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comments on “世界第幾殺人魔王蔣中正?

    • → foolfighter: 老耶說:汝不可殺人。 他殺了誰?念點書再來好嗎?
      =======
      當時,耶和華將硫磺與火從天上耶和華那裡降與所多瑪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並城裡所有的居民,連地上生長的,都毀滅了。
      羅得的妻子在後邊回頭一看,就變成了一根鹽柱。 (舊約聖經創世紀第十九章)

      連看一眼的人都變成鹽柱,敢說沒殺人?

  1. 228事件60週年/李敖:人工製造悲情 228干我屁事!
    2007/02/27 13:10 東森新聞報 記者倪鴻祥/台北報導
    無黨籍立委李敖「大師」,27日上午痛批台灣政客炒作228、扭曲真相。他認為,受難家屬事隔60年還有眼淚,根本是「人工製造的悲情」。李敖還說,馬英九認為這是外省人原罪,但「當年我12歲,人在北京,干我屁事?」李敖還說,外省人明明也被殺了非常多人,為何隻字不提?
    今年是台灣228事件60週年,台灣政壇、歷史等各界紛紛嘗試銓釋歷史的同時,出身台大歷史學系的李敖,今天上午也現身痛批台灣政客炒作228、扭曲真相。
    李敖認為,包括國民黨、共產黨、部分偏執狂的台灣人,以及美國人在內的4種人,都在騙大家,蓄意炒作228,都是不顧真相,蓄意要騙老百姓。
    他質疑,228事件的受難家屬,過了60年還哭哭啼啼,根本是一種令人懷疑的人工悲情;他質疑這是一種令人懷疑的感情,「就算我的爹、我的媽被人殺掉了,我都懷疑在60年後,我還能有這麼多的眼淚?請大家注意,這是一個人工製造的悲情!」
    他也說,任何對228的炒作都是要騙老百姓,例如很多獨派人士宣稱死亡人數有十幾萬。「二二八基金會」補償金的發放數字,多年來只有858人(死亡681件、失蹤177件),這與陳儀給蔣介石的密電估計「本省外省民眾各死800人」的數字相符合,那有死十幾萬人?
    他指出,補償認定也非常寬鬆,一經認定為受難者,即可獲賠600萬,如果真像某些人說的死了10幾萬人,難道沒有家屬來領錢?但是「二二八基金會」開始發放補償金以來,死亡連同失蹤一共只有858人,其中只有一個是外省人。
    李敖還表示,根據陳儀秘密報告,說外省人死的一樣多,為什麼都不提?「殺了外省人就不提,被外省人殺了就提,這不是偏執狂嗎?」
    李敖最後也唸了一篇自創「228三字經」作諷刺。全文為:
    「228,228,他炒作,你傻瓜;台灣人,衰到家,被人騙,苦哈哈;
     你殺人,不是啦!人殺你,挖瘡疤!灌水的,一路發;悲情的,去你媽。
     國民黨,壓壓壓;共產黨,插插插;美國人,掐掐掐;日本人,誇誇誇;
     台灣人,啊啊啊,被人騙,衰到家;228,228,他炒作,你傻瓜,
     你傻瓜」。

    李敖出書 痛批製人工悲情
    2007年2月28日 蘋果日報 記者李淑華
    國民黨前主席馬英九將二二八事件看成是「外省人的原罪」。無黨籍立委李敖昨天公開反駁說,二二八發生時,他自己才十二歲,且人在北京,「干我屁事!」李敖昨天還發表新書《你不知道的228》,痛批今天的任何炒作,「全是人工製造出來的悲情!」
    李敖質疑,二二八發生已經六十年了,「就算自己的爸媽在六十年前被殺,六十年後還會有這麼多眼淚嗎?」他說,六十年了還在炒作,哭哭啼啼的,實在令人懷疑。他更痛批二二八事件,大家全被國民黨、共產黨、有偏執狂的台灣人、及美國人給騙了!
    李敖指出,在陳儀當年給蔣介石的秘密電報中,明明寫說死了八百人,而且根據二二八基金會的統計,死亡與失蹤人數合計為八百五十八人,可是今天卻被炒作成為死了十幾萬人。
    這本新書由李敖與他的學生陳境圳共同著作,書中以一千個問題,一問一答方式拆穿二二八真相。李敖表示,二二八已被製造成為政治悲情、仇恨,「我們都變成了受害人。」他反問說:「為什麼我們要被耍呢?」另位作者陳境圳也呼籲:「不要受藍綠的欺騙!」

