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comments on “吱氣歌(編修版)

  1. 書丟總統「剛好」 暗示什麼意圖
    2014/10/01 聯合報 【黃良慈/公(彰縣員林)】

    民進黨前主席蘇貞昌對馬總統被丟書一事,認為學生丟的書名叫「被出賣的台灣」,書丟給總統看「剛好而已」;還說,總統安全維護不能太過分,去看個人瑞設七道關卡,這是「國際大笑話」。
    蘇貞昌話語充滿矛盾邏輯,也隱藏不良暗示意圖。馬總統的安維設多道關卡,仍常被異議分子以鞋子、書本闖關突襲,更不設防的話,恐怕隨便什麼人都能輕易墊板凳給總統打臉。阿扁前總統在自己家鄉又是綠色大本營的台南都會挨二顆子彈,甚且找不到凶手;基於前車之鑑防衛本能,國家領導人這樣保護層次是嚴肅之事,怎是笑話?
    民進黨逢中必反,所以氣馬親中倒可理解;但鼓勵拿書丟總統抗議是「恰如其分」,那民眾訴求黑槍氾濫是否也可拿玩具槍砸警政署長?小馬哥個性溫良早被抓準弱點,法官對侵犯元首行為採盡量寬容免罰亦屬幫凶;或許司法想展現不畏當權抗壓及獨立性,卻殊不知慷受害人之慨,無形中也助紂為虐。
    丟書「剛好而已」,這話有暗示性,有慫恿唆使不特定人下回進一步丟石頭亦無妨的「借刀殺人」口氣在,也類似江湖人放話。因果輪迴不可不信。蘇先生念念不忘選總統,若有幸登基,卻是怎麼認真施政都被在野嫌惡,學生還砸鞋提醒你鞋號尺寸,若馬先生反過來笑你「報應剛好而已」,作何感想,忍辱肚量能像小馬哥嗎?
    鞋丟總統,民主社會見怪不怪,極權國家可就鮮有膽敢嘗試者。大選結下的恩怨情仇,煽風點火反馬情緒,丟鞋侮辱元首塑造成英雄光榮行為,須知:今天馬總統際遇,有可能成為蘇蔡未來處境;今不譴責在先,日後必失伐罪正當性立場。

  2. 南韓地方選舉 民進黨殷鑑
    2014年8月18日 中國時報 劉順達/昌信大學榮譽教授

    南韓連續6、7兩月舉行地方縣市長選舉和國會議員遞補選舉落幕,反對黨「新政治民主聯合」大敗,旋即造成兩位共同代表金漢吉與安哲秀去職,黨內呈現四分五裂,面臨重新改組。對台灣即將舉行的九合一選舉諸多啟發:
    第一、低估選民的智慧。選前,反對黨信心十足,只要喊出「審判朴槿惠政府」,選票就會滾滾進口袋。結果,選民最討厭聽到「審判」。韓選民認為,該接受審判是不作為的反對黨。
    第二、黨利優先民生法案。反對黨一直不改意識形態,保持強硬作風,為反對而反對,不願與人民生活密切相關的法案通過。據近日一項民調顯示,有56.9%韓人認為,最迫切需要改革的對象是國會議員等政治人物。
    第三、「新政治」騙人。安哲秀以「政治素人」吹起「安哲秀現象」,但韓選民發現,安哲秀加入民主黨後變質,發揮不了原先承諾的「新政治」。至今還有很多人不知道「新政治」是什麼。
    南韓先有「世越號」船難,台灣其後發生高雄氣爆。目前台灣政治現象也很像南韓,反對黨的大敗可為民進黨鑑。

