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comments on “進口美國牛--無須恐慌,但必須在意

  1. 史蒂夫.杜伯藍尼卡在[無名侍:服務生機密檔案]一書中,曾經有一章提到美國為了根絕狂牛症,甚至改變屠宰場的屠宰方式,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一下。

  2. 不同意版主
    沒有很強的傳染力可是感染之後沒得醫
    等微生物處理是要吃腐爛物嗎?
    如果管控不良 賠掉的是台灣整體環境
    有人政治操作 但不能因此就放他過關
    賴秀穗在頻果的文章跟政令宣傳實在沒有兩樣
    而反對的專家只有更多
    不恐慌要在意從源頭管控是最適當的
    60個國家進口美國牛肉事實上就是全球有超過2/3國家不進口

  3. 不同意此文
    是版主此文隱透露開後只要管控即可的想法
    我是完全不同意開放
    不過摘錄版主文章:
    扁政府2005年開放美國牛肉是錯誤的政策,但比起馬政府這次連骨頭內臟都開放的政策,至少沒有錯那麼嚴重。

  4. 不過詭異的是 變性蛋白(PRION)要跑到人類的腦部(從胃->穿透BBB->腦部)有那麼容易嗎
    好像也沒有相關的報告說人的胃液能分解掉PRION
    或許哪天我唸博士的話可以拿這東西當論文(被拖走

  5. 我覺的本文的重點在第2段跟最後一段,開放後的問題是在控管,
    但在病死豬都有人敢賣給人吃的呆丸(好樣的呆丸人),
    政府有辨法做到杜絕廠商把賣不掉的牛骨、內臟拿去做飼料嗎?
    我想這是問題所在…再怎麼說,以別國的立場和我國商人的立場都是唯"利"是圖的,
    開放後我們只能做防止的動作,但千防萬防…最難防的卻是我們自己人(我國的商人)。

  6. k島鄉民: 你不也是只看自己想看的? "喔喔"說的沒什麼大問題呀
    版主想法也是認為有危險

    喔喔: 版主想法是一致的 請看:
    不要吃牛肉製品,尤其是美國牛肉製品,或許可以保護自己的安全…= =6
    http://www.plurk.com/p/2dma5u
    開放帶骨美國牛肉…我不敢吃牛肉了
    http://mocear.pixnet.net/blog/post/27349569
    而且恐慌無用 如果實在不能不開放
    後續也要做好

    月下鎮魂曲: 對這病人類了解還很少 本來科學的東西
    很多是假設的 透過實驗去證明

    版主:
    你在 http://www.plurk.com/p/2dma5u說:
    這個病原則上不難「治」,發展出破壞毒蛋白血清指日可待,問題是很難「除」…
    要再多說明一些嗎? 目前狂牛症應該還是無法治療的

    另外:
    你已經吃美國牛骨一輩子了
    http://www.plurk.com/p/2eqlok
    這個不正確 明膠主要是用魚做的 高級品才會用牛
    台灣反對的都是人醫 說沒問題的卻都是獸醫!!!
    這是有違醫療倫理的 最後生病是要找獸醫看嗎?
    我這說法是種邏輯上的推演 是沒有實據的確實不太妥當
    但邏輯推演也是科學法則之一(然後就有會網友開始酸了 網路嘛 習慣了 ^^ )
    在目前情形下我選擇相信人醫說法 只是很可惜是有些發言人如陳順盛(之前還鬼扯
    馬英九澳賣症候群…) 台灣醫界聯盟又太綠政治發言太多
    搞的學術的東西變成口水戰 不過別忘了陳順盛在扁時期就因開放美國牛辭職了
    還是讓學術回歸學術
    我們對狂牛症了解的很少 還是要謙虛點
    哪些獸醫講半天安啦
    連自己任內貓狗打預防針造成的腫瘤原因都搞不定還是別撈過界了
    版主回覆:(10/20/2009 12:49:49 PM)
    原本這個病就是獸醫的領域。
    不管是羊搔癢病還是牛海綿腦病變都是家畜疾病。
    人類的醫學當中,對於病原「不變」的疾病比較能做出治療的藥物和疫苗,所以細菌系統的病比病毒系統的病好醫,而普里昂這種蛋白質不會莫名其妙搞突變…
    現在的問題是在於等到發病之後才能發現這個疾病,而發病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醫了。
    PS:現在一堆吱吱都很努力的豪洨「馬囧進口美國牛肉」…2005年馬囧當總統了嗎?

