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comments on “網上流傳228照片的真實性

  1. 提案還產被擋 台聯:民進黨轉型正義玩假的
    2007-12-06 中廣新聞

    民進黨推動二二八究責法案,被抨擊是株連九族。今天台聯黨也跳出來抨擊,民進黨說要推動轉型正義,但是二二八及白色恐怖受難者要求索回當年遭到沒收的財產卻阻力連連!立法院102位委員聯署提案協助也被民進黨阻擋,台聯抨擊,民進黨根本是說一套、做一套,消費受難家屬的悲情!(李人岳報導)
    每到選舉,民進黨都會搬出二二八。不過台聯黨立委羅志明卻表示,民進黨口口聲聲轉型正義,事實上卻是在消費二二八受難家屬的歷史悲情!羅志明表示,民進黨提案推動二二八究責條例,提案說明意在保障受難者的告訴權;但是他曾經和102位委員共同提案,希望制定法案協助受難者家屬索回當初遭沒收的金錢與不動產,卻一連8次在程序委員會遭到民進黨的阻擋!
    羅志明表示,受難者家屬雖然得到陳總統所頒發的「回復名譽證書」和補償金,但是提出返還當初被沒收財產的要求卻屢屢遇到阻礙,讓家屬都說民進黨根本是講一套做一套!
    羅志明質疑,民進黨光是會要求清查黨產、追究元兇責任,卻對明顯的現況視若無睹;民進黨應該先通過還財於受難者家屬的法案,再來談追究責任;所謂的轉型正義如果說一套做一套,受難者家屬絕不會接受。

    ———-

    時報文教基金會舉辦座談會 學者:轉型正義淪為選舉工具
    中國時報 2008.02.25 高有智/台北報導

    二二八紀念日前夕,時報文教基金會等團體廿四日舉行一場談族群和解與轉型正義座談會。會中學者陳芳明等人指出,轉型正義需要社會集體討論面對,尤其掌握最高權力者要建立討論對話文化,但國民黨不斷迴避、民進黨不斷追討,轉型正義淪為選舉工具。
    時報基金會等團體在佳映娛樂公司贊助下,在二二八前夕舉辦新片《再見曼德拉》首映會。片中透過看管曼德拉的白人獄警桂格里的故事,敘述曼德拉的監獄生活,同時刻畫曼德拉的人格與理想情懷,呈現南非如何走過種族隔離政策的社會對立、逐步邁向和解社會的過程。
    首映會後,時報基金會舉辦「曼德拉與南非族群和解」座談會,由中時社長林聖芬、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執行長簡錫堦主持,邀請律師王清峰、中研院研究員吳乃德與政大台灣文學所所長陳芳明討論,從南非案例省思台灣的族群對立和轉型正義等課題。
    陳芳明批評說,轉型正義議題已經成為消費名詞,尤其到選舉變成換取選票的工具。轉型正義原本是要糾正歷史錯誤,現在反而是在錯誤基礎上製造另一種錯誤。
    研究歷史出身的陳芳明說,探討轉型正義必須回歸歷史傳承,尤其是漸進改革的過程,政治案件的受害者已不在民進黨內,加害者也不全然都在國民黨。但政治操作下,把所有問題都簡化成國民黨必須承擔責任,民進黨反而成了受害者。
    他也說,對於轉型正義缺乏政黨對話討論,國民黨迴避歷史,民進黨卻不斷追討歷史。談正義不能單方面,南非黑人領袖曼德拉和白人總統戴克拉克最後都願意坐下來協商。台灣掌握最高權力者沒有建立這樣對話討論文化,只有怪罪朝小野大,過去八年都浪費掉了。
    王清峰說,南非透過真相和解委員會追求歷史真相,才能和解寬恕。但台灣只有賠償受害者,未來如何追究責任,包括追究範圍與對象與如何追究的方式等,都需要社會共識,尤其要尊重被害者家屬意願。
    吳乃德分析曼德拉能夠成為黑人領袖的特殊人格與道德特質,他也強調,政治不只是高明騙術或交換關係。民主社會如果沒有道德基礎,難以鞏固。政治若沒有道德高度,也無法推動和解和轉型正義工程。

