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comments on “黨內擇汰--國民黨與民進黨

  1. 2020-06-29 民眾黨立委蔡壁如FB

    佔領議場,其實就是攻守互換。兩黨一樣,都是換位子換腦袋。
    昨天傍晚,國民黨立委為阻擋監察委員被提名審查人事一案,以「拒絕酬庸、撤換陳菊」為訴求,佔領立法院議場。而在今天,我們看到很多綠營人士對於佔領議場的酸言酸語,例如“拿台灣的民主當人質”、“開冷氣浪費納稅人的錢”諸如此類的言詞。但如果讓我們回想執政黨以前曾經做的事、說過的話,我們就會發現其實只是攻守交換,換個位子換個腦袋而已。
    總統府則表示,「封鎖議場、占領主席台,是“拿台灣的民主當人質"」。但是民眾的記憶猶新,霸占主席台、癱瘓國會議事,不正是過去民進黨在野的時候,杯葛議案最常採取的手段嗎?光是臨時會,柯建銘總召就帶著民進黨占領過好幾次了。
    蔡英文總統以前說,「政府沒有聽見,可以拍桌」;怎麽現在換了民進黨執政,在野黨出來拍桌就變成拿台灣的民主當人質了呢?就拿“開冷氣"這件事來說,2012年民進黨因反美牛而夜宿立法院的時候,冷氣也是一樣照開不誤。怎麽現在變成執政黨了,就變成浪費納稅人的錢了?
    我們以同樣標準來檢視,過去身為執政黨的國民黨。馬政府時期,民進黨在野杯葛的時候,國民黨就曾經酸民進黨的這些杯葛行為是“非理性問政”。而當年太陽花學運,學生占領立法院要求開冷氣的時候,國民黨也是一樣用相同的一句“浪費納稅人的錢”、“草莓學運”來做批評。而我們今天看到臨時會的第一天,國民黨就占領議場,其實不過是兩黨攻守互換,只要誰執政,誰就忘了自己當初說過了什麼!占領議場真的沒有正當性嗎?占領立法院喊“廢考監”的背後,正是凸顯出執政黨的鴨霸!
    台灣民眾黨相同是反對監察委員的提名,支持廢考監。且先不論這份監察委員的名單合不合理、陳菊適不適任的問題,廢考監這件事是過去民進黨在野時所不斷主張的。現在民進黨執政甚至連任了、且國會擁有多數,其他在野的三黨也都支持廢除考監;民進黨的聲明卻是說,他們提出名單是因為依據憲法。但這根本就是胡扯!過去陳水扁時期就曾經有3年半是沒有監委的,中華民國依舊照常運作。現在不去處理朝野有共識的廢考監,反而去把監委提好提滿;這不是酬佣,什麼是酬佣?
    執政黨此次要開的臨時會,雖然議程還沒有出來,但在這幾次朝野協商,已經非常清楚了。民進黨只想討論他們想討論的議題,拒絕將3個在野黨派的任何議題排入議程。這表示,執政黨連討論議題的機會,都不給在野黨。而且我們民眾黨的提案,都是具有急迫性、或是民進黨自己在野的時候一直支持的提案。民眾黨與時代力量都想在臨時會提案修港澳條例18條,而台灣人挺香港是立法院朝野的共識,而且有消息稱中共的港版國安法7/1就要實施了,但民進黨卻連這種提案都全力阻止排進臨時會議程,原來這就是民進黨所謂的「撐香港」?
    另外還有國民參審法。民眾黨所提案,要陪審與參審兩案併行。陪審制是民進黨在野時候力推的,陪審制甚至被列入民進黨的黨綱。民進黨卻完全反對在野黨的提案,現在民進黨執政了,就要強硬通過參審制,將他們自己過去在野的時候所支持的陪審硬生生扼殺在搖籃裡!
    民進黨現在全面阻止在野黨的提案,鴨霸的連討論的機會都不給,而這才是真正導致在野黨會採取占領立法院手段及原因了。
    議題無法在立法院被討論,責任在執政黨而不是在野黨。今天出現的這場占領的運動,真正的原因還是必需歸咎在,很多議題都無法在立法院被討論。而議題無法被討論,責任應該在執政黨,而不是在野黨。不論今天是誰執政都一樣!
    台灣的民主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我們希望立法院議事可以步上正軌。執政黨要負起責任。以前國民黨全面執政時,欺壓小黨,導致民進黨會去採取占領的手段;現在換民進黨執政了,把以前自己所抗爭的東西全部忘記,做起一樣的事情來。而我們必須在這裡大聲疾呼:民眾黨所追求的新政治,應該是朝野都要秉持理性的態度,讓議題能夠被謹慎的討論。
    #考監委名單即刻退回
    #憲政改革即刻啟動

  2. 2019年的「台灣獨派」,在蔡英文的帶領下,圍著國民黨離席後的「中華民國殘羹剩菜」,舔舐得津津有味,邊吃還邊不忘記為自己開脫:「我吃不是因為它香,而是為了打倒國民黨。」看到過去「神聖的獨派」落得這付醜態,我終於理解「獨派已死」,死因是「失去求生意志」。為了打倒國民黨,讓自己變成國民黨,就是它自裁的方式。
    ——————–

