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comments on “反核哈哈哈(十六)--豪洨,不一定要靠字

  1. mocear:
    ETAG呢,就和燕雲十六州差不多
    被石敬瑭給賣了,然後後來宋朝屁股擦不完。
    差別只在於台灣的石敬瑭還活著,而且反過來靠夭北宋無能。

    政府宣示高速公路將採BOT,在未來決定政策走向前,高速公路電子收費計畫一六億六五○萬元,全數刪除。(經在場委員二○六人,贊成者一一九人,反對者八十人,多數通過,並採記名表決方式,表決結果名單附後)

    高速公路電子收費計畫全數刪除通過」部分

    贊成者:一一九人。(多為國民黨、親民黨)

    許登宮、程振隆、徐中雄、陳健民、李全教、林益世、曾永權、李慶安、黃義交、錢林慧君、蘇盈貴、何敏豪、羅志明、林南生、楊瓊瓔、曾蔡美佐 楊麗環、何智輝、秦慧珠、邱 毅、周錫瑋、龐建國、陳建銘、黃宗源、廖本煙、林志隆、黃政哲、吳敦義、陳根德、楊文欣、江丙坤、陳健治、羅世雄、劉憶如、曹原彰、陳志彬、鄭美蘭、殷乃平、吳東昇、王政中、黃昭順、蔡鈴蘭、張蔡美、章仁香、盧秀燕、紀國棟、王鍾渝、呂新民、廖風德、鄭三元、柯淑敏、傅萁、劉文雄、孫國華、洪昭男、劉銓忠、蔡家福、洪秀柱、廖婉汝、黃敏惠、江綺雯、顧崇廉、林郁方、馮定國、孫大千、林德福、張清芳、林重謨、李嘉進、王昱婷、黃德福、游月霞、章孝嚴、鄭逢時、關沃暖、羅明才、謝章捷、高明見、許淵國、徐耀昌、陳進興、余政道、周雅淑、葉宜津、蔡正元、卓伯源、侯彩鳳、黃健庭、郭添財、陳劍松、謝鈞惠、呂學樟、林政義、李桐豪、朱鳳芝、邱鏡淳、高仲源、穆閩珠、徐少萍、林春德、林正二、蔡中涵、鍾紹和、鄭金玲、饒穎奇、李和順、劉政鴻、許舒博、沈智慧、趙良燕、李鴻鈞、李慶華、高育仁、廖國棟、李永萍、陳文茜、劉松藩、楊富美、鍾榮吉

    反對者:八十人。(多為民進黨、台聯)
    瓦歷斯‧貝林、陳進丁、梁牧養、許榮淑、柯建銘、賴清德、王 拓、邱創良、洪奇昌、顏錦福、沈富雄、張旭成、林豐喜、蔡同榮、邱垂貞、林濁水、鄭余鎮、湯火聖、周清玉、尤清、王幸男、林國華、王雪、蔡煌瑯、李俊毅、鄭朝明、邱太三、周慧瑛、張秀珍、劉俊雄、陳忠信、曹啟鴻、湯金全、張川田、江昭儀、陳唐山、邱永仁、陳茂男、賴勁麟、唐碧娥、張學舜、卓榮泰、徐志明、李文忠、林進興、陳勝宏、陳朝龍、蘇治芬、郭俊銘、李鎮楠、彭添富、謝明源、邱 彰、侯水盛、盧博基、李明憲、陳道明、藍美津、何金松、魏明谷、鄭貴蓮、陳金德、蔡啟芳、林育生、邱創進、鄭國忠、王淑慧、郭玟成、張花冠、郭榮宗、簡肇棟、杜文卿、楊仁福、周伯倫、林岱樺、邱議瑩、蕭美琴、段宜康、高志鵬、張俊宏

    棄權者:七人。郭正亮、陳學聖、趙永清、陳麗惠、陳景峻、陳宗義、羅文嘉

    來源:立法院公報 第九時一卷 第四十五期 院會紀錄 七0四頁
    http://lci.ly.gov.tw/LyLCEW/communique/work/91/45/LCIDC01_914502_00003.doc

    再繼續豪洨啊~

      • 這篇根本就沒提到ETAG,也許這個BLOG都還沒人提到ETAG,有「人」豪洨…
        你確定你不需要去拜一下?
        或者說這個在你發文當時唯一提到ETAG的人就是你自己?
        大過年的就上工打自己臉真是辛苦你了。

      • 我有說這篇題到eTag嗎? 大過年的莫神馬上就自打臉啊 真有趣, 這是你自己plurk 說過的話都忘了啊 科科, 我只是轉錄到這裏給你的信徒奇文共賞一下啊, 怎樣這裏有規矩說莫神自己說的蠢話 換到別的文章就不是蠢話是吧?

