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comments on “琉球公投變成沖繩?

  1. 同意版主的觀點。回顧歷史,列強之間的敵對關係和利益交換,永遠是引導國際局勢走向的最大原則。如果不是掌權者,一般小民會以為自己在寫歷史的,一定是被意識形態給沖昏頭的「順民」,無論是「順服」哪一方。
    台灣獨立,的確是美國當時的「選項」之一。所謂的選項,就是說美國「可以這樣、也可以那樣」。要是蔣光頭沒有在李宗仁當那個鳥氣十足的「代總統」期間,偷偷的把資源拼命往台灣運過來,照美國人的行事方式,在當時應該會真的在國際間出現一個新的「台灣國」!無奈國民黨在大陸政權丟掉之後,蔣的手上還有許多牌,並向美國保證乖乖的窩在台灣當老美的看門狗。所以最後美國才把克爾(George Kerr)革職,並且背叛孫立人(美國開出的條件是不殺、軟禁),才造成了今日的現狀。
    人民的想法一直是受到操弄的,為什麼理想大業去拋頭顱、灑熱血,都是幫某位有權有勢的人當個不拿薪水的義工。想想,我們這群喜歡在部落格上打打嘴砲的網友,絕大部分應該都不是當官的或有政治資源的一般百姓,何必為了這種幻想的情緒,偽造歷史,去當政客們的鸚鵡而不斷重述他們的謊言呢?
    版主回覆:(07/23/2009 02:28:26 PM)
    我倒是不認為美國會讓台灣自己獨立一國。
    因為美國對當時台灣政治界的理解不高,不太容易確認哪些傢伙比較可能當美國走狗,如果扶植起來反而捅自己那就好笑了。
    因此比起讓台灣在態勢不明的情況下立國,將台灣交給已經確認是美國走狗的國家(EX:日本、中華民國)會更能確保東亞封鎖線。
    不過不管怎樣,炮灰就是炮灰…
    小國家就要知道小國家的本分,不要妄想敵對大國,而是要想想怎麼從兩方大國之間得到最高利益。

  2. 這謠言我之前也收過,
    不過可能因為我年紀夠老,
    所以覺得時間點怪怪的,
    查了一下資料,
    果然沖繩根本沒有公投過這件事,
    只能說網路謠言真是無奇不有啊~~