  3. 封從德:造明星以燬民運,正是中共的圈套
    2014年8月20日 封從德 (時報周刊專訪談王丹全文)
    2014-08-22 曹長青網站

    對此次王丹返台風波,我想講幾句:一、王丹愛作秀,這次作過頭,我們有責任;二、其行事乖張,帳目不清,由來已久;三、此次風波也有相當正面意義。現略述如下。
    一、王丹愛作秀,這次作過頭,我們有責任。包括我在內的八九學運與民運同道,大家多少都有責任——過去我們太慣縱愛作秀的“明星領袖”了。就在幾天前,我還聽到一位媒體人的嚴辭批評,說我們包庇另一位“明星領袖”。這也促使我打破沉默。不說是包庇,說又易遭猜測,輕則你嫉妒,重則你五毛。橫豎都不對,不如實話實說。
    王丹愛作秀,八九年既已如此。事情是別人做的,宣言是別人寫的,王丹大言不慚地站在記者面前歸為己有,常常如此。因此便被學運組織邊緣化,于是不顧學運組織的一致反對,而發動所謂的“個人絕食”以至于一發不可收拾。
    學運組織雖已除其名,記者卻不了解內情,依然追星,稱其為“主席”“負責人”。類似的明星領袖還有幾位,都由媒體“選”出,而非真正由大家票選的領頭人。明星並不能代表大家,大家卻束手無策。這就注定了八九明星領袖的素養常常不及格,以至外界看輕這場運動。更有甚者,中共實際上明裡暗裡結構性地推波助瀾,推明星以燬民運,二十幾年屢試不爽,民運組織幾無招架之力。
    愛作秀的明星也愛塗改歷史。“六四”屠城之前群情激憤萬眾一心,就比誰都激進和高調;屠城之后規避責任,就塗改得之前就比誰都“溫和”。篇幅有限,這裡不細說,讀者有興趣可參阅拙著《六四日記》,或今年7月香港《開放》雜志上的拙文〈八九學運為何未能撤離廣場?〉,其中有細述《王丹回憶錄》如何纂亂史實。另外還有许多當事人的回憶(如王有才、熊焱、劉剛等等),亦多有見證。
    此次返台風波,王丹明顯作秀作過頭,有欺騙善良的台灣民眾之嫌。平心而論,因王丹早年的付出,加之大家想團結,我們都曾相當呵護他。但腦瘤不是開玩笑的事,十幾年前博得大家同情一次,尚情有可原;這次又如法炮製,則有愚弄天下人之嫌了。
    更何況,能否去台灣,卡在美國登機前,而非台灣入口處。王丹應該比誰都清楚,卻偏偏選擇施壓台灣政府,耍大牌要特權,簡直匪夷所思。
    我和王丹一樣都持美國難民綠卡,若要出美國,須另持難民旅行證代替護照,否則有多達四道關卡,根本無從登機:1,辦登記手續(check in)時拿不到登機牌;2,進入安檢前的預查不會放行;3,嚴密的安檢不會放行;4,登機驗票時不會放行。因此,王丹高調要求台灣政府,根本是緣木求魚,明知故犯,如此不通情理,似當別有緣由。結果大家看見,其“危急的病情”不存在,其旅行證“漫長的申請”困境也不存在,別人要等四個月,他三天就拿到了。如此一驚一乍地作秀,實在過了,令八九一代也跟著蒙羞。
    二、帳目不清,行事專制,由來已久。“青年人權獎”是否有基金會我不清楚,“天安門一代基金會”我也未能參與,但“互助基金”我參與了,還與前二者都相關。2000年夏王丹到巴黎,與我商談設立“互助基金”,不久后二三十位八九一代同仁每人每月捐款二十美金,支持國內難友。2002年秋,“天安門一代”約三十人通過電郵進行換屆改選。都進行了一個多月,大家才突然得知王丹在開會前幾個月早已內定了幾位接班人。這時他強推“五選五”等額選舉,五個職務五位候選人,且已內定。“等額選舉”是中共常玩弄的專制手法,竟然用到爭取民主的天安門一代群體,大家一下子就炸開了鍋,堅決要求開放選舉。王丹阻撓說沒人會主動出來工作,結果呢?五個職務有十一人自願報名參選。最后,大家全票(包括王丹)選舉周鋒鎖接任召集人,我和另三人也當選,這時王丹等人就死活都不承認這次選舉了。
    除民主理念有差外,衝突的關鍵在帳目。其實最初查賬還是王丹找我,告訴我沈彤截留了一大筆給天安門一代的捐款。我們于是追問帳目,中途王丹已很不情願。查到后面發現三個賬戶,竟被告知是私人帳號,外人無權過問。我們每月捐輸,卻成了外人;许多香港、台灣等地給天安門一代的捐款都進到王丹的私人賬戶,也不得過問。最后,甚至被告知天安門一代基金會僅僅是五人註冊的公司,五人以外大家都不是公司成員,更無權過問。如果通過改選由周鋒鎖和我等人接任,勢必接過帳目,這大概就是王丹等人堅決否認那次選舉的根源吧。
    至此,天安門一代分化為改選方與否認方,雙方最終達成協議:天安門一代組織停止運作,剩余善款轉送當時運作很好的中國人權,最終給天安門母親。然而直到2008年我離開中國人權,也未見這筆資金的轉送。
    另外,改選方曾提議將天安門一代改稱“八九一代”,后來王丹等人以此稱號運作“青年人權獎”,但用沒用由我們每月捐輸卻未見帳目、也未見轉送天安門母親的互助基金,至今我都不得而知。因此,民運團體追問不出陳水扁給王丹的數十萬美金的去向,我並不吃驚,只是感覺相當痛心。這麼多善款沒起正面作用,反倒敗壞民運形象,大概是善良的人們始料未及的吧。我見眾多志士如李旺陽,在海外每月幾百美元、國內則更少的最低生活標準下,依然故我,不求名利,堅韌地追求中國的民主大業。對比起來,常令人不勝唏噓:中國究竟遭了何等罪孽,百年竟是如此國運,領頭人常衰敗不堪,就連自稱“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且令人期待的王丹也一至如此。為此我常自責,感覺未盡到責任。
    三、此次風波也有相當正面意義。首先對王丹,大家的批評應是很好的鞭策,望其有則改之,成為更加完善的民主戰士。
    大家可以看見,上述狀況已十二年了,有的甚至更早,大家都不去講,可見過去大家對王丹呵護到幾近被人指責為“包庇”的程度了。但如此方式來規避“民運內訌”,也不是辦法,終究會慣縱太過,不僅導致明星領袖個人行為乖張,最終還是會牽連大家整體形象受損。
    過分求名圖利,無異于吸毒。我一直反對明星運動,因:其成就歸個人,名利雙收;敗壞卻要大家買單,極不合理。以前劉剛、王有才、熊焱和我等人的一些文字與發言,或含蓄或直率地批評,但似未見效果;希望此番風波,王丹能有所反省和收斂,而不要以真理化身自居,但凡批評就指為中共五毛。實際上,王丹若真有高度的防共意識,倒是應該好好規勸其學生如陳為廷:別在不同場合都穿著共黨領袖馬克思、列寧、切瓦格納頭像的T恤衫;更不要一方面號稱防止未來的中共滲透,一方面卻現在就全文高歌共產黨的黨歌《國際歌》(整整三段都會唱,而且還是一大群人)!
    其次對民運,也有正面意義:摒棄明星運動,回到草根民眾。其實,造明星以燬民運,正是中共的圈套。八九年如此,此前此后也如此。相信越來越多的民運同道已經意識到這一問題了,我們今后要立足草根,要注重組織與民主程序,不要讓少數人佔盡風頭變成“明星領袖”還凌駕于組織和程序之上,更不要讓中共造明星燬民運的陰謀得逞。這樣的覺悟,正是中國民主運動再出發的良好契機。
    最后對國府,也似有改進空間。此次風波雖說卡在美方,但根源卻是我們這些在中國大陸追求民主的人士,沒有有效的護照。我們要離開庇護國外出開會,確有極大不便。在這一點上,我倒是和王丹很有同感。只是我覺得王丹不應該僅僅向民國政府爭取自己的特權,而是應該利用其影響力,為更多類似情況的民主人士,爭取國府立法,採用合理而安全的方式,向流亡海外一段時間的大陸民主人士發放中華民國海外護照,只為旅行,不需要其它國民待遇。我認為台灣民國政府無論藍綠,都應該理直氣壯地做這一件有利于中國民主化、也最終有利于台灣安全的利人利己的大好事。當然,我知道其中必有諸多安全考量,這些技術問題只需專家設計好甄別程序,應該並不十分困難。實際上,二十年前一段時間,確曾發放過中華民國海外護照,因此並非沒有先例或不可能。如此方式,應該是民國政府提昇國際地位、廣收大陸人才、長期投資安全保障的好辦法,望能斟酌採納。