    ———-

    「轉型正義」或「轉型仇恨」
    2016-02-26 公民行動影音記錄資料庫
    文 / 林佳範(台師大公領系教授)

    2016的新春過後,0116選後新的立法院,因為民進黨取得立院的絕對多數,過去長年被國民黨所擋下的政治性法案,如有關國民黨的黨產、國父遺像等等,以「轉型正義」之名義紛紛提出;國民黨一如往常,馬上冠以「清算」、「族群對立」來回應,甚至認為是「轉型仇恨」。好不容易在過年期間因為0206台南地震所展現的社會團結,馬上淪為過去的藍綠惡鬥的景象,甚者讓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所承諾的「新政治」還未真正執政即蒙上陰影。到底「轉型正義」該如何進行才能避免淪為「轉型仇恨」,茲抒論如下:
    首先,轉型正義係以人權價值為基礎,並非成王敗寇或朝代輪替;強調的是人權價值的落實與彰顯,而非斬草除根式清算鬥爭、以勝者的姿態來壓制落敗者。還記得選前之夜,蔡英文對支持者說,這場仗不是要打敗任何人,而是要打敗這個國家所面對的嚴峻處境;當下令聽者無不動容,因為我們這個社會耗在政治的惡鬥,造成社會的停滯,早就令人厭煩。領導者要能有智慧,提出更高遠的價值,以更寬容的氣度,來帶領分裂的國家往前行。
    因此,基於人權價值的轉型正義,其目的並非在製造仇恨;相反地,係在凝聚社會的共識,建立在人性尊嚴價值的肯認,而讓加害者與被害者能修復敵對關係而能消弭仇恨,使分裂的社會能攜手共同行。就如同南非在結束過去的種族隔離制度後,透過立法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讓真相出現,才有真正的反省,整個社會才能共同來面對過去的錯誤,也能再度肯定人權價值的重要;因此鼓勵加害人自己站出來,且面對被害人或其家屬,進行和解與修復關係。
    對人權的侵害,自當被譴責與懲處。惟人性尊嚴的價值,肯定人的可能性;就算是做錯事,也應該給予改過的機會,而與過去「冤冤相報何時了」、「一命償一命」的報復式思想非常不同。所以,在追求轉型正義,對被害人應給予回復名譽、賠償,乃理所當然;惟對於加害人,並非不可給予減刑或免刑,若其能主動地承認過錯與罪行。這樣面對加害人的責任追究,自非政治清算或鬥爭,而是展現人權的包容價值。
    台灣的民主化,仍走得顛顛跛跛。好不容易第三次的政黨輪替,且由民進黨首次掌握國會的多數;但若仍陷於藍綠的惡鬥與空耗,且不斷地出現多數暴力或少數專制,實非國家之福,更未走出「新政治」的路。轉型正義不應成為藍綠惡鬥的藉口,除非人權的價值並未被真正的彰顯或扭曲;蓋其並非要分裂社會,而是相反地建立社會的和解。沒有進行轉型正義,社會的分裂與仇恨仍會影響者我們的民主運作,藍綠的對立仍是無解。如同曼德拉所言「讓你的敵人成為你的夥伴」,或許是考驗著台灣的領導人能否真正落實轉型正義的第一步。