  2. 美日催化228 更應警惕
    2015年3月1日 中國時報 戚嘉林

    台北市長柯文哲昨天以228受難者家屬身分出席紀念儀式,致詞時數度哽咽,他希望悲劇不要再發生,期待台灣社會能充滿愛與和平。馬英九總統則希望台北市在柯文哲領導下,與中央一起推動社會和諧。誠然,228事件已過去68年,創傷都已成為歷史,但我們不容許歷史重演,也不能忘記歷史的教訓。 台灣歷史上曾發生多次遠較228更重大的事件。但因分離主義論者視228事件為台獨意識形態的原點,可佐助建構分離意識的正當性,從而將其異化成統獨政治問題,故228成了台灣社會每年都被藍綠紀念的重大歷史事件。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台灣光復,台灣人民是以全島狂歡的熱情歡迎台灣重返祖國。陳儀除精心甄選執政團隊,指派省籍菁英出任台北市、台北縣、新竹縣、高雄縣、報紙與電台等實權第一把手,並在台灣實施完全本土化的民主選舉,這是台灣在50年殖民歧視統治下從未有過的政治待遇。但陳儀執政僅16個月,就發生全台動盪的228事件。分析原因,除了部分外省公務員貪汙腐敗等眾所周知的因素外,還有美、日兩大強權顛覆催化的國際因素。
    二戰日本投降後,美國戰略情報處(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簡稱OSS)立即派遺黃鶯小組抵台,旋成立專責機構蒐集情報。斯時,在全島仍沉醉於回歸祖國的1946年1~4月,OSS居然在台進行事涉中國對台主權政治思想的「台灣民意測驗」,站長摩根上尉(William Morgan,耶魯大學心理學博士)在日語通譯陪同下,訪問300多名台灣菁英,炮製台灣人歡迎美國統治的民調結論,旋於國際媒體大肆宣傳,為美國「託管」台灣鋪路。
    同期間的3月,美國報紙《The News》報導稱中國人剝削台灣甚於日本人所為,《The Washington Daily News》則報導中國拙劣統治導致台灣工廠停滯。兩報同步抹黑中華民國治理台灣,卻不客觀報導半年前台灣工廠、電力、鐵公路、各大城市等遭美軍大轟炸200天的影響。
    此外,美國特務副領事葛超智(George H. Kerr)不但暗中糾集台灣士紳從事「台灣獨立」的活動,二二八事件前一個月還主使141人簽名向美方遞交「請願書」要求聯合國託管台灣。
    至於日本,終戰前台灣物資匱乏,各地商店的貨架上都空了,也要動用國家暴力,實施包括糧食在內的嚴酷物資配給與物價管制,防止社會信心崩潰。日本8月投降,殖民當局9月就下令解散各種統治機構,廢止各項配給管理法規,蓄意促使台灣經濟崩潰;與此同時,經美方特許,日本從本土運來一架堆滿整架飛機的鈔票,於9月祕密向在台日本官吏與一般公司員工發給薪水,釋出巨額貨幣,使在台日人大肆採購本已極度匱乏的米糧等物資,與前述的撤銷物資管制,兩者迅速導致台灣的超級通貨膨漲。
    是時,政府未能警惕,美式方法是從根切斷一小撮菁英視台灣為中國領土一部分之國族認同、並藉此擴散其政治影響的嚴峻性。對日本撤廢物價管制及祕密發行鉅額貨幣的經濟戰,則是無力反制或茫然不知。故緝菸事件方能如一根火柴般地就點燃了228災難。
    今年適逢總統大選年,蔡英文喊出「鞏固主權」論述,催化本已高漲的台獨意識。與大陸崛起情勢對照,展望未來兩岸關係,大有山雨欲來之勢。今天我們紀念228,回首美、日顛覆催化引發228那段歷史,尤具兩岸現實政治意義。我們應警惕國際因素的負面運作影響,避免歷史悲劇重演。
    (作者為世新大學教師)

