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comments on “吱吱告訴我們…

  1. 民進黨能繼續否認中華民國憲法的合法性嗎?
    2012年12月4日 李瑞木

    1951年舊金山合約簽定前,美國早於1945年將臺灣正式移交給中華民國;因為,戰前戰後,當時的台灣人民確實「願意」歸屬中國。有人說:「1945年的台灣人民是被騙才會「迎中國王師」,才會去參與1947年的制憲,不能算數!」被騙?當時有人覺得被騙嗎?還是1947年228事件以後,才有人「後知後覺」地認為被騙?1991年後,在中華民國體制內的民進黨,前後「自願」參與過七次修憲,最後一次還是在陳水扁主政時發生的,難到都是被騙?陳水扁也被騙嗎?民進黨及其在體制內當過總统、副總统、院長、政務官、國會議員、縣市長、縣市議員…的黨員,特別是參與過修憲的人,也都一再被騙嗎?
    舊金山合約簽定於1951年9月8日,日本才正式「在法理上放棄台灣主權」;但中華民國早已在1945年10月,就已從日本手中取得「實質上有效統治台灣」的事實。舊金山合約簽定後,日本又與中華民國簽定中(台)日和約,互派大使,互相承認主權(當然包括中華民國對臺灣的治權);美國及西方各國也都和中華民國互派大使,互相承認主權(當然也就包括中華民國對臺灣的治權);造成臺灣地位已定的政治現實。美國已不可能再軍事佔領臺灣,或將臺灣變成美國一州或托管地。
    很多傳統獨派不以為然,搬出「開羅宣言沒有法律效力」、「舊金山和約沒說台灣給誰,台灣地位未定」、「蔣介石政權非法佔領台灣」、「軍事佔領不移轉主權」等理論;但都無法否認或改變中華民國自1945年以來就有效統治臺灣的政治現實。
    1972年「中美上海公報」發表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的「一中原則」正式確立。當時,美國與西方國家都希望蔣介石接受二個中國的安排,留在聯合國;不幸被蔣介石拒絕。美國等了七年才於1979年和中共建交,「二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政治安排才變成不可能。可是,美國仍堅持中國不能用武力解決臺灣問題,但已造成中華民國或臺灣只能暫時維持「事實上獨立」而非「法理上獨立」的國際政治現實。急獨派說中華民國不被世界承認,但換成臺灣共和國更不可能被國際承認。
    1998年6月第二次克江會談,克林頓又以口頭(非文字)方式明確宣佈美國的「新三不政策」:「不支持兩個中國、一中一臺、臺灣獨立與臺灣加入聯合國。」急獨派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不怕老美、不怕老共,什麼攏嘸驚,繼續推動獨立建國運動;但在中華民國體制內的民進黨能嗎?
    在中華民國體制內的民進黨,前後參與過七次修憲,最後一次還是在陳水扁主政時發生的。上至總統、國會議員、縣市長,下至縣市議員、村里長,均由臺澎金馬的公民投票選出並定期改選;實質上,已成功地造成了兩國並存的政治事實。換言之,這部憲法與1947年制定的憲法,在實質上已產生質變的效果。在領土及公民權的範圍,及政府制度…等的調整,已成功地建立了「中華民國」在實質上只是立足於臺澎金馬的主權獨立國家。
    因此,民進黨要全面否認中華民國及這部憲法的合法性,很難獲得選民(尤其是淺藍及中間選民)的理解與支持。這對民進黨能否再執政,至為關鍵。
    我曾對中文聖經將耶和華翻成道教的神「上帝」,提出異見。多數牧師、信徒雖然心有同感,但要改譯新的名號兹事體大、有現實上的困難。有一位牧師說:God、Lord、耶和華、天主、上帝都是人給神的名號,重要的是靈(魂)、精神、及內含,只要心存敬意,不必太執著名號。這位牧師甚至說,就是用阿猫、阿狗、番薯、菜瓜…也沒有什麼不可;才讓我啞口無言。基督徒用道教神的名號「上帝」來呼叫他們的神,他們及外人也都知道此上帝非彼上帝。道教的神也不會不知趣地跑來看:基督徒有什麼事須要祂的幫忙?
    因此,急獨派如能重視獨立建國的(靈)魂、精神、及內含,暫不執著名號(中華民國、臺灣共和國、或打狗(高雄)共和國、打貓(民雄)共和國…);那麽先幫民進黨執政,借中華民國的體(及名號、旗歌等),還(獨立建國的)魂,或許是個可以考慮的選項。這個陽謀,中間及淺藍選民應該不會反對;由於不改變現狀,國民黨、中共、美國及國際社會都無從反對,成功的機率是很高的。
    如果急獨派仍然不願意,那麽大家分進合擊,就放手讓民進黨去走中華民國體制內的路線吧!民進黨如繼續被急獨派制約,不能「勇敢向前走」,難免在2016年大選時又重演「中美聯手救國民黨」的戲碼。急獨派真要想學蔣介石,阻止民進黨或臺灣走向中華民國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的機會嗎?

