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comments on “服貿流言終結之1--源源不絕的中國移民(一增修)

  1. 坦白說最近很多反對的說法真是蠢到令人火大….

    要反可以,麻煩動點腦,講些真正的問題,然後不要講不過人就叫人去跳太平洋=.=

      • 我也被罵過,還是在玩網頁遊戲時被在公眾頻道上洗版的小屁孩罵….

        看新聞就夠煩了,玩個遊戲還要忍受愚蠢屁孩在那邊「服貿一過以後找不到台灣醫生看病」的屁話=.=

    • 港澳是中國的一部分,只是中國用特區稍微切開而已,本質上仍舊是中央管轄的地方。
      台灣則是實質上的外國(嘴上不講,實際上也被默認是外國,有夠傲嬌)。
      這就好比「政府對高雄市」和「政府對與那國島」的差別一樣。
      前者是上命下從,後者是國際關係,哪怕與那國島和台灣關係密切到差點加入ROC也一樣。

      • 會「流入」這是一定的,這也是ECFA以降的幾個協議都在試圖達成的情況。
        至於會不會「大量」流入,要看台灣是不是有那麼值得投資,老實說就現在來說真的不怎麼可能…
        就算是炒房地產,在中國炒也比在台灣炒還好賺。

  2. 蔡英文有必要在台替中國推廣人民幣國際化嗎?
    2013-07-09 台灣e新聞

    一個國家發行貨幣會有鑄幣稅(Seigniorage)收入,所以台灣人握有大量的中國人民幣等於是向北京繳納可觀稅收。但由於也有相當數量的新台幣流入中國,如果持有人不是台商而是中國人,則也等於中國人向台灣繳了部分的鑄幣稅。可是,你想中國人可能去收藏新台幣嗎?
    小英教育基金會將在12日下午舉辦專題演講,邀請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教授就“人民幣國際化的緣起與發展”發表專題演講。這是小英基金會首度邀請中國經濟專家面對面座談,蔡英文也開始啟動與中國的另類接觸。
    曹遠征是中國國家特殊津貼獲得者,現任中銀國際控股有限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兼任中國人民經濟學院博士生導師,美國南加州大學客座教授,上海復旦大學兼職教授,中國宏觀經濟學會副秘書長等。除了曹遠征之外,中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金融學院院長丁志杰教授將就“中國大陸對外金融政策展望”發表引言報告。丁志杰是“中國金融四十人(CF40)”成員、中國金融協會理事、以及「中國國際金融協會」理事。
    我們不會否認中國人民幣將是國際通行的貨幣,可是在台灣,你小英教育基金會有必要請來中國經濟學家及中國金融協會理事來台灣講述人民幣的重要及偉大嗎?
    小英教育基金會發言人黃重諺受訪表示,台人民幣愈來愈國際化,不只台商關心,人民幣與台幣的連動也愈來愈強,台灣的金融業及相關專業人士都很注意,透過與外商銀行渣打國際商業銀行、星展銀行協辦,增加金融專業人士的人民幣的了解。
    我們也別忘了,在吹捧人民幣國際化的同時,也該提防它的風險。受中共管制的人民幣,究竟適不適合成為理財工具?適不適合在台灣售貨交易流通?我們很怕有一天商店開始收取中國人民幣,讓人民幣公然進入交易市場,以後中國人來到台灣就像在中國國內一樣方便。如果真正有那麼一天,台灣家家商店可使用人民幣時,台灣人要哭已哭不出聲了!
    在此先提醒小英教育基金會,人民幣是受中共管制的貨幣,在台灣推廣人民幣是不適切的。要將台灣人一窩蜂搶購人民幣的風險老實地告訴大家,而不是任由中國人經濟專家來台灣宣揚人民幣的好處多多?!