  7. 中秋已過,明月尚存,一縷相思,幾許悵惘,竟隨明月任去留。
    天涯駐足,望斷秋風,無限思念埋心中;
    溶溶月,淡淡風,能有何處盡風流?唯有相思明月中!

  8. 賴秀穗一下說安心吃一下又說不要吃 要聽哪個?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048423/IssueID/20091028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6/5221563.shtml
    "「這個政府笨笨的!」賴秀穗強調,國人健康應該最重要,怎能用軍售、免簽證、引渡經濟罪犯等條件來交換?他更語重心長地說,曾向衛生署建議,不要一下子就開放這麼多,因為內臟、絞肉風險性較高,比較難控制,但最後結果幾乎是開放到底,等於是全盤照收。 "
    http://www.taiwandaily.net/gp2.aspx?_p=kSF1c9zU9HR5AoZd5e7XJcbzYCy4m+gC
    "而雞與哺乳動物的物種差別大,所以不會感染發病,因此縱使豬吃到狂牛病的內臟廚餘,也絕對不會有「狂豬病」的出現,世界上也永不可能有「狂豬病」。"
    連狂牛感染人類致病過程都還不清楚 "絕無"狂豬病假設太大膽了 人跟牛基因差異更大為何人有狂牛症?
    豬跟人的基因差異小常用作各種試驗 又怎麼說?
    版主回覆:(11/02/2009 02:49:08 AM)
    安心吃牛肉,不是安心吃牛內臟和牛腦。
    還有那個豬的研究是拿病牛的病原組織餵十幾種動物,其中包括貓(食肉目)在內有幾種會得病,但同屬偶蹄目的豬卻沒事。
    這個病的病原是蛋白質,如果兩種之間的普里昂結構相近就比較有機會中標,所以對人來說,人的普里昂最危險。
    因為有「鑲嵌演化」的關係,物種親緣近的不代表所有構成都會比較接近。

  9. http://www.plurk.com/p/2hs62z
    開始護航了嗎?
    政治真是凌駕一切呀
    反正只要綠色出錯 那就表示螞蝗英明
    版主回覆:(11/01/2009 11:10:05 PM)
    非常可惜,也非常可悲
    這個例子是從這裡出來的:
    http://evilcapitalismheroes.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29.html
    假設有兩個人一般體型
    一般健康狀況
    然後讓這兩個人簽下生死狀
    參加一個直到其中有人死亡才結束的賭局
    一個是每天吃一公斤的美國牛肉
    為了讓他更危險
    我們可以讓他吃的牛肉都帶骨頭
    另外一個則每天吃一公斤的台灣牛屎
    一直吃
    吃到一邊死掉為止
    如果開賭局
    你覺得底會賭誰先死??
    =======
    而作者老兄自己在這裡:
    http://evilcapitalismheroes.blogspot.com/2009/10/part-ii.html
    說到:
    身為一個【被歸類為】支持綠營的部落格作者
    閱讀網友也以綠營支持者居多
    當寫出和那些綠營主流觀點不相同的論點的時候
    常常就會被人寫email來狗幹一番
    對你來說,顏色還真是凌駕一切啊。

  10. 真要玩牛肉改成牛腦吧
    不過我還是賭牛屎會先掛
    只是談到這樣什麼都沒意義了 都在打嘴砲而已
    不進口從源頭根絕終究是比較安全的模式 有人反對嗎?
    至於人生不死於a也必死於b 單車都能撞死機車了
    擔心這麼多做什麼? 不是連大屯山都活過來了嗎

