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comments on “國光石化--國家賠光光石化

  1. 看樣子或許政府拿這些錢去開發替代能源還比較划算,即使初期投資成本比較高也一樣?!

  2. 替代能源之所以為替代能源就是因為有者無法大量應用的困境。
    1.太陽能:太陽能板非常容易壞,因為他怕熱,如果曬太多太陽一下就壞了。
    2.風力:風力發電機很吵,導致不管它裝在哪附近居民一定抗議,裝在海中間又會導致機具被鹽腐蝕。
    3.地熱:高溫蒸氣井難尋阿,也幾乎都變成溫泉飯店了,還必須祈禱在開發後不要突然冷掉。
    4.生質油:與窮人爭糧的問題一直在吵。
    5.沼氣:污水處裡廠的副產品,如果要增產可能要增加廁所的數量,並上電視呼籲國民多拉一點*。

  3. 目前太陽能板的轉換功率不到15%,十年來沒有突破
    有點理工背景的就知道完全不可能拿來當主力
    風力不只吵,它的葉片是很有可能會斷掉的
    到時候就是個無人血滴子~呵呵
    除了地熱,其它的替代能源幾乎都是變相的太陽能
    如果儲存了上億年的太陽能(石油、煤、天然氣)能被我們三百年內燒光
    怎麼會期待太陽能(或水力、風力…等)可以讓我們開發出足夠的能源?
    版主回覆:(03/28/2011 04:43:34 AM)
    藻類生化燃料或藻類光電不知道能發展得如何…
    台灣還是把蓋國光石化的錢拿去研發下一代能源比較有前景
    (殼牌似乎已經在研究藻類燃料了)

  4. 比較難解決的問題是來自石化的工業原料。
    石化原料已經成為工業的米飯,不管傳產還是高科技都無可避免。
    就算藻類提煉的生質柴油可以製造這些工業原料,大概還是免不了要蓋個提煉廠來聚合、裂解這些有機物質
    版主回覆:(03/28/2011 04:41:28 AM)
    個人認為那交給中油台塑之類的就好,國家還是搞研發比較適當

  5. 說到替代塑膠,似乎已經有用玉米為原料的塑膠出現了(但這還是會有與人爭糧的問題,關於生質塑膠的一些資料可見http://www.ch.ntu.edu.tw/~rsliu/pdf96/world/2-13.pdf),另纖維素或許是個不錯的替代燃料與替代塑膠的來源(纖維素天生就是聚合物了,只是結構的問題),可拿來製造紙張(紙張可做容器)或提煉酒精(不用到可食的部份就不會有爭糧的問題,且巴西使用酒精汽車已行之有年了,或許在高油價時代巴西會取代美國成為超級強權);另外事實上應該要多用再生紙來做一次性使用的容器,同時該禁止或限制將塑膠用在一次性用品上?!

  6. 還陸於海也沒有用…
    之前美國濕地保護的原則是濕地面積永不減少,也就是說,你要開發一片濕地,就要還另一片濕地。但是現在慢慢發現,濕地的破壞是不可逆的,也就是說,你就算把他恢復成濕地了,他原來濕地的功能也不會回來,就像文章裡面講的例子,把你宮了以後再找天接回去,還能正常運作嗎?
    所以現在越是先進國家越不會動到濕地,大陸形態的國家都這樣了,台灣這種島國到底有什麼資本這樣玩?
    版主回覆:(04/03/2011 12:58:55 AM)
    還是有一點啦
    但不可能馬上就恢復,而且也很難保證能恢復多少
    (真的很像截肢…)