  3. 如果蔣介石沒來,美國絕對來不及把台灣當什麼反共基地,因為在那之前就先被中共給佔了。
    美國直到抗美援朝才如夢初醒,知道中國共產黨不是什麼好東西。

  4. 立委絕食,另類的楚門秀
    ◎ 傅雲欽(律師 / 建國廣場負責人)1999.4.23
    4月22日《中國時報》「時論廣場」刊載楊照的「公投須走上絕食抗爭的鋼索嗎?」一文,其中稱「號稱要用公投來獨立建國的人,自己不參加絕食,卻要求別人要“絕食到死為止”、要作徹底的烈士」等語,涉及建國廣場反對絕食之事;我身為建國廣場負責人,有必要加以說明。
    建國廣場贊成公投制度,故組隊參加了4月10日台教會主辦的「公投救台灣」遊行。但我們反對為公投立法絕食,更反對絕食活動由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帶頭或參與;因此,我們沒參加絕食。4月20日絕食停止那一天,我們去絕食現場,我們並沒有「要求」「每一個絕食者」要「絕食到死為止」;因為我們對高俊明牧師等非民進黨公職的大老們參與絕食的精神,原則上是感佩的,故我們是勸高俊明牧師等大老覺醒、停止絕食,不要為民進黨公職的絕食秀而繼續拼命相陪。
    至於帶頭的蔡同榮,我們認為,他在絕食之前信誓旦旦的開出支票「絕食到底──死的邊緣,送醫為止」(見3月20日《民眾日報》「專訪蔡同榮」一文所載)自然要兌現承諾,以維誠信;因為如果絕食跳票,不只蔡同榮個人信用破產,也影響將來別人把絕食活動作為一種抗爭形式的公信力。故我們向蔡同榮加油(絕食時,應改稱「加水」),鼓勵他(不是要求他)依事先的承諾,絕食到底──死的邊緣,送醫為止,並不是「絕食到死」;不過,我們有附加一句「萬一死亡,送他棺材,並拜為台灣烈士」,這當然是嘲諷之詞而已。
    我們為什麼反對為公投立法絕食呢?首先,一讀通過的公投法草案規定可以用公投修憲,但中華民國憲法第174條規定唯有國民大會的議決才可修憲(已故憲法學泰斗薩孟武甚至說,這個有關修憲程序的條文不能修改,亦即修憲程序永遠不能修改);因此,在公投入憲(即修改中華民國憲法第174條)之前,公投法草案規定可以用公投修憲的條文是違憲的。要促成立法院通過違憲的公投法,是不可能的任務。贊成公投立法者理應先從公投入憲著手,從事較長期的抗爭;今竟要用短暫性的絕食逼立法院馬上通過,豈不荒唐?
    蔡同榮等人絕食的訴求對象理應是立委或其選民,但他們訴求的對象鎖定國民黨主席李登輝,要求李促成國民黨籍立委協助通過公投法;這含有太多「人治」的味道,也與民進黨立委常說「立委或立院黨團要有自主性,黨中央不要管太多」的原則不符合。試問:如果國民黨籍立委絕食要求民進黨主席林義雄促成民進黨籍立委協助通過某法案,不是很奇怪嗎?蔡同榮等人寄望李登輝,有點像陳水扁為勝選寄望李登輝,都是異想天開、不切實際的「李登輝情結」在作祟。既然寄望「敬愛的李登輝先生」,為何又無禮的以絕食相逼呢?
    公投法有法律依據最好,但公投不一定要有法律才能做。再者,公投只是程序而已,公投結果並不一定如所願。公投的議題(如台灣獨立建國)的輸贏比公投立法重要。絕食是非武力抗爭的最後手段。蔡同榮等人要絕食,應為較重要的台灣獨立建國來絕食,而非為公投立法。為公投立法而絕食,無異殺雞用牛刀,「利多出盡」;將來對更重要的實質議題,怎麼辦?難道要切腹、自焚或跳樓嗎?
    我們為什麼反對絕食由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帶頭或參與呢?首先,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既然要走議會路線,那麼法案通不過,就要暫時服從多數,繼續在議事廳上努力,以求終能以理服人;豈可跑到議事廳外,搭蓬佔地絕食?如果其他黨派的立委也依樣畫葫蘆,立法院周圍可能到處是絕食的帳蓬,立法院豈不要改名為「絕食院」了?這像話嗎?因此,我們認為立委沒有為法案不通過而絕食(尤其是帶頭絕食)相抗的正當性。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為公投法而絕食,真是忘了自己的身分。
    民進黨近幾年的「轉型」,已漸漸擺脫悲情、偏激的標籤,變得越來越「快樂希望」、「中間溫和」了。在民進黨這種路線之下,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包括快樂希望的「正義連線」的沈富雄)忽然要悲情的、偏激的從事絕食活動,簡直比老娼忽然要到修女院讀書還要突兀;除了令人無法相信外,還令人噁心。
    去年(1998年)12月立委、直轄市長、市議員選舉時,獨派人士曾請求民進黨的十三個執政縣市長聯合起來,於選舉投票時順便辦理「反中國併吞」的公投;結果只有台南市的張燦鍙願意辦,其他十二縣市長都反對,理由無非公投會嚇走選舉的選票云云。去年民進黨的十二個縣市長反對公投,現在七、八個民進黨立委說要為公投自殘絕食,真是「阿扁騎馬──騙人」!
    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說「公投救台灣」,就是說用公投來確立台獨以救台灣;但民進黨早就統獨擺一邊,甚至「不預設統獨立場,可統可獨,由人民公投決定」(陳水扁在蒙古訪問時說的)了。在目前大中國意識仍屬強勢的情形下,民進黨平常不宣揚台獨,公投很可能會輸;公投一輸,就無法確立台獨;這樣一來,依他們「公投救台灣」理論的演繹結果,就變成是「公投害台灣」了。因此,對平常不願談台獨的民進黨而言,公投只是他們推卸責任(選擇立場的責任)的避風港而已。公投救台灣,竟成公投害台灣;絕食為了立法,竟成絕食為了卸責。我們怎敢相信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絕食是誠意的、是有決心的呢?
    基於以上理由,我們不相信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有絕食的誠意及決心,我們也不相信這次絕食能達到公投立法的目的。事實證明,蔡同榮等民進黨立委在十一天絕食期間也不專心絕食以培養絕食悲狀的氣勢,他們忙進忙出,有接不完的大哥大電話,有上不完的電視實況採訪,整個絕食場面簡直是個小型的「楚門秀(The Truman Show)」。事實也證明,公投法未因這次絕食而通過,絕食停止後只留下一堆垃圾、一灘濫情的眼淚和一個被民進黨公職蹧蹋而傷痕累累的台獨運動。

