台獨,公投很可能會輸;公投一輸,就無法確立台獨;這樣一來,依他們「公投救台灣」理論的演繹結果,就變成是「公投害台灣」了。因此,對平常不願談台獨的民進黨而言,公投只是他們推卸責任(選擇立場的責任)的避風港而已。公投救台灣,竟成公投害台灣;絕食為了立法,竟成絕食為了卸責。我們怎敢相信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絕食是誠意的、是有決心的呢?
    基於以上理由,我們不相信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有絕食的誠意及決心,我們也不相信這次絕食能達到公投立法的目的。事實證明,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在十一天絕食期間也不專心絕食以培養絕食悲狀的氣勢,他們忙進忙出,有接不完的大哥大電話,有上不完的電視實況採訪,整個絕食場面簡直是個小型的「楚門秀(The Truman Show)」。事實也證明,公投法未因這次絕食而通過,絕食停止後只留下一堆垃圾、一灘濫情的眼淚和一個被民進黨公職蹧蹋而傷痕累累的台獨運動。

  5. 杜魯門在1946老蔣老史簽完約
    還電報給老蔣說: 我沒要你承諾外蒙古公投獨立
    老美本來以為
    老共把老蔣趕出大陸以後 會為了旅大外蒙 把自己請回去
    沒想到 老史讓老金去打朝鮮統一戰爭 把外蒙呼攏過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