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comments on “御用文人不死,只是鯛零(?)

  1. 關個鬼….

    明明知道名字,卻連google一下都懶的人,

    到底要我從那邊開始吐槽起呢?!

    話說這那個版的笑話啊?

  2. 「認識台灣」教科書大辯論觀後
    《海峽評論》80期-1997年8月號 吳瓊恩(政治大學公行系教授)

    七月二十日,由《新新聞周報》和TVBS電視台舉辦「認識台灣」教科書大辯論,在台灣大學法學院舉行。參加辯論的甲方代表為民進黨文宣部主任陳文茜、民進黨立委王拓和民進黨台北市議員段宜康;乙方為新黨立委李慶華、台大中文系教授陳昭瑛和輔大歷史系教授尹章義。由前文建會副主委陳其南教授主持。民進黨主席許信良、歷史編審委員會主任委員黃秀政、台大哲學系教授王曉波等人均在場旁聽,新黨主要領導人無一人出席。
    辯論雙方論點,第二天各報皆有或多或少的報導,讀者可以覆按。筆者在此不對雙方所辯論的內容作一論評,僅將有關問題質疑的方式或思維方式提出「質疑」,以就教於讀者。
    一、陳文茜:這位民進黨的文宣主管,給我的感覺是口才犀利,情緒穩健,然有予人耍耍嘴皮,學問不扎實的印象。她質問新黨,為何領導群眾到教育部丟雞蛋,這種質問方式是一種攻擊性的態度,反思十年來的民進黨,多少次街頭遊行比丟雞蛋還要凶猛,何以不加反省自責?其實,群眾反應的方式與行政機關因應的態度有關,如果行政機關對民意的要求反應遲鈍,甚至相應不理,讓他們吃吃雞蛋,只不過是一種「變通」的「打破僵局」的方式之一,雖非理想方式,有何不可?如果民進黨自以為離執政不遠,她所倡導的即將成為台灣的主流價值,因而「嫁禍」新黨,排擠新黨成為邊緣的、暴力的黨,這種宣傳模式只是「小格局」的「伎倆」不足端上檯面,希望陳文茜沒有這種「陰謀詭計」。
    二、王拓:王拓提問題的方式略顯咄咄逼人,同樣顯現自信不足,而立論破綻不少。他所提問題可歸納為三:
     一、主張先做台灣人再做中國人,支持同心圓理論,教科書應先從台灣人身邊所遭遇者寫起。
     二、質問李慶華,當年我們民主奮鬥時,你在那裡?
     三、質問李慶華,有大中國思想和親北京立場。
     四、教科書那裡裝得了那麼多台胞抗日史和儒家思想。
    以上四個問題,筆者不予討論內容,只就提問的思維方式評論。王拓先生提問的方式是一種直線思考(linear thinking)方式,表面看邏輯合理,事實上是一種分裂性思維方式(Schismatic thinking),把兩個相互關聯的價值,從推論之開始即予分開,執著其中片面的價值,做為前提,而直線推論,其所得結論,顯現了片面的偏執理念。例如,台灣人本是中國人,你要人家先排除「中國人」的概念,可「台灣共和國」並未成立啊?民進黨和建國黨還要努力呀!等你們有本事完成「台獨」了,才叫人家先做台灣人不遲,否則王拓的推論不務實。其次,從常識看,你王拓先有王氏家族的歷史,才有你王拓現在的小家庭,難道你要說,先做王氏小家庭的人,再做王氏家族的人,這樣講有何意義呢?如果每一中國人,先做上海上、北京人、廣東人,再做中國人,這只凸顯自己是「自我中心」的思維方式。同理,你也可以說,先做「我自己」,再做「媽媽的兒子」,然後再做「老師的學生」,最後再做「長官的部屬」,或「人類的一分子」,這種同心圓理論,說穿了只不過是「自我中心」的一種觀點。我們也可以反過來說,我們應先做「中國人」再做「上海人」或「台灣人」,也可以說,先做一個「人」,一個頂天立地的「人」,再做台灣人、上海人、美國人、中國人,又有何不可?因為「人」所指涉者,其範圍大於「台灣人」、「上海人」、「美國人」、「中國人」的概念之外延。王拓這種把後天的類別如「台灣人」、「中國人」視為先天存在的必然性,然後以分類的手法區分先後,並視為應然的鐵律,這即是一種「物化的思考」(Reified thinking)。又如有人說:「台灣人選台灣人」這種思考方式也是一種物化的思考。
    一位小說家,照理說應有悲天憫人的「人文關懷」,而「物化思考」的方式,即是違背人文精神的,沒有人文精神的人,說什麼「愛台灣」,只是表面上說說而已,其思維方式的言辭結論,只能破壞人文精神的氣氛。