  11. 我一直很好奇, 簽了WTO協定後. 台灣和美國在狂牛症又同屬同一等級的疫區(可控管等級). 台灣是要憑哪個點可以擋牛肉進來? 公投嗎?
    版主回覆:(11/03/2009 02:34:16 PM)
    最基本的一種抵制:不買。

  12. 看了板主的文章,覺得你專業上的名詞都有搞清楚,讓人增加對你文章的信任感,但是也不免有點太自負跟標新立異。自己知道的比別人多一點,就隨便下結論說“我們不吃人,所以安啦”之類的定論。
    如果科學真能如此百分之百掌握,甚至由人類相對宇宙浩瀚眇小無知的現有知識所預測,那也不會一直有諸如H1N1等疾病還搞不清楚,全世界醫學專家疲於奔命。之前CJD跟CV-CJD死的病人,有誰能百分百拍胸脯,確定他們染病的途徑?還是板主覺得自己比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更有研究?而且這類病症潛伏期都很長,有啥證據它會慢慢消失?
    不要隨便誇口保證不用太擔心,這是對別人很危險,對你不太好的一件事情。
    祝福你。
    版主回覆:(11/06/2009 09:31:37 AM)
    去查「庫魯症」吧。
    別以為科學家祇會吃飯睡覺和放屁而已。

