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comments on “反駁媒體集中化如何危害民主一文

  1. 陳為廷的孤獨陰影
    2015年1月2日 中國時報 伍思文(公務員)

    陳為廷退選「栗」委,很多人都惋惜不解,因為他的行為早就為綠營所知。林飛帆就說:「這一直是我認識的陳,至今他仍然是他。」這種事在綠營是沒什麼大不了的,從勝選的考量來看,還是該採取柯P的禮讓模式,故蔡英文說:「年輕人總是會起起伏伏,人生必須要歷練,不要讓他的傷痕太深。不應該評論他的人生。」太陽花講得更直接:「罵他的給我閉嘴。」
    但社會上有批人卻不能接受這種歹仔己疼的話,說:「你們的欲蓋彌彰比陳為廷的性騷擾更讓我覺得噁心。」因為陳不是一般的毛手毛腳,他是性襲的慣犯,可說是病態性的。他說「過去一年多沒有了」,也就是:3年前他開始在街頭衝撞時,他還是。
    但問題是,為何還有一大批青年男女跟著這種人跑,政府也縱容,最後造成了這次選舉的大崩盤。
    陳為廷就是以「反壟斷巨獸」起家,這是極荒謬的虛假題。現在人都說,這次選舉是網軍與綠軍的勝利;也就是說,壟斷媒體與話語的是網軍。傳統的報紙、電視,別說壟斷,連營利都愈來愈難。而綠「婉君」反過來賊喊捉賊,綠營連紀念228都打出「反洗腦,反壟斷」;而被裹脅的年輕人,就舉個「反巨獸」的牌子自拍,還到世界各地去獻醜。這麼荒唐的事竟然吵得起來,陳為廷就從個「孤獨的校園之狼」一躍成為反抗的偶像。
    這也可見馬政府的寬容:照理陳的犯罪資料應早被政府所知,但政府卻從未以此來打擊陳,反而是他要選了地方利益把事掀出來了。
    但最不能為人忍受的,不只是哪些說:「性侵者難道就不能選立委?人非完人。他是個誠實的痴漢,眼神有溫度,堅強勇敢。」而是綠營婦女團也同情陳的孤獨,肯定他的「過去式」,與她們以前以女權被侵來罵藍的立場全相背。柯文哲的人竟說「這與他雙親早逝有關。他的爸爸是被人所殺」,還把外遇與性侵等同並論。這些荒唐至極的話,正顯示了陳為廷並非孤獨,一丘之貉,代表極大的一群人,所以才在這次選舉中改變了台灣的政治版圖。
    也正是這樣,民進黨絕不能過河拆橋。太陽花對推翻國民黨有太大的功勞,而且在推翻獨裁、革命義務之下,這種政治素人的錯誤是不會被人民計較的,愈壞愈有支持,他代表民意。綠營痛惜說:「在他身上看到許多領袖人物的特質,他是難得一見的優質之才,以後的人生很漫長,他終究不會被埋沒的。」民進黨終未被這些起起伏伏所影響,現在推出其青年部主任、也是陳最親近的同志來選「栗」委,總算給了陳為廷一個肯定。
    林飛帆說:「壓抑他太久。」確實,如果陳為廷這一代的年輕人,鄭捷、張彥文等,再回歸孤獨,那會給社會造成多大的陰影?

  2. 抵制旺中就真的高尚嗎?面對自己的老闆呢?
    2012/08/02 周玉蔻

    媒體火拚,誰最高興?當然是政客.
    新聞界在台灣,不管品質和本色如何變,政黨和政府的眼中釘是不疑的事實.媒體界自己殺自己,公信力降低,得利的正是最怕監督的權力擁有者.
    在這個行業三十多年了,眼見最早發生抵制報團的,是李登輝先生任總統不可一世時,他的辦公室主任蘇志誠先生的名言,是要將聯合報大報變小報.
    當時,聯合報系內一片憤慨.報老闆王惕吾先生的回應很淡定,他說,總統有任期,媒體沒有.
    未說出的話,惕老沒講的是,媒體有專業的考驗,市場的淘汰,不勞政治人物指手劃腳.
    風水輪流轉.近來,有些人提出了反旺中的主張,還一個傳一個,藝文界,影劇界,加上學生學者以及插花的政黨人士什麼的,好像很高尚似的.是嗎?
    這些人當中的專業,其實大都和媒體工作及媒體平台有關.換句話說,他們,或者她們,背後,也都有個集團,有一個或者一群老闆.他們,反旺中的同時,能夠堂堂正正面對給飯吃的自己的媒體或者影視電台電視甚至出版社老闆嗎?
    旺中的問題,層面廣泛.蔡衍明先生的態度或許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接受的,卻絕不是真正有罪該譴責的人.
    真正的罪人是誰?別開玩笑了.你,我,他,批旺中的人,投入媒體的經歷比蔡先生資深長久得太多了.我們,或者你們,做了些什麼?摸摸良心吧!