    其次,王委員自以為他很勇敢,我們為民主奮鬥時,你在那裡?且不說王委員等一干民進黨人為民主奮鬥時,面對警察的威權,並沒有汪精衛十六時「飲刀成一塊,莫負少年頭」的氣概,也沒有鄭南榕為「台獨」理念而自焚的壯烈精神,這種提問只是「五十步笑百步」兒童式的「鬥嘴」玩意,豈是一位大政治家應有的氣度?何況,許多人為民主奮鬥時,又有多少「民主思想」的認識或作為?一個人想擺脫宰制當家作主的心態是無可厚非的,最怕的是,他有了外在自由,自己卻失去了「內在自由」,擺脫不了情欲的拘絆,遭到莊子所謂「內刑」的桎梏,豈非可憐的人。再者,每一個人都有他的認識過程,過去的失當或錯誤,並不能證明他今日言論的「不正確」,否則永遠沒有「覺悟」或「開悟」的人了。
    王拓質問李慶華大中國思想和親北京的立場,這種提問也是有問題的。美國人或日本人、法國人為了到中國大陸做生意,表示親北京的立場有何不可?難道親北京的人,非得要親北京所有的一切嗎?做為中國人,北京人承認他是中國人,而台灣人也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大家同樣是中國人,因而相親相愛有何不可?擴而大之,大家都是人類的一分子,因而相親相愛,你是否又要貼標籤說他是「大世界主義」和親「世界人」的立場,這樣講又有什麼意義呢?親北京的人和親老婆的人一樣,不是什麼都親的,「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王委員最後又說,中學生的教科書那裡裝得了那麼多內容?這句話就顯得幼稚了。
    不錯,教科書裝不了那麼多內容,這就要有所選擇。但是在「中華民國」體制下,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又是什麼人?台灣共和國一天未成立,「台灣人」這個概念所指涉者,只是台灣省人或台灣地區的人,不是台灣國人,王委員何以要教中學生如此空洞不存在的「台灣人」概念?如此那有什麼「台灣人的主體性」呢?只有「中國人主體性問題」,沒有什麼「台灣人主體性問題」?在台灣的中國人,今天要恢復的主體性包括了民族的主體性、政治的主體性、經濟的主體性,再加上文化的主體性,這樣才是真正的主體性。這一點抓不牢,所謂的「台灣人」也將失去主體性,以至於變成對「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隱然默受,違背台灣先人抗日的壯烈精神。這一點抓不牢的偏見,也就會使人忽略或看不見應該放入教科書的「主要內容」何在。
    三、段宜康:這位民進黨的外省第二代子弟,言辭氣盛,給人的感覺是有口才,沒學問,好講邏輯是好事。但若讀一點康德的書,就知道會邏輯未必合乎真理,邏輯推理所得的結論與真理未必一致。
    段先生認為外省人認同台灣人必有一番掙扎,主張多元文化,反對陳昭瑛教授將原住民和漢人二分。
    段先生認為外省人認同台灣人必有一番掙扎,這種論述的前提很奇怪。他先把「認同台灣人」當作先天的天經地義的前提,然後推論外省人要認同台灣必有一番掙扎。其實,一個人只要思想搞清楚,就沒有什麼認同的危機。好比說,我是台北縣人,我認同台北縣,台北縣是台灣省的一個縣,我也認同台灣省,台灣省是中華民國體制下的一省(別忘了還有福建省),我也認同中華民國,這樣的認同不必經過一番掙扎,而台灣共和國尚未成立,你卻要我認同台灣國人(即口語所謂的台灣人),你不怪自己為精神錯亂,卻要說別人「必有一番掙扎」,天下豈有是理?所謂「庸人自擾」就是說的民進黨這一類人物,底子薄、嘴巴利;口說勇敢,心虛膽怯;貌似民主,心態威權,台灣的民主運動尚有一大段的路程要走。
    綜觀以上三人的思維方式,可見都是就表象侈言邏輯,尚未培養當代物理學「非線性的思維方式」(Non-linear thinking),既無中國文化的底子,又無美國文化或日本文化的精神,口說漢語,手寫漢字,只見中國文化之短,而未見其長,或批其短棄其長。如此思想只能說是「異化的中國人」或「中華民族的異類」,根本文化精神已失,又無能開創新的文化精神,終究成為浮游無根的政治浪人,耍耍嘴皮則可;治國平天下則阿彌陀佛,其後果不可說,不可說也。