  13. (一)揭發真相,認清事實
    吃美國牛內臟的得病機率只有"百億分之幾"嗎?衛生署委託國家衛生研究院算出吃美國牛內臟得到新庫賈氏症的機率為百億分之1.5。然而,其計算機率所根據的統計數據—美國只有三頭病牛—卻是錯的,因為美國農業部使用的統計方法根本違反了基本統計學原理。
    以日本為例,從他們發現狂牛症病牛後就對境內牛隻進行全面普查。然而,事實上,美國農業部從未對美國牛進行全面普查,連隨機抽樣調查都沒有,而是只檢查由業者自行認定與採樣的疑似有問題牛隻。其假設是,假如他們在這些牛隻身上找不到狂牛症,那就更不可能在其它牛隻身上找到狂牛症。(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狂牛症諮詢委員會會議紀錄, http://www.fda.gov/ohrms/dockets/ac/06/transcripts/1006-4240t1.htm)
    但這樣的假設極不恰當。例如,假設疑似問題牛隻共有八十萬頭,其罹病機率是百萬分之一,而看似健康牛隻共有二千萬頭,其罹病機率是二百萬分之一,則疑似問題牛隻罹病的期望值是0.8頭,而看似健康牛隻的罹病期望值卻是10頭。換句話說,如此一來,即使對全體疑似問題牛隻進行普查,也不見得能找到病牛,但在此同時卻極可能還有10頭病牛沒有被發現。至於,疑似問題牛隻數量與看似健康牛隻數量相比,真有那麼懸殊嗎?的確很懸殊,因為感染狂牛症的病牛必須等到兩三歲大時,才可能會開始出現症狀,然而牛隻們卻沒什麼機會長到那麼大。「比較年輕的牛隻是會被傳染而且具有傳染力的,然而牠們在開始出現症狀前就會被宰殺供人類食用了。…換句話說,美國沒有發現其它狂牛病牛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們美國人已經吃掉所有的證據了。」(Greger, 2003, http://www.organicconsumers.org/madcow/greger123103a.cfm)
    事實上,美國發現的第一頭狂牛症病牛,就是一隻看似健康的牛。根據美國的新聞報導,牧場工作人員David Louthan表示,那是頭"perfectly good walking cow",之所以會被送去檢測,「完全是巧合」(just a fluke):當他發現那頭牛被誤送到拖車上時,因為趕著下班,懶得再把牠帶出來,就直接用槍把牠殺了,所以這頭牛才會陰錯陽差地被送去檢測。後來這位員工由於害怕自己染上狂牛症,因此到處寫信告知此件事情的真相,結果沒多久就被牧場解雇了,USDA(美國農業部)人員還到他家門口守候,甚至有配槍的USDA人員把他帶到車上質問「你到底想怎樣?」(What do you want?)(2004年2月6日,http://www.msnbc.msn.com/id/4198248)
    另有一種說法認為「至今沒有任何人或任何案例,因為食用美國牛肉而得狂牛症」(參閱http://www.udn.com/2009/10/28/NEWS/NATIONAL/NATS6/5218491.shtml)然而,這是事實嗎?
    請參閱"First North American death of Mad Cow disease reported"(http://www.mapcruzin.com/news/rtk080802c.htm)一文。該文作者是加拿大人,講的是剛好發生在他家附近的北美洲第一位被提報的狂牛症致死病例(人)的故事。這個病例在過世好幾個月後相關的新聞才爆發開來。由於這個病例是在過世之後才被檢驗出死於vCJD(新庫賈氏症或人類海綿狀腦症),但是當初用來醫治此病例的內試鏡後來也被用在其他七十幾位病患身上。由於vCJD會經由輸血傳染,醫院害怕將來被這些無辜的病患控告醫療疏失,因此主動通知這些病患相關的風險,整件事情才爆發開來。
    或許您會說這是發生在加拿大的故事,與美國有什麼關係嗎?有的,因為美國也是一樣,並沒有強制規定醫師與醫院一定要提報疑似的病例。「美國疾病管制局並沒有實施全國性的規範來要求醫師與醫院提報此病的病例。」(Steve Mitchell, 2003, http://www.rense.com/general47/spor.htm)
    另外,請看看美國第一位因狂牛症致死的病患的相關新聞報導,如下列網址:http://edition.cnn.com/2004/HEALTH/06/21/madcow.patient/
    這位小姐於2004年過世時,正值25歲的花樣年華。她於1979年出生於英國,於1992年移居到美國,於2002年四月被診斷出疑似罹患vCJD。在那之前,她已吃了大約10年的美國牛肉了。
    當然您也可以說她不是因為吃美國牛致死的,而是因為吃英國牛或者其他任何原因。因果關係要如何推論,那是您個人的自由。但我只相信客觀的事實:她死於vCJD,而她吃了大約十年的美國牛肉。