      • 如果你不知道任何系統上路之前都會有BUG要除,你還是少ㄎㄎ比較好。
        更別說契約簽得2266,連罰都難罰。
        還有,這篇是核能,不是ETAG,你這行為和去廟裡賣聖經沒兩樣。
        即使你有上鎮瀾宮拜耶穌的興趣,別人也沒有。
        所以,照慣例無視可也。

      • 毫不意外, 牽涉到國民黨的責任莫神肯定跳到護航模式, 就是在問你驗收不力 是誰的責任, 果然自動忽略, 不愧是跳針莫, 用你的話打你的臉是在順手不過了, 有人豪洨就是要拿出來給大家笑一下啊, 給你信徒看看你所謂的中立就是雙重標準罷了, 可笑.

        還罰都難罰哩, 都已經罰了是遠通拒付, 莫神在繼續跳針啊.

        再多講點讓你信徒笑笑阿, 不敢啊? 我想也是

      • 【記者會】政府跳票濫訴,工人抗爭有理!
        2017/07/30 國道收費員自救會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桃園市產業總工會 2016工鬥

        2014年6月13日,國道收費員自救會共300多名會員,佔領國道一號南下41公里主線路肩等處抗議。這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場在高速公路進行的抗爭活動,過程中以平和方式表達訴求遭集體非法解雇的收費員心聲,並未有任何影響交通安全之虞的行為,卻遭到當時國民黨政府的打壓。參與抗爭的桃園市產業總工會顧問毛振飛以及秘書林佳瑋後續遭到「公共危險罪」的名義起訴。政黨輪替後,國道關廠案的爭議仍然持續,但政府更持續用司法箝制工人的言論自由。2016年11月30日,雖法院一審宣判無罪,檢方仍然再度提起上訴,以司法資源追殺協助抗爭的桃園市產業總工會成員。
        非常可惜的,政黨輪替並未讓勞工的權益受到適當保障。民進黨政府上台後,國道收費員自救會積極與其展開協商,終於在2016年的8月17日達成協議,行政院承諾以專案方式補償遭非法解雇的國道收費員,並且給予自救會成員行政補償。然而後續勞動部卻嚴重跳票,扣減約1.6億的補償款項,違反與自救會的協議。收費員自救會至今仍在抗爭之中,政府對勞工不斷的失信,逼得勞工只能再度投入抗爭,爭回自己應有的權益。
        桃園市產業總工會長期協助國道收費員自救會,面對政府的跳票與濫訴,不會有任何的退縮。在政府對勞工的信用已經破產的情況下,我們期待法院能夠不畏懼政治的壓力,再度做出無罪的判決,以昭司法公信!
        時間:7月31日上午九時三十分(會後進場聆聽宣判)
        地點: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庭(台北市中正區博愛路127號)

      • 毫不意外, 牽涉到民進黨的責任, 只會豪洨的民進黨肯定跳到護航模式.
        ———-

        收費員上國道案 二審勝訴!
        自救會:協議未實現 重回主戰場
        2017/07/31 苦勞網 王顥中

        國道收費員自救會上國道抗爭遭檢方以公共危險罪起訴,一審獲判無罪後檢方上訴,今日(7/31)上午台灣高等法院刑事庭二審宣判駁回檢方的上訴。主審法官說明駁回理由時指出,本起案件中,被告率眾上國道抗議雖屬不妥,但主觀目的是為了特定理念主張,且過程大致平和、行為也自律和平,警察雖然為此封閉了相關路口與閘道,但不能反推論被告有違反公共危險的犯行。法官認為本案沒有公共危險犯行與主觀犯意,因此駁回檢方上訴。
        2014年6月13日,國道收費員自救會共300多名會員,佔領了國道一號南下41公里主線路肩等處抗議,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場在高速公路進行的抗爭行動,之後,包含收費員自救會成員林碧煌,以及聲援者毛振飛、林佳瑋、吳靜如、陳素香、陳秀蓮、吳永毅、郭冠均等8人,遭檢方依公共危險罪偵辦起訴,一審新北地方法院合議庭認為,陳抗者並未攻擊或攔阻車輛,也未指揮群眾癱瘓國道,僅在路肩聚集,故於2016年11月30日判決被告無罪;經過檢方上訴,高院今天駁回上訴,仍判8人無罪,但全案仍可上訴。
        現場聽聞判決駁回檢方上訴,自救會成員難掩欣喜之情,卻也無奈表示,回到國道收費關廠案本身,蔡英文政府過去承諾的補貼協議,至今仍未兌現,因此只能持續用行動爭取。
        國道收費員抗爭歷時超過三年,期間橫跨藍綠兩黨執政,至今卻仍未能圓滿落幕。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成員陳秀蓮批評,民進黨過去痛批國民黨濫用約聘僱,表示應該彌補收費員,而蔡英文在選上後也把國道收費員當成指標案件,拿出來當成自己關心勞工的政績,還放入施政白皮書,但是與工人的協議後來卻跳票,根本沒能做到。
        去年(2016)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和時任勞動部長郭芳煜出面,代表蔡政府政府與收費員簽訂協議,談妥補償方案,提供自救會成員5年共60個月,1個月1萬元的轉置補償費,並以1年1.6個基數為上限取代資遣費,對收費員進行綜合補償。當時行政院還發送新聞消息,表示「520至今短短不到三個月內,能將經歷多年複雜的國道收費員問題解決,是政府團隊合作及積極介入的結果。」豈料最終白紙黑字協議竟然跳票,勞動部最後推出的補償版本,不僅金額下滑,部分自救會也被排除在適用範圍外。
        國道收費員自救會會長孫秀鑾表示,今年6月8日自救會曾最後一次與林萬億碰面,希望能實現過去簽署的協議,但最後結論仍然是按照勞動部的補償版本,雙方沒有共識,自救會未來被迫只能繼續行動。