    • 我並不反對獨派繼續進行制憲、改國名、國旗、國歌的運動,但這個運動在短期(三、四十年)內不可能成功。我也不預期急獨派會贊成我「旗歌共識」的主張。所以,我只主張民進黨先用「憲法共識」及「旗歌共識」取得政權,比較務實。我尊重急獨派有反對「旗歌共識」的權利。
      「憲法共識」及「旗歌共識」,主要是先建立台灣「內部的共識」。「內部沒有共識」,一天到晚藍綠為了國名、國旗、國歌,內部先亂成一團,不但不能獨立,只會給中共製造統一的機會。
      台灣內部已有「不統」的共識。當務之急,是讓民進黨先取得執政的機會,以防國共合作造成統一的事實。
      民進黨如繼續被急獨派制約,不能「勇敢向前走」,難免在2016年大選時又重演「中美聯手救國民黨」的戲碼。急獨派真要想學蔣介石,阻止民進黨或臺灣走向中華民國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的機會嗎?如果急獨派仍然不願意,那麽大家分進合擊,就放手讓民進黨去走中華民國體制內的路線吧!
      臺灣人是由各種原住民及先後來臺的移民(河洛人、客家人、新住民、各國新娘…等) 所組成。臺灣新文化的包容精神,應能尊重、接納、保存、不歧視、不嘲笑、和容忍各族群的血緣、先祖(包括祭祖)、歷史、神話(如炎黃子孫、嫦娥奔月等)、記憶、文化、語言、風俗、習慣、傳統(如祭孔大典)… 等。如果沒有這些包容精神,就不可能產生某種程度的共識。
      不能包容的台獨運動,就是能僥倖成功,下場也可能像埃及穆爾西及其所屬穆斯林兄弟一樣(他們想把伊斯蘭的教規變成國家的法律,然後用這樣的法律來治理整個埃及)。這是一條走不通的死胡同。
      ──李瑞木

  2. 空服員休天災假 被控國安事件 莫非戒嚴復辟?
    2017-08-01 苦勞網 何燕堂(人民民主陣線成員、前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執行長)