  3. 媒體併購風?——談傳訊電視收購案的資本邏輯
    2000-12-19 《傳播學生鬥陣電子報》第25期 編輯室報告

    日前針對象山集團收購傳訊電視中天、大地頻道,並整合中視二台併為「中衛」一事,各方多有議論,但看法大都不外兩種:第一種看法著眼於個別企業的競爭,將之視為財團勢力間的彼消我長,認為和信「賤賣」傳訊電視予象山集團的做法,意謂著和信傳播版圖的衰退及象山傳播王國時代的來臨;第二種看法則從媒體產業的發展切入,指出象山集團除擁有上述媒體外,旗下經營媒體尚包括平面「勁報」、廣播「Power989」、衛視中文台、迪士尼卡通等十七個頻道代理、網站等,其購併走向合乎現實與未來趨勢,即此傳播業的整合現象乃是傳播產業平台概念的具體展現,提供產業優勢的保障、媒體競爭力的強化與利基化等諸多好處。
    上述看法實為一體兩面,其病出在只從企業角度論事,彷彿媒體一事只是商品,非關文化,亦無關閱聽人。然而先撇開此點不談,其所呈現之觀點,本身便與事實十分不符。
    首先,認為象山集團收購傳訊等媒體一事乃是財團勢力間彼消我長的反映,實是囿於表象的說法。以象山集團最早成立的木喬傳播為例,由於斷訊風波下的有線電視市場生態使然,九八年起木喬與和信結盟,和信投資木喬並取得25%股權,而後和信與東森和解,達成「換場(系統)」協議,其中木喬亦為合作交易之部分,即東森依和信模式取得木喬25%股權。此次和信雖僅以當年購價十分之一的六億元將傳訊電視轉售給象山集團,雙方亦進行股權互換,和信獲得象山在木喬的50%股權,共計占木喬75%股權,成為最大股東,取得台灣最大頻道代理商木喬傳播的經營權;象山則取得和信的傳訊電視經營權,而擁有中天、大地兩頻道。
    資本家在商言商,只要有利可圖,彼此關係又怎是「競爭」二字了得?合作亦可也。然這樣所有權錯綜複雜的情形又何只限於象山與和信兩財團間?東森集團旗下的東森媒體科技公司股份中,象山集團占逾四千萬股、5.65%的股份;此外,象山則早與中視展開合作,除九六年合資成立的中視二台外,亦與中視、中時報系合資成立雙中傳播公司。
    其次,視購併為傳播產業平台概念的具體展現,亦是諸多矛盾,充其量只是資本家意識形態馬前卒的說法。對內,其一方面強調競爭與節目多元間的因果關係,另一方面又堅持水平、垂直整合後的市場結構乃是提供競爭優勢的環境,兩者間的衝突如何消解?對外,其引以為購併之合理基礎的規模經濟,若以公共媒體制度做反向思考,該制度所提供之規模經濟豈不更大,豈不更是值得考慮的方向?
    奇怪的是,有關媒體與公民間的論述,在台灣輿論中向來缺席。九○年代以降,立基於「黨國資本主義」批判的黨政軍退出三台運動便是一例。其雖然看出政治與經濟邏輯的對立,但卻未覺察到官商利益兩者之間的共生共榮,故流於「市場乃是解構黨國廣電媒體壟斷之不二法門」的空泛認知。結果便是攻黨國而不攻資本,渾然不知在市場機能下,私人置換了公共,消費者取代了公民身份;其為害與黨國壟斷相較,甚至猶有過之。
    當面對Power989董事長是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洪秀柱,隸屬國民黨的中央投資公司擁有東森5.56%股權,國民黨仍掌握中視、並投資中視二台、增資中視衛星等現況時,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市場與資本確已接手,黨國幽靈卻絕未遠走;黨國現已化為資本,隱身在那要革它命者的理想國度中。