    • 義無反顧的雞蛋
      2017-11-18 蘋果即時 陳麗貴(人民作主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人民作主教育基金會為訴求「落實民主 補正《公投法》」,在民進黨中央黨部前進行「24小時接力禁食」,已經進入第10天了。2位主禁食者居中靜坐,近20位志工周圍陪坐。每個人端肅如石雕,看不出個人情緒,這是非武力抗爭者的規訓。
      我想起紀錄片《廣場》中,野草莓學生的一句話:「在廣場上,我們為了成為一個人,讓自己變成了一個身體。」
      此刻,我們正把自己壓縮成一個小寫的「i」,一個謙卑的符號。
      馬路的那頭是一堵高牆,高牆的主人是台灣民主運動數十年所孕育出生的「民主之子」──民進黨。如今這位「民主之子」已經成為掌握全國最高權力、擁有全國最多資源的巨人,我們不知他身上是否還存留著民主的胎記?
      23年來,我們推動「人民作主」,無非是希望透過「直接民權」,落實《憲法》賦予人民、但是人民卻從未有機會實踐的創制複決權,藉此完成建構台灣民主工程的最後一塊拼圖。可惜,台灣民主之路向來坎坷迂迴。14年前,由國親兩黨主導的立法院所通過的《公投法》,是一部無法確實反映民意的「鳥籠公投法」;過高的門檻,導致14年來沒有任何公投案得以成功。14年來,民間呼籲下修《公投法》門檻的聲音不曾間斷。
      去年5月,人民作主夥伴以個人理由選擇離開組織時,我曾跟她開玩笑說:「沒關係啊,妳已經功在黨國了!《公投法》修正草案已經出了委員會,應該很快可以完成修法!我們在台灣民主的進程,算是扮演了一個特別的角色。影響力多大?就各自解讀吧!」那時我們對終於完全執政的民進黨,確實充滿樂觀期待。
      沒想到,1年後,我們必須兩度到高牆之前,以禁食禁語的方式,提醒「民主之子」:「落實民主 補正《公投法》」是這一代台灣人民的歷史任務,也是民進黨無可迴避的責任。
      禁食期間,民進黨社運部組長李世明銜命來探視,告知:民進黨中常會對我們的訴求曾提出討論,表示立法院已列入優先法案,年底之前完成修法應該不會跳票。幾天後,總統府秘書長卓榮泰又出現在禁食區,說:「若這會期無法完成修法,就是明年1月底延會期間完成。」我們如何能夠信任政治人物的承諾?如果這不是敷衍,甚麼才是敷衍?
      《公投法》修正草案在立法院中被列為「優先法案」已經4個會期了,還繼續在當「優先法案」。我們不明白的是:此一朝野已有高度共識的「優先法案」,執政黨不需吹灰之力就可通過二、三讀,完成立法;為何延擱至今,還排在第37號「優先法案」?
      村上春樹說:「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此刻,面對高牆,我不禁要問「民主之子」:「是否,是否,要逼迫人民變成一顆又一顆義無反顧的雞蛋?」

