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comments on “服貿懶人包不告訴你的事1->為何不能逐條審查

  1. 那些傢伙就是跳跳跳跳跳,一個地方被打臉立刻跳下一個地方,然後跳一大圈回到同一個地方繼續跳
    一開始說黑箱,但是明明全文和附件孤狗就有,而且還已經擺了很久。
    接著立刻跳程序,問題是民進黨根本沒打算按照程序(佔主席台癱瘓議事算哪國程序?),現在才在喊程序還真是打自家人臉。
    被打臉之後又跳到綠營人數不夠多擋不下來所以要無視程序(阿不是很在乎程序正義?),問題是你選輸也能當理由?這是說以後人數少的一方要是不爽就可以用水泥灌立法院?
    民主不就是比誰人多嗎?什麼時候投票比不贏就可以用白爛手段來莫名其妙正義了?

    • 幾位大大跟版主說的甚好~
      我並沒支持哪方政營,但我覺得今天若是兩黨都正面積極討論此事就不會有這些問題,但很顯然的,這些都是政客演給人民看的,哀哀…政治無數的黑暗跟背後的利益關係,又有多少人懂呢?
      哀哀~當經濟跟政治扯上一切事物都偏離了

  2. 我一直很疑惑…
    服貿又不是立院去談的,也不是立院去簽的
    大學生去佔領立院幹麻?吃撐著?
    去攻佔行政院,佔領總統府啊~

    說到底也只是不用腦跟著湊熱鬧而已

    • 那些人無疑熱情有餘,但到底動了多少腦,我個人超懷疑。

      但現在風向只要一講他們,馬上無數罵聲就來了,

      ptt 八卦版幾乎是講不得不同意反對服貿的意見….

      • 宮本武藏︰「誰能阻止得了少年武士赴死呢?他們聽不到,他們聽不到……」

  3. 別人都笨蛋,你最聰明,南韓國會批准南韓土耳其FTA協定,美韓自由貿易協定於二○○七年小布希政府時代簽訂,卻直到2011才獲得美國國會通過,南韓國會2012年通過,因為執政與在野黨對協定內容仍有歧見;南韓反對黨民主黨要求修改FTA內容以保障農民與小型企業。這些都是查得到的,卻在那掰國會無權修改

    • 掰?

      國會就只有同意跟不同意兩個選項而已。

      條款內容怎麼訂,那根本不是國會的權限。

      分不清楚其中差別的話,多動腦想想。

  4. LLAA的崩潰秀就此演出了,韓國會批准南韓土耳其FTA協定,這叫立法權的同意,南韓反對黨要求修改FTA的內容,這叫立法權的否決.更何況懶人包有沒有告訴你國會要求修改的時候FTA簽了沒阿?沒簽國會當然可以講話,簽完後國會可以否決,搞不懂行政權與立法權對於締約權的部分就不要再丟臉了
    美韓自由貿易協定是在美國的一個於2007年7/1廢止法案中最後一個通過的法案,是讓國會可以快速的通過締約,但國會有締約權的這個法案有效期限只有六十年,以後也不可以由國會審查了(除了在此之前審查中的除外),如果不懂的話查一下甘迺迪基金會的網站,人家可對此法案講解的非常的詳細,你的懶人包裡面可沒有告訴為什麼要舉這個美韓FTA的例子吧,因為這就是此法案中的最後一個案子,所以會被拿出來講,你的懶人包裡面沒告訴此法案已經被終止了吧,你搞不懂締約權就不要出來亂了

    • 修正一下,是33年,法律是從Trade Act of 1974裡面的151-154條
      The fast track negotiating authority (also called 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or TPA, since 2002) for trade agreements is the authority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negotiate international agreements that the Congress can approve or disapprove but cannot amend or filibuster. Fast-track negotiating authority is granted to the President by Congress. It was in effect pursuant to the Trade Act of 1974 from 1975 to 1994 and was restored in 2002 by the Trade Act of 2002. It expired for new agreements at midnight on July 1, 2007, but continued to apply to agreements already under negotiation until they were eventually passed into law.

      “expired " 懶人包不敢講的

    • http://itlaw.wikia.com/wiki/Trade_Promotion_Authority

      On July 1, 2007, the 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 (TPA — previously fast track), expired. TPA is the authority Congress grants to the President to enter into certain reciprocal (free) trade agreements (FTAs), and to have their implementing bills considered under expedited legislative procedures, provided he observes certain statutory obligations in negotiating them. TPA defines how Congress has chosen to exercise its constitutional authority over a particular aspect of trade policy, while presumably giving the President added leverage to exercise his authority to negotiate trade agreements by effectively assuring U.S. trade partners that final agreements will be given swift and unamended consideration.