    2019 獨派已死
    2020-06-17 方格子 台灣星火

    2019年的最後一天,分享今年的最後一篇記錄。
    2019年我認為台灣最值得記錄的事件是:「獨派已死」,而苟活的一小撮叫「喜樂島聯盟」。不過死去的獨派發出哭嚎,躺在中華民國的陵寢裏抗議喜盟不是獨派。逝者以矣,存者不被承認,自此台灣再無獨派。描述這個結局的最佳註解來自現任總統蔡英文,她曾說:「誰是獨派?」她做到了。
    我不是獨派。按照獨派還活著的時候所列出的標準,本人從來都不夠格。我支持台灣自己成為一個名實相符的國家,是從理性的角度,認為這是對台灣人、和未來每一個在台灣誕生的孩子最有發展優勢的方向。但一路以來我所接觸的獨派,都告訴我「你沒有主張台灣獨立建國」的資格。因為在獨派眼中我是外來者,是中國流亡難民的遺緒。
    約莫三年前,某個法理台獨的獨派告訴我,台灣人自決建國時我這種身份的人不能參與。只有日本放棄台灣主權時已在台灣落戶的住民、和與這種住民有血親淵緣的人才能參加住民自決。我這種人,只能等台灣成功建國後申請歸化為台灣國人。好神聖的獨派啊,是不是?
    雖然我當時心中認為這種論述根本是落伍的鬼扯,但我並沒有排斥,因為我只看終局的目標,個人偏見我並不在意。但就在今年,蔡英文執政的最後一年。就是同一個人,公開表達支持蔡英文「中華民國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的論述,理由是「維持現狀才不會讓中華民國就地合法」。看到倨傲的語氣說出荒謬的論述,我終於肯定他真的是從頭到尾在鬼扯。
    另一個,是我所欣賞的獨派青年,屬於我絶不懷疑他獨派思想純度的類型,一樣支持蔡英文。至於理由,我不想精確引述他的文字,因為我至今還是非常欣賞他,不想讓他覺得被針對。他臉書陳述的大意是「如果暫時認同中華民國是消滅國民黨的必要之惡,他可以接受」,這令我感到惋惜。這位曾經就「解殖論」跟我侃侃而談的朋友,有意識到他腦內根本沒有解殖嗎?
    今年的尾聲,也是台灣獨派的尾聲。儘管枱面上還有眾多獨派政黨、社團,各自號稱有自己的主張、論述、謀略、政治判斷。但在我看來,他們的舉措都透露出一個本質,就是「蔡英文真正介意的,他們都不敢碰」。它們只能在主上容忍的範圍內各自強調彼此的不同,只敢在當權者劃下的紅線內玩自high的遊戲。這獨在哪裏?這算什麼獨派?
    為了打倒國民黨而接受中華民國;為了不讓中華民國合法化而接受中華民國,不管視之為暫時的、過渡的;都是自欺欺人的說法,因為這種說法要成立的前提是:『台灣人的意識是可以任意操控、隨時改變的』。但這就衍生了二個誤區:第一是現實上不可能;第二是這根本不是獨立。
    先有自由人,才能創建獨立國。而獨立自主的人民是非常、非常難以培養的。人民意識更是要經過很長時間凝聚的;怎麼可能在你想要打倒國民黨時跟著你認同中華民國,在你想要台灣獨立時就突然變成認同獨立?會有這種想法的人根本不理解什麼叫獨立。或是刻意扭曲了獨立的意義。當台灣連『自稱反抗威權的獨派』都認同中華民國,整個台灣社會的體制、思想、教育、歷史認同等面向就會完全浸潤和接納它。這不是什麼國家獨立的過渡,更沒有暫時可言。社會文化的演進哪有「暫時」的?別忘了,政治就是一般普羅大眾的生活。當台灣往中華民國的脈絡發展,生活其中的人民意識也會隨之奔流,想拉都拉不住。
    就算可以用超凡的『政治造神』手段讓台灣人民跟從,試問:盲目地配合政治偶像喊獨立的人民是真的獨立嗎?當然不是,也不會成功。不透過長期孕育獨立自主的意識和思維能力,而想透過政治操作和謀略去達成「獨立狀態」,只會是『另一種形式的威權』。
    2016年後的國民黨,為了向中國討得「大一統」後的滿漢全席,爭先恐後傾中。而2019年的「台灣獨派」,則在蔡英文的帶領下,圍著國民黨離席後的「中華民國殘羹剩菜」,舔舐得津津有味,邊吃還邊不忘記為自己開脫:「我吃不是因為它香,而是為了打倒國民黨。」看到過去「神聖的獨派」落得這付醜態,我終於理解「獨派已死」,死因是「失去求生意志」。為了打倒國民黨,讓自己變成國民黨,就是它自裁的方式。
    物有所終,自有所始。台灣至今唯一尚有餘溫的國家獨立火苗,我個人認為僅存於「喜樂島聯盟」,別無其它。曾經有位我欣賞的獨派前輩批評喜盟沒有政治判斷。我雖然認同,這卻反而是我個人最欣賞的一點,因為這最接近我所認同的獨立意義;這最不像早就該被淘汰的舊政治。所謂的政治判斷,簡單說就是「進退皆有政治損益的考量和策略」。在這一點上,喜樂島聯盟應該是不及格,但這也是它至今還「活著」的原因,更是它之所以有價值的原因。
    2019年所有「政治判斷佳」的獨派,在策略上幾乎都是『在不罵蔡英文、不和民進黨作對的前提下,儘量表現得不像小綠』。大處不違背,小處儘量做區隔,以此試圖分一點傳統綠票期望壯大。但其實都淪為附庸,連帶背書中華民國。這種政治判斷,比比皆是,台灣一點都不缺。稀奇嗎?這種「獨派」,早已身亡,形同僵屍,有何期待?
    喜樂島聯盟當然有其固執難搞的部分,我並不否認連我在跟他們接觸的過程中都常常腹誹,但這個政黨至今沒有失去我的欣賞和尊重。因為它們敢在當權的法西斯紅線之外衝撞,敢在獨派自我設限的紅線外堅持。在台灣獨立聲量寂滅的2019,這群傻子又臭又硬的扮演一個裏外不是人的豬頭角色,承受各方的譏誚怒罵,站在統獨光譜最遠的那一端,告訴每一個曾經夢想國家獨立的台灣人:「你們還可以回頭。」這將是對關鍵世代已沉淪的台灣最有用的存在。
    2020喜樂島有戲,未來的八年獨立進程才有戲。其實喜盟大可以對批評它的黨說:「不然正名制憲換你來做。」我想這些已死的獨派沒一個會接受,因為它們都有『政治判斷』。我由衷建議喜樂島聯盟,別再自稱獨派,獨派已死;新的一年,想個新的稱謂,開啟新的時代吧。

  3. 蔡英文「變形記」
    2020-06-25 自由時報 金恒煒專欄

    監察院本來就是憲政雞肋,經過這一波人事命令,更淪為國家級笑話。蔡英文在這齣荒謬劇中擔綱導演,推出了不折不扣的鬧劇,只能用「荒腔走板」來形容。國民黨的黃健庭欣然應召出任副院長,其實就是跳船;黨中央了無招架之力,頓成笑柄。在綠營立委群起反對下,黃健庭羊肉沒吃到惹了一身腥,無端折翼,悲劇一樁。
    監察院正副院長與委員的提名在總統一人獨斷,民進黨國會佔多數,監院人事案原是小菜一碟,竟可以搞到廚房失火!事情鬧到不能收拾了,蔡英文方始出面道歉,表示「責無旁貸」,但振振有辭的辯解,表示提名有理,是為了跨越黨派、維持監院高度中立性云云。然而外界所質疑、抨擊與非議的,不在跨不跨黨、劍尖直指黃健庭弊案纏身;更嚴重的是,黃透露總統府對他的案情知之甚詳。蔡英文沒有一字解釋為何提名有案在身的人,反而將錯就錯,「兩個名額暫不補實」;把自己的錯「變形」成另一面貌!不啻古羅馬小說《變形記》的台灣政治版本。
    「變變變」其實是蔡英文一貫伎倆,結構性改造工程撇在一旁,使出大衛魔術,用一種虛像來取代真實。監院當廢不廢,卻加掛「人權委員會」矇混。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民進黨一直主張三權分立,「我就是創黨黨員,我們始終到今天還是主張三權。」然而蘇揆直認不韙說,這一次立院修訂監察法,特別設立人權委員會,是把老的監察院轉成新的、有時代意義的運作機關。這就是變形手術,讓監院借殼重生。
    「國家人權委員會」是今年一月修法,純然是為「新」監院量身打造。監院本有七個委員會,是依內規設立。而「國家人權委員會」則是透過立法,位階自在七委員會之上,尤其冠「國家」兩字,不成為監院太上皇也難。可見蔡英文並不打算廢考監兩院,成立所謂「國家人權委員會」,轉移了廢監院的視聽,於是「變形」而開工大吉。
    「正名制憲」明文載於黨綱,總統兼黨主席的蔡英文要不要遵守?這裡又看到她使出乾坤大挪移的變形術,用「中華民國台灣」轉化了「制憲正名」的必要;換句話說,新的話語已取消實際憲政工程。
    建立陪審制明文列在民進黨行動綱領,蔡英文2016年總統就職典禮上信誓旦旦向全民宣示進行司法改革;結果呢,司改不改,還一手扼殺了陪審團制。只能參審、反對陪審,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表示,是「上面的意思」。為什麼不採陪審而要參審?為什麼兩案並行也嚴拒?法務部次長蔡碧仲一句話就境界全出了,他說「還是現行職業法官制最好」;參審制就是現行職業法官制換湯不換藥的「變形」,而且是蔡英文「交代」的。蔡英文假司改之名行維持司法現制之實。這又是一樁「變形記」。
    蔡英文是不是應當改名為蔡變形?民進黨是不是應當改名為變形黨?