  7. 歷經大退步的十年 環運必須走自己的路
    2011-04-24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楊憲宏
    過去10年,台灣的環境保護可以說是「不進反退」,基本上是挫折最烈的10年。
    2000年政黨輪替,原本是民主的大躍進;可是,民進黨執政之後,在環保問題上妥協或冒進,使得台灣的環保運動呈現停滯、荒廢的狀態。過去,1980年代台灣的環境運動是與黨外政治運動並駕齊驅,甚至有些狀態是超前的;原因是,執政的國民黨是個只重視經濟發展、不在意環境保護的團體;很大的一個問題是,這個以「中國」為名的政黨,政治的目的是回到中國,台灣只是中國國民黨的「反共復興基地」、只是中國國民黨的跳板,這樣的政黨當然不會愛惜台灣。
    黨外運動是以本土核心的思維保衛台灣,愛護鄉土、珍惜山林、疼愛河流成了一種內化的神聖使命,這樣的黨外運動自然與環保運動交流契合。可是,1988年,黨外運動組黨成功、成為「民主進步黨」之後,環保運動與民進黨之間逐漸出現差別。民進黨的成立是以奪權為目標,環保運動基本上與民進黨的多數金主是站在對立面的;甚至許多民進黨背後的金主是污染者,他們不但投資民進黨、也同時投資國民黨。加上當時一些加入民進黨的環保鬥士以綠色環保理念進入地方選舉都紛紛敗選,敗選的因素大多是對手買票;一旦民進黨內的環保運動者競選失敗,民進黨就與環保運動更行更遠。
    這是1990年後的顯著現象,環保運動逐漸獨立於民進黨之外;可是因為國民黨仍然是一個以經濟發展掛帥的政黨,在政治光譜上,環保運動仍然只能與在野的民進黨進行合作。
    環保運動者都十分謹慎,不要變成民進黨的政治工具。有些環保運動者在1990年代加入民進黨的地方執政為合作的方式,希望可以讓環保運動在民進黨的政治目標上站好一席之地;現在回顧起來,這些努力的效果十分有限,大多數的環保運動者最後都進入民進黨的政治派系染缸中、無法自拔。
    民進黨在2000年之前,呈現出來的奪權意圖十分彰顯;雖然保有一些看似環保理念政綱,其實是口號;雖然環保運動者感到失望,可是有個不環保的國民黨與不太關心環保運動的新黨、親民黨作對比,民進黨仍然得到環保運動者的支持。
    2000年民進黨執政之後,大量的吸納環保運動者進入政府體制,表面上是想在環保革新上有一番作為。可是2000年到2004年民進黨在執政之後,迅速結交了更多過去在國民黨的金主,大多是長期汙染台灣的工業家;這種矛盾的成長,使得環保運動者根本不可能在民進黨的執政下有任何進展。核四廢除的冒進作為,更使得民進黨杯弓蛇影。因此在民進黨執政時代,種種荒謬的「國家重大建設」都出爐,其中最大爭議是「蘇花高」還有「國光石化」。2003年到2007年之間,環保運動者眼見著多年來的環保伙伴民進黨執政之後在環保方面的失守,幾乎欲哭無淚。
    過去10年是慘痛的環保大退步10年。
    2008年國民黨重新拿回執政權,所推出的一樣是把台灣當成跳板的政策。國民黨仍然以「中國」為其終極目標,並不在意台灣環保是否沉淪。這一回國民黨更加肆無忌憚了,他們可以隨時告訴民眾「民進黨執政的時候也主張……」,讓人民走投無路。雖然2012民進黨聲稱他們有了「覺悟」要重拾環保政策、要停核四、要停建國光石化……,可是他們說的有信用嗎?國民黨、民進黨其實在環保上都是難兄難弟,一對活寶。
    2012後的10年,台灣的環境將更加惡劣;台灣環保運動必須走自己的路,否則在國、民兩黨的奪權遊戲中必然粉身碎骨。