      TPA reflects years of debate, cooperation, and compromise between Congress and the Executive Branch in finding a pragmatic accommodation to the exercise of each branch’s respective authorities over trade policy. The core provisions of the fast track legislative procedures have not changed since first enacted in 1974, although Congress has expanded trade negotiation objectives, oversight, and presidential notification requirements. While early versions of fast track/TPA received broad bipartisan support, renewal efforts have become increasingly controversial as fears have grown over the negative effects of trade, and as the trade debate has become more partisan and constituent driven, culminating in a party-line vote on the 2002 renewal. Debate on TPA renewal may center on clarifying key aspects of: the congressional role in making trade policy; Congress’s oversight of trade negotiations; trade agreement enforcement; and further refinement of trade negotiation objectives on labor, environment, and public health issues, among others.

      The prospects for renewing TPA are unclear and depend on one’s perspective as to whether having TPA in place benefits the U.S. negotiation position. Technically, TPA is not necessary to begin or even conclude trade negotiations, but it is widely understood to be a key element of getting a trade implementing bill passed in Congress, and so its renewal can be construed as signaling U.S. support for moving ahead with trade negotiations. When Congress decides to consider the issue, it has many options including: take no action; extend temporarily; revise and renew; grant permanent authority; or devise some hybrid solution. How this issue plays out depends on a host of political and economic variables, including congressional action on restoring a “political compact” that sits at the center of a well functioning TPA process.

  5. 面對現實吧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Republic of Korea signed the United States-Korea Free Trade Agreement (KORUS FTA) on June 30, 2007. On December 3, 2010, the United States and Korea concluded new agreements, reflected in letters signed on February 10, 2011, that provide new market access and level the playing field for U.S. auto manufacturers and workers. Congress approved the agreement on October 12, 2011, and Korea’s National Assembly approved it on November 22, 2011. The United States and Korea completed their review of the measures both sides had taken to implement the FTA and exchanged diplomatic notes on February 21 agreeing to bring the agreement into force on March 15, 2012. "

    http://www.ustr.gov/trade-agreements/free-trade-agreements/korus-fta

    2007年那次 美國國會沒有批准 所以沒生效,LLAA講的,是尚未生效的情形,跟已經簽屬後等國會同意通過是不同情況
    2010年的文件簽署後,2011年11月美國國會通過,2012年3月韓國國會通過,所以它們通過的版本,並不是2007年的版本

  6. 受教了 原來法理上這麼站不住腳。
    感謝你。感覺被澆了不知道是醍醐還是冷水

    以下是個人主觀感想..

    只是擔心受到欺壓
    民主法治 對面卻是人治
    台商們的例子不勝枚舉 我們的對手會乖乖守規矩嗎
    最大的市場 也是最大的敵人
    是 我們選錯了 選輸了(兩次)
    但這個後果太沉重了 感性上沒辦法要我坐看他發生

    原來真的沒有招了 只有奧步能用
    真的很難過

    • 台灣一樣有很強烈的人治傾向,最顯明的莫過於立法院那堆,要是法治,就不會在那邊丟時鐘吃紙,推過來打過去半天沒有人受傷的事情。

      去任何一個國家做生意,原本就要學著適應該地的背景,會吃人的不會只有大陸,前一個不能說的政府喊南進,去的也是人治很強的社會啊。

      順便解說一下為什麼不能逐條審,原則上除非一字不改的通過(那審個屁),否則這個協議就算是廢了。
      舉個例子來說,你和路口的香腸攤老闆無比鄭重的簽了「之後半年每天送一根香腸到府,一根二十元,貨到付款」這麼個契約,之後你拿著契約回家,你老母拿去逐條審,覺得一根二十太貴,應該依照二十年前的價格一根十塊,於是就把你手上的契約改了。
      你覺得這張契約還有效嗎?

      所以各國的國際條約,都是以包裹審查,結果只有「要」、「不要」而已。
      如果覺得服貿差,只要強力主張否決即可,這時候國民黨要是靠人數硬推,那也是民主選舉的結果,推行的後果自然也是國民黨負責。
      別忘了,我們的立委選舉四年一次,沒有什麼不會翻盤的事情。