    • 只有無腦的決策者,才會重用無腦幕僚提出的無腦提議
      2020-06-22 呷新聞 主筆室

      總統蔡英文提名監察院人事案,包括曾涉貪污的國民黨前台東縣長黃健庭擔任副院長、監委人選出現前柯文哲市府副市長陳景峻等人,引發外界一片譁然。對此,多位親綠名嘴或媒體開始定調,此為蔡英文的核心幕僚提出的建議,並重砲開轟,要求換人。但該換的除了幕僚,蔡英文身為決策者,最後拍板定案的就是她,難道蔡英文就不該被換掉?
      《風傳媒》報導稱,某曾與聞的機要黨內人士就直言,蔡英文參與重大決策僅有小圈圈,極度封閉,如此重大的事,黃健庭是否適合,竟沒多找些重量高層商量及一起政治研判。《上報》則引述一名知情黨政高層表示,提出由黃健庭任下屆監院副院長之議,是早在5月下旬就已討論,並在5月底決定,是「多位黨政要角在總統官邸開會討論後,一起形成的共識」,所以這是一樁「集體闖禍」的政治慘案!
      親綠名嘴周玉蔻先後在臉書發文稱,「大爆炸了!誰給小英出的餿主意啊?擺明要害她!總統府最近很不平靜」、「黃健庭案出包釀風暴,沒有一個人出來扛責任替小英擋子彈!蔡總統點滴在心頭,該怎麼想?」明顯將責任歸於蔡英文的幕僚群,甚至要幕僚出來犧牲替蔡英文擋子彈。
      身為幕僚,給總統出不當主意,當然應該問責。但是誰最後拍板做出決策?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7條明定,監察院設監察委員29人,並以其中1人為院長、1人為副院長,任期6年,由總統提名,經立法院同意任命之。明顯最終決策權在蔡總統。難道親綠名嘴只願攻擊蔡英文幕僚,不願攻擊真正下決策的蔡總統?還是當前甩鍋給幕僚,證明是由幕僚「違憲亂政」沒經總統同意就做出決策?
      只有無腦的決策者,才會重用無腦幕僚提出的無腦提議。

  4. 在行騙的政黨,誠信是笑話
    2020-06-18 風傳媒 許玉秀

    台灣防疫成功享譽國際,但輸出詐騙集團,也是聞名遐邇。台灣的騙子行跡似乎踏遍五大洲,每次看到或聽到其他國家送回我國詐騙集團人犯的新聞,總覺得不太光彩。但就算是這樣,基本上覺得詐騙集團是在離自己相當遙遠的地方,儘管偶而會接到他們的詐騙電話。
    但是在今年4月23日那一天,在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的公聽會上,還真的碰到詐騙集團。詐騙集團怎麼混進立法院的?原來是利用法官的身分。他們表面上是司法院的秘書長、刑事廳長和調辦事法官,他們的言行卻如同詐騙集團一樣。當時非常訝異,現任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擔任法官期間還薄有清譽,怎麼當上秘書長之後一夕崩壞?
    原來早在2018年5月3日民間團體拜會司法院時,擔任司法院秘書長的呂太郎就說過這樣的話:「若是採陪審制,法庭設備要變動,國家沒經費;採國民法官制,什麼都不用改」。這當然是公然說謊。目前地方和高等法院法庭,有獨任法官、三個法官合議庭,特殊情形由五個法官組成一庭(例如釋字第627號解釋所稱在與元首有關的特定處所採取強制處分的特別審查法庭)。但依照現在躺在立法院的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規定,6個參審員加上3個職業法官,總共有九個法官在庭,法庭設備怎麼可能不需要變更?怎麼可能只有陪審制才需要變更法庭設備?這樣信口開河的秘書長,和詐騙集團說話的方式差不多,能矇混過去就好。而根據現任秘書長在過去一個月和民間團體協商過程所說,司法院自始至終從來沒考慮陪審制,可知當時的呂太郎秘書長從民進黨敗選後的2018年12月22日開始,到香港反送中運動如火如荼的2019年5月8日之間,主動找民間團體的協商,就是一齣自導自演的詐騙大戲。
    那麼在今年4月23日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召集委員李貴敏召開的第一次公聽會中,現任秘書長林輝煌的矢口否認,不過是秘書長詐騙行為交接的一部分。除此之外,在5月以來的協商中,林秘書長也坦承司法院推動的參審制,讓國民法官和職業法官共同審理,就是要發揮法官的權威效應,而不是他們對外宣傳的平等對話。也就是繼。續。行。騙。
    所以司法院這個詐騙集團的故事長這樣:2019年10月以前的秘書長現在的大法官呂太郎、刑事廳廳長蘇素娥和調辦事法官,算是犯案後逃走,現任秘書長和現任刑事廳廳長及調辦事法官,是被活逮的現行犯。在刑法學理上有個說法,他們叫做「相續共同正犯」或「承繼共同正犯」,這也是我國法院實務上承認的概念。至於職位沒有變動的司法院長許宗力,看起來就是整個詐騙集團的幕後主謀。
    司法院高層甘心組織詐騙集團行騙,而且就在蔡總統連任選情內外交迫的期間,難道總統才是詐騙集團的真正藏鏡人?人民給她817萬選票,是要給她力量讓她挺起腰桿,處理司法體系裡的反改革力量;但她老早打定主意,在拿到選票後,回過頭把給她選票的改革力量當作賤民踐踏。真正的詐騙集團主謀,原來竟是蔡英文總統!原來817萬張選票選出個詐騙集團首腦!
    從今年5月15日到6月16日,民間團體代表和官方所進行的6次協商中,頭一次和最後一次,柯建銘總召毫不諱言,民進黨黨綱中的陪審制是用來對付國民黨的,2015年主張陪審制也是為了杯葛國民黨的觀審制。當民間團體秀出柯建銘委員和鄭運鵬委員2016年連署支持陪審制的簽名照時,柯建銘委員表示是一時衝動。
    換句話說,民進黨上下根本從來都沒有想要實施陪審制。所以上一個會期提出陪審版本的民進黨立委,目的還是拿陪審制草案騙選票?所以陪審制從1999年開始,就是民進黨拿來騙選票的工具?透過陪審制,民進黨從2000年以來,騙得兩次的執政權,和無數次的地方選舉。陪審制當了民進黨整整二十年的提款機?
    從這些民進黨所寫和司改有關的歷史看來,那些在電話那一頭的詐騙集團和民進黨比起來,根本是小巫見大巫,他們騙個幾億或幾十億算甚麼?民進黨騙到整個江山,他們的頭頭還被認為很有領導能力,不必吃牢飯。這樣的民進黨,要把詐騙集團關進監獄,有正當性嗎?可能讓那些詐騙集團改過向善嗎?台灣可能擺脫詐騙王國的惡名嗎?
    台灣在國際上憑甚麼和中國對抗?不就是因為台灣自詡為一個實施現代自由民主憲政體制、努力踐行法治國原則的國家?這樣的國家叫做民主法治國。而民主法治,就是所有人民一起約定一個準則,以便彼此往來能有所遵循;所約定的,除了規則的內容,更重要的是彼此信守約定的意願。其中第一要義是平等,第二要義就是信守承諾。彼此平等的人之間,才可能完成一個大家都願意遵守的規則。彼此平等的人,才可能尊重對方的意見,才不會協商進行中不告而別。
    一個不守信用的人、說話不算話的人、毀信棄諾的人,基本上沒有平等觀念,有什麼資格談法治?這樣的人,基本上蔑視對方的人格。因為蔑視對方人格,才會認為推動陪審制的人都求名求利,而自己為了個人權位膜拜參審制是理所當然。既然根本輕視對方,自然也不可能遵守彼此的約定,不會承認自己和對方的七次協商有什麼意義。在騙子眼裡,被騙的對象只是一個工具。
    主張唯一參審制的司法院,宣傳的是在參審制,法官可以教育民眾。但法官如果是這種不守誠信的人,有甚麼資格和一般民眾談法治教育?是要把會信守承諾的人民,教成背信忘義、知法玩法的人嗎?
    最近有人針對國民黨寫了一篇文章,提到沒有一項改革是不痛的,不痛的改革從不叫改革。誠哉斯言!看起來民進黨選擇不痛的不改革,因為:改革太痛,承受不住。騙子選擇行騙,一定是不行騙比較痛,行騙比較不痛,於是他們只好選擇行騙。
    到目前為止,民進黨的從政黨員周春米委員和蔡碧仲次長都說,先求有,再求好。表示他們也知道目前選擇的這個有是「不好的有」,而他們至今也的確都沒有能力替這個「不好的有」提出有力的辯護。也就是說,求有比較不痛,求好太痛。但是那個太痛是甚麼?至今不敢說。
    明明不少民進黨立委比較支持陪審制,上一個會期還提出陪審的版本,為什麼他們不敢出聲?為什麼也沒有一位民進黨立委,敢於真正站出來為司法院版本背書,只落得高高在上的總統,必須窘困地在媒體面前,要求他們用「國民法官法」這個名稱誘騙人民?
    司法院院長把參審制當神膜拜,說出一想到能讓參審制上路就非常exciting(應該excited才對),而不肯面對陪審制,不願意和陪審制同行。可能只是因為許宗力院長讀錯歐洲人權法院判決、錯解憲法,而為了面子不肯認錯,因為認錯太痛,和法官、檢察官眼中可惡的有罪而狡猾的被告一樣。
    那麼民進黨黨主席一人意志,貫徹全黨,又為的是什麼?投出817萬選票的人民和沒有投票給她的人民,應該都非常想知道:那說不出口的痛、讓總統縱使在三月底和民間團體見面了也不能光明磊落地向民間團體解釋的痛,是什麼?
    騙子犯行確鑿,卻有不得已的痛,如果不說出來,別人想同情、幫忙撫平傷痛,也無從著力。如果一直不肯說,只好認為理由就是不能取信於人,那麼只能送他進監獄,讓他不能再行騙。
    拿陪審制行騙二十年的民進黨,希望台灣人民怎樣對待他們?