  5. 杜魯門在1946老蔣老史簽完約
    還電報給老蔣說: 我沒要你承諾外蒙古公投獨立
    老美本來以為
    老共把老蔣趕出大陸以後 會為了旅大外蒙 把自己請回去
    沒想到 老史讓老金去打朝鮮統一戰爭 把外蒙呼攏過去

  6. 葉望輝坦白說:美國反對台灣獨立公投
    2017-08-02 自由時報 李木通

    上星期,洛杉磯台美商會為台灣的好朋友葉望輝先生舉辦一場演講會及一場募款餐會,支持他參選愛達荷州副州長。我把握這難得的機會專訪他。問到美國會不會支持台灣獨立公投(藉由公投宣布獨立或正名),他說,「美國政府會激烈地反對,中國會劇烈地反對,⋯國際社會也會劇烈地反對」。
    我追問,美國應該支持台灣獨立,台灣才不會被中國拉過去。他說,台灣還沒有準備好(not ready),像美國開國元勛,他們宣誓,願意以他們的生命、他們的財產、他們神聖的名譽(sacred honor)來保證他們支持美國獨立宣言。假如台灣人願意以生命、財產及神聖的人格來保證全力支持台灣獨立建國,就可得到國際的支持及援助。但是目前台灣還沒有準備好。
    我問他,對台灣有什麼建言?他很誠懇地說:「從八○年代到現在,台灣的發展真好!民主化、經濟成長、教育水平提高、企業發展國際化,台灣的成長是非常非常好,別人看台灣會感到嫉妒。台灣唯一的弱點或者是感到遺憾的部分,就是外交空間太小。所以我覺得,台灣是不是獨立,不是因為有公投或者一個正式的宣佈,變成台灣共和國。台灣是獨立,因為台灣人民以自己為主,⋯不要為這個外交問題太悲觀,因為外交空間以外,還有政治的空間、經濟的空間,還有其他空間,應該發揮能夠做到的。」他也鼓勵我們:「台灣雖然沒有很多正式外交關係,台灣全球有很多朋友,所以應該有點自傲的感覺,台灣是一個偉大的地方,應該對自己有信心。」
    葉望輝先生是我們的好朋友,他的話很坦白、誠懇,他的忠告我們一定要珍惜。目前立法院正在修正公投法,國內有數個民間團體正準備在二○一八或二○二○提出獨立、正名公投案。美國與其他國家的反應及公投可能產生的後果,必須事先做慎重的評估。
    (作者為海外小英後援會會長、美洲台灣日報社社長)

    • 美國改變對民進黨態度
      2017-10-18 旺報 周忠菲(上海台灣研究所研究員)