  4. 反媒體壟斷 立法者該玩真的
    2016年11月19日 蘋果即時 苗博雅/社會民主黨全國委員

    2012年反媒體壟斷運動,讓許多人警覺媒體壟斷對言論自由的危害。運動聲勢之大,讓朝野政黨都對媒體結合議題表態。不只自詡守護本土的台聯提出「媒體壟斷防止暨多元維護法」草案,連最保守的國民黨也都提案號稱反媒體壟斷。
    時間過得很快,4年後,行政權三度政黨輪替,國會首次換執政黨。很多當時在街頭上打拼的人,現在已經進入政壇、取得公職。政治變化的速度與方向難以預料,但商業世界的媒體購併腳步從未趨緩。橫向購併、垂直整合、跨界經營,各大財團野心勃勃地出招,但NCC與投審會似乎總是左支右絀。一面要回應國會與民間要求嚴審、不可放水的訴求;另一面,真要嚴審、禁止結合時,卻難以找到堅實的法律依據。
    ■台數科購併案受矚
    以中嘉案為例,作為反旺中的導火線,中嘉究竟花落誰家,到2016年都還爭議未定。依法不得投資系統台的遠傳電信,以「不可轉換公司債」轉二手投資中嘉,到底行不行?NCC附20項條件放行,反媒體壟斷者疾呼不可;投審會退回,換徐旭東高喊:「希望政府給外資可預測、透明度高的投資環境。」面對不健全的法規,公民社會憂心,業者也覺得委曲。
    另一件被近期重大新聞淹沒的重要媒體購併案,是台數科集團入主新永安、大揚、東森電視案。新永安、大揚案可望讓台數科集團全台市佔率由5.83%提高至近10%。若將系統台的地域性納入考量,泛台數科集團即是中、投、雲、嘉、南有線電視的霸主。東森電視是全台家族頻道最多的電視集團,若台數科順利吞下東森電視,新的媒體大亨集團就隱然成形。縱然外界對資金來源以及媒體壟斷有所質疑,台數科對此的回應則是「一切合法,沒有壟斷」。
    在反旺中運動時,許多人警覺,高市佔率的系統台,可能以頻道上下架的權力,掌握對電視台的生殺大權,影響電視台的製播內容,或以頻道安排的方式,讓自家集團旗下的電視台獲得競爭優勢。當初黎智英經營的壹電視,就是因為無法在系統台上架,最後只好含淚出售給「能上架的人」。
    而台數科集團旗下的中投有線電視,在今年就曾發生擅自違法將54頻道三立新聞台移頻至70頻道,遭NCC裁罰30萬元的事件。但該次移頻雖遭裁罰,卻已得到讓三立電視台停止在MOD上架的效果。若台灣多了一個如此跨界垂直整合為「高市佔率系統台加高收視率電視台」的媒體集團,對市場競爭有什麼影響?對言論多元性,是有利還是有害?
    ■速訂專法劃定紅線
    話講到這裡,財團可能又覺得委曲了。明明「一切合法」,為何大家要反對?為何政府不讓我買?但台灣脆弱的民主,也實在禁不起更多財團壟斷媒體的傷害!促進言論多元性、增進公共利益,並非商人的第一考量。我們無法天真地期待以道德勸說方式,就能讓媒體鉅子心甘情願地把民主深化當成優先任務。
    目前的廣電三法,對於媒體水平、垂直、跨界整合的規範密度不足。正本清源之道,還是國會盡速制訂更嚴謹的反媒體壟斷專法,清楚劃定禁止媒體結合的紅線、結合應遵守的條件、投資者及經營者的身分限制、以及審查的程序。不只為了讓業者有更清楚的遊戲規則可依循,更重要的是,為公民社會設下一道保障言論多元性的防火牆。
    蔡英文總統於2012年敗選後,曾於記者節表示:「如果我們的傳播公器只集中在少數集團或個人手上,是令人憂心的。」現在的蔡英文總統兼執政黨主席,以及曾表態反媒體壟斷的政黨及立委們,請讓人民看到改革的決心吧!

  5. 新「媒體怪獸」即將成形 反媒體壟斷的團體哪去了?
    2016-11-22 ETtoday新聞雲 財經中心/綜合報導

    在中部地區有線電視市場獨大的台數科宣布購買東森電視,引發系統、頻道垂直整合的疑慮。《ETtoday東森新聞雲》主持人賴憲政21日在直播節目上表示,在新的媒體怪獸即將成形的時候,四年前反媒體壟斷的團體到哪去了?來賓陳建銘也說,當初反媒體壟斷的民進黨不要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別以為執政了就不會有社會運動」。
    台灣在2012年發起反媒體壟斷的運動,要求制定反媒體壟斷法。當時組織成員包括「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901反壟斷聯盟」和「中央研究院部分院士與學者」。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總召集人是林飛帆,成員由台灣各大學院校的社團所集結,包括陳為廷、賴品妤、洪瑞璞和妖西等人。901反壟斷聯盟,則是有三十多個社運團體,包括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台大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賴中強、成大政治系副教授梁文韜、守護民主平台召集人徐偉群和中正大學副教授管中祥等人。
    《ETtoday東森新聞雲》主持人賴憲政21日在直播節目上表示,「台數科購買東森電視,很明顯就是系統和頻道垂直整合。請問當初反媒體壟斷的團體到哪裡去了,是不是應該站出來守護四年前的理念?」
    來賓陳建銘也說,敬告當初反媒體壟斷的民進黨不要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別以為執政了就不會有社會運動」。