  4. 陰溝裡翻船
    2015/01/01 聯合報 黑白集

    若未見過陰溝裡翻船,眼前的王丹便是。
    王丹是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的風雲人物,當年的風采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然而,這次他為陳為廷事件的發言,堪謂脫線離譜,也重傷了他的名聲形象,甚而可能導致清大不再續聘他任教。
    王丹為陳為廷辯護稱:「好色不是人格缺陷,不好色才是人格缺陷。」但就算好色不是人格缺陷,在公車捷運上一再襲胸算不算缺陷?他又說,要陳退選,除非也主張吳育昇立即辭立委,否則即是雙重標準。但吳育昇至少是兩廂情願,而陳為廷則是霸王硬上弓,已經觸法;再說,王丹只提吳育昇,卻不提王世堅,顯已有顏色的選擇。他又說:「那些不原諒陳為廷的,你們是誰?」但對陳案持何立場本是個人自由,難道王丹是麥卡錫主義的獵巫者?
    自由民主有兩個層次。在沒有自由民主的社會,自由民主是絕對的價值,這是天安門事件的層次;但在有了自由民主體制的社會,經由自由民主來體現公義,始是像台灣這樣的社會之最高追求。
    沒有自由民主,要爭自由民主;但有了自由民主,即應藉自由民主來維護公義及理性。雖然不一定有了民主就有公義,但像王丹這樣有聲名的人物,倘在自由民主中不能為公義發言、不能站在理性上發言,而竟趨炎附勢、媚俗阿世,能不令人為他惋惜?
    此案後來的發展,是連陳為廷的戰友楊蕙如及妖西等皆出來批判他,而陳為廷也在社會壓力下退出了立委補選。可徵王丹不僅在自由民主思維上有盲點,他也高估了陳為廷的實力,並低估了台灣社會分辨是非的能力。
    連王丹都會一頭栽進這一口民粹陷阱,可見自由民主有其高深微妙之處。