      美國國務院東亞局發言人葛瑞絲.崔(Grace Choi)以電子郵件方式,就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立法院質詢時做出公開踩台獨紅線的動作,快速反應。葛瑞絲強調美國政府依然執行「一中政策」,要求台灣當局「就兩岸關係進行建設性對話」。
      這個動作有理由解讀為美國對民進黨態度發生變化。
      理由之一,全球化與美國的東亞利益大於台獨利益。
      從美國的國家利益看,未來美國執行什麼樣的經濟政策,才是美國的根本利益,這包括美國與全球化,與東亞地區一體化進程的關係。美國放棄TPP,不等於美國沒有全球經濟戰略和地區戰略。從共和黨歷來強調外交政策以維護安全為核心的角度看(美國前國務卿賴斯語),目前形勢下,一是美國需要過渡期,二是中美戰略博弈與合作的重要性上升。最近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東京出席中日建交45周年紀念會,就是一葉知秋的例證。對美國來說,東亞的利益大於台獨利益是個不言而喻的問題。
      理由之二,地區穩定的利益,大於台獨利益。
      在東亞地區,美國的戰略認知歷來是「穩定壓倒一切」。無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宣稱美國在亞太的基本目標是維護該地區的和平與穩定。美國試圖遏制大陸是不爭的事實,但在東海局勢和南海局勢的逆轉說明美國的遏制能力受到限制。為維護地區穩定的利益,美國不得不更多考慮大陸的立場。這方面,朝核問題是一個例證,川普將出訪中日韓是另一個例證。
      在美國看來,台灣仍然有價值,但不能與美國維護地區穩定的利益混為一談。美國壓民進黨就兩岸關係「進行建設性對話」,就是這個含義。
      理由之三,不能把美國的利益和極端台獨捆綁在一起。
      民進黨是第二次執政。由於國民黨的徹底潰敗,民進黨在擁有立法院多數席位的優勢地位上,正在為所欲為。蔡英文當政以來,其任命人事班子是政治清一色,其大陸政策是向強硬派一邊倒。面對亞太地區安全格局的變化,民進黨找不到彈性空間,戰略上茫然失措,更不知須在兩岸政策上有所收斂。
      問道於盲,聽憑台獨極端勢力興風作浪的結果,是施政理念的混亂。例如,蔡英文剛剛在民進黨全代會表態,說她不排斥未來一中,轉瞬間,又與賴清德一起踩紅線。看起來是在釋放「公開台獨」將取代「隱形台獨」的訊號,實際上要對美國進行「政策擠壓」。
      民進黨的算盤是:如果美國「不放話」而保持「沉默」,說明美國承認民進黨的「政治正確」(親美日,遠大陸)。這樣,民進黨可以解釋,說賴清德走「公開台獨」這一步棋得到「美國的縱容」。
      但民進黨沒有想到,美國沒有做這個順水人情,且回應如此之快。美國以國務院東亞局發言人出面表態的方式,要求民進黨「進行兩岸建設性對話」,這等於暗示要民進黨在製造緊張局勢方面自制。此外,也是直接提醒民進黨,不能把美國的利益和極端台獨勢力捆綁在一起。
      美國態度的變化遠不止上述三個理由。台灣的重要性是下降還是上升,民進黨應該心中有數吧!

    • 加泰獨立鬧劇的代價
      2017年11月02日 中時電子報 羅慶生(淡江大學整合科技與戰略中心研究員、助理教授)

      歹戲拖棚達一個月的加泰隆尼亞獨立鬧劇終於結束。加泰自治區議會在反對者退席抗議下通過議案,宣布獨立。西班牙參議院隨即也通過議案,解除加泰自治政府首長職務、解散議會,直接接管。自治區主席與數位閣員因而遠走比利時。事件雖然和平落幕,這個以工業與旅遊勝地聞名的富裕地區卻已付出龐大代價:觀光客銳減、1600家以上企業遷離;這還不算民眾受創的自尊,以及因凸顯統獨差異而造成的社會分裂。
      事件源起於10月1日,加泰自治政府在西班牙憲法法庭宣布違憲的情況下仍執意舉辦統獨公投。投票結果雖然有90%支持獨立,但在選民抵制下投票率只有43%。10月8日,加泰首府巴塞隆納超過30萬名以上支持統一民眾上街遊行。在反彈聲浪下,加泰自治區主席10日雖然簽署了「獨立宣言」,卻未宣布獨立。
      雖然如此,西班牙政府卻限期要求明確表態。期限到後,加泰自治政府只表示將繼續談判,並未表態獨立與否。10月20日,西班牙政府宣布將啟動憲法第155條,收回加泰的自治權。27日,加泰自治區議會通過議案,宣布獨立。西班牙參議院也立即通過,授權政府接管。英、美與德、法等歐盟國家也都表態不予承認。加泰隆尼亞的獨立如曇花一現。
      然而這樣的結果幾乎是可預期的。依據BBC的報導,加泰政府在今年7月委託進行的一次公開民調顯示,41%的加泰隆尼亞人希望獨立,49%的人反對獨立。如此加泰政府仍執意舉行獨立公投,議會也逕行通過議案宣布獨立,只是在操作民粹,並沒有真正思考可能的政治與經濟後果。如此鬧劇一場,卻讓全體加泰隆尼亞民眾承擔社會動盪的苦果,並非負責任的政治表現。
      加泰獨立鬧劇,從國際政治角度看,一度被視為普世價值的民族自決原則已經有過時疑慮。全球化將各國的政經利益緊密綑綁,不容許個別行為者破壞。而分離主義破壞現狀,因而在地緣政治經濟利益的拉扯下,政治前途不再是該地區民眾所能單獨決定。這是為何2014年克里米亞歸屬公投無法獲得國際承認,而加泰隆尼亞獨立不被國際接受。
      同樣的,即便有92.7%贊成的伊拉克庫德族「諮詢性」獨立公投,也同樣受到包括聯合國及美國、英國與庫德族地區周邊國家一致反對。這些愈來愈多的國際實踐,意味著「台灣前途由台灣2300萬民眾共同決定」的論述同樣也將面臨國際現實的制約。
      從國內政治角度看,任何改變現狀的政治主張都可能帶來難以預期的後果。雖然追求政治理想必然要冒風險,但是否具有道德正當性,應以人民生活能否因而改善為判準。如果不能使民眾的生活變得比以前更好,就是操作民粹,也難以獲得獨立的目的。加泰獨立鬧劇足當前車之鑑。