    ———————-
    小英教育基金會,為何要邀請中國人曹遠征來台灣演講?
    2013-07-13 台灣e新聞

    蔡英文說:「從專業層面瞭解中國」
    謝長廷說:人民幣現在已成為強勢貨幣
    曹遠征說:人民幣2015年可自由兌換
    馬英九政府積極爭取要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一事,曹遠征指出,兩岸之前存在巨大貿易額,台灣人民幣結算額更已超過3,000億人民幣,台灣要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端看兩岸金融監管部門接下來如何深化合作,以及台灣方面如何以更開放方式讓台灣金融業者參與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13日應邀赴央行演講「人民幣國際化的願景」與「大陸對外貿易金融政策展望」,他表示,發展人民幣離岸市場已成趨勢,人民幣國際化可降低世界經濟對美元的依賴。
    說來說去,他們就是一同在幫中國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降低台灣對美元的依賴。蔡英文有必要和馬英九政府一起在台灣幫中國進行「統戰」嗎?鼓勵台灣人以後大量使用中國人民幣?
    曹遠征說: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台灣適用「港澳方式」。台灣漸漸進入中國計算的『一國兩治』的香港模式。
    當年蔡英文提出「TAIWAN NEXT」口號時,《台灣e新聞》即提出警語:「Hong Kong First, Taiwan Next.」『台灣優先』不是Taiwan next.
    今天「小英教育基金會」舉辦了這個演講,我們可由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演講內容來證明中國「殘食台灣」的野心,台灣正步上香港後塵!

  3. 【時事想想】為了台灣,我們必須拚死擋住服貿協議
    小英教育基金會想想論壇 張智程 Mar 18, 2014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articles/view/1836

    上個月到福岡開會途中認識一位中國科技新貴,在日本企業做大中華區業務,有日本永久居留證。他跟我說他每個月會飛去台灣兩次,而且正在計畫跟太太一起移居台灣。

    我跟他說你會不會搞錯,據我所知目前中國人要在台灣居留仍然限制重重。

    他笑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說老弟咱們中國上層菁英為了逃離中國拿張外國護照,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移民的途徑可都弄得一清二處,更別說國內都有蓬勃完善的移民代辦產業,只要有錢,多試幾次移民哪大概都不是問題。

    而台灣,正是他們夫妻與為數不少中國菁英的下一個目標。

    (國共兩黨硬推的黑箱服貿,你要買單嗎?圖:服貿協議答客問)

    「現在上海北京坊間都在口耳相傳,準備個幾百萬人民幣找代辦,幾個月後就可以移居台灣了。」「而且聽說這個限制就要放得更寬。」

    我知道他在說的是服貿協議,頓時覺得悲哀,中國人甚至比多數台灣人更了解服貿的內容,對他們來說,由他們政府單方擬定而台灣方面卻一個字也沒改就吞下的協定內容,說有多好就有多好。

    「這簡直是全世界最廉價的投資移民管道,就連弄張西非外海的布吉納法所護照,辦到好大概也跟這個數字差不了太多。」「更何況是可以去台灣。」

    「我拿亞洲最高的薪水,然後享受亞洲最低廉的物價和最自由的空氣。最重要的是,台灣的生活方式就是很多中國人心中的理想中國。」「能讓子女在台灣受台灣式的中國教育說什麼都划得來!」

    「台灣不是中國」他的話觸動了我敏感的國族神經。

    「我不跟你吵這個,我特喜歡你們台北三步一間誠品書店和茶館,台灣人禮貌又友善,台灣的空氣中幾乎感受不到國內那種人與人間激烈競爭、拼到你死我活的氣息。」說起台灣,他越來越眉飛色舞

    「下個月我飛台灣會抽個一兩天跟朋友下台中看房子,你剛說你是台中人唄,或許以後我們是鄰居呢!」

    我苦笑了一下便沉默了。服貿協議的內容有太多需要去批評檢視了,我絕不相信一個照單全收、一字不改的協定會有利於台灣,因為自古以來只有戰敗國簽不平等條約才會照單全收。

    先不說中國資本將全面入主台灣多數就業人口賴以為生的服務產業衝擊會有多大,服貿協議裡光是投資移民的限制就令人傻眼,一個擁有十三億人口、二千萬億萬富翁卻人人都想從那裏逃走的國家,出的起或願意出九百萬台幣的有多少?