    甫於7月1日升任自由時報總編輯的鄒景雯,7月31日在自由時報發表特稿,針對長榮航空500多名空服員依法請「天災假」的維護勞工權益行動,指控其背後是具有左統色彩的工運者桃產總在操盤,已超越單純的勞工權益問題,目標是發動陸海空聯合大罷工,以達到癱瘓運輸、打擊政府的目標。她呼籲民進黨政府,基於社會穩定、國家發展、以及絕大多數人民的權益,必須提高層級,採取有效作為因應。鄒景雯將勞工合法維護勞動權益的行動昇高到危害國安的層級,所謂提高因應層級,難不成是要民進黨政府出動軍警鎮壓工運嗎?此等用心,令人不寒而慄!
    此次長榮500多名員工請「天災假」,完全依照勞動部公布的「天然災害發生事業單位勞工出勤管理及工資給付要點」以及資方在7月29日公佈的天災假公告,依法提出申請,本就是勞工合法之權力行使,任何一個長榮空服員都有權利向資方申請。鄒景雯沒有提出明確證據,就直接指控這次請假事件背後有桃產總在操盤,一般記者都不會如此做,但為何資深的新聞從業人員鄒景雯卻如此做?退一步而言,就算此事件背後真有桃產總在暗中協助策畫,不也是自主總工會協助會員工會維護勞工權益的應有之舉嗎?鄒景雯這樣的資深媒體人怎麼會連這基本認識都沒有?最糟糕的是,鄒景雯將桃產總定性為「左統」,將其與中共連結在一起,暗示華航、台鐵及這次長榮集體休假事件,背後都是中共在策畫,將勞工合法維護權益的行動上綱到國家安全事件,提供政府「合法」鎮壓工運的正當性,這樣的論述真是令人感到恐怖!
    去年梅姬颱風襲台,各家航空公司都停飛,卻唯獨長榮航空仍有多架班機降落桃園機場,不僅罔顧員工安全,引起員工不滿,更遭外界批評「硬飛」,在長榮工會抗議下,長榮航空事後發布公開信向員工道歉,經勞資雙方協商後,終於設立「天災假」。鄒景雯不追究長榮航空長期追求利潤、漠視勞工安全的惡劣行徑,反倒以有「左統色彩」的桃產總在背後操盤進行指控,就是要操弄統獨議題將桃產總扣上「左統」的政治帽子,來否定這些空服員合法請假行動的正當性。此種手法就如同2002年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舉辦工人秋鬥「勞工六不起」大遊行,抗議民進黨政府無力解決勞工失業問題,被民進黨立委李明憲、李鎮楠以及台聯立委廖本煙聯合抹黑,指控秋鬥是「國共合作,鬥臭台灣」的扣帽子手段如出一轍,都是害怕勞工有自主性,動用政治手段箝制人民自主意識。鄒景雯文中還提到檢調已經展開調查此次請假事件,果真如此,那就是法西斯政府才有的行徑!邱太三部長應該出面說清楚。
    參與過台灣自主工運的人大多知道,長榮集團長期以來以「零工會」政策自豪,公然剝奪勞工法定的團結權。20多年前,長榮重工的勞工籌組工會,立即被當時的總裁張榮發下令鎮壓,將工會幹部全部開除。如今長榮航空員工,在被鄒景雯指為「左統」的桃產總的協助下,成功組織成立工會,是航空業勞工團結權的一大進步。去年在桃產總的協助下,華航空服員罷工成功,對長期任由資方剝削的航空業勞工,無疑是打了一劑強心針,鼓舞航空運輸業勞工以集體力量捍衛勞動權益。但這一切在鄒景雯眼中竟都成了密謀進行聯合大罷工,企圖顛覆政府、危害國家安全的陰謀行動,不禁讓人時空錯亂,彷如置身國民黨戒嚴時期。
    還記得我年輕剛投入工運時,在1989年遠東化纖罷工事件後,國民黨政府開始打壓工運,1990年時任行政院長的郝柏村,面對此起彼落的工運抗爭,竟公然指控這些工運抗爭背後都是一些「工運流氓」在領導策畫,要求嚴辦,只要符合檢肅流氓條例的要件,治安單位應依法檢送司法機關處置,絕不寬貸。看來郝柏村當時鎮壓工運還算「客氣」了,「只」將工運抗爭當作治安事件處理。鄒大總編輯顯然更勝一籌,直接將工運抗爭當作攻擊政府的「國安事件」在對待,如此法西斯思維,實令人不寒而慄。更嚴重的是,她在文末還指出,政府部門已經就此進行戒備。果真如此,台灣勞工都得面對民進黨政府對工運即將展開的鎮壓行動,而且這一次不只是被當危害治安的「流氓」而已,而可能是攻擊政府的「叛亂犯」。

  3. 甲午恩怨說分明
    2014年3月11日 中國時報 林金源(淡江大學副教授)