  3. 國史館館長:回到歷史現場 蔣介石可被諒解
    2015.04.02 04:58 PM 新頭殼 邱珮文/綜合報導

    國史館今(2)天舉行《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新書發表會。國史館館長呂芳上表示,大家若用現在的眼光來看歷史人物的一些爭議,「會苛求很多歷史人物」;而蔣介石的有些做法,若回到歷史現場,可能會同情諒解。
    國史館表示,《蔣中正先生年譜長編》以館內豐富的蔣介石史料及現有的傳記資料為基礎,參考「蔣中正日記」等新史料及國內外最新研究成果,編撰蔣從出生到逝世(1887-1975)的畢生年譜,勾勒其生平大事、揭示其治國理念、描繪其行動軌跡、還原其本來面貌。
    國史館館長呂芳上指出,年譜長編的學術性大於政治性,並且是從平凡人來看蔣介石。蔣非神,該書將他復原回一個「人」,公開所有資料,從不同的角度來印證。不像毛澤東到現在還是神,沒人敢碰他的資料。
    呂芳上認為,年譜長編的定位是「提供材料、不做評價」,讓其他人據此各自評價蔣。他也聲明,國史館不會隱匿史實,「完全依照材料來處理問題」。不論是蔣介石在1928年後對新聞的控制,或者不喜知識份子,要求對1940年馬寅初批孔宋案加以約制處理等,國史館都把這些「違反常理」的材料放進年譜長編內。
    但他也認為,蔣介石在今天的台灣可能有若干爭議,是因為大家用現在的眼光來看。不過,看待一個歷史人物,大概要回到那個時代,否則會「苛求」很多人。蔣有些做法,回到歷史現場,可能會被同情諒解。
    蔣家媳婦、中正文教基金會董事蔣方智怡今天也受邀參加,她致詞時表示,蔣介石畢生成就許多功績,雖然在發展過程中「確實出現一些不盡人意的措施」,但是平心而論,當年沒有蔣中正以台灣為復興基地的決斷,就不會有今日中華民國的存在。
    對於近日增加許多潑漆、拆遷蔣介石銅像的事件,蔣方智怡認為,這只是一小部分人逞一時之快的行為,對社會和諧進步毫無幫助。她希望,讓逝者已逝,大家藉此書客觀理解蔣介石與台灣命運息息相關。會後,也有媒體問及蔣家第4代蔣萬安宣布投入2016立委選舉一事,她則回應,自己樂觀其成,蔣萬安有興趣、有抱負為國家做事,當然很好。

  4. 依饒舌大支等人的神邏輯,簡單說,1921~1948中國人死的都算在蔣介石頭上,包含自然死亡+疾病死亡。
    蔣介石果然是「殺人魔王」,有讓人自然死亡和疾病死亡的能力,也有讓饒舌大支自婊的能力。

