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comments on “香港搞社運,這個可以不用學

    • 還有更歡樂的:
      —————–

      台灣電視台不報佔中 黃國昌、管中祥齊轟
      2014-09-28 自由時報即時新聞

      〔本報訊〕香港展開民主抗爭運動,今天凌晨宣布啟動佔中,引起國際關注。不過,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黃國昌以及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管中祥不滿台灣電視台未詳加報導,批評台灣媒體老闆只想做中國生意,已淪為緊抱中共大腿的哈巴狗。
      黃國昌今上午透過臉書指出,香港佔中與台灣民主未來關係重大,但台灣有線電視新除少數跑馬燈外可說是沒有報導,黃國昌質疑:「台灣的電視新聞台現在也被中共接管了嗎?還是這些媒體老闆,也紛紛成為緊抱中共大腿的哈巴狗?」
      除黃國昌,管中祥也在臉書表示,香港學運這麼好的新聞題材,台灣電視新聞台竟聯合沈默或輕輕帶過,他指出背後原因其實很單純,「就是你的老闆不是在中國作生意,就是想作中國的生意。」

      黃國昌臉書全文:(標點符號經修飾)
      當香港發生全面佔中的新聞,成為國際媒體的關注焦點時,中國官媒閉口不言,並不令人驚訝。
      真正令人憤怒憂慮的是,與台灣民主未來如此關係重大的事件,對台灣有線電視新聞網而言,也彷彿根本就不存在,除了少數的跑馬燈外,可說是沒有報導。
      台灣的電視新聞台現在也被中共接管了嗎?還是這些媒體老闆也紛紛成為緊抱中共大腿的哈巴狗?
      台灣需要一個還有點基本風骨、還有點道德勇氣的有線電視新聞台。

      管中祥臉書全文:
      香港學運這麼好的新聞題材,台灣的電視新聞台居然聯合沈默或者輕輕帶過。別告訴我這樣的新聞觀眾不愛看或沒有新聞價值

  1. 香港大律師公會:公民抗命是哲學原則 非法律原則
    2014年10月9日 風傳媒 編譯中心

    香港大律師公會8日發表聲明(《香港大律師公會就法治及公民抗命發表的聲明》),提醒參與佔領行動的市民,「公民抗命」只是哲學原則,而非法律原則,不能在法庭上用來抗辯。聲明表示,市民長期及大規模佔領公共地方及道路,造成交通阻塞,這種公民抗命行為有可能觸犯法律。
    聲明指出,如果有人因為公民抗命而觸犯刑事罪行被檢控,無論犯法的動機即使有多崇高,都不是抗辯理由,審訊時亦不會對相關政治理念作出判斷或評價。但聲明同時指出,警方及檢控官在執法和行使檢控酌情權時,應表現體諒及適度克制。
    大律師公會表示,法律界對於公民抗命有不同的見解,但即使用同情的角度看待公民抗命,參與佔領人士亦應尊重其他不同意見人士的權利及自由,不應帶來過度損害及不便,亦要為自己的行為所帶來的後果做好準備。
    聲明引述一宗加拿大案例指出,公民抗命是哲學原則,並非法律原則。參與者故意犯法抗議不公義,但被檢控時,公民抗命不能成為有關控罪的答辯理由。參與者一旦在過程中犯法被起訴,如果有證據證明控罪,無論犯法行為的動機如何崇高,亦不能成為答辯理由。
    香港學生組織學聯10日將與政府代表對話,但質疑政府設定議題為討論憲制和法律原則是「玩弄學生和市民的花招」、執着「瑣碎的法律細節」。大律師公會認為,這種說法是「對法治精神公開的詆毀」,「言論十分危險」。
    學聯則回應指出,學生組織向來尊重法律,並認同普選應按《基本法》框架進行,他們理解是公民提名未必不合《基本法》框架,而框架與人大常委會決定間亦尚有很大詮釋空間。但學聯也強調,之所以批評政府「以法律包裝政治」,是因為政府有欠誠意,將法律當成政治的工具、不尊重法律。
    香港大律師公會創立於1949年,是香港唯一的法定訴訟律師(大律師)專業團體,現任主席為石永泰。公會一向被視為新近泛民主派陣營,與公民黨關係密切,多任主席都是公民黨的核心成員,被視為維護香港司法獨立的敢言組織。

  2. 集體政治無意識的香港,離末路不遠
    2014/10/24 Quasi-跨時 黎珊華

    泛民的小兒科民粹,在集體無意識下(最關鍵的是,將金權選舉的形式民主與勞動人民當家作主的實質民主混同,甚至取消對後者的討論),激起了這場追求在全世界已經失敗了的「民主」的佔領運動。在今天的電視「辯論」後,再掀起新一波支持學生的高潮。無論是否繼續佔領,泛民可以說已經贏了──從為「一國兩制」犧牲基層支持的特首,自覺理虧和心裡有鬼、卻仍參與明知爭取不到輿論支持的直播「辯論」的高官,到政治破產的建制派,他們對佔中的火上加油實在應記大功。
    以鐵飯碗政治冷感著稱的公務員也開始聯署登報撐佔中,接下來應該會有高級公務員、甚至警務人員不願再留在「與民為敵」的政府。建制陣營中首先變節的,大概會是梁振英奮身力保的商界之中的「開明派」(即出現類似2003年23條立法夭折時的情況)。忠誠可嘉、但完全失去政治方向甚至公關常識的「愛國左派」,與青年徹底絕緣,繼續啞子吃黃蓮。
    高官骨子裡無不認同泛民那一套意識形態──以英美金權制度為「民主發展」的目標──他們只是勉強在「執行命令」,重覆著無力的「時辰未到」、「中央規定」論述,變相為港獨做宣傳;香港當局裡面,只有事務性的行政人員、滑頭機會主義者,完全缺乏有政治知識的、對國家和勞動人民有承擔的真正領袖。這正是「一國兩制」展現的矛盾之一。香港的資本主義被普遍認為是比大陸的「社會主義」更優越的、必須長期保存的體制,「民主化」則是朝野黨派的共同展望。因此,公務員隊伍本身不可能推動解殖、反帝、走向實質民主的歷史任務之餘,更是維持香港體制的基石之一。
    感謝港英政府回歸前二十多年開始的的努力「栽培」,吸納了一批「上等華人」進行複製改造,最終使一批充滿英式的昏庸和傲慢、但又完全缺乏真正統治者的能力、只會照本宣科的昏庸技術官僚控制了特區的大政。一臉市儈相、甚至反智荒唐的建制派,加上完全不講道義、效忠美國的反對派,香港離不可逆轉的末路其實不遠。
    十七年的「一國兩制」,號稱「共產黨」的階級合作政策,催生了香港當下的困局。中共及其特區政府對此命題──❝Mr. Leung was defending a political system stacked against ordinary citizens.❞──完全沒有招架之力。
    長期對政治處於無知狀態的香港,現在被兩種荒誕的政治力量所撕裂,這也算是一種果報吧。只要工人階級的社會主義力量繼續缺席,大局就會繼續沿著這條軌道發展下去,香港就會像台灣一樣,徹底成為操弄「本土認同」內涵的兩個資本主義陣營的競技場,使階級政治被完全收編、甚至隱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