    • 要展現「台灣人的意志」?很簡單啊,號召民眾搞政變推翻中華民國,就知道:所謂「台灣人的意志」,究竟是真的,或者只是一小搓人腦內的幻想?

    • 台灣獨立公投?民調顯示反對者多五個百分點
      2017-11-19 工商時報即時新聞 崔慈悌

      針對台灣獨立公投,台灣民意基金會今天(19日)公布民調顯示,有四成三贊成蔡英文總統在這個任期內舉行,但有四成八反對,反對者比贊成者多五個百分點。顯示台灣人對此看法分歧,若台灣舉行獨立公投可能導致中共武力犯台,近五成民眾認為還是不要比較好。
      公投法頒佈實行後迄今,台灣共舉行過六次全國性公民投票,但礙於通過門檻太高,民眾投票雖稱踴躍,但沒有一案獲得通過。2016年民進黨重返執政,並掌握立法院絕對多數席次,公投法修法被許多民進黨支持者視為理所當然,但上台十八個月公投法修法並沒有被提上議程,引起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律師所領導的「人民作主基金會」兩次靜坐抗議,目前抗議仍進行中。
      財團法人台灣民意基金會今天在台大校友會館召開全國性民調發表會。針對公投法修法問題進行調查。在調降門檻方面,19.4%非常同意,36.4%還算同意,18%不太同意,11.7%一點也不同意,14.5%沒意見、不知道或拒答。換句話說,有五成六的人贊同修改公投法,三成反對。
      在公投法修法時機方面,認為蔡英文政府應積極推動修正公投法越快越好的,有18.3%非常同意,39.7%還算同意,18.2%不太同意,11.9%一點也不同意,11.9%沒意見、不知道或拒答。換句話說,在台灣二十歲以上成年人中,有五成八的人贊同蔡政府應積極加速推動修正公投法,只有三成的人反對。
      關於蔡英文總統任內舉行獨立公投,有16.1%非常同意,27.3%還算同意,23.8%不太同意,24%一點也不同意,8.7%沒意見、不知道或拒答。換句話說,在台灣二十歲以上成年人中,有四成三基本上贊成在蔡英文總統這個任期內舉行獨立公投,但有四成八反對。
      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表示,這代表台灣人對在蔡英文總統這個任期內舉行獨立公投一事看法分歧,幾無共識可言。
      進一步的交叉分析:在政黨認同方面,六成四民進黨認同者贊同在蔡總統這個任期內舉行獨立公投,早日完成台灣歷史使命;三成一反對。在中性選民方面,四成贊成,四成八反對;在國民黨認同者方面,兩成四贊成,七成三反對。
      在年齡層方面,35-54歲年近中壯年的人多數反對在近期之內舉行獨立公投。相對地,在25-34歲的人當中,五成四贊成,四成反對;65歲以上的人當中,明顯較多數的人是贊成獨立公投。
      在教育程度方面,高中職及以下教育程度者中,都有近五成的人贊成在近期內舉行獨立公投;但專科及以上教育程度者,則有近六成左右的人不贊成。
      此外,四成九的人認為當因獨立公投可能造成中共武力犯台時,還是不要比較好;但也有多達四成一的人,不贊成因考慮中共武力犯台的因素就放棄獨立公投。