    先不論台灣的產業與人口結構到底適不適合開放投資移民,900萬台幣就可以讓中國人移居台灣,你說我們的政府這樣簽不是在消滅台灣那是甚麼?

    不要說我法西斯操作國族畫分敵我,我只知道我那些可憐的台灣同胞甚至連自己怎麼失業怎麼被賣的都搞不清楚,而我只是想為了我那些可憐的同胞保住工作和自由民主的生活。

    我越來越抗拒台北的氛圍而耽溺於中南東部鄉間的人情景物。上周花兩百塊給一個出身農村的年輕人剪髮,一個真的非常認真敬業的年輕人,洗頭、按摩、剪髮、洗頭、按摩、修剪。

    一個多小時下來,只賺兩百塊台幣。我跟他聊天,說你知不知道服貿。年輕人笑笑的說,我們不懂也管不了那麼多,日子歹過就更打拚生活。

    我給他一邊理髮一邊哭了。因為我很清楚知道,服貿一過,不只是我身後這個認份的年輕人,台灣所有這樣認真打拼的年輕人都要失業。中國獨佔性大資本全面進入台灣後,不出幾年就可以玩死台灣最大多數就業人口從事的服務產業。

    而這樣的重大協定締結,甚至說不上自由貿易邏輯以及任何現代國家政府的治理。而只是台灣極少數人意識形態的一意孤行。

    或許我早已是全球化人,根本不必留在台灣也可以活得很好,就像我臉書上一半以上的高中、大學同學每天秀著的國外生活照片那樣。

    也或許我在日本,知道越來越多身邊的中國菁英對我說,他們正計畫著到台灣工作甚至移民台灣。

    我沒有歧視中國人,我只是不希望自己心愛的家園變成中國社會那個樣子。

    我只知道,為了不讓你當我的鄰居,我會回台灣,拚死擋住服貿協定。

    (本文作者現旅居日本京都,日本京都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班,專攻勞動法和泡溫泉,對包括罷工、社會運動、轉型正義、台灣獨立等一切「妨礙社會秩序與善良風俗」、找「權力」和「國家」麻煩的「壞事」都很有興趣。)

    • 美林:台灣是少年Pi 得學習和老虎相處
      2014年3月19日19:57 蘋果日報即時新聞

      美林證券台股策略分析師胡傳祥直言,若兩岸服貿協議未能在立法院通過,不但將影響雙方後續洽商、對台灣經濟更重要的兩岸貨物貿易協議,且年底中國可能與南韓簽訂FTA,屆時國內民眾心理可能劇烈反轉,對台灣壓力很大,因此立法院仍是觀察重心。
      胡傳祥下午在美林證券論壇記者會中分析,服貿的政治敏感度較高,但經濟重要性更高的是後續貨貿協議,因為兩岸關稅程度不一,台灣相對較低,中國相對較高。
      她說明,服貿過關對台灣經濟比較好,且若兩岸接著達成貨貿協議,降低雙方關稅障礙,面板、塑化、工具機與汽車零組件等台灣競爭力較強的產業,可望成為主要受惠對象。
      但胡傳祥提醒,中國與南韓可能年底就簽訂雙邊FTA,台灣與南韓的產業重疊性又高,例如面板、塑化等,屆時將首當其衝。若服貿沒過,貨貿沒簽,中韓FTA也上路,民眾會質疑,「為什麼南韓又跑到台灣前面去?」
      胡傳祥說:「中國就像電影『少年Pi 』裡面的那頭老虎,台灣就像少年Pi。你再怎麼不喜歡(中國),還是要學習怎麼跟它和平相處。」
      她認為,若立法院通過服貿協議,兩岸簽署貨貿協議,加上自由經濟示範區完成立法,美林證券對未來3~5年的台股「看法很樂觀」。(劉煥彥/台北報導)