  3. 自由開講》一個小六生的心聲:嚴長壽爺爺請不要小看我們!
    2015-05-05 自由時報 fufu
    我看過媒體報導,全世界有205個國家都是18歲可以投票!18歲等於大學2年級,如果我18歲有投票權,我會去聽每一個候選人的政見,再判斷決定一個對我比較好的候選人作為我的選擇,每個年紀都有自己的思考方式跟環境考量。
    再大的年紀也都會被別人左右選擇,所以不是20歲就不會被左右選票,民主的素養是需要靠社會、學校的生活培育,所以我不認同嚴伯伯說的擔心18歲缺乏足夠民主素養,擁有選票容易被操控,我家也有很多哥哥姐姐讀大學了,到了選舉他們也討論每個候選人開的支票。是不是合乎現在社會現狀的需求,但他們不能投下自己的第一張選票!是因為他們不會判斷嗎?
    就好像幾年前我在總統選舉的時候我也有自己的想法,我家社區很多將軍爺爺們也投給馬總統,但是都覺得我們的總統沒有履行當初政見,那老爺爺們也被選票操弄了嗎?所以不是年紀的問題,而是環境有沒有培養大家對於民主素養的觀念。
    (學生,小學六年級)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 2000年底,台塑關係企業創辦人王永慶抨擊,林榮三創辦的聯邦企業集團,由於旗下所有事業都是內需產業,根本不需要與國際競爭、不用走出去,所以眼光只看台灣、看不到全球,缺乏國際觀,導致《自由時報》社論心態偏頗、外行。
      2007年民主進步黨總統提名選舉,與林榮三極度友好的候選人蘇貞昌深得《自由時報》的明顯偏袒,偏頗報導的程度有「每日一蘇」之稱,引發其他候選人支持者不滿,謝長廷支持者如高建智、王世堅、詹錫奎等人都批評《自由時報》偏袒蘇貞昌。2007年4月17日,《自由時報》A3版大篇幅刊登蘇貞昌專訪,約有九成版面是蘇貞昌的訪談內容,謝長廷與游錫堃的報導只占右下角一小塊版面,完全沒有呂秀蓮的報導;但蘇貞昌陣營連續多日以「媒體弱勢」自居,指控謝長廷、游錫堃等人是「媒體寵兒」。2011年民主進步黨總統提名選舉,《自由時報》同樣偏袒蘇貞昌、打壓蔡英文,引發蔡英文支持者不滿。
      2007年3月29日,《新台灣新聞週刊》發行人詹錫奎(老包)說,「唯一的本土大報」《自由時報》長期以來就是扶植蘇貞昌勢力的「教父」,近日爆發的台視釋股官方施壓醜聞正好暴露了兩者之間的官商勾結關係,「蘇貞昌結合新潮流,並以具影響力的獨報(《自由時報》)為靠山,向陳水扁無情逼宮,此乃鐵的事實」。
      2008年4月10日,詹錫奎說,陳水扁政府時代,「親本土的媒體」在《自立晚報》與《台灣日報》告終後僅剩一家全國性報紙《自由時報》獨撐,《自由時報》雖有市場區隔寡占優勢,卻是典型的一言堂病態:《自由時報》未曾制止李登輝與陳水扁不和,「使本土政權的根基出現嚴重裂痕」;為了力挺蘇貞昌,該報曾在陳水扁遭逢百萬人民倒扁運動風暴、「政權最脆弱時」趁火打劫,強迫陳水扁權力下放給時任行政院院長的蘇貞昌;而為了替蘇貞昌排除黨內競爭者,該報一路反謝長廷,更是舉世有目共睹;「當然,這是新聞自由保障下的範疇,但也提前預告了本土政權的終結、統派復辟有成、台灣派的共同毀滅基因,可說幫了大忙」。