  7. 許信良:民進黨審服貿表現就是「逢中必反」
    風傳媒 劉汶霖 2014年03月14日 15:35

    民進黨內部民調顯示有四成民眾認為民進黨「逢中必反」,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14日受訪表示,民進黨應該深刻反省,為什麼這麼多人對黨有逢中必反的印象,要拿出勇氣面對問題,不然民進黨會越來越遠離社會。
    據民進黨民意調查中心調查,民眾對民進黨在兩岸政策上,7項數據有6項輸給中國國民黨,僅對中國的社會政策微幅領先國民黨。這份民調也顯示,兩岸政策方面,民眾最不能接受民進黨「逢中必反(40.7%)」。
    對於立院審查服貿造成的衝突。許信良說,「這就是逢中必反的表現」,民進黨應反省審查態度。民進黨關心弱勢產業是對的,國民黨也不該獨斷處理兩岸問題。但是民進黨可主張個別補償弱勢經營者,不必整體杯葛。
    許信良表示,從2012年總統選舉可清楚看到,民進黨為兩岸問題敗在最後一哩路,民進黨應深刻反省過去基於意識形態造成的成見。若「逢中必反」印象不改,未來選舉仍是不利因素。
    關於台北市長提名僵局,許信良也說,過去民進黨在台北市很難贏,現在有一個讓人眼睛一亮的柯文哲,幾乎超過所有的民進黨候選人,所以黨一定要重視「柯文哲現象」。
    許信良指出,經過20多年的藍綠對抗,人民不信賴政治人物,喜歡政治素人。而柯文哲是民進黨支持者和民進黨都可以接受的候選人,黨沒理由用選舉法規綁死自己。

  8. 兩岸政策當然由行政權主導
    2014/02/13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憲政法制組顧問 李訓民

    兩岸服貿協議,卡在立法院冗長的公聽會,迄未通過。故有部分評論者呼籲,涉外事務協商的主導權雖然歸屬行政權,但主導並不代表壟斷,行政機關在進行重大涉外事務談判前與談判中,諮商特定國會議員,參與幕後決策,在任何民主國家都是權力運作常態,而兩岸協商當然屬於重大涉外事務判,豈有行政權獨攬等語。
    回顧2004年,陳水扁總統闡述台灣在三二○舉行和平公投的內容與意涵時,提出兩岸簽署「和平穩定互動架構協議」構想,致力建構相互尊重並有利交往的政治關係,相互承認管轄權,互相不阻撓外交事務之進行;並且劃定非軍事區,避免軍事衝突,建立三通互動機制,開放觀光,兩岸公民往來,互設辦事處,平等保護,司法互助等。後因美國因素、本身之貪腐阻礙,方向搖擺不定,而予作罷。
    嗣後馬英九總統的大陸政策,ECFA效應逐漸擴大,開放觀光、自由行,兩岸公民互往密切,投資保障協定簽署,加速互設辦事處的呼籲及談判,政治上互不否認治權,尊重彼此管轄權等,足證兩岸政策的發展均有其延續性,不因政黨更迭而有巨大的差異。所以由行政主導兩岸政策的必要及重要性,自屬顯現。未聞彼時自由派論者主張兩岸政策不宜由行政權唯一主導的言論。
    其實兩岸政策的推行就是國家公共政策,大方向的討論議題根本不適宜作為選戰相互攻擊或拉攏選票對象。哪個國家領導人不會以全台灣公民的福祉擺在兩岸談判之前?
    兩岸協議,如以制訂法律的方式處理,完全經過立法院同意,以當今台灣立法院的運作情形看,經黨政協商,丟入冷凍期,作為干預行政的手段及藉口,恐將屢現。在野黨委員把兩岸政策下的每一議題標上賣台標語作為選戰利器,在相關遊說法及政治獻金法效果不彰下,關說及利益糾葛將永無禁絕之日。
    所通過的兩案協議,任一法案或條文,如果像地政士法或食管法般廢而又修,反反覆覆,加開臨時會,草率通過不盡人意的法案,那麼置全台公民的權益於何處?再以憲政及國際條約的視野論之,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329號解釋理由書已經明白確認:「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間訂定之協議,因非本解釋所稱之國際書面協定,應否送請立法院審議,不在本件解釋之範圍。」則憲法所稱之條約係指中華民國與其他國家或國際組織所締結之國際書面協定,自不適用於兩岸關係及所簽的任何協議。
    準此,並非所有涉及人民權利義務均須送立法院審議。若經法律授權,類似ECFA之簽訂過程或事先經立法院同意簽訂者,即無須送立法院審議。
    兩岸政策,關係雙邊公民,及大陸台商自由、社會基本權之最大保障,仍由行政權主導為宜,發展出正確的兩岸行政法律關係。大陸正朝向自由法治發展,台灣早已邁向社會法治境界,在公法的制約下,方可保障公民真正福祉。
    (本文刊登於103.02.05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9.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並不是行政命令。

    依「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5條
    「協議之內容涉及法律之修正或應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三十日內報請行政院核轉立法院審議;其內容未涉及法律之修正或無須另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三十日內報請行政院核定,並送立法院備查,其程序,必要時以機密方式處理。」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Q0010001

    「備查」指以下級機關或公私機構、個體,對上級機關或主管事務之機關,有所陳報或通知,使其對於所指揮、監督或主管之事項,知悉其事實之謂。與此用語較為接近者,為「備案」、「報備」。一般而言,備查之目的,在於知悉已經過之事實如何,而主管機關不必另有其他作為,且備查之性質,與所陳報事項之效力無關。
    http://www.justlaw.com.tw/News01.php?id=4128

    因此,立法院無權對「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進行審查。
    若立法院對「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進行審查即是對行政權的侵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