    前副總統呂秀蓮3月8日來函,對於7日拙文指呂「前往馬關朝聖,感謝日本據台」一節有所指正。呂文說:「當年有台日各界人士100多名在春帆樓回顧百年歷史,既非朝聖,更非感謝日本。重點在譴責中國當局完全不顧台灣400多萬人的意願,出賣台灣,其結果是讓台灣脫離腐敗、落後祖國。」
    甲午戰後《馬關條約》,除了割台之外,還割遼東半島。若非後來三國干涉還遼,滿清連「龍興之地」都被日本占去。中央政府並未獨薄台灣。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之下,祖國並未如呂所說「出賣」台灣,而是日本「搶奪」了台灣。我們豈能獨責防禦的祖國,反倒縱容侵略的敵國?
    何況,戰敗者哪有資格談「意願」?《馬關條約》中因拒絕割台,以致遭日偏激分子刺殺的李鴻章,難道真如呂氏所說不顧台灣人的「意願」嗎?清廷關照過遼東半島的「意願」嗎?日本會尊重台灣人的「意願」嗎?
    李鴻章與左宗棠,曾在御前展開海防、塞防孰重孰輕的辯論。李主張加強海防,爾後台灣的積極建設都跟李的主張有關。這樣的李鴻章,會說出「台灣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棄之並不可惜」的話嗎?偏偏包括呂女士在內的現實政治中人,都曾把這句不知出處的話硬塞入李鴻章嘴裡,製造悲情台獨史觀。
    呂女士的心情是矛盾的,她一方面指責清廷不顧台灣人(拒絕割讓的)意願,一方面又說台灣脫離的是腐敗、落後的祖國。台灣如果不願被割讓,怎會嫌棄祖國的腐敗與落後?如果祖國腐敗又落後,台灣的意願到底是堅拒割讓,還是慶幸割讓?
    呂秀蓮在春帆樓說:「因為…《馬關條約》,台灣終能脫離中國,讓我至感不幸中之大幸。」這是1995年4月18日報紙的白紙黑字。當時和呂一起去馬關的人士,如果「既非朝聖,更非感謝日本」,為何要選在《馬關條約》簽訂百年紀念日,而不是日本投降紀念日?
    一段國恥,兩種反應。不做中國人的人,所以對於國恥無感,依賴強權制衡祖國是其上策。國恥是繼承愛國傳統之台灣人的刻骨銘心之痛,他們不抱怨祖國,只想盡一己之力讓國家富強,才能贏回尊嚴,不再被欺凌。

  4. 台獨本來就沒國家
    1999-12-25 批踢踢F.Future板
    作者:highlander(十一少)

    台灣人一點都不悲哀.悲哀的是裡面一堆不知道ROC的C是CHINA的人.
    1912年就成立的中華民國.這個中國青天白日滿地紅.連共產黨老毛都搖旗吶喊過.
    台灣戰後成為中國領土至今.台灣在國際間的地位一直是中國領土. 台灣只是一個地方地名.
    台灣人福建人廣東人.通通都是中國南方人.
    世界上還有二十多國家承認中華民國.哪個承認台灣國的?
    中華民國一直是中國.不過是制度不同的自由中國勢力與共產中國的勢力消長罷了.
    擁護中華民國也就是擁護不同制度的中國.兩岸都是中國人.

    一些愚昧的台灣人講話.從來不根據史實.也不管國際現實.這跟夢囈有啥兩樣?
    根本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台獨小輩.本來就無祖國無國旗.還廢話啥?
    國際舞台在哪?你知道民主自由?那是中國ROC的民主自由.
    知不知"死"字怎寫?有種來打.有種台獨.像極了路上小癟三混混.
    小命都掛了.還大談以後民不民主.經不經濟?哪來的以後?

    921地震死兩千多人.震央在中部.損失與重建難以估算.
    台灣一打.整個島都是戰場.而且被打的都是重要設施.死掉幾百萬人不算.所有產業全部要破產.台灣幾十年努力一夕全滅.
    台灣佔據現在的國際市場.國際競爭力.花了多久.用了多少心血.日本韓國正好揀個大便宜.
    一個戰爭破壞後的台灣.完全破產.台灣所有人將比現在的菲律賓大陸更慘.死了丈夫.死了兒子.死了父親.剩下的老弱淪為台傭.這就是白目台獨者要的台灣國.

    兩岸五十年.東歐蘇聯垮台.中國大陸也早已不同當年.還停在吃香蕉皮年代.不知所云.
    老毛時代有談一國兩制的餘地嗎?老蔣時代有民進黨的份嗎?
    台獨小兒沒有國際觀也罷.對於中共更是一知半解.整天在這閉門造車.真可憐.
    大國都不敢輕言動武.小島生存更需要謀略.
    支持台獨的盡是些匹夫之勇.難怪台獨運動搞了這麼多年一直吃癟.建國黨泡沫化.害得大頭子阿扁都不敢講了.