  5. 民進黨沒有黨魂也沒有人才嗎
    2020-06-21 上報 許玉秀/模擬憲法法庭暨模擬亞洲人權法院發起人

    民進黨才剛勝選,防疫績效卓著,讓全部的民進黨人走路有風。可怎麼才一轉眼,卻好像已經出現民進黨的世紀末景象?
    針對力推的參審制,到現在提案的司法院,沒有一個人能夠把草案有多好說清楚,出來一個,陣亡一個,演出都荒腔走板。不是沒有查證資料,信口開河,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把法官的信譽都給毀了。而民進黨立法委員,對於司法院草案版本,更是說得口齒不清。然後過去的立法院會議紀錄和媒體資料都證明,民進黨立法委員鄭運鵬和鍾佳濱弄不清楚自己的黨團歷史,還在繼續說謊。
    連所謂黨內的政策研究員,在媒體的投書,也每一段話都會讓民進黨無地自容,說來說去,都自打嘴巴,例如舉世無雙的制度,打中司法院那個被批評為四不像的「參審融合陪審」;說國民黨如果以政治目的杯葛會傷害人民,剛好說到民進黨自己曾經以陪審制杯葛國民黨的歷史。所有發出去的子彈都打回到民進黨自己身上。
    林飛帆是民進黨副秘書長,是嗎?民進黨展現這樣的發言品質,副秘書長要不要負點責任呢?太陽花世代會從此同流合汙,成為詐騙慣犯嗎?
    這兩天的一樁,是傳聞中的監察院副院長人選,竟然是前國民黨台東縣縣長黃健庭。而從黃健庭開記者會表示,國民黨如果不祝福,他就退出提名,顯見並非傳聞,而是真的已經上了監察院正副院長名單。最後是他不要民進黨,而不是民進黨放棄他。
    竟然有人起心動念,而且不只起心動念,甚至已經都站到公布記者會門口了,要讓得到817萬票的總統、拿下立法院過半數立委席位的民進黨全黨,認證國民黨的黨員黃健庭比起民進黨黨員,道德操守更值得擔任監察院副院長這個職位。而民進黨全黨上下,找了半年,找不到一個能託付重任的黨員。在民進黨員以外的無黨籍人士當中,也找不到一個足堪監察院副院長之任的賢能之才?
    民進黨的招牌,需要靠黃健庭這樣的國民黨黨員來幫忙擦亮?就這樣一個失敗的提名動作,民進黨背書了一個其他政黨的政治人物。這個政治人物在國民黨內部,都未必被評價為足以擔任監察院副院長的職位。民進黨總統一個積極的提名動作,就認證他一世清白。
    最尷尬難堪的,應該是監察院院長被提名人陳菊,她看起來被迫必須參與背書。只因為國民黨質疑她高雄市長任內有58案在監察院?只因為她接監察院長民調不到四成?所以需要一個紀錄比較清白的反對黨黨員來封反對黨的嘴?還是需要一個比較清白的副院長,來緩解陳菊對監察院帶來的傷害和監察院可能遭受的質疑?
    可不管是哪一種動機,顯然藍綠都反彈,顯然社會不買單,因而受重傷的只有民進黨,而且是雙重受傷。不但暴露民進黨的心虛,間接承認被提名的黨同志的確有瑕疵,等於同時拋棄自己的黨同志。而為了背書他黨的黨員,總得有一番非常正面的說詞,例如為了政黨和解,例如就是獨立機關不應分藍綠,但最重要而免不了的是,這個人選賢能兼備。特別因為對民進黨長期執政的價值和正當性而言,陳菊是一個有代表性的黨同志,這樣兩相對照之下,不但形同肯定對方的政黨,還同時否定了自己長期執政的價值和正當性。這一點非常傷害民進黨自己的選民。
    其實就監察院中有多少彈劾案、糾正案這一點來看,對陳菊未必能造成殺傷力,因為民進黨的選民可能會從政黨鬥爭的角度來解讀。例如最近監察院通過糾正案,譴責高雄氣爆民間捐款市政府不當運用,作者對事件原委不明就裡,不敢評論是與非。不過如果所謂馬系監委的糾正不受重視,恐怕很難歸咎他人,因為他們在過去的任期內,被認為包庇過太多應該受彈劾的「自己人」,已經失去信譽。
    而陳菊對民進黨終究是有功勳的。協助和輔佐過太多比她資深的和資淺的黨內同志;許多人對於未來由監察院領導人權政策,有很深的期待;加上未來四年沒有她坐鎮權力江湖,看來民進黨黨內還很難平靜。對選民而言,既然讓民進黨執政,那些受反對黨抨擊的從政缺失,大約也願意概括承受,尊重他們的總統對黨內人事的安排。所以就算外界有物議,民進黨也應該扛,因為就目前國內各政黨的狀況來看,換了其他政黨執政,在這件事情上面,恐怕也不可能有更好的處理方式。
    如果出於看弱陳菊這個原因,而替他黨黨員的賢能背書,實在不可思議。所暴露的是對民進黨的執政沒有信心,對從政黨員的貢獻不敢肯定,對民進黨選民的支持不在乎、甚至是否定。
    立法院第八屆第二會期,柯建銘總召在司法和法制委員會,有這麼一段發言:「今天本席代表民進黨團提出了陪審制,尤美女委員也是共同提案人,而坐在台下的吳育昇委員提出的是參審制。我們希望各種不同制度在立法院能夠好好討論,當然,這需要一段時間的教育,而且要排除我剛剛所提的問題,所以不要操之過急。好不好?」(2012年9月27日立法院公報 第101卷 第54期 委員會紀錄 頁320-321) 到了第六會期,同一個委員會,柯建銘總召又說:「所以認為下一階段的立法策略應促使司法院與民間進行合作辦理陪審模擬審判,不要再搞對抗和假改革,法扶基金會更應該加入合作的行列。」(2014年12月24日立法院公報 第104卷 第5期 委員會紀錄 頁133)
    提出參審制的國民黨委員吳育昇後來落選,不知道被民進黨立委偷偷取笑多久。或許吳育昇委員可以稍微感到安慰,他還只是被偷偷取笑一時;如今民進黨黨主席,以總統之尊,肯定了他。因為支持陪審制而把票投給民進黨的選民,已經反過來被民進黨立委公開訕笑。
    總之,結論看起來是這樣:民進黨的總統兼黨主席,向來不相信民進黨黨綱所標示的價值,看來也認為民進黨裡面沒有人才。