  7. 加泰隆尼亞公投鬧劇,獨立不是解決問題的萬靈丹
    2017-10-12 兩岸犇報雙週刊第160期 社評

    「民族自決」與「國家主權」像是一對歡喜冤家,從18世紀末「單一民族國家」概念誕生的那一刻開始,它們就互相以對方為條件和對手,在吵吵鬧鬧之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繼續走完它應有的全部歷程。至於「愛情」,那只是理想,並不是婚姻幸福的保障。
    上個世紀的最後10年,伴隨著原蘇聯社會主義國家體系的瓦解,原來為兩體制對立的意識形態鬥爭所掩蓋的民族與宗教衝突再次顯現,加上霸權國家的外部干涉和強權政治所造成的國際關係與經濟發展的不平衡,導致以「民族自決」為依據的民族分離運動再一次地走上國際政治舞台。但是,與二戰後殖民地與半殖民地地區人民爭取民族獨立的反帝民族解放運動不同的是,這一波的民族運動更多的表現為「多民族國家」內部某個非主體民族要求獨立建國的運動(如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或是散居於多個多民族國家內部的某個非主體民族謀求分別從其所屬國家脫離,從而建立單一民族國家的訴求(如中東地區的庫德族獨立運動)。
    本月初,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不顧西班牙中央政府反對,舉行「獨立公投」。儘管投票前的民調顯示「獨立公投」並未得到自治區公民普遍的認同,西班牙憲法法庭也宣布加泰隆尼亞議會所通過的「公投法」違反國際法和西班牙憲法,但自治區政府仍然執意為之。投票的結果,雖然有90.9%的參與公投選民支持加泰隆尼亞獨立建國,但投票率僅達42%。也就是說,如果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據此宣佈「獨立」,那將有超過60%反對獨立或消極抵制獨立公投的加泰隆尼亞人將在自己的家中成為「外國人」,特別是從西班牙其他省份移居來該地區從事勞務的工人階級。因此,這個週末,有近百萬自稱是「沉默多數」的加泰隆尼亞人在打破了沉默走上街頭,反對獨立、反對脫離西班牙,高喊「西班牙萬歲」、「加泰隆尼亞萬歲」。
    加泰隆尼亞位於西班牙東部,靠近地中海,在歷史上曾長期保持獨立,但在15世紀通過王室的通婚成為西班牙王國的一部分。20世紀初,加泰隆尼亞曾享有自治權,隨後在弗朗哥當政30多年期間受到打壓;一直要到1978年民主化後,自治政府才得以重建。晚近獨立運動的興起,導源於2006年加泰隆尼亞議會通過了新的自治章程,賦予自治政府更大的司法和財政自治權,並以公投方式通過。此一章程得到西班牙議會和中央政府的認可,但最終被憲法法院判定部分條款違憲,並否定加泰隆尼亞的國家(nation)地位;引起該地區民眾的強烈不滿,對西班牙憲法法庭的抗議最終演變成為持續至今的獨立風潮。