    附註:vCJD潛伏期為7年以上,可參閱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畜產試驗所網頁,網址為http://www.tlri.gov.tw/Info/News_Detail.asp?RID=12449
    (二)破除迷思,拒絕美牛
    對於自由民主的政治體制來說,制定各項法規的基本精神必須以保障個人人身自由為原則,然而,若個人自由會影響到他人的自由,就必須予以限制。簡單地說,亦即,個人自由必須以不侵犯他人自由為前提。
    日常生活中有太多不好的東西會對人產生負面影響,公權力不可能全面介入干涉個人的私生活,除非此個人行為會影響到其他人的權益。例如,喜歡熬夜作息不正常或不喜歡吃蔬菜等等生活習慣也會致癌,但民主政府不會立法禁止熬夜,也不會規定每人每日一定要吃五蔬果否則要罰款等等,因為這些行為不會影響到其他人,除非熬夜不睡時製造噪音影響到別人安寧。
    在此共識之下,我們便可就下列事物逐一探討:
    1. 檳榔:個人嗜吃檳榔會導致口腔癌,但不會影響到其他人,因此公權力不介入。
    2. 酒:個人酗酒除了傷身外,酒後開車會造成公共危險,因此明令禁止並取締,有些國家甚至禁止在室外公共場合喝酒,例如澳洲。
    3. 香菸:個人抽煙除了傷身外,二手煙對旁人的毒害更嚴重,因此我國已明令禁止在公共場合抽煙。
    4. 牛肉:個人嗜吃牛肉(紅肉)可能會增加罹癌的風險,但不會影響到其他人,因此公權力不應介入也沒有介入。
    5. 美國牛絞肉:個人嗜吃美國牛絞肉具有罹患狂牛症的風險,然而狂牛症變性蛋白已被證實會經由輸血傳染,而且美國牛肉與其他牛肉無法輕易分辨,牛絞肉更可能混入其他食品加工品(例如火腿、貢丸、素料等),使所有國人皆暴露在狂牛症的風險之中,那麼,公權力應不應該介入呢?
    美國牛的情況,若真要以菸酒來作比喻的話,那就好比是某一特定品牌所出產的酒,有一定的比率有問題,喝了可能會死人(例如在某種機率下會混到工業酒精),而且也確實有人因此喪命。那麼,在該品牌無法保證也無法做到百分百安全的情況下,我們會允許其在市面上販售嗎?當然,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做到絕對百分之百安全。但是,一個有理智的人會想辦法提高自己吃的東西的安全機率。如果我們已知紐、澳等國的牛肉甚至台灣牛的牛肉的安全機率比較高時,何以要讓自己屈就於比較不安心的食物?
    即使台灣人吃美國牛得此病的機率低到微乎其微,那麼台灣牛得此病的機率呢?我們真能信任台灣的畜牧業者不會有人拿美國牛雜肉骨粉來餵食牛隻?我們真能信任台灣的飼料業者不會有人拿美國牛雜肉骨粉來混入飼料之中?吃了之後,反正潛伏期很久,又不像急性腸胃炎可以馬上被人發現?因此有太多的環節可能出問題。台灣的執法效率、敬業精神、職業道德、飲食文化、甚至人種基因,都與歐美不同。等台灣牛也淪陷了之後,我們就不用為了美國牛在這邊爭辯了。
    至於台美利益交換的問題,如果我們現在對美貿易的順差就已經很多,那麼有必要退讓以獲得什麼更進一步的利益呢?就貿易上的利益來說,頂多是某些對美出口商藉此可減少關稅等相關出口成本,那麼,除了這些出口商,以及有買相關公司股票的人以外,其他人能得到什麼利益?即使相關公司的員工,也不見會因為大老闆賺更多錢而跟著加薪,其他普羅大眾就更不用說了。另外,若將此歸因於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規範,那就更說不通了。中國、紐西蘭、澳洲等其他國家也有加入WTO,但卻可以堅守自己的主權,拒絕開放美國牛絞肉進口。
    話再說回來,除了全面的食品安全疑慮(除非有人此後絕不再吃任何"加工食品")與輸血安全疑慮(除非有人一輩子都不會用到別人輸的血)之外,我們為了讓這些大老闆們賺更多錢,還要付出什麼代價?麥當勞等大型連鎖速食店的酸油事件,造成了多少清白的小店家(例如炸雞排、鹽酥雞、臭豆腐等)生意跟著一落千丈?更前一陣子的中國毒奶事件,造成多少清白的麵包店跟著倒閉關門?這就是為什麼這次國內有那麼多牛肉相關商家或產業公會急著建立自己的認證方式以撇清關係,但開放有疑慮的美國牛絞肉與內臟進口後,這些商家生意難保不會受到波及。
    政府本就不該為了發展經濟而犧牲民眾安全,更何況如果並不見得有利於全民的經濟發展呢?
    (本文作者放棄一切著作權與智慧財產權,歡迎任意使用或轉錄,不用註明出處。)
    版主回覆:(11/07/2009 01:05:47 AM)
    這機率有bug
    「看似健康」的牛擁病機率居然只是「有問題」牛的1/2
    如果照這種標準來看烙賽,那比起肚子出問題的人,肚子沒出問題的人,其實有一大堆都在準備烙賽?