    • 認錯爹娘拜錯墳—川普不是台獨的好朋友
      2017-02-28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作者:矛盾

      在川普勝選後,台灣獨派團體亢奮起來,視他為台灣自主權的朋友。自由台灣黨主席蔡丁貴期盼川普政府可以賣給台灣更好更便宜的軍火,和美國共同來捍衛「自由民主」的價值。但真相是川普更崇拜極權體制,他的當選也鼓舞了國內乃至全球的極右勢力升溫,他們都是民主權利的威脅;而川普為了其極右政策得以通過,將會更為集中行政權力,挑戰分薄他權力的國會和法院機關。
      如今躍升國內第三大黨的時代力量,其立委徐永明更表示不用妖魔化川普,川普將可能給台灣帶來「機會」。徐並表示:「未來時代力量會與葉望輝等友台派、知台派的學者專家接觸,建立更緊密且暢通的交流管道,成為台美關係穩定發展中的基石。」徐所指的友台派美國學者,無非都是美國帝國主義的反中智囊。而所謂的獨派大老吳澧培亦在會見川普特使葉望輝的時候表示「不反對台灣成為美國的棋子,希望藉此壓迫中國」,充分表露出了右翼民族主義立場。美國過去干預其他國家後,都帶來災難而不是民主,包括利比亞、烏克蘭和敘利亞。這些帝國主義的鷹犬皆是想把台灣當作圍堵中國的灘頭堡,不是為了捍衛台灣自主權。
      而極右民族主義的基進黨更是向川普發表賀詞,其中說到:「基進黨相信:閣下必能秉持美國總統一貫的傳統與特質,以包容、開放的心胸,將美國人民再次團結起來,並讓美國再次偉大。」恐怕基進黨的期望與美國人民的期望相去甚大。川普上台三天就已有四百五十萬民眾上街抗爭,而川普現正推行的種族歧視政策正好說明了他並沒有包容開放的心胸。而川普的「讓美國再次偉大」的論調,實質上是要加強美國帝國主義對外的掠奪利益。如果基進黨是在美國公開發表此賀詞,恐怕早已遭到大批群眾包圍抗議。
      只要有利於美帝國主義在亞洲的霸主地位,獨裁專制是可以被美國接受的,對他國自主權的壓迫亦如是;目前對一中政策也只是挑釁,而不是真正支持台獨。對川普及美國帝國主義而言,支持台獨不是現在的選項,因為這意味著中美及兩岸爆發戰爭,而進一步影響已相當疲弱的經濟;但台灣將被美帝國主義視之為軍事圍堵的代理人,那將會是對於台灣和平及勞動群眾的大災難。真心支持台灣自主權的政治力量,不應當對川普有任何幻想。
      台灣獨立鬥爭只有依靠國際工人階級及受壓迫者的團結才能取得成功,而不是美日台資產階級政客的權謀手段。社會主義者正在努力在兩岸乃至全球建立一個工人階級聯合的替代方案,反對這個剝奪小國自主權的制度。

  5. 【床前大戰】「怎夠資格答我呢」 張大春「不屑回」程度差的副教授
    上報快訊 2017年09月15日

    高中課綱文言文選文引發文壇爭議,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副教授謝世宗日前投書《上報》回應知名作家張大春對「床前明月光如何桎梏民主」的提問;不過,張大春對於該教授的回答似乎不以為然,甚至直接拿該文章的一個段落回應,「連這麼一個小常識都搞錯的副教授憑他這樣的語文知識水平,怎麼夠資格答我呢?」煙硝味十足。
    日前135位作家發表聯合聲明,支持調降高中國文課綱文言文的比例,以強化台灣新文學的內容。不過張大春卻不這麼認為,並丟出了「文言文會如何桎梏民主發展」的質疑。對此,清大台文所副教授謝世宗14日以《答張大春─「床前明月光」如何桎梏民主》一文投書本報表示,文章內容不必然桎梏民主,床前明月光也不會桎梏民主,他認為,桎梏民主的是運用文章進行統治、教化的統治者以及所創造的體制。
    對於謝世宗的回應,張大春說他沒有太多時間跟這位台文所的副教授瞎扯,並直接針對該文章的一個段落表示,「光看這一段,就知道副教授的基本程度是很差的。」還說,「連這麼一個小常識都搞錯的副教授,憑他這樣的語文知識水平,怎麼夠資格答我呢?」