    • 鬥臭蔣介石 台灣不會更好
      2017年4月12日 中國時報 張亞中(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為了要徹底鬥臭蔣介石,綠營最近開始將蔣介石與希特勒畫上等號。日前《自由時報》刊出成功大學電機學系李忠憲教授〈誰能平反希特勒〉一文,文中意指蔣介石跟希特勒一樣是個「屠殺平民的獨裁者」,因而他認為不僅「不應該膜拜這些獨裁者,而且要對這樣的人物加以批評唾棄,以為後世子孫警惕」。
      歷史對於希特勒的負面評價早已確定,原因在於他對600萬猶太人進行種族滅絕的屠殺。屠殺的目的並不僅是種族因素,還包括為了更快速地掠奪猶太人的財產。因此,再多的理由也不能掩飾希特勒的劣行。但是,將蔣介石與希特勒放在同一歷史位置,則是完全錯誤。
      綠營視蔣介石是如同希特勒的「獨裁者」,是這樣的嗎?台灣從1945年光復以後,就開始實施地方自治,從來沒有間斷;實行「耕者有其田」、「三七五減租」的溫和土地改革政策,讓廣大農民獲利,地主沒有被鬥被殺、而是轉向工商業發展,這些會是「獨裁者」的作為嗎?由於兩岸軍事對峙,台灣在動員勘亂時期的確有實施戒嚴,但是可以如此簡單地為蔣介石戴上一個「獨裁者」的帽子嗎?
      綠營視蔣介石是如同希特勒的「屠殺凶手」,是這樣的嗎?綠營指責的基礎是來自於228事件及白色恐怖。然而,所謂228事件的「真相」並不是如民進黨所捏造的謊言,馬英九的屢屢道歉更不能就此證明民進黨的說詞正確。真相是:228事件並不是「先鎮後暴」,而是「先暴後鎮」。依據「228事件紀念基金會」公布的資料,獲認定已死亡與失蹤的受害者共計862人,其中還包括暴民,而非綠營口中的20萬人或2萬人。
      至於約4500人因此死亡的「白色恐怖」,的確是台灣一段不幸的歷史,但那是一個國共鬥爭的年代,中間確有發生委屈與誣陷。但綠營一定要把這個不幸事件無限上綱到與希特勒刻意屠殺600萬猶太人的滅絕種族做比擬嗎?如果按綠營的標準,在南北戰爭中造成62萬美國人死亡的美國林肯總統,是否也應該是個「屠殺平民」的殺人魔,應該從林肯紀念館的寶座上把他拉下來?
      很令人遺憾的是,我們看到綠營在批鬥蔣介石的同時,不斷地歌頌日本對台的殖民統治,而絕口不提日據時期日人屠殺台灣人至少40萬。綠營以興建八田與一紀念館為感念,以豎立日本鳥居為光榮。綠營厭惡蔣介石,是因為蔣介石讓台灣與大陸有了連結,他們極盡汙蔑之能事,也只是為了要徹底鬥臭國民黨,藉此解構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正當性。
      狹隘與仇恨的意識型態,的確會讓人瘋狂。將蔣介石比擬為希特勒,本身就是個無知的笑話、無智的悲哀,更是個無理的愚昧。為了台獨意識型態,為了厭惡國民黨,值得如此睜眼說瞎話嗎?
      這些年來,在國民黨無知、無意、無力反駁的情況下,綠營的確已經成功掌握了歷史的論述權。但這些刻意撕裂兩岸認同、破壞台灣社會和諧的錯誤歷史觀,又真能為綠營帶來什麼好處呢?或許有利於綠營的長期執政。但這個用仇恨為土壤,以謊言、汙蔑等毒素為養分而得到的成果,注定會毀了台灣。