      • 收費員協議周年 林萬億不認帳
        自救會痛批無賴 提訴訟續抗爭
        2017/08/17 苦勞報導 王顥中

        勞動部今天(8/17)上午第三度就國道收費員關廠案召開「補貼審核小組」會議,收費員自救會一早就在勞動部外抗議,並首度公開曝光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前勞動部長郭芳煜與自救會簽署的協議內容,痛批勞動部最終擬定的補貼方案完全違背當初協議的內容,抨擊蔡英文政府「耍無賴」,昨日自救會也提起行政訴訟,控告政府違反協議承諾,強調會抗爭到底。
        去年(2016)8月16日,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與時任勞動部長郭芳煜與國道收費員自救會簽署協議,一度讓外界以為這起歷時兩年多的關廠抗爭案件終於圓滿落幕。未料後續在執行階段時,卻陸續傳出協議跳票未能兌現,收費員也再披戰袍重啟抗爭。
        據了解,過去林萬億、郭芳煜方面還曾對自救會下達封口令,希望協議內容不要曝光,而自救會也一直高度配合,一直到今年初勞動部召開第一次「補貼審核小組」會議,已經傳出無法完全落實協議內容時,自救會都沒有直接把協議公布出來。然而,自救會高度配合的結果,如今卻換來協議全數跳票的結果。
        首先,在補貼方案執行時限方面,補貼本應於去年底前執行完畢,最遲不超過今年的1月15日,但實際上卻是到了協議簽署滿一年後都還未完整發放。
        而在第一、第二項涉及補貼方案計算公式,勞動部則是完全違背協議中「一年1.6基數×平均工資×年資」的公式,而改採「個別需社會協助情事」為判斷原則,自救會顧問陳素香解釋,勞動部要求收費員提出自己需要社會協助的理由,例如是否有重大疾病、就業困難、家庭收入、撫養小孩等等,然後合計為點數,一點發放5千元。自救會顧問陳素香痛批「原來協議爭取的是收費員的年資,這是收費員本來就應得的,結果現在變成是收費員大家要來比可憐,很可憐的才能得到補貼,根本是在凌遲工人!」
        過去這段期間勞動部共召開了三次「補貼審核小組」會議,前兩次分別是1月19日、3月31日,和今天這場,為了緩解外界質疑勞動部進度遲緩,在前兩次會議後,勞動部都分別向每位收費員發放了15萬元補貼,待最後試算出應補貼金額後,再從中扣除。
        然而,對於最終每個人會領到多少錢,陳素香表示,直到現在大家都還不知道,因為還要審核每個人的「點數」,要看你「夠不夠可憐」,才知道能拿到多少錢。陳素香表示,按照原來的協議內容,公式清清楚楚,每個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平均工資和年資試算出自己該領多少錢,但現在勞動部的方案,大家根本不知道未來可能領到多少,也無從討論是否接受。
        收費員自救會會長孫秀鑾表示,收費員抗爭經歷了兩任政府、三個行政院長與交通部長,最後好不容易等到林全授權林萬億跟自救會簽了協議,工人也高興地宣布抗爭成功,想不到一年後所有承諾都跳票,不僅金額七折八扣,有些人被排除在外。孫秀鑾回顧蔡英文參選時與工人團體會面,曾當面跟她說,她對不起國道收費員,讓大家抗爭這麼久,「當時聽到這句話眼淚真的差點掉下來,沒有想到現在會是這樣。」
        昨天自救會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希望確認與林萬億等簽署的協議的行政契約效力。陳素香表示,走到這個地步,真的是感到萬分無奈,勞動部如今完全不顧當時協議的內容,即便自救會不同意也要「霸王硬上」地逕自結案。
        陳素香回顧當時與林萬億、郭芳煜簽署協議後,隔天林萬億就在行政院召開記者會,強調民進黨做到了過去國民黨做不到的事,讓爭議兩年多的案子圓滿落幕;而蔡英文在就職百日時,甚至把收費員案的解決當成她的第一條政績,這些政治宣傳,都讓外界以為爭議已經解決。但是如今協議全數跳票,郭芳煜又已被換掉,現任勞動部長林美珠從未對本案鬆口表態,自救會於是只能回頭去找林萬億。陳素香表示,當自救會找上林萬億後,林萬億竟然改口他當時不是代表政府,只是用個人身分跟自救會簽協議的,還說他自己「還沒有搞清楚收費員案的狀況」。
        「這不是無賴嗎?怎麼會有這麼無賴的政府?」陳素香痛批,一個政務委員在總統授意下跟工人簽了協議,事後跳票竟然還改口說是用個人身分簽的,「如果是林萬億個人,他憑什麼跟工人簽6億補償方案的協議?」林萬億甚至跟自救會說,他自己沒什麼財產、兩袖清風,如果工人去提告,頂多是讓他下台,而他現在身負重任,在推年金改革,威脅如果他下台了,就不能再替勞工做事。
        陳素香說,民進黨執政一年多,收費員早已看盡藍綠政客的各種嘴臉,現在既已提起訴訟,未來也還會持續抗爭,除了爭取自己權益,不接受補貼金額打折外,也是因為無法接受這個政府這麼無賴、不講誠信。