  6. 「大陸製比較好」的時代快來了
    2017-09-14 旺報 雁默(自由撰稿人)

    用了十年的車用影音設備最近壞了,就近找個間汽車音響店換新。老闆很鄉土,內衣短褲夾角拖外加一付靦腆的笑容:「你嘪台灣A還是大陸A?」我反問:有什麼差別?老闆聲調放輕:「價錢有差,大陸A咖俗一點嘜。」我追問,那品質有差嗎?老闆回以靦腆:是沒差啦。我回:那大陸製的吧。
    老闆很健談,在安裝過程中我們聊了起來,他說:有些客人會介意大陸製,堅持要台灣製的,因為對大陸製的產品印象不好。面對這樣的客人,老闆不會說陸製與台製其實沒差,因為他知道說了也是白說,而且有些客人會開始叨念大陸製產品不好,老闆可不願與客人吵這個。我心想,但沒問的是,是否大陸製的產品利潤比較好?老闆倒是主動對我說出了真相。
    其實台灣製的,所有零件也都是從大陸進來,只是在台灣組裝而已。也就是說,東西其實是一樣的,只是在台灣組裝可貼上台灣牌,也因為多了一道組裝與重編說明書的成本,所以賣價稍高於陸製。
    之所以有台灣廠商這麼做,是因為許多消費者對大陸製的產品仍有抗拒感,覺得陸製是品質低劣的象徵。對老闆而言,利潤其實也沒差別,只是必須提供台製的選項。
    談到陸製與台製問題,總有些敏感,買賣雙方通常會刻意避免聊到意識形態。如果客人是那種當場要聊政治的,老闆說,他的對策是:「兜聽伊講,我惦惦就好。」我其實大都在聽老闆講話,他看我只是保持禮貌的笑容,也就多說了一句:「人喔,要面對現實,騙自己嘸好啦。」
    眾所皆知,郭台銘曾說:「今天的山寨,就是明天的品牌。」這個歷程,日本走過,台灣走過。大陸今天也走到了品牌的層次,只是台灣消費者還沒反應過來,也不會去想:誰一開始不是靠著製造劣質品而站穩腳步的呢?重點在於,製造者都得努力提升製造品質,原地踏步只會被市場淘汰。大陸製產品,其實已經快速地脫離了劣質製造的階段;所謂的MIT台灣製,優勢也在快速減少。那麼,台灣的下一個提升方向是什麼?
    金磚五國會議不久前在廈門舉行,提出BRIC(金磚國家)的高盛經濟學家歐尼爾最近撰文指出,毫無疑問「中國在此組織居於絕對核心的地位」:16年前他創造BRIC這名詞時,曾預測在10年中,中國經濟將以7.5%的速度增長;事實證明,中國過去10年的平均增速略高於7.5%。歐尼爾指出,「中國經濟規模如今已超過巴西、俄羅斯、印度與南非4國的總和,用不了多久,中國的GDP甚至將是這4國的2倍」。
    IMF的數據也顯示,2016年54%的世界GDP增長源於世界前五大經濟體,80%源於世界前20大經濟體(台灣GDP排名22);並預測未來5年全球大部分經濟增長將源於3個國家:中國、美國與印度。世界前20大經濟體,金磚國家占4席,G7占7席,增長快速的經濟體唯有中國與印度,而目前中國經濟規模是印度的5倍。
    最近大陸月薪資破萬人民幣的受薪者飛快成長,也推升了人民生活水平,人們不再滿足於便宜貨,陸製產品也已揮別劣質品時代、走向本土品牌。由於大陸內需市場龐大,建立品牌的門檻遠低於台灣,可以預測的是,中國多項突出的科技研發,有助於催生具有世界競爭力的大品牌。
    離開那些媒體上政客真真假假的說辭與紛擾,走入民間巷弄,你可以聽到比較真實的聲音:「人喔,要面對現實,騙自己嘸好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