  4. 服貿再現兩黨對決爛戲
    2014年3月14日 蘋果日報 郭正亮

    歹戲拖棚的服貿對決又開始了,令人驚異的並不是朝野肢體衝突,而是:開完十六場公聽會,延後審查超過三個多月,朝野幾乎都還在原地踏步。
    最大可恥,是:雙方都只捍衛對自己有利部分,都不敢回答自己最脆弱的問題。政府宣稱編列了980億貿易救濟金,卻從不回答在野黨提出的灌水充數質疑。弱勢產業至今也不知道補助標準和程序。ECFA通過至今,政府從未提出評估報告,也未針對分明已經通過、大陸卻阻撓落實的項目提出抗議。服貿有部分項目被質疑「兩岸不對等」,政府也迴避不答。
    民進黨的避重就輕,也不遑多讓,最大問題就是從未回答:如果不先搞定ECFA+服貿,如何可能參加RCEP(東協加三)?立委只要詢問經濟部經貿談判代表辦公室,就可了解台灣對外貿易談判的艱辛:東協各國不願得罪中國,早已是東南亞貿易政治的基本現實,民進黨卻故意視而不見。難道只會怪罪中國打壓,就能解決台灣的邊緣化危機嗎?
    民進黨還聲稱應該以參加TPP為最高優先。問題是:美國對台灣的貿易開放要求更加嚴苛,民進黨至今連美豬進口都反對到底,如何啟動TPP談判?美國恐怕不只要求台灣開放美豬,更將要求開放多數農產品進口!而且一旦加入TPP,形同對越南、韓國、日本同時開放進口,台灣產業所面臨的衝擊更大!一個連美豬都反對開放的政黨,竟敢侈言優先談判更高級的TPP,信口開河到這種地步,還有什麼公信力可言?
    民進黨還把服貿上綱到中國「以商圍政」。既然如此懷疑兩岸經貿的政治動機,為何還要放任執政縣市長不斷赴大陸希望開闢直航、爭取陸客、甚至爭取陸資投資?黨中央與立院黨團對兩岸經貿殺氣騰騰,執政縣市長對兩岸經貿極力歡迎,如此明顯的雙重標準,卻從來不曾自圓其說。
    服貿對決,是一場爛戲:執政黨自以為是、溝通不足、準備不周、提不出配套措施,在野黨無限上綱、政治掛帥、雙重標準、提不出替代策略。如此缺乏正面對話的兩黨政治,只會讓台灣繼續沉淪,繼續讓台灣被韓國甩開,繼續惡化台灣的邊緣化危機。

  5. 補充一下:
    現在關於大陸人士工作居留的規定是在"大陸地區人民進入臺灣地區許可辦法 “裡的附件二第三項的乙類,現在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引用到舊的辦法去。