    • 酸林飛帆反被嗆怎不退黨 林濁水罕見強力反擊
      2019-07-13 中時電子報 黃麗蓉

      曾參與太陽花的林飛帆15日將接任民進黨副秘書長。前民進黨立委林濁水在臉書酸說,連民主價值都已經模糊的黨,一個林飛帆加進去會有什麼不同嗎?底下網友嗆林濁水:「怎不退黨?」林濁水罕見強力回擊說:「為什麼不是違背創黨精神的人退黨?」
      林濁水今晚在臉書直言,相信林飛帆已經想清楚了。一個已經以維持權力現狀為唯一原則,各種價值連民主價值都已經模糊的黨,已經找不到歷史位置,甚至拒絕有所謂歷史位置問題的政黨,一個林飛帆加進去會有什麼不同嗎?不加進去改變他,又於心能安嗎?
      林濁水無奈說,相信這天大的難題,林飛帆已經想清楚了。那麼不論最後成敗,這都真是好得不得了的事。
      有網友回應說:「大師超酸XD」、「酸齁。」、「太陽花之亂,哈哈。」
      有一名網友不滿,嗆林濁水說:「那你怎不退黨?」林濁水難得跳出來霸氣回說:「退黨?為什麼不是違背創黨精神的人退黨?」底下網友紛紛喊說,「強而有力的反擊!!!!」、「+1」、「水哥讚!狠狠的甩了無知的鷹犬一記耳光!」

  6. 司法院參審制失敗 責任誰扛?
    2020-07-02 上報 許玉秀/模擬憲法法庭暨模擬亞洲人權法院發起人

    最近蔡總統動不動就說她來扛,大約想起來:拿了817萬張選票,怎能不扛?可其實從她當選連任那一天開始,她就扛不起任何責任了。
    明顯的例子就是馬英九。馬英九兩任總統,敗光國民黨的家當,卸任後照樣過他優渥的日子。國民黨日子過得十分落魄。他卻時不時出來下指導棋,無論如何,攔著不讓習近平已經拋棄的九二共識下架,為的是甚麼?不容許自己的主張被否定?不容許自己完全失去話語權?馬英九有扛甚麼、扛得起甚麼?好日子,他揮霍光了。他的爛攤子,是國民黨的後輩黨員們在收拾。
    民進黨上上下下,最沒有能力扛的人,就是蔡總統,因為她不必再參加選舉。不管她如何倒行逆施,都懲罰不了她。會因而受懲罰的,是勢必得繼續參加選舉的民進黨。現在有資格站出來喊我來扛的,是未來要繼續參加選舉的民進黨黨員同志,而不是蔡總統。
    民進黨黨員同志,只要有信心下次選舉仍然會旗開得勝,只要甘擔敗選的後果,就可以跟蔡總統說:不管你做甚麼,我們都扛,成敗我們承擔。
    面對陪審與參審的競爭,有人提起公民直選和委任直選的往事。陪審參審,與公民直選和委任直選,有一點不能類比。公民直選或委任直選,只能二選一。陪審參審,在世界各國,有兩制都採行的經驗;因為審判系統多掛兩條生產線,法院的產值才能提高,才能符合人民對正義更精緻的期待,才能回應時代愈發進步所產生的需求。
    但面對兩制的抉擇,有一個歷史場景,非常類似,甚至可以說歷史重演。當年,起初媒體上多的是委任直選的宣傳,後來情勢急轉直下,突然變成公民直選出線,也才有至今的總統大選。聯合報在1996年2月24日第6版的「李總統記者會特別報導」一文中,有清楚的說法。原來,起初李總統指示要求規劃小組對委任直選和公民直選兩案做研究,但包含馬英九在內的小組卻都只推銷委任直選,根本沒有研究公民直選。而民眾對公民直選期許很大,李登輝要求把兩個案子都提出來, 於是他拍板決定公民直選。
    司改國是會議之後,至少在媒體上,社會上知道的,蔡英文總統也是要求司法院許宗力院長研究規劃人民參與審判制度,沒有限定參審。但許宗力只研究規劃參審制,不管民間對陪審制的期待有多大,不管民進黨黨綱倡議陪審制。許宗力就是上演另一個馬英九。
    不同的是,李登輝頭腦清楚,知道公民直選才是真民主;而蔡英文不在乎參審制是假民主。李登輝自信,真民主一定會獲得人民支持;不相信民主、不懂裁判制度的蔡英文,不敢支持真民主的陪審制。看起來是想為自己留退路:如果參審制失敗,許宗力負責,她不必負責。這樣是要扛的意思嗎?
    就算真的因為政策選擇錯誤下台、落選,那也不過都是政客個人的一時得失而已。但是使用法庭的人民,在其中受苦、受煎熬,甚至可能因為冤判而毀掉一生、家破人亡,最後得扛的還是人民。政客丟失的不過權位,何況還未必會丟失權位;人民受毀的,則定然是身家性命。
    從二十世紀、尤其是二次戰後,世界各先進國家、開發中國家,爭先恐後改革裁判制度;為的都是傳統職業法官裁判制,已經不能應付各種各樣不同的案件類型,也不能滿足知識程度已經提高的人民。台灣因為戒嚴太久,解嚴後花了三十年,還沒有完全脫離戒嚴的桎梏,而成為改革裁判制度的後段班。
    偏偏碰上非常不用功的司法院,到現在民進黨都要把法案逕行通過了,出來辯解的法官們,所提出的辯解還不斷暴露對基本資料的不熟悉或誤解,不僅僅不理解陪審制,也不理解參審制。
    在所抄襲的日本制遭批評之後,轉而說參考的是德國制。但是德國參審制其實頗為複雜,不同案件由不同類型的參審庭審理。司法院在他們對外的說帖上面所顯示的,卻只知道審理殺人罪的一種。而對於有罪的表決數,也誤認為只有一種三分之二決。其實五人的參審庭,要有五分之四同意,才能判有罪;也就是說,如果兩個參審員都反對判有罪,可以推翻三個職業法官的有罪心證;反之,三個職業法官必須至少有一個參審員背書,才可以做成有罪的判決。司法院連這麼基本的資訊都不知道,還敢聲稱他們的參審制採行德國制。
    從法案進立法院,就不斷被抓到說各種謊,然後不斷改說詞;執政的要是國民黨,提出這樣的法案,各種說詞被抓包後不斷更改,不知道要被民進黨咆哮羞辱到甚麼程度。但是從黨主席到立法委員,對粗糙的法案品質,通通裝聾作啞;甚至在委員會審查還有三十個條文保留,竟還要力挺到底,要在臨時會強行通過,不給人民任何進一步討論檢視的機會。
    2023年才上路的參審制如果失敗,會受害的是誰?不是不上法庭的蔡總統、許院長和民進黨的立法委員們,不是即將卸任或已經優遇的蔡總統,也不會是已經高升他職或已經榮退的司法官僚;而是把選票給了他們,卻一轉身就被拋棄的選民。
    蔡總統扛?有爛攤子,終究是人民要扛!