  5. 政府的统一和稳固是人民的最大幸福——告郭国汀和王丹
    2012年6月28日 中國共和黨主席張國堂

    郭国汀、王丹先生:
    孙中山先生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满清王朝,其后是中华民国北洋政府。1919年的五四运动,吹响了民众反抗北洋政府的号角。1927年蒋介石北伐,推翻了北洋政府,其后是中华民国南京政府。如此同时,1927年8月1日,周恩来、朱德等在南昌发动军人叛乱;于当年秋收时节,毛泽东在湖南发动农民武装叛乱。由于国内的内战,激发了日本侵华的野心。1931年,日本悍然入侵中国的东北。在面临强敌日本侵略的危险之下,毛泽东等共产党人不顾国家民族的危亡,继续煽动民众反抗政府,还悍然成立苏维埃政府分裂国家。由于国共的长期激烈的内战,于1937年导致日本全面侵华。
    1949年之前,中国没有一个强大、稳固的政府,中国人民长期生活兵荒马乱、腥风血雨之中,许许多多的热血男儿死于国共内战。由于战争破坏经济,使无数中国民众饿死,仅1946年就饿死了1000万人,1947年饥民有一亿多人(见彦奇、张同新主编《中国国民党史纲》,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1991年8月第1版,第681页)。
    1919年的北京青年学生的五四运动,是祸国运动,是叛国运动。中共为了论证自己造反、夺权的正当性,一直鼓吹五四运动是爱国运动。但其后的内讧、内战、血腥就证明,五四运动根本就不是什么爱国运动,而是祸国运动、叛国运动。
    1949年之后,毛泽东、共产党夺取了中国大陆的政权。由于毛泽东等共产党人坚持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马列毛主义,一直政治运动不断。特别是毛泽东悍然发动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导致三年大饥荒,饿死近四千万中国农民。毛泽东为了防止刘少奇像前苏联的赫鲁晓夫揭露斯大林的罪恶一样揭露他的罪恶,就悍然发动文革,煽动青年学生打倒国家主席刘少奇。1978年之前,中国实际上也没有统一和稳固的政府,文革时期的中共政府也处在分裂和动荡之中。到1978年,邓小平才知道政府统一和稳固的重要性。
    观察二十世纪中国的历史,我们就可以知道:政府统一和稳固是人民的最大幸福,政府分裂与动荡是人民最大的不幸!
    你郭国汀说:“人民的和平示威、罢工、游行等,在任何情况下,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这是乱国的主张。美国没有这种法律,英国、法国、德国等等西方国家都没有这种法律。郭国汀主观、武断,说话不要证据;如果不改,也难成大器。
    美国第三十一任总统胡佛也曾经命令武装军警镇压失业工人的聚众闹事,也曾经用催泪瓦斯驱散失业退伍军人的聚众闹事。胡佛总统并没有被议会弹劾,也没有被治罪。可见你郭国汀的说法完全是胡说八道!如果中国人民接受你的这个邪恶的主张,中国未来的政府就只能是豆腐渣。
    政府的稳固是人民的最大幸福!人民有权推翻政府,政府也有权武力自卫!如果部分民众与政府发生不可调和的冲突,那只能是“成则王侯,败则寇”。如果某些民众无节制地聚众闹事,政府有权以武力镇压!
    如果邓小平是为了国家安宁和秩序而镇压八九学潮,那么邓小平就是无罪的,不仅无罪,而且有功。但是,邓小平是为坚持邪恶的马列毛主义而屠杀学生,因此邓小平罪恶滔天!
    1989年4月26日的“人民日报社论”之前的学潮是正当的;其后的学潮就是无正当理由的聚众闹事,而且是无节制的聚众闹事。因此,武力镇压学潮有正当性和必要性。
    王丹等学生以绝食和聚众闹事的方式把自己的主张强加给政府,这是错误的、有罪的。
    王丹到现在都没有秩序的观念,没有服从的秉性。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政府的权威和社会秩序重于任何个人的生命!抗拒政府命令,无节制地聚众闹事,就是自己找死!
    邓小平顽固坚持马列毛主义,因此罪恶滔天;但王丹等学生不顺服政府权威,煽动学生无节制地聚众闹事,因此也是有罪的。王丹拒绝逃跑,主动留下来坐牢,承担自己的罪责,这是有担当的行为,值得肯定。
    对于中共暴政,以和平手段取代中共,是正义的。但煽动民众反抗、不服从中共政府,也是有罪的。你有本事,你就取代中共;你没有本事,你就应该忍耐。
    任何民众敢提出要求与政府对话,以聚众闹事强迫政府改变政府的决定,都是藐视政府权威的行为,这样的行为是有罪的!