      • 趙天麟:有人迴避民進黨責任去扯前朝 我也不屑!
        2017-11-22 中時即時 周毓翔

        民進黨立委趙天麟今天在立法院國防外交委員會質詢時表示,慶富案發生至今藍綠互推責任,國艦國造是我國造船及國防工業的重要基礎,不容藍綠在推卸責任中把它毀掉。趙天麟也說,「對於很多人在迴避民進黨責任,扯一堆國民黨的責任,我也不屑。國艦國造政策都是一貫的,政府沒作為的話算什麼政府?」
        趙天麟表示,他與慶富沒有關連,但是慶富過去確實是我國外交的代表之一,做了很多外交官的工作,而且也是國內造船龍頭之一。對於有人拿著慶富給馬總統的陳情信說他如何如何,或是之後蔡總統的陳情信又如何如何,他都嗤之以鼻。
        趙天麟嗆聲,陳慶男過去做了很多外交官的工作,進出總統府是合理的事,如果有本事,就要拿出證明說馬總統或是吳副總統有下令,明知不可行還放寬相關規定讓慶富得標;或是拿出證據證明蔡總統有下令,明知慶富財務問題還要撥款。
        趙天麟說,慶富案如果真的貪贓枉法或貪污的,管他現任還是卸任的一個都不要放過,爆料的關鍵錄音帶被公佈出來也應該要調查,到底陳偉志講的話是膨風還是勾結?一定要追查到底。
        趙天麟強調,他不相信前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沒有基於國艦國造政策想出手幫忙,「他不出手幫忙,還做什麼秘書長?」同理,民進黨執政後大家對高雄市政府有很多質疑,「高雄要幫忙也不為過,不然倒了怎麼辦?國艦國造要不要走下去?」
        趙天麟認為,政府現在可以做的事就是檢討政府採購法,政府採購法是不是讓政府的稽核能力下降了,以至於每次政府數十億標案包出去就被廠商綁架。慶富已經是萬劫不復了,但還有其他造船廠商。日韓都是用國家在扶植造船業,建議政府回去修相關法規,不要發包出去政府就沒工具制衡。
        趙天麟也批評慶富可惡,慶富出現財務危機,結果他們在大陸建造的印尼籍圍網漁船幾個月前完工下水,代表他們把錢挪去做別的事了。趙天麟告訴國防部,如果政府真的有人明知慶富這樣做,仍然協助他,或是明知道他付不出錢一定破產,還要放款的銀行有勾結之嫌的,都不能迴避責任。
        國防部長馮世寬斬釘截鐵說,對於提早撥款24億給慶富不知情,也沒有總統下令。趙天麟說,如果最後不是這樣,大家都得負政治責任,「下台十次都沒辦法解決」,當然現在在沒有新的事證的情況下,國防部也請檢討對國會的信任度問題,報告的說明不清,會讓人家覺得國軍威信被折損,這也是不能迴避的責任。

    • 懶~
      這東西的教訓就是契約不要亂簽,不然簽了以後很難處理。
      舉個例子來說,很多契約都會寫明起爭議時的第一審管轄法院,過去就有不少人因為和某些公司定契約時的管轄法院離很遠,而不得不為了打官司而兩地奔波,或者因此而放棄爭取權力。
      直到後來法律才修改合意管轄的條文,可見契約不能亂定,不然真的沒地方可以靠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