  6. 鄉民經濟學之一:自由貿易開放只會讓台灣勞工失業
    2013年6月22日 埃西亞商會 克羅迪斯特

    因為ECFA系列的兩岸服務貿易協定出爐,出現了一些有意思的反對言論。首先是看到開放服務業,馬上有人想當然爾地說:馬政府開放勞工,要毀滅台灣、讓台灣人被統戰,而且青年失業將會加重。
    不過,這個協定裡面並沒有「勞動力自由化」一項,而是與服務貿易總協定GATS的標準規範一樣,開放跨國集團人力配置、專業人士、商務旅客以及履約人員四項(後兩者為停留簽證,前兩者得居留)。這是因為外資企業再怎麼愛呆丸,總是會有需要聘請非台灣籍人士的時候。但這些人難道不會有假白領(專業人員)、真藍領嗎?
    會,肯定會有,那就跟開放選舉以後一定會有賄選、黑槍一樣,制度永遠有漏洞可以鑽。根據之前新聞報導,移民署一年抓到為裝商務旅客來台的中國籍應召女,可能就有上千人。要偽裝成專業技術人員、但來台灣一個月領新臺幣47,971元只是在焊接的中國籍藍領勞工,肯定是存在的(註一)。這些人絕對不是什麼跨國集團的人力配置,也不是什麼專業人員,只是來搶台灣勞工飯碗的藍領罷了。(應召女郎因為是藍領,應不發予簽證!)
    但這是因為自由貿易協議的問題嗎?並不是,這是移民署管制是否確實的問題,是我們對專業外籍人士的資格認定可能不夠嚴格的問題。民主制度發生賄選舞弊,並不是民主制度的錯,而是司法機關沒有嚴加查緝。設計再嚴謹的車子,製造過程都可能有品管漏洞而出現瑕疵,但設計圖歸設計圖,品管要歸品管檢討。以台灣現況來講,由於我們與中國同為WTO成員,在2002年開始其實就已經開放了,這種應召女郎佯裝金融業副總(註二)的偷雞摸狗事情存在已久,要解決是要從根本上-簽證查核、甚至資格認定的門檻上下手,並不是反對自由貿易。現有的自由貿易協定框架為了擴大成功率,都會採取這種方式來避免因為勞動力自由化而使雙方都認為衝擊過大、不願開放市場。
    但這種被鑽後門(?)的疑慮難道就沒被納入貿易談判的考量嗎?難道馬總統這麼愛被鑽後門嗎?怎麼可能沒有考慮!事實上以台灣當年加入WTO的評估來說,經建會評估光是加入WTO所造成的影響,因位簽署WTO造成的失業人數就高達十萬人,才幾千人的專業外籍人士進入台灣,根本是小巫見大巫。為了幾千人在那邊鑽牛角尖,卻不把焦點放在攸關數十萬、攸關數百萬人生計的主條文,根本是本末倒置。
    但是明知開放會增加失業,為什麼我們還是加入了WTO?為什麼?因為不開放市場,台灣只會被消滅得更快。負十萬對上負二十萬,忍痛選擇負十萬是正確的。扁政府因此莫名背上不會拼經濟的罪名,還出現了上次總統大選辯論會去提問一些可能被懷疑思考邏輯有問題的白米炸彈楊儒門。老實說,這次只是腦袋有問題的人換邊而已。
    而ECFA簽署呢?中經院評估認為會增加26萬個工作機會,由於中經院的預測一向不準得要命,前經建會主委陳博志也認為中經院有嚴重高估之嫌。以嚴格的標準看,如果中經院的評估高估了一倍,實際只有13萬;如果高估四倍,則是6.5萬。
    6.5萬vs數千人(包含大多數短期停留的商務旅客),『自由貿易會擴大失業?』事實上並不成立。在簽署WTO的時候不成立,現在也不成立。只是所謂的新增就業效果有沒有那麼高而已。
    而兩岸服務貿易協定呢?實際上由於服務業的評估複雜困難,並沒有正式官方評估的數據。只是服務業在不開放藍領的前提下,由於服務業跟貨品出口相比,替代問題非常小,再怎麼低估也會是數萬之譜(只是恐怕為數不少是赴中國工作的台幹、專業人員)。ECFA加上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確實有可能遠遠不如馬政府吹噓那樣可以逆轉天地,但要說對就業影響是負的,可以說是鄉民經濟學的重現。
    鄉民經濟學:「價格只能反映成本」,恐怕還要加上自由市場只會惡化失業、壓低匯率才會經濟永續成長….等等。總之,數據看一半、事情只看一半。
    真正的問題是,我們獲得少少的就業機會增加、承擔可能的國家安全問題,但獲得的經濟效益,真的夠本嗎?這才是ECFA與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真正的問題。在台灣產業外移到最高峰、已經開始逆勢回流的現在(一切要拜中國人行海量貨幣寬鬆製造嚴重通膨、使中國製造成本大增之賜),ECFA系列的自由貿易協定產生的總和效益要減少就業機會是幾乎不可能的。
    部分不負責任的政客、名嘴、意見領袖,為了爭取版面以及套句中國用語『抓住群眾的眼球』,選擇的當然是最直接衝擊煽動的方法來評論自由貿易協定:會害台灣人失業、掏空台灣經濟。但這種模糊焦點、除了煽動群眾以外對於政治討論沒有幫助的論述,只是讓ECFA系列的問題反而失焦了。老實說,我反而懷疑部分在野黨人士到底是不是共產黨的暗樁,要避免台灣人去注意真正的問題呢。