    如果邓小平答应你王丹的要求,那李鹏的支持者也聚众闹事、坚持说“4.26社论”是正确的,那怎么办?就算你王丹的主张是正确的,你也应该给时间让他人思考。你以聚众闹事把自己的主张强加于政府,政府就有权武力镇压你们!何况你的主张并不正确。
    如果邓小平答应你王丹的要求,推翻“4.26社论”,那就是朝令夕改,这样必导致政府权威荡然无存,中国立即就会陷入无政府状态。你王丹没有本事取代邓小平领导中国,又聚众闹事、藐视政府权威,这就是你王丹的罪恶!你王丹到现在还不明白,你的书是白读了。
    必须说明,在4月26日之前,学生反腐败、及要求言论自由等等主张是正确的;因此,学潮也有正当性。但你们也要适可而止。聚众闹事破坏社会的正常秩序,这也是事实。邓小平说你们搞动乱,这是他的立场。只准你王丹有立场,他邓小平就不能有立场吗?
    如果每个中国人都无视礼法,都无法无天、恣意妄为,那中国还是国家吗?王丹等民运人士至今都是四分五裂、一盘散沙,如果邓小平不镇压学潮,那整个中国就会变成像民运人士群体一样四分五裂、一盘散沙。如果邓小平不信誓旦旦地坚持马列毛主义,那他就是功臣!当然,1949年之前的邓小平是祸国殃民的乱臣贼子。
    赵紫阳的罪恶比邓小平的罪恶更大!赵紫阳在中央电视台播放《河殇》把青年学生煽动得热血沸腾,89学潮主要是赵紫阳煽动的。赵紫阳作为领导人,不知道维持国家安宁和秩序是政府的责任和义务,反而还煽动青年学生聚众闹事;因此,赵紫阳也罪恶滔天!
    六四不可能平反,也不可能翻案!如果平反六四,中国未来的政府将成为豆腐渣!
    如果郭国汀和王丹等先生继续坚持闹事有理、闹事光荣,那么你们就是垃圾,必将被淘汰!
    中共因为坚持“造反有理”的邪恶的马列毛主义,拒绝张国堂学说,因此必将垮台。中共垮台之后,六四仍然不会平反,因为没有政府会喜欢民众闹事。中共政权垮台之后,新的政府同样不会给六四事件平反,因为新的政府也不会喜欢民众聚众闹事!
    《圣经》教导基督徒要顺服政府的权柄,又同时教导“顺从上帝,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儒教的教导也如此一致。
    圣灵命令我宣布我张国堂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上帝膏立我为救世主。耶稣基督按《启示录》第二章和第三章的应许,把基督的权柄、圣名和宝座都赐给了我,要我以救世主的名义带领虔诚的基督徒们铲除中共暴政、建立千禧年天国。凡不接受我张国堂统治的人,都必下地狱!凡跟随我的基督徒,都必将获得耶稣基督在《启示录》第二章和第三章对得胜者应许的奖赏,这是极大的福分。
    我也凭天命宣布:我张国堂是中国唯一合法的天子和皇帝。凡不服从我统治的中国人,都是无父无君的禽兽!人权是人的权利,不是禽兽的权利!任何人敢聚众闹事反抗我的统治,如果有节制,我宽宏大量不与计较;如果没有节制,我必以武力镇压!任何人敢发表言论煽动反抗我的聚众闹事,我也必将抓捕关押!公开认错的,可以免予关押。
    民众有权示威游行,但必须有所节制;无节制的聚众闹事,政府必须以武力镇压。政府有责任、有义务维护国家安宁和正常的社会秩序。
    我要建立的中华联邦共和国,是永恒天子张国堂皇帝的君主立宪的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总统和国会议员都是我的大臣,但总统和议员都由民众依宪法定期选举。任何中国人都有权竞选总统和议会议员,但煽动民众聚众闹事是有罪的。
    邓小平当年的一个重大罪恶就是不教而杀,孔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我张国堂不会犯邓小平那样的错误。
    张国堂学说是为政府服务。中共政府因为坚持邪恶的马列毛主义,拒绝张国堂学说,因此必将垮台。但中国不能没有政府,因此我张国堂必将统治中国。
    凡想当官造福民众的志士仁人可以跟随我,喜欢闹事的人请离开我。
    国家不会因为闹事而强大,人民也不会因为闹事而幸福。喜欢闹事的民运人士没有前途!你郭国汀要检讨。如果你想光宗耀祖、青史留名,就要检讨;如果你想成为垃圾被淘汰,你就继续坚持你的谬论!
    你郭国汀、王丹等民运人士,实际上是中中共邪教之毒太深。中共坚持的马列毛主义实际上反政府、反秩序的邪恶理论,是叛乱的文化。你们藐视政府权威,心中没有秩序的观念,你们没有服从的品性;如果你们不改,必将成为垃圾而被淘汰。你们固执己见、刚愎自用、不顺从真理,你们自以为自己了不起,但实际上是垃圾!
      此致
    张国堂
    2012年6月28日
    (2012/06/29 发表)