  5. 歷史教科書中的228選擇性記憶
    《海峽評論》279期(2014年3月號) 戚嘉林

    20年前,1994年3月30日,李登輝與司馬遼太郎在台北對話,傾心長談,就提到「一想到犧牲許多台灣人的二二八事件,出埃及記就是一個結論」。大約就從斯時開始,二二八就開始年年反思,年年探討真相,直至今日。故二二八事件本質可說是一個政治問題。
    無可諱言,台灣分離主義者將二二八事件視為台獨意識型態的原點,藉連結陳儀政府的失敗與後續國府執政的白色恐怖,建構其台獨的正當性。故二二八迄今仍是籠罩在台灣上空揮不去的陰影,每年二二八之際,島內藍綠政治人物或學者,都說要還原歷史真相、探索事發原因、防止悲劇重演、撫平歷史傷痕。年年探討真相,但結果是島內二二八集體記憶越加撕裂,蔚為台灣政治奇觀。
    島內二二八集體記憶越加撕裂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高中歷史教科書所灌輸的偏頗歷史資訊。昔日李扁執政,藉修改台灣史歷史教科書,建構台獨史觀,教育灌輸下一代分離史觀所致。故今天馬政府教育部調整高中歷史課綱,可說是對李扁執政修改教科書的逆反補救,遲來正義;但卻引發綠營強烈抨擊,一時激起千層浪。
    值此二二八之際,我們就以現行三民版高中歷史教科書中有關二二八事件中政府接收台灣的部分為例。該書是圖文並茂加表格,盡是負面敘述,並將斯時人民苦於物價上漲歸因於「中國大陸通貨膨脹持續惡化,嚴重衝擊台灣」及「將台灣資源輸往中國大陸,影響台灣經濟復甦」,並技巧地將1947年2月與1946年1月的物價對比,印證政府接收台灣的失政。
    但事實真相是,光復前台灣曾經遭受美軍強力轟炸兩百天,食品工業產值僅為戰前最高產值的8%。著名台灣客家作家吳濁流記述,斯時「……一切副食物都從市場消聲匿跡,簡直就成了饑饉狀態」,及至8月日本投降時「本省人的經濟完全是空無一物,剩餘的只有山河而已。停戰當時的商店,幾乎完全看不到商品,剩下的只有那商品架子和牆壁寂寞地立在那兒」。故陳儀抵台前一個月的9月,物價就已經遽漲18倍;但是對這樣的真實歷史,教科書卻不提。
    試問:一名少不更事的16歲高一青少年,當他接受是這樣偏頗的選擇性歷史敘述,能不對政府產生誤解嗎?故舊版歷史教科書課綱下所編出的歷史教科書能不修改嗎?
    (2014年2月20日)

  6. 保加利亚学者伊万·克拉斯特夫指出,“民主的胜利产生了自相矛盾的结果。柏林墙倒塌20年后,对现实存在的民主政体的不满日益增长,并且人们越来越感到民主大厦的内部存在问题。……在1989年之后的几年内,很少有人注意到,那一年的划时代事件影响了理解民主的方式,民主国家自身的公民开始使用这种受到影响的理解方式来理解民主,也很少有人注意到争论更强化了这种影响。坚信民主必胜的话语腐蚀了现代民主政体的理性基础。民主再不仅仅是最不坏的治理形式——最坏中的最好,如果你乐意的话。相反,人们开始视其为最好的治理形式。人们开始寄希望于民主政体,不仅是为了使他们避免某种更坏的东西,还要用一个大而奢侈的套餐来提供和平、繁荣以及诚实和有效等所有的东西。1989年的历史断点使得许多人认为,民主是和平和经济增长的同义语。坚信民主必胜的时代的根本特征是,试图把民主描述为所有社会问题的唯一解决之道,而且在证明民主的正确性时,不是把民主的优缺点与其竞争者的优缺点进行对比,而是根据民主满足现代消费者的物质需求的能力。民主被描述为许多互不相关问题的唯一正确答案,带来经济增长的最好方式是什么?答案是成为民主国家。保卫一个国家的最好方式是什么?答案是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并且周围都是民主国家(任何地方都自由,会让世界所有地方都更安全)。抗击腐败的最好方法是什么?答案是成为民主国家。应对人口或者移民挑战的最好方式是什么?答案是更加民主和包容。花言巧语取得了对现实的胜利。民主传教士们没有认识到的是,主张腐败或者少数民族融合之类问题在民主环境能够更好地解决是一回事,固执地认为引进自由公平的选举和采用自由主义的宪法就能解决所有这些问题,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不到十年,用经济增长、安全或者善治来证明民主的优越性,就开始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全球经济危机和威权资本主义的出现叠加在一起,对人们长期持有的设想提出了挑战。民主最擅长促进经济增长这一主张被中国的成功所动摇。”(伊万·克拉斯特夫:《民主和不满》,见伊诺泽姆采夫主编《民主与现代化:有关21世纪挑战的争论》,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年版,第117—118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