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comments on “菁英主義的社會運動

  1. 終於有人要討論環保了嗎?
    台灣版的"不願面對的真相"
    不知為何看了就有氣
    另外 動保 也許也很值得談
    雖然比較不是精英主義帶動的
    但結果也沒差到哪裡去?

  2. 分級制,連海賊王都會有馬賽克了。
    話說,我國小二年級的侄子問我說,怎麼海賊王裡頭有根a片一樣的格子?
    你說我應該怎麼回應…

  3. 格主,敬佩您平時對各種社會議題撥亂反正,不過,關於樂生運動拖延捷運通車的問題,您的資訊似乎有誤。請您先閱讀這篇新聞:
    http://udn.com/NEWS/LIFE/BREAKINGNEWS9/5449824.shtml
    捷運局本來就有能力在迴龍站機場尚未完成的狀況之下,做到分段通車。樂生運動者的主張也一直是要求捷運局分段通車,讓新莊市民能夠即早享用捷運之便。
    樂生與捷運原本就是可以和平共存的。
    事實的真相是,台北市政府、台北縣政府與台北捷運局一直不願鬆口分段通車的可行性,反而創造錯誤的輿論,將新莊捷運尚未通車的問題,全部推給樂生院民,把樂生病友當成代罪羔羊。
    還請格主明察。

  4. to 賈文卿
    先弄清楚你侄子在哪裡看到A片的。而且新聞就常看到格子了。
    話說,kiminets閣下所謂菁英的定義未免有些隨便。如果這三個例子中的推動者和朱學恒都算是菁英的話,所謂菁英大概就是對政治有見解並且懂得影響群眾支持自己看法的人,那麼從人類有史以來所有的政策根本就都是由菁英份子推動的,因為菁英以外的人若不是沒有見解,就是不懂得提倡見解。
    我想kiminets閣下所想表達的應該是小眾政治或黑箱政治,也就是僅憑片面之詞而沒有嘗試尋求全面性資訊就輕率定下政策。
    版主回覆:(12/29/2011 10:57:35 AM)
    現在小孩小四就看過A片的也不是啥稀奇的事情了

  5. 樂生的問題在"溝通",各位沒有發現到一件事,樂青跟當地居民是少許關聯,甚至有些是對立,看她們的網站覺得他們在自爽,大概我不是菁英,無法體會菁英的樂趣,我只看得懂掯林良或者是爽歪歪而已
    對樂青只有一個提醒,"你們並沒有獲得大多數的新莊市民支持到讓他們願意跟捷運局對幹"
    我也知道有個弔詭,就算是切格拉瓦,他也是個精英…我不是甚麼偉大的社會學專家,所以只好最口語的方式表達布爾喬雅在領導社會運動的一個問題點,要很正確用詞表達那就是一篇論文了,我沒有那個時間,也不期望這篇文章是個論文,純粹對社會菁英表達不爽的發洩文,沒辦法我不是菁英XD

  6. 我自己的想法是現實一點,版主提到的樂聲、廢死、分級制度
    花多少錢能解決?
    有些東西的價值錢不能衡量,例如健康、安全感、希望、感情,但是我的界線是「這些東西不能沒有一個能確定上下限的代價範圍」。「無法確定價值之物」不等於「無價值之物」,但與「願意相信這物潛在的價值」也是兩回事。
    身為少數的人可以抗議權益被犧牲,可以訴諸群眾自己的需求需要補償,但是群眾不站在你這邊的時候,去思考原因,靠北補償不夠,靠北正義不彰誰要理你啊。
    我的偏見在於,社會菁英會過度理想化,把三分把握說成已確定的事實,把一分希望誇大為十分,然後去利用這一點。
    講得粗俗一些,當了婊子又要立牌坊這種好事,

  7. 這些人,如果用批判犯罪學的名詞來說
    就是活脫脫的『道德企業家』
    他們希望改變世界的方式,並不是追求最根底的支持形成共識
    而是利用自己的較高社經地位去強行販售自己認為的『道德』
    甚至,利用自己的地位、職權讓自己的『道德』凌駕於法律之上
    或許跟版主的意見相反
    但我認為王清峰拒不簽署死刑,就屬於此類作風
    你愛怎想是一回事,死刑還存在的一天,勞駕該槍斃的快槍斃
    道德企業家一說,可以說是犯罪學中的左派思想
    然而臺灣一些『貌似左派』的OOXX社運者卻往往很愛搞這套
    所以人家說臺灣沒有左派似乎也不怎麼冤枉
    在台灣更好笑的是那種『悲憤企業家』
    到處販售自己的悲憤,人家不跟他一起悲憤還不行
    尤其常見於綠營政客
    但最近我們在王曉波的身上也看到了徵候…
    版主回覆:(03/08/2010 04:45:35 AM)
    如果現在這些個死刑犯的案件以完全的新案重審定讞
    那要幹掉還比較有譜一點
    以前那種判法實在很難讓人知道被幹掉的到底是該死還是倒楣…- –

  8. 10樓完全不明白人家低溫的笑點。
    話說回來,社會科學跟算命有多大的類同性,這我非常的懷疑。因為都馬是透過正相關資料的剪輯架構而成。
    "太早接觸性,絕對不好的案例很多了"這句話本身就被本文標題給炸掉了。充滿菁英知識論的味道。真正出問題的或許不是性本身,而是對這東西的排斥與恐懼(包含扭曲與想像)
    這大概跟18世紀歐洲人對於東方的經典想畫圖像:巴達維亞之屋很像吧。
    這種作法可想而知就是先從不好的案例這個簍筐裡頭挑選出阿呀太早偷看A片的傢伙來然後主張:你看,就是這樣,喵。
    不然如果你拿著問卷去訪問那些成功的企業家,政治人物(包含腦殘政客),目前40歲左右的教授,以及堪稱社會中間階層的菁英人物,你看看有多少人會跟你承認承認,對我小時候就是偷看A片。
    很抱歉我的統計學的很爛,因為我是學文科的,我只能問,統計上的若A(太早接觸性)則B(將來發展很鳥),是否可以反推為若B則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