  14. 連血液都會成為傳染的途徑,請問政府有說過嗎?
    It remains to be seen if variant Creutzfeldt-Jakob disease (vCJD), often referred to as "mad cow disease," will become as much of a problem here in the U.S. that it is in the U.K. The reach of the threat posed by vCJD however is illustrated by this story about possible contamination of public blood supply.
    The Daily Echo reports:
    A campaign for all donated blood to be screened for the human form of mad cow disease is being led locally by a young woman [Lisa Farrant] from Fordingbridge, after her grandmother, a keen blood donor, died from the disease.
    Farrant’s grandmother may have been exposed to vCJD as a cafeteria worker where "mechanically recovered meat" was often an ingredient in school meals (editorial note – yuck).
    It does not appear that the blood supply in the UK is currently screened for vCJD, nor does it appear that a proper test is imminent:
    A spokesperson for the National Blood Service said while there was no approved test of spleens and tonsils as yet, the Advisory Committee on the Safety of Blood, Tissues and Organs (SaBTO) are evaluating the tests and hope to make their recommendations to the government soon.
    Let’s hope it never comes to this point in the U.S.

  15. 那個apple日報的醫生投稿 版主有空踢一篇吧
    ————————–
    http://www.wretch.cc/blog/karenlu00/13470854
    食品工業的真相
    聽說是原著
    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2151051462939
    都在談牛 講點其他的吧
    嘿嘿 可能很多人不清楚 麥當勞真正賺錢是靠房地產
    看看 他的店點沒有不精華的
    所以金融海嘯時 他也蠻慘的 不懂的人才對當時麥當勞借不到錢大驚小怪
    那個部落客文章跟這部紀錄片
    就請版主有空也寫一寫吧

  16. have a look 提到:
    這位小姐於2004年過世時,正值25歲的花樣年華。她於1979年出生於英國,於1992年移居到美國,於2002年四月被診斷出疑似罹患vCJD。在那之前,她已吃了大約10年的美國牛肉了。
    當然您也可以說她不是因為吃美國牛致死的,而是因為吃英國牛或者其他任何原因。因果關係要如何推論,那是您個人的自由。但我只相信客觀的事實:她死於vCJD,而她吃了大約十年的美國牛肉。

    這段文字真的客觀嗎?黑嘿,既然在前面已經講說,因果關係的連結關係既然是個人自由,那麼這個看一下同學所主張的,就可以說是客觀嗎?
    我先提出一個A想法(吃美國牛致病),然後證明我的想法為真,頂多只能說:你看我說的沒有錯。並無法排除不予A想法相對立的B想法(吃英國牛致病),這不是一個邏輯上很重要的基礎嗎?

  17. to 16F
    這位小姐(略)疑似罹患vCJD。在那之前,她已吃了大約10年的美國牛肉了(略):她死於vCJD,而她吃了大約十年的美國牛肉。
    我有一點疑問:
    我也可以換句話說她在英國喝了1年的英國牛奶、吃了約11年英國牛,再怎看風險也比當時還是非疫區的美國還高,依vCJD潛伏期及風險推算都比吃美國牛致病合理,為何一定是吃美國牛得vCJD?

  18. >因為現在這個答案比較愛台灣
    講得好,因為現在不是英國牛要賣過來,這答案我可以接受。
    現在不管怎樣只要喊愛呆丸,各種專業跟政治考量都可以忽略不計

  19. 昨天跑去吃吉野家牛
    聽說這家堅持用美牛
    被我娘親罵的半死
    可是 帶骨牛已經沒有要進了呀
    (美國業者賭氣了 也算人民力量吧 )
    一般牛還是有喔

  20. >http://www.madcowblog.com
    >這個部落格,是有關美國牛的狂牛症
    >裡面都是有關狂牛症的新聞
    >你的論點很多都對推翻掉
    哇哈哈哈哈,「你的論點很多都對推翻掉 」XD
    居然去相信律師講「生物」,你媽沒給你生腦帶出門嘛?XD
    律師搞得懂生物壁障?律師搞得懂蛋白質折疊機制?
    那我下次我也來寫個「建築師談狂牛症」你信嘛?
    版主回覆:(11/11/2009 01:32:08 PM)
    「很多」到底很在哪裡多在哪邊…
    又是「不勝枚舉」的翻版??
    DPP成語時間--不勝枚舉:
    意指除了一張嘴以外什麼都舉不起來的狀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