    • 2020-06-12 Jimmy Chen

      蔡英文似乎已經忘了二年前是如何因為剛愎自用,任命許宗力、邱太三盤據司法院、法務部,長期癱瘓公民頭家心心念念的司法改革,導致民心向背,期中選舉全面潰敗。重創台灣人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根基,以及對於本土派從政者的信賴。
      身為民進黨的長期支持者,看著民進黨在取得政權之後,逐漸被華殖黨國體制同化。這些陳腐封建、保守反動的思維,言而無信、虛與尾蛇的嘴臉,讓人感覺:眼前所見到的,是過去中國國民黨人的靈魂,寄生在我們曾經認識的民進黨人體內。
      那些民進黨派系山頭大老、立法委員諸公、以及涉及司法改革相關業務的民進黨朋友們,你們認為這樣的司法改革,自稱有作為就要人民買單,當作人們都看不懂、聽不懂、想不通、容易騙,所以要怎麼說、怎麼做都無所謂?還是以為總統大選得了817萬票,眼前這些團體代表只是區區少數,隨便給個說法打發就行了?
      那些民進黨的現任立委,她總會卸任的。面對威權全閉上嘴,你們未來還要不要做人? 
      你們以後要如何面對自己、面對台灣民眾、面對支持你們的鄉親、面對眼前這些長期付諸心力推動司法改革的民主先進與昔日戰友?
      還是你們認為有權、有勢、有官做就好?其餘什麼改革、民主、正名、制憲、建國、理想、公義、人權,乃至民進黨的黨格,與你們自己的人格,通通都不重要?
      #有權無責的華殖官場文化

  7. 民進黨提名沒是非 只有權力交換
    2020-06-19 時代力量FB

    蔡英文總統與民進黨,選前口口聲聲說要廢除監察院;結果選後完全無視自己的承諾,把考監委員的提名當作是政治分贓的籌碼。監察院已經變質成為民進黨「利益分贓、權力交換」的香甜肉塊!
    前台東縣長黃健庭,忽視無效的建照與環評,放任台東美麗灣度假村開發建商,糟蹋原民與海岸環境;也曾收受退輔會藥商回扣,並以作假帳、人頭等方式核銷。2014年民進黨嚴厲譴責黃健庭,如今卻是非不分!
    民進黨為何遲遲不廢考監,如今外界終於恍然大悟:因為留著這個闌尾機關,作為派系分贓、藍綠一家親的大染缸,執政黨才能繼續享用這個政治酬庸的籌碼!
    時代力量嚴厲譴責,並堅決反對黃健庭出任監察院副院長;也請蔡英文總統與民進黨,不要選後就迷失在紙醉金迷的權力分贓之中。請執政黨兌現自己所做的諾言,推動憲政改革、廢除考監這兩個闌尾機關,否則最終將被民意反噬!

  8. 總部風光開幕 魚肉鄉里成台灣價值?
    2020-06-27 時代力量FB

    民進黨唯一支持的無黨籍屏東崁頂鄉長候選人郭振堂競選總部,今天晚上將風光開幕。他的競選口號「公開、公正、廉能、透明」,對比之前的樂樂養雞場弊案及軒成食品營養午餐標案,好不諷刺!
    時代力量日前曾經公開向民主進步黨喊話,是否「台灣價值」就是支持這類長期魚肉鄉里、目無法紀的候選人。遺憾的是,民進黨主席蔡總統迄今仍然閃閃躲躲、不願表態。
    小英總統在520就職演說中表示要「超前部署,讓台灣脫胎換骨,留下一個更好的國家」,想不到第二個任期中,執政黨首位公開唯一支持的候選人,竟然是一個家族勢力長期把持崁頂鄉、在屏東作威作福的地方惡霸。
    時代力量發起的「崁頂鄉長候選人郭振堂落選運動」,今天正式開跑。請所有關心屏東及崁頂鄉親的朋友們,即日起至民進黨黨公職相關粉專留下「郭振堂落選」,表達人民的不滿。
    崁頂值得一個更好的人,請蔡英文主席即刻說明民進黨唯一支持郭振堂的理由!