  8. 嘴皮謙卑的工具性道歉:評蘇貞昌蔡英文反國光石化
    2011/3/26 台灣綠黨祕書長潘翰聲[節錄刊載於2011/3/27聯合報]
    正在進行總統初選的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和蘇貞昌,先後表態反對執政時強力推動的國光石化;「時空背景不同」是避免尷尬的標準答案。
    如果短短三、四年之間就稱得上時空改變而可以「昨是今非」,那要如何保證重新執政不會又「今非明是」?
    而蘇貞昌才說「謙卑地承認當初的政策是錯的」,旋即抨擊馬政府將區位移到彰化「更是大錯特錯」;這種嘴皮上輕薄的謙卑,還吐出禁不起檢驗的重話,道歉不過是爭奪權力的工具。
    國民黨發言人蘇俊賓的「善後說」,則一貫地強化國、民兩黨相互卸責的比爛邏輯;未曾修過環保課程的老舊政黨,面對新世紀的永續課題,只求不要失分太多,很難有所期待。
    蔡、蘇兩人接受了環保團體和學者的論述和數據,認為:三輕擴建之後,沒有國光石化,國內也不會缺料、也不會產業外移。雖然三輕環評是在2009年馬執政後通過,卻也是在民進黨執政的2006年所提出;包括台塑六輕的無止盡擴建,國、民兩黨對石化業的貪婪幾乎是照單全收,唯獨五輕遷廠或關閉尚不敢跳票。
    嚴格來說,國民黨和民進黨都是全球化財團黨旗下的地方派系,輪流執政都把對金錢的膜拜放在人命之上。低附加價值的石化業用掉全國12%的電力,卻只創造1.5%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政府掩蓋高排碳產業結構,有這麼黑的事實,卻硬逼人民承擔核電風險(現有三座核電廠佔電力裝置容量12%);台電威脅,若不接受,就要把電價漲一倍以上。一定很懂經濟學的歷任經濟部長和財經媒體,卻經常故意誤導把產值拿來和GDP比較,而誇大石化業的影響力。國、民兩黨人才濟濟,卻不如一個環保小黨敢講真話?
    中油八輕的選址,從在屏東南州到嘉義東石,十幾年來都遭逢各地誓死反對;2004年,與民間合資,改稱國光石化,選定雲林;後來馬政府將國光移到彰化濱海,民進黨撇清「這就不是我們推動的」,把石化產業政策窄化為區位選址。其實,當年某立委跑到環評會發言,明示、暗示「雲林不要,彰化要」;後來彰化反污染的民意因環保團體和文化人草根宣傳而擴大,落選的政客才轉向;難怪有人笑稱:民進黨在野時,反對開發的力量會多一點。
    而蘇貞昌自誇當年兩次環評沒過「我們都沒放水」,更是吃環評委員豆腐吃到得了便宜還賣乖。實際上,蘇、蔡在行政院正、副院長任內,多次公開或私底下指揮環評,根本是「放水不成」而非沒放水,環保署長張國龍黯然下台也顯然是未能達成「加速環評」的任務。國民黨政府高層公開施壓「環評一定要過」,並複誦「環評沒過就不蓋」的廢話來掩飾,比民進黨有過之無不及。更有熱衷於幫開發業者寫回應新聞稿、監視部落客言論的環保署,立場鮮明和政治干預毋庸置疑;而順此放水邏輯,環評還沒通過之前可否說是「還沒放水」?
    民進黨執政八年,背棄人民的事例何其多!蔡英文對集會遊行法道歉時,有野草莓學運;蔡、蘇反國光,何嘗不是跟在民意後面,撐到選舉前才選擇性的道歉,又愛耍嘴皮子;雖有群眾魅力可以鞏固基本盤,對於開拓選票實然有限。以總統選舉的格局,人民絕對會檢驗「十年政綱」有無遠見,作為大選決斷的「筆試」項目;而對於個案的態度則像口試,人民會一一檢視過去的實績,來對人品打分數;包括樂生院保存、蘇花高、核四等議題,不論大小,都是無可迴避的必考題。

  9. 台鋼國光石化環評冗長 蔡英文K環署
    2007/03/29 聯合報
    【記者李順德、許玉君/台北報導】
    行政院財經小組昨天針對台鋼與國光石化進度進行討論。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認為:環保署對於業者環評時程的不確定性太大,「非常不合理」。蔡英文並指示:環保署宜在兼顧環保、產業發展兼籌並顧的原則下,研議簡化環評流程並使之透明化。
    經濟與環保衝突再起,國光石化與台塑鋼廠等近兆元重大投資案進度都卡在環評。為排除投資障礙,蔡英文昨天召開財經小組,邀集經濟部、環保署等相關部會討論。
    會中,由環保署與經濟部分別進行簡報。但因為環保署對於幾項投資案的環評時程毫無腹案,蔡英文因而對環保署撂下重話:業者投資的環評時程,如果存有很大的不確定性,「非常不合理」。
    對於環保署因台塑用水問題罰了台塑700萬元,董事長王永慶責罵說「光罰款不能解決問題」,蔡英文也在會中作了回應,要求環保署依據現況,與經濟部務實面對,設法合理解決。
    行政院指出:台塑大煉鋼廠的投資案為1088億元,於民國100年即可完成設廠;國光石化廠投資4005億元,於104年完成設廠;兩大投資案都牽涉溫室氣體及有機廢棄物的環保問題,因此受到環評程序冗長,投資障礙一直難以排除。
    行政院表示:光台塑大煉鋼廠的環評程序,自申請至今已4次環評,歷經8個月,目前才進入第二階段環評,要在一個月後提環評大會,並應提補充文件及說明,如此冗長的時間業者都受到很大挫折,因此財經小組請環保署長張國龍積極處理環評的流程問題。
    【記者許玉君/台北報導】台塑六輕的罰款事件,讓經濟部與環保署的戰爭拉上檯面。經濟部長陳瑞隆昨天強烈要求環保署加速處理,希望以最快速度協助台塑鋼鐵完成程序、開始執行。陳瑞隆說:近來中國大陸也開始籌建大煉鋼廠,在商場競爭異常激烈的情況下,如果台灣廠商一再落後,對產業發展相當不利。陳瑞隆強調,經濟部會積極與環保署溝通、協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