      2012年2月16日,詹錫奎諷刺,《自由時報》是一個大報,該報平時在推銷的言論卻比較像是激進派的機關報,「來路不明的什麼『台灣國政府』都可以成為它的言論區常客」;該報也試圖用它的影響力綁住民進黨的手腳、不讓民進黨「轉大人」,卻對蘇貞昌很體貼,從來不會去檢視蘇貞昌的言行和該報的主張之間有什麼差距。2012年12月28日,詹錫奎披露,曾有人在《自由時報》內部會議中委婉勸告林榮三不要利用媒體公器襄助民進黨的新潮流系與蘇系,反而被林榮三大罵「不支持蘇貞昌,要支持誰」。
      2013年1月25日,詹錫奎說,《自由時報》已成「台派的文化霸權」,但該報同時是文化的陌生客,甚至是鄙視文化人的金錢至上主義者,「就這一點而言,我認為:本土報老闆(林榮三)和旺中老闆(蔡衍明),其實像是孿生雙胞胎,人文素養淺薄,更談不上什麼台灣人文化使命感。他們和昔日的報老闆如吳三連、吳基福、余紀忠相比,除了鈔票很多以外,文化質素多顯貧乏與輕浮。然而我又認為:旺中老闆較之本土報老闆,更有改進可能,因為他受到了較多社會輿論關注與監督;本土報則比較可能繼續被寵壞,如同有些被溺愛的獨生子,因特異人格為家庭帶來悲劇,大家也無可奈何。……你看這個文化霸權本土報,它在扁家事件發生後,可曾認真面對檢討過?不但沒有,它甚至還棒打那些純真指出『國王沒有穿衣服』的、那些真誠為了台派生存而批判扁家的良心人。」
      2013年4月10日,《自由時報》批評,如果民進黨照謝長廷的思維,在兩岸政策立場上「國民黨化」,「急於搶兩岸問題的話語權,卻未能堅守臺灣主權立場」,則臺灣人民「為何還要繼續支持民進黨」;2013年4月12日,前民進黨臺北市黨部執行長朱政騏諷刺,《自由時報》淪為民進黨特定派系的打手:「其實要說民進黨『國民黨化』,有許多部分確實如此。像是主張反媒體壟斷、紀念鄭南榕爭取100%言論自由,卻同時也買新聞、花錢上節目,這不是與自己所批評的國民黨更加靠攏?一切都在『必要之惡』的遮羞布下得過且過;甚至有報社罔顧媒體專業、淪為特定派系的打手,也從未有人敢質疑:這樣的『國民黨化』,臺灣人何必支持?……『民進黨國民黨化』確實有不少可批評之處,但唯獨在兩岸政策上不然,這不是『誰學誰』的問題,而是關乎臺灣共同的利益。」
      2013年8月10日,詹錫奎批評,長久以來,號稱「本土報」的《自由時報》的新聞政策就是指導綠營用全部的精力去反對中國,讓國民黨「好整以暇,執政再爛也可以輕易打敗反共反到氣喘吁吁、手腳又抖又軟的綠營」;在某個意義上,《自由時報》真是國民黨的偉大埋伏,「它讓國民黨在每次的政黨馬拉松競賽中,初期看似落後,卻總能在最後階段輕易壓過對手;如此神奇的『透過本土報,掌控反對黨』埋伏設計,應該獲頒世紀發明獎」。
      2013年8月21日,《臺灣時報》專論作者之一的國立中山大學退休教授陳茂雄在他回覆台灣教授協會會長呂忠津的電子郵件中暗諷,《自由時報》完全沒有公信力:「2012年總統大選前,《自由時報》的閱報率超過《中國(時報)》及《聯合(報)》兩報的總和,《蘋果(日報)》又加入批馬(英九)的行列,在平面媒體方面綠營居於優勢。……2012年的總統大選,綠營強勢媒體對選情完全沒有影響力,為什麼?因為綠營媒體已扮演政黨的附庸,與《中央日報》的角色完全一樣,缺乏公信力。一般民眾對親綠媒體的感覺,就像看《中央日報》一樣,不會相信,更沒有影響力。……《臺灣時報》的社論一致性的偏向獨派,專論的作家也如此;若沒有開一個窗口表達『公正性』,其角色就是『小《自由時報》』,與《中央日報》一樣,完全沒有公信力。若是為了閱報率,當然要佔據藍綠兩個極端的其中一端;若要建立公信力,就要表達一下『公正』。」