  6. 反罷昌稱社會只需要不會得罪人的立委 吳崢遭諷:轉移焦點
    2017年11月13日 中時電子報 李月華/綜合報導

    時代力量昨天在汐止火車站舉辦踩街活動,反對罷免立委黃國昌。時力發言人吳崢表示,罷昌案是價值選擇的問題,是否代表這個社會不需要克盡職責的立委,只需要不會得罪人的立委?有網友反駁,黃國昌能一口氣「得罪」數萬人,讓連署罷免案過關,那也真是做了太多壞事了吧!吳崢之言,是太聰明想要轉移焦點,還是頭腦不好、弄不清楚問題癥結?
    吳崢在臉書貼文表示,黃國昌在立法院的問政成績有目共賭,「最重要的是他的認真」;如果只因為他支持同婚,或是被某些人認為所謂態度不好,就將這樣認真的立法委員從國會開除,「是否代表我們這個社會不需要克盡職責的立委,只需要不會得罪人的立委?」
    吳崢表示,只要任何議題都不發言,任何事都不過問,自然永遠不會得罪人,然而這樣的立委是我們想要的嗎?
    貼文經媒體報導後,網友卻不買帳。有人留言說,黃國昌問政風格一向給人華而不實的印象,作秀多過於做事。也有人質疑,黃國昌能一口氣「得罪」數萬人,讓連署罷免案過關,那也真是做了太多壞事了吧!吳崢先生之言,是太聰明想要轉移焦點,還是頭腦不好、弄不清楚問題癥結呢?
    由於吳崢之前宣布,為了明年代表時力參選台北市議員,正在辦理放棄美國籍。因此也有網民不滿嗆他:選舉到了才想放棄美國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