  6. 拿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評反媒體壟斷法草案的時空錯亂
    2017/08/02 筆震論壇 須文蔚(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教授兼任系主任、花蓮縣數位機會中心主任)

    面對台灣媒體環境的積弱不振,節目製播能力江河日下,面對新媒體迅速崛起的趨勢,政府沒有積極的作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日前公布了「媒體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以下簡稱反媒體壟斷法)草案,引來一片罵聲,顯然此時此刻NCC劃錯重點,磨錯了刀。
    先看幾個數據,就知道傳統媒體市場的狀況多麼挑戰?台北市數位行銷經營協會(DMA)去年9月發表的《2016年台灣數位廣告量上半年統計報告》顯示,在台灣整體景氣低迷,行銷投資經費緊縮下,廣告量整體縮減12.5%,傳統媒體衝擊最大。電視的廣告雖維持新台幣110億元,無線電視廣告下滑3.1%,有線電視廣告量少了9.5%,都無法與新媒體競爭。報告中特別點出,台灣數位廣告量首次超越電視廣告量,可見新媒體發展迅速,已經凌駕了傳統媒體。
    我們的鄰居中國大陸的新媒體發展,也是突飛猛進。工信部發布了2017年上半年通信業運行數據。數據顯示,1至6月,電信業務總量完成10991億元,同比增長53.5%,其中光纖用戶達2.61億戶,其中50Mbps及以上固定寬頻用戶占比近55%。寬頻普及率的提高,自然加速了網路協定電視(Internet Protocol Television, IPTV)業務發展。IPTV用戶總數1.03億戶,光是今年上半年,用戶激增近1600萬戶。就可以知道傳統媒體獨霸與壟斷的時代,已經快要吹起熄燈號了。
    如果看自造者時代,人人都可以成為自媒體,那麼《新媒體藍皮書:中國新媒體發展報告(2017)》中指出,中國大陸網路直播在2016年呈現爆炸性成長,用戶規模達3.44億人。報告中指出,網路直播到2020年,將一舉躍為人民幣千億元(新台幣4400億元)級的大產業。無論是就言論市場的基礎、閱聽人的數量以及媒體影響力的判斷,如果只觀察傳統媒體,顯然是不夠,甚至是掩耳盜鈴的。
    很不幸的,主管機關距離媒體的製播、業務與市場都很遠。台灣廣播電視事業因為過去大舉市場開放,企業數量大增。面對亞洲各國傾國家與市場之力製播大型的綜藝與戲劇節目在台灣攻城掠地,而我們的製播環境非但沒有招架之力,幾乎已經萎縮到以小成本製作都無法吸引國人眼光的悲慘狀況。值此之際,不圖以合併、整合、聯合甚至跨業合作的方式導入新媒體事業的佈局,增強台灣媒體的競爭力,反而以加強管制的方式,進行各項不合理的限制。
    過去高呼媒體應當嚴格避免集中化現象的論者,多主張媒體市場化的過程常伴隨著市場失靈的現象,特別當財團以跨媒介的型態入主電視、廣播、有線電視、衛星電視甚至報業經營,大型的廣播、電視聯播網紛紛出籠,有線電視系統業者與大視聽產業(例如電視網與好萊塢)的垂直整合日深,媒介集中化的現象愈形明顯,美國早在80年末期就爆發過有線電視授權費的爭議,訂閱價格的波動使消費者權益受損,似乎有其他管制策略可以避免。實際上,驗證台灣媒體管制在有線電視收視費用的堅持,與新媒體介入競爭環境中,原本憂心產業集中化讓消費者付出更高的價格,或是可觀賞的頻道數目減少,導致消者福利下降等狀況,並未浮現。
    如果擔心言論市場過度集中,將新媒體一併納入市場考量、限制政治力量的介入,以及強化媒體自律,才是王道。但主管機關放寬黨政軍經營媒體的限制,然後縮限新聞及財經頻道的整合,限制金融控股公司、銀行、保險公司及其負責人、其捐助成立之財團法人或其受託人等經營媒體,都讓人感到價值錯亂,且反商反到媒體都沒有生機,不知是福是禍了。
    面對新媒體的海嘯般的趨勢,比較NCC在2012年提出反媒體壟斷法草案和剛剛公布的新版,不難發現新媒體還不在主管機關的視野中,用舊的思維管理新的市場,無異於喜劇片中「用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的荒謬情節,時空錯亂,無濟於事。加上新版本,在內容管制面上的退讓與不作為,空設自律機制,也只是精神勝利法的安慰劑。看來台灣真的要重新思考「媒體集中」管制的對象、意涵與手段,進行更多比較法的研究,千萬不要再閉門造車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