    • 我看自由時報
      2017-11-13 民報 莊萬壽(前台灣教授協會會長)

      作為讀者,也是外行人,談談自由時報的問題。
      自由穩坐全台報量的第一,其主因:第一是台灣認同已逐漸攀升至七、八成,而本土平面媒體只有一家壟斷。第二是聯合、中國,名如其報,充當中國的喉舌,沒有市場。至於蘋果,是八卦新聞,屈居老二。
      我的一位好友師大社會學權威的前輩教授,他說:不要講立場、講張數,就報纸的專業性,自由不如聯合、中國;自由取向是位階較低的大眾新聞。
      國民黨佔據台灣,改造台灣社會的成功,是從教育文化語言著手。國民黨的聯合、中國報也一向如此,而且有許多專業的論述,能集中文章火力攻擊或者支持某個論點。這兩報雖已是處強弩之末的今天,仍然具有這樣的特色;每天有兩個版面,評論時事,文章都很長。
      自由時報除了社論外,幾乎鮮少論述;星期論壇是「有關係」論壇。大約10年前左右,我聽說,報社高層對自由廣場文章取捨有定見:專家學者的文章不要太多,民眾、學生要多些。大概認為可以促進銷路。當然,有職位有頭銜的官員稿子,始終優先。而且可能投稿者的廣場版面有限,只好限制字數。
      這樣,字數越來越少,我早就說:這形同報紙的電話Call In ,只能表達支持或反對的簡單意見。有深度的作者,幾乎沒有辦法比較詳細的論述一個問題的來龍去脈。且投稿文章都被刪減,題目亂改。作者沒有尊嚴,降低投稿的意願。大概十年前,我與自由逐漸的相看兩厭,而成了互相拒絕往來戶。
      很可惜,自立、台日倒閉,我們希望同時至少有兩家的本土報社,只剩下唯一台灣本土的自由時報;其實背後是一個房地產的大財團,也肯支持特定的政治人物。雖然支持本土政黨、本土理念,但是缺乏遠大的視野與理想,不能大事鼓吹政治理念,尤其是台灣最欠缺的文化意識的風潮。既不願網羅臺灣各界、各個學門最傑出的知識人,來創述有系統的專欄;對培養有學養的年輕人的論述能力,也乏善可陳。
      自由時報應積極來加強台灣文化、歷史和宗教民間信仰批判的力道,引導和鼓勵社會大眾對這些重要面向的關懷和參與。具體的說,站在自由的立場,是商業的取向,必須與整個家族企業是共榮共存的,他不必為台灣前途有強烈的使命感和歷史責任;我們的期許是苛求,也是不切實際的。
      但是,台灣人已經忘記林榮三的過去,轉而對林氏的推崇、愛護自由時報,是由於台灣處境的困阨,分外熱情的擁抱本土的媒體。然而長期筆耕、誓死為台的知識份子,還是要直言不諱。
      特別要說的是:聯合、中國兩報能設立基金會,舉辦各種文化歷史科技的大型活動展覽;而自由時報呢?我幻想自由時報能用2000萬,在現在中正廟後的歷史現場草地上,來辦一個「台北刑務所百年展」(台北監獄),來介紹百餘年來台灣被外來政權統治的血淚史。同時,像中國時報的時報、聯合報的聯經一樣,要成立出版社,出版大部頭的台灣人文的叢書。設立出版獎,資助沒有錢出版的優秀作品。
      非常可惜,林榮三先生逝世後,沒有成立一個大基金會;以林家大財團一、兩百億應該不成問題,可以來辦理以上我陳述的各種工作,並贊助台灣文化的研究與發展。這個基金會可以名正言順叫「林榮三基金會」,將為台灣做千秋的文化事業,讓後人永遠懷念;這才是紀念林榮三先生最有意義的做法,而不只是林榮三文學獎。文學獎可以繼續辦,是不是可以改名為「自由文學獎」呢?
      今天,紙本新聞的論述隨電子報的興起而更加的沒落。整體而言,媒體論述萎縮,影響建構台灣人的主體意識。有志之士、能文之才,卻無處可以暢所欲言。我主觀的感覺:今天媒體論述的功夫遠不如解嚴、解報禁後,本土報多元出現,能文之士得以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如今本土媒體消失了活力,知識份子失去了舞台,唯自由時報唯我獨尊、天下無雙。媒體的霸權,損害到知識的尊嚴。李筱峰教授終於離開了自由的專欄。
      最後,我補充一段歷史:有一天,我在師大人文中心主任辦公室,突然接到自由時報的一通電話,是林榮三董事長本人的。他說要「積極推薦」我做開南大學的首任校長,我委婉拒絕。我們同是開南的董事,但從來沒有講過話。說真的,我心裡有疙瘩,可以說是不認識。這次電話,是唯一講話。過去長期在自由撰文,唯一互知的就是筱峰教授所講的劉永昌先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