  9. 羅文嘉:民進黨世俗化 我已不再熟悉
    2020-07-24 聯合報 記者周佑政、程平、陳熙文/台北報導

    民進黨前秘書長羅文嘉淡出政壇十多年,去年重出江湖,與民進黨前主席卓榮泰合力帶領民進黨打贏大選後,羅文嘉就從執政團隊「裸退」。回憶過去一年執掌黨務,他感慨說,「民進黨已不是我所熟悉的政黨」,民進黨有些處理事情的界線超過他的理解,「我認為這遲早會出事」。
    「黨政軍退出媒體」一直是民進黨長期的主張。羅文嘉當年率先在中常會發難,要時任民視董事長蔡同榮退出民視。如今,三立董事長林崑海為首的海派掌握媒體資源。羅文嘉說,他立委任內是推動黨政軍退出三台,「我們用政治力量讓政治退出媒體,媒體並沒有因此變成我們想要的媒體。」
    羅文嘉說,現在政府或政治要影響媒體不容易;反倒商業力量進入媒體,是帶有政治利益與政治目的。商業掌握媒體資源,再透過媒體來影響政治、參與政治。海派只是局部問題,民進黨一個派系的產生也只是結果,背後更深層的問題是要檢討「政媒關係」;顯然台灣媒體面臨的困境,是向商業利益屈服,要面對媒體老闆影響政治。
    談到民進黨過去堅守的價值與理念,羅文嘉表示,去年接任民進黨秘書長前,就有人告訴他,「現在的民進黨不一樣了」;但他以自己過去的經驗判斷,總覺得黨內的人事再怎麼變換,有些東西不會變。但歷經一整年的黨務工作,他必須承認,民進黨從政黨文化、派系生態乃至政黨價值,有非常多改變,「當年那個在街頭衝撞、充滿理念的民進黨,如今已成世俗化政黨。」
    日前剛落幕的民進黨中常委等黨權力核心改選,羅文嘉說,黨內以前的幹部、老朋友或年輕立委問他,怎麼看待黨職選舉;而他只回應「應該要抑制哪些力量」,給了一點意見。他會這樣做,是想「保存民進黨一股元氣與正氣」。
    但即使對民進黨的政治生態與文化感到擔憂,羅文嘉仍認為,面對中國大陸持續的對台壓力,只有民進黨才能守住台灣的現狀,「國民黨不行,其他小黨還沒起來」。

    ———

    民進黨遲早會出事?羅文嘉嘆不再熟悉:媒體老闆影響政治
    2020-07-24 新頭殼 黃順祥/綜合報導

    民進黨前秘書長羅文嘉與與民進黨前主席卓榮泰,2人帶領民進黨在2020總統大選與立委選戰中大獲全勝。選後,羅文嘉選擇再一次淡出政壇。然而,羅文嘉回憶過去一年來重返黨政工作,有感而發地道出民進黨已不是自己所熟悉的政黨,更直言事務處理的手法與界限超過了他的理解。
    根據聯合新聞網報導,選後退出執政團隊的羅文嘉回首重返黨務的這一年,不禁感嘆民進黨已不是自己熟悉的政黨。過去曾主張黨政軍退出媒體的羅文嘉,看到現在商業掌握媒體、進而影響及參與政治,甚至黨內也出現了掌握媒體資源的派系,直言媒體並沒有變成當初他們想要的樣子。
    羅文嘉指出,他當時準備回到民進黨接下黨務工作時,有人告訴他,民進黨已經不一樣了。他起初不以為意。但經過一年的工作後,他深感民進黨自文化到派系生態、政黨價值皆出現許多改變,已非當年在街頭衝撞且充滿理念的民進黨,已然成為世俗化政黨。他也透露,此次民進黨黨內中常委改選,有人詢問意見,他只回應應該要抑制某些力量,為的是想保存民進黨的元氣與正氣。
    對於羅文嘉的說法,時代力量黨員周偉航諷刺,羅文嘉在秘書長任內,綠營網軍急速擴張與不擇手段,果然保存民進黨的元氣與正氣。

    ———-

    羅文嘉指民進黨處事界線「遲早會出事」 綠營看法兩極
    2020-07-24 新頭殼 顏得智/綜合報導

    民進黨前秘書長羅文嘉近日回憶過去一年來重返黨政工作,坦言民進黨已不是自己所熟悉的政黨,並直言事務處理的手法與界限超過了他的理解,同時指出黨內存在著媒體派系問題。綠營內部也出現兩極化看法,新系大老林濁水認為羅文嘉話說得太客氣,立委陳亭妃則認為羅此話一出是在傷害民進黨。
    選後即退出政界的羅文嘉接受媒體訪問時,談到過去一年重返黨務的心得,對於民進黨的現況表達感嘆,更表示自己重返民進黨後發現,這已不是自己過去熟悉的那個當年在街頭衝撞、且充滿理念的民進黨,儼然成為世俗化政黨。就民進黨內出現媒體派系,過去力主黨政軍退出媒體的羅文嘉,看到現在商業掌握媒體、媒體老闆影響政治的生態,直言媒體並沒有變成當初他們想要的樣子。但他也指出,民進黨媒體派系只是結果,應檢討背後更深層「政媒關係」。
    羅文嘉也透露,此次民進黨黨內中常委改選,有人詢問他看法,他僅回答應該要抑制某些力量,強調自己是想保存民進黨的元氣與正氣。
    針對羅文嘉的說法,民進黨新系大老林濁水表示,羅文嘉的話說得客氣。並表示,自己前年便稱民進黨已經失蹤。他認為,世俗化是難免的,完全不世俗化就不會有民主政治;但是只剩下世俗就糟了。
    民進黨立委陳亭妃則對羅文嘉的說法不以為然,認為羅文嘉身為前黨秘書長,如今跳出來說這些話,既是傷害黨,也是傷害自己。

  10. 蔡總統為何一再讓民進黨變欺騙的政黨?
    2020-07-22 民報 張正修

    一、民進黨霸王硬上弓

    果然如預期一般,立法院終於在7月20日星期一審查「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民進黨挾著人數過半的優勢,通過許多重要的法條,其中看得出來的是:這個法案最騙人的地方,就是六個國民法官能夠審理的案件僅限於「最輕本刑10年的重罪案」。如同時代力量黨團總召邱顯智所講,這六個國民法官只能在每年20萬件的刑案中,參與500個案件的審理。這樣的修法根本是把幾個國民法官當做樣板,來欺騙所有國民,告訴人民說:民進黨要完成台灣司法史上人民當法官的願望,讓人民參與司法審判。

    二、台灣人不想當法官,而是希望法官能公正辦案

    政務委員羅秉成於7月20日接受《自由時報》的採訪,說:要完成台灣司法史上人民當法官的願望。其實,這句話是強姦台灣人的民意。台灣人民根本不想要當法官。在許多台灣人的眼裡,法官與檢察官是傲慢無比,會收賄,是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的無恥之徒,誰想要當法官?我就舉我親身的經歷給大家參考。我在1978年去日本留學,寒假、暑假常會回台;每次回來,就有同學跟我說,有那些同學收了賄。我有同學當檢察官,那時羈押被告不必經由法官,檢察官可決定羈押與否,我同學當場跟我講:全台灣最大的官就是檢察官,要羈押全看自己,不高興就可羈押;有人當證人被傳喚,開庭可以馬上轉成被告而被羈押;有女檢察官被路人稍微多瞄了幾眼,路人馬上被女檢察官立案羈押;檢察官收賄,重新開偵查庭,找書記官將筆錄重新改過……,真是罄竹難書。我讀大學與其後的留學時,大家幾乎都在談司法的黑暗,也聽到同學說某某同學當法官對台下的被告、證人兇巴巴。