    (像這位就很可疑,我特地挑了張不好辨認的照片讓大家猜猜他是誰)
    那麼ECFA系列的真正問題有哪些?以我個人所知來說,ECFA早收清單的訂定是失敗的。個人意見請參閱之前寫過的文章,馬政府在ECFA訂定的戰略就注定了ECFA簽定兩年後,中國對我出口成長明顯高於我對中國出口成長(簡單來說,對中貿易順差下降)。早收清單要搶的是有競爭力的品項先一步進去衝成長、然後弱勢產業從另一個面相輔導退場。馬政府的戰略方向反而是讓成長有限的產業放入早收,自然是被中國殺的吐血。
    而兩岸貿易服務協定呢?這個協定最大的問題是,就算中國官方簽署開放投資,要深入各省設點營業依然受制於各省行政體系。按照過去的例子,不送錢給貪污舞弊的中國官員,恐怕這環節還是打不通的。而這種強烈的人治色彩,也正是在中國發展內需產業最大的隱憂,讓世界各國吃足了苦頭。中央政府如果要避免自家企業「被公平競爭」,除了指示地方政府拖延設點批准、營業項目檢查這類小鼻子小眼睛的方式以外(中國官員是世界上最小鼻子小眼睛的生物),還有中國企業的老招:領取扭曲市場均衡的強力政府補貼。中國對文創產業的補貼都是幾十億人民幣在灑的,這個市場台商要吃幾乎不可能。而且貨品進出口還可以用反傾銷稅去對沖掉補貼對市場的扭曲,內需市場可是難如登天。
    跟一個人治國家談自由貿易,永遠都有這項隱憂。中國就算以遠優於WTO條件開放台商投資比例可以超過五成,但依然附了但書要審批試點開放。中國政府這類小鼻子小眼睛避免競爭的爛招,從中國號稱開放市場的第一天就開始了,而這才是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真正的隱憂,也正是為什麼,所有WTO成員國、想跟中國締結更緊密貿易夥伴關係的先進國家為什麼總是一而再再而三要中國建立可信賴的法治體系、擺脫人治的問題。任何簽署的協定,都會被中國用人治的手法,毫無信用地拖延耍賴。
    所謂禁鴉片的英雄林則徐,實際上正是藐視法治、絕對人治至上的中國式官員,而這種毫無信用的行政官僚引發了戰爭使國民白白送命、賠款甚鉅,可笑的是還被教科書當英雄。這種人根本是中國-不,華人世界永遠該驅逐的毒瘤。
    為了實際上可能遠低於事前評估的經濟效益,就算就業機會會增加、就算可以增加GDP達0.5%,有必要讓中國惡名昭彰的商業間諜、國防機密間諜有更寬廣的道路進入台灣嗎?對一個不守規矩、沒有信用的貿易夥伴,真的有必要加強貿易夥伴關係嗎?這才是真正需要討論的問題,而不是看見會開放白領居留資格就認定這是毀滅台灣、立論十分有問題的「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只會惡化失業」。
    註一:領有特殊資格跟技術的焊接工,實際上薪水遠遠高於台灣平均工資。
    註二:講真的,台灣某些金融業的副總(在某些單位,副總比工讀生還多)專業程度真的很差,確實就是一副漂亮臉蛋打扮時髦但說起話來毫無內涵,這實在不能怪移民署官員無法分辨應召女跟副總的差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