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comments on “我看劉曉波得獎

  1. 以前看過劉某人的不少文章,總覺得他的見識其實相當貧乏,很多立論都是自己想出來,對於國際事務的見解更是天真到一個程度。(比如對911的看法)
    所以左派曾經給過「一夜美國人」這個稱號給他,我覺得到也恰如其分。(他對美國的憧憬已經到了幻想階段,而這是許多民運的通病)
    不過他不是得文學獎,所以在此不說太多。
    我覺得劉某人得獎,這幾年內只會讓民運分成兩派,一派是拿劉曉波的名義招搖撞騙,在海外用「劉曉波基金會」等名義到處騙錢,就如同當年一群人拿王炳章的名義騙錢一樣
    另一派就是以打劉曉波為樂,用把劉鬥臭鬥黑的方式意圖證明自己比劉曉波更偉大,更有資格得獎,沒看到魏京生這爛人已經開始動作了嗎?
    而這座和平獎的意義喔,我是覺得當初89年沒有把它頒給民運而是達賴的時候,其實就已經代表西方對中國民主化其實沒有太大興趣,他們更希望中國如同蘇聯分裂
    晚了21年才頒發這個獎,已經不可能激起千層浪,最多冒點水花而已。

  2. >刺激一個極端政權並不會讓他們改變,只有揮軍殺進去才會改變
    至少還有兩個方法促進改變,就是
    一、靠人民的力量,搞暴力革命。
    二、領導人自己覺醒,開始進行真正的民主化改革,如蔣經國晚年一般。
    不過暴力革命而促成改變的話,除非國家經濟已到了比北韓還糟的地步,不然不可能,領導人覺醒的話就再說了。=_="

  3. 我不需要才冠天地,只要比被我踢爆的人聰明個一點兩點即可。
    http://www.plurk.com/p/86ae9r
    all Philosophy is like a tree….嘿嘿
    http://www.plurk.com/p/87x4nw
    上面是最近看的一頭霧水的兩個版主噗
    起因應該是在這個噗
    哲學流言終結者:哲學是學問之母
    http://www.plurk.com/p/82h6pn
    另一位部落客
    http://blog.lester850.info/archives/2010/10/15/1693/#more-1693
    黃絲帶流耍賴奧義傳承者mocear(原始版)
    這邊很多高人會來 讓大家來評斷吧 哲學我是不懂啦
    版主回覆:(10/18/2010 07:58:51 AM)
    他很自以為的以為本人認為笛卡爾寫了兩本書,而實際上我是較他去看趙敦華引的那本書119和120頁寫的是什麼東西。
    而所謂笛卡爾主張統一的哲學觀,是趙敦華的解釋而不是笛卡爾「在哪裡有說」。
    例如我們在物種原始裡面是找不到「基因」的,但很明顯達爾文的演化理論根植於基因,如果能蠢到以為達爾文沒說基因所以演化論不能採用基因,那就只剩下嘿嘿嘿了。
    17世紀的笛卡爾要是有「引用」20世紀趙敦華的文章,那就更加見鬼了~~
    另一個笑點是,其實他一開始就在表演邏輯謬誤當中最基本的一種謬誤,叫做「人身攻擊」。
    http://zh.wikipedia.org/zh/%E4%BA%BA%E8%BA%AB%E6%94%BB%E6%93%8A%E7%9A%84%E8%AC%AC%E8%AA%A4
    我引的是鄔昆如的書,不是鄔昆如的人
    我引的是趙敦華的書,不是趙敦華的人
    (事實上我和這兩個人都沒關係)
    這種人身攻擊作法和認定「因為法蘭西斯培根是笨死的(為了在雞屁股裡面塞雪而支氣管炎葛屁),所以培根的理論都是屁」沒兩樣。
    同時,最能證明他不看書的鐵證,是他根本搞不懂趙敦華引用的是哪段,趙敦華在西方哲學簡史中引用的是「我們不是從樹根樹幹,而是從樹俏採集果實的,因此,. 哲學的主要功用乃是在於其各部分的分別功用,而這種功用,是我們最後才能學到的。」(引用自The Meditations The Selections from the Principles of Philosophy這本書的119~120頁,這段剛好在119、120之間)
    也就是But as it is not from the roots or the trunks of trees that we gather the fruit, but only from the extremities of their branches, so the principal utility of philosophy depends on the separate uses of its parts, which we can only learn last of all.
    而其前一段,也就是「all Philosophy is like a tree」所在之處,而不是他老兄一直自以為的更前一段。
    (至於為什麼他會一直以為趙敦華引用的是all Philosophy is like a tree…啊知,大概是連看都沒看吧,樹根的英文root寫得那麼清楚在那邊,要看不到也是一種才能)
    當然,他想凹「a」哲學之樹不是一棵是他家的事情,活殺留聲的花招我也不是頭一次看見了。
    對一個以為我說老蔣放水「只」阻止日軍兩個禮拜的人,還有什麼好要求的?
    (或者可以說~日軍的兩個禮拜真是長…?普通人的三年,相當於日軍的兩個禮拜,正所謂神看千年如一日,皇民祖國沒老耶的威能,但是好歹也是吱吱祖國,改變時間流速普普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