    隨著時代的發展,司法制度改變了不少,好像比較進步,但真的改變了嗎?各位有沒有聽過有的檢察官是躺著辦案的嗎?人民提出告訴的案件,大概傳個一次就草率了結,幾乎都是不起訴處分。我聽過當過調查局局員的學生跟我說:檢察官與調查局或警察為考績而配合辦案,只要檢察官起訴,全體慶功,反正證據不夠就交由法官慢慢審判、慢慢拖,獎金拿到先分再說;要整有名的政治人物,叫人匿名寫個告發單,即可進行偵查……。法院開庭,我從未看過那個法官笑過,不順其意,被法官破罵乃是常事,但是美國的法官無論對被害人、被告乃至證人都很有禮貌,怎麼兩個地方會差這麼大呢?後來為了寫《英美法導論》一書,我讀了許多資料,才恍然大悟:原來美國的州法官有很多是人民選出來的,所以都很有禮貌。但是台灣的法官到現在主要還是從大學畢業生當中透過國考錄取,一大堆沒有社會經驗的大學畢業生,突然成為不可一世的高官,根本看不起出入法院的三教九流乃至各式各樣的人,法院就真正成為古代捕快高喊「威武、肅靜、升堂」的衙門。如果讓律師來談,或許每個律師都可出一本司法現形記。我的學妹曾當過法官,她曾跟我說,無法適應法院現實而有良心的法官,大概做沒幾年就會請辭、去當律師。這句話如果是對的話,那麼法院是怎樣的生態,或許可猜得出來。

    所以,政務委員羅秉成,請你不要強姦民意好嗎?我在開南大學上課的時候,曾跟同學半開玩笑說:各位同學,跟老師一起去把台大法律系燒掉!因為每年有1/3的檢察官、法官從這裡產生,這些檢察官、法官有許多就是製造冤獄的人。

    羅秉成或許只是為了秉承蔡英文的旨意,要推動國民法官的通過,而想出這個說法。但是台灣人要的很簡單,那就是檢察官與法官要公平辦案,不要製造冤獄。

    三、司法官僚大勝利

    「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到目前為止的修改,其要告訴人民的就是:司法官僚大勝利,檢察官萬歲!法官萬歲!因為即便有817萬選票的小英被我們選出,我們對這些檢察官、法官也無法撼動一根汗毛。

    四、不誠實的政治人物=蔡英文與被小英綁架的民進黨

    大家都知道,蔡英文選總統的政見就是要在司法體系之內導入陪審制。其實小英如果於事後真正覺得台灣不適合陪審制,她大可向民眾表明自己立場的變更,並對民眾清楚交代其改變的理由即可。但是從頭到尾,我們只看到小英一直以欺騙的手法來推動所謂的國民法官制。

    本來,在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當中,陪審、參審是勢均力敵的,但是許宗力領軍的司法院反對陪審制。此後,小英與民進黨就好像被許宗力綁架一般,只能支持參審制。在立法院要召開臨時會前的一、兩個月起,民進黨就已經一再說謊。在6月9日,民進黨政策會的趙秀琳小姐就說陪審沒有判決書、沒有上訴,所以民進黨支持國民法官制,後來又有個沒什麼格調的記者扭曲陪審團的好處硬說陪審員可能會被收買……等。其實,民進黨要批判陪審當然可以,但至少要好好做準備;沒準備或不清楚就亂放砲,根本就不是負責任的政黨。而其中讓我覺得背離常識而滿嘴撒謊的就是蔡英文,她有紐約州的律師資格,但她竟然說國民法官是陪審制的進化。這兩者在制度上根本不同,她既然在美國當過律師,對陪審一定會有相當程度的理解。因此她的說法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明知兩者不同,卻昧著良心說謊;不然就是她的學歷與律師資格有問題。如果是真的不懂,就老實說她不懂就好,偏偏她就是要硬拗;而如果是後者,就表示其學歷與律師資格的取得有問題;這也難怪人家質疑她的學位有問題,而並非故意要惡整她。

    為了抹黑陪審制,執政黨好像組成了抹黑國家隊到處在造謠。舉例來說,在審查法院前一天,有一位檢察官何俊英接受《自由時報》採訪說:依照民團所推的陪審制度,陪審員票數只要有一票不同意,被告就可能獲判無罪。其實這個講話就是無視陪審制發展史的講法。

    陪審制實施至今已有800年以上的歷史,它不斷面對各種問題而做修正。例如,長期以來,要判被告有罪或無罪,要有12位陪審全員一致;但後來隨著社會的複雜度增加,如果12位中有1位反對,就有可能使得重大犯罪獲判無罪,因此美國有些州就改成9人或10人之同意即可。這一位檢察官卻說,依照民團所推的陪審制度,陪審員票數只要有一票不同意,被告就可能獲判無罪。民團的版本是可經過討論來修改的,而這就是典型的扭曲陪審制度來反對陪審的作法。而他更以電影《失控的陪審團》這種虛構的情節來恐嚇民眾,說陪審員會面臨人身安全等、或黑幫會花大錢擺平陪審團等;對此,我只能以無恥來稱之,因為他等於是在說:如果國內採取陪審制,你們這些陪審員有人身安全的疑慮,國家可不加以保護。請問:這跟以前的國民黨只保護國民黨的支持者有什麼不同?

    五、半調子司法改革的真面目

    大家非常不解的是:人民非常痛恨司法,民進黨的先輩遭受司法迫害甚為嚴重;為什麼民進黨寧可討好檢察官、法官,也要假裝推動司法改革呢?或許我應該把自己觀察的現象告訴大家一下:蔡英文推動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時,是新潮流的邱太三當法務部長,他安排參與人選時,已經是故意把看清司法真相、真正想改革司法的人排除掉,其設定的方向只是想配合司法官僚來製造有利現有司法體制的改革方案而已。又請問,現在法務部的次長層次有沒有新潮流的人呢?有誰可以掌控檢察官呢?又民進黨為什麼積極拉攏法官擔任立委呢?是不是要在法官圈內形成親新潮流或民進黨的勢力呢?這一切的目的,其實依照我的觀察,就是:民進黨,尤其新潮流,跟國民黨一樣,要把司法變成自己可掌控的機關。如果真相是如此的話,那麼為台灣民主打拼而犧牲的先賢先輩就是白白流血了。

    六、小英大概可論定了

    小英是個運氣很好的人,她的第一任搞得民進黨翻了觔斗;沒想到香港發生了反送中的運動,加上美中冷戰的形成,使她第二任獲得了817萬票。但也因為這樣,讓她產生錯覺:她以為她所做的一切,人民都會認可。其實,她犧牲潘文忠、葉俊榮、賴清德,違法讓管中閔當上台大校長;他叫葉俊榮與婦聯會簽行政契約,讓辜家有機會燒了資料;她可能是假博士;她利用陳菊砍殺賴清德……這一路看過來,我們可以看到,她都是在使用欺騙的手段。或許在美中冷戰的形成之下,人們很難去追究她的行為;但是當後小英時期到來時,可能真相會一一曝光。只是民進黨的委員真的要被她綁架嗎?

呆丸哈哈哈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