    加泰隆尼亞分離運動的理論根據,是導源於美國獨立運動和法國大革命的「民族國家」概念,和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美國總統威爾遜提出的建立和平秩序的「十四點計畫」。前者,以「一個民族的生活空間與政治空間的同一」為理想,強調一個民族要在世界上取得「自然法則」和「自然神明」所賦予的獨立與平等地位,就要解除其與另一個民族之間的不平等關係;後者主張以「民族自決權」解決戰敗國家海外殖民地及戰敗國境內各民族問題的原則,強調尊重「殖民地人民的公意」。但是,真實的世界是一塊大理石蛋糕,而不是千層派可以做精準的切割。當今世界上絕大多數的民族國家是一個多民族混合的國家,只有少數的太平洋島嶼國家稱得上是「單一民族國家」,任何人為的切割都無法保證錯牙雜居於該地區的少數族裔平等的公民權益。人們將某些西方沿海國家賦予民族國家的地位,是出於歷史的謬誤(如19世紀的英國和18世紀的法國);但也是出於這種對歷史的誤讀,人們將種族同一的民族理想和國家概念重疊在一起,才造成當今世界的許多民族分離主義訴求。
    「民族自決」原則的提出,最初用意是反對殖民主義,爭取殖民地附屬國的民族解放運動。以往的聯合國文件都認定民族自決權僅適用於殖民地地區,從未宣布適用於一國主權下的民族地區,強調外部勢力不能干涉國家主權和他國內政。聯合國大會1514號決議案第六條就規定:「任何旨在部分或全部分裂一國國家統一或領土完整之行動,均與聯合國憲章之宗旨與目的相牴觸。」在多民族國家,民族自決權的根本目的是個民族在平等的基礎上的聯合與團結,而不是分離。「民族自決」在殖民地、半殖民地時期,作為對殖民主義壓迫的反抗,它屬於民族解放運動,具有進步性和合法性。在後冷戰時期的多民族國家,強調「民族自決」,只會導致離心力和對國家統一和社會穩定的破壞,最終危及世界和平和自身的發展。
    加泰隆尼亞是西班牙經濟發達地區,佔全國約16%的人口卻貢獻了25%出口產值和19%的GDP,其經濟總量相當於一個葡萄牙,成為尋求獨立的底氣。金融海嘯後,加泰隆尼亞對西班牙的經濟貢獻遠遠大於其從西班牙國庫拿到的撥款,導致加泰隆尼亞人普遍的抱怨。加上,近年來西班牙深陷經濟危機並執行節樽政策,加泰隆尼亞狀況雖然相對較好,但2016年的失業率也高達15.7%,負債更是達到770多億歐元。在此背景下,許多人將「獨立建國」視為是解決問題的良方,相信「沒有西班牙,明天會更好」。問題是,加泰隆尼亞的商品及服務的主要市場是西班牙,多達35.5%的貨品是輸往西班牙內地,獨立後出口將遭切斷;同時,新政府需花費大量資金建立新的公共機構,經濟將面臨斷崖式下滑。
    特別是,西班牙是歐盟成員國。歐盟於公投翌日發表聲明強調,西班牙的內部事務依照西班牙的憲法程序處理;如果加泰隆尼亞獨立於西班牙之外,將不是歐盟會員國。也就是說,獨立後的加泰隆尼亞若想加入歐盟,必須重新申請,而且需要西班牙的同意才能成事;屆時,其人民將失去歐盟各國自由出入境、升學、就業等等的便利,出口貨物將被徵收75%巨額關稅,勢必造成外資與本地工商業者的大舉外移。西班牙財相金多斯(Luis de Guindos)就警告,獨立後加泰隆尼亞GDP將下跌25至30%,失業率則會上升一倍。而且,加泰隆尼亞政府目前債務是770億歐元,占該地區國內生產總額(GDP)的34.5%,當中520億歐元的債主是西班牙政府。
    真正的「民族自決」應該是在國家主權範圍內,進行自我管理和自我發展的權利。在多民族國家中,非主體民族可以通過不同的區域自治和地方自治,實現和保障自身的合法權益,建設多元一體的國家格局。從加泰隆尼亞的案例,我們可以省思:「自決公投」或許是基於一時的義憤或激情,是無限制的自我意志的表達,但決不是解決問題的萬靈丹;甚至將在缺乏外部勢力的支持下,成為孤島,不可避免地成為自我淪喪的開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