  2. 引用通告: Re: [新聞] 嗆促轉 藍學者:難道拆掉中正紀念堂嗎? - 美不勝收

  3. 沒有真相 何來轉型正義?
    2018-08-27 奮起 郭譽申

    支持西方民主人士聲稱,實行西方民主能獲得「轉型正義」,有助於國家社會追求公平正義。轉型正義是對民主化以前,政府或有公權力者的違法和不正義行為做適當處置和善後的工作。台灣已經民主化很多年,民進黨全面執政兩年多,在立法院立法成立了「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聲稱要實現轉型正義。台灣有可能實現轉型正義嗎?西方民主真能獲得轉型正義嗎?
    轉型正義包含兩部份。首先,釐清違法和不正義事件的真相。其次,對受害者平反並予以補償及對加害者給予懲罰或至少譴責。由於違法和不正義事件發生的時間可能距今久遠,受害人和加害人多已不存在,補償和懲罰常難以真正實現。因此轉型正義最重要的是釐清違法和不正義事件的真相,還世界一個公道。台灣能做到這點嗎?
    台灣離轉型正義所追求的歷史真相還差得很遠。以重大的二二八事件為例,根據綠營的版本,二二八完全是官逼民反,死難者多達數萬人,而造成二二八的罪魁禍首是國民黨的最高領導人蔣介石;另一方面,藍營則認為二二八起於一些日本皇民和親日者的挑撥甚至領導,當時政府只是不得已使用武力平息暴亂,死難人數不及千人,而處理二二八若有失當是當時的地方官員,與遠在南京的蔣介石無關。藍綠兩營的二二八差距如此之大,都各有許多支持者,一般人要相信誰?大家心目中的真相差距如此之大,就表示沒有獲得真相,何來轉型正義?沒有真相,政府對於二二八受害人的一些賠償措施就只是政治妥協,無助於追求公平正義。
    為什麼像二二八這樣的歷史事件難有真相?二二八距今七十一年,當時的史料現在都還查考得到,即使不是非常完整,缺漏並不多,為何藍綠的說法大不同?原因很簡單。綠營為了政黨利益和打擊國民黨,刻意曲解二二八,誇大二二八的傷亡數字,把所有錯誤歸於國民黨及其領導人蔣介石。根據至今申請二二八賠償的確實案件來看,藍營的版本是比較接近真相。然而一般人不是歷史學家,不可能親自去查考成千上萬的歷史證據,只會人云亦云。於是藍綠就各說各話、各自宣傳,使一般人對二二八的認知不取決於事實真相,而取決於宣傳甚至洗腦。在政黨激烈競爭,綠營的話語權壓過藍營之下,二二八當然難有真相,何來轉型正義?
    從台灣的例子看,實行西方民主能獲得轉型正義,是沒有根據的。除非國民黨泡沫化變得無足輕重,民進黨不再需要打擊國民黨,否則民進黨會繼續曲解及宣傳二二八,以獲取選票;為何不?這樣好的提款機!這不只適用於台灣,應該適用於所有向西方民主轉型的國家。除非民主化以前長期執政的政黨變得無足輕重,否則政黨政治的競爭就足以形成各說各話、歷史真相的曲解和轉型正義的落空。
    轉型正義最成功的例子首推二戰之後的德國,包括東西德。希特勒領導的納粹黨自1933至1945年長期執政,造成二次大戰的浩劫。戰後德國能全面清理二戰時所犯的錯誤並誠心認錯,是因為盟軍在戰後實行「去納粹化」,拘捕了二十多萬納粹黨人,把納粹黨解散並宣布其為非法,納粹黨因此完全消失。若戰後納粹黨仍合法存在,以其曾有的龐大勢力,必仍有相當話語權,在政黨各說各話之下,德國恐怕難以達到充份的轉型正義。
    二戰後的日本和德國不同,美國並未像「去納粹化」全面清除發動戰爭的右翼勢力,此後右翼勢力就潛伏在自民黨的大傘之下,持續影響、操控日本政治。因此至今很多日本人否認南京大屠殺和慰安婦,日本始終無法達到全面的轉型正義。
    比較德國和日本的例子,要達到轉型正義,不只要民主化,還要能全面清除過去長期執政的勢力。除非有類似二戰這樣的重創和劇變,一般是做不到的,也不符合人道精神。換句話說,民主化不見得能獲得轉型正義,別高估了西方民主的好處。
    中國大陸過去曾有不少政治運動和事件,造成不少可能含冤的案件,有些已經獲得平反,有些則未能平反。很多人認為,大陸應走向西方民主,以獲得轉型正義,才能全面清理及平反過去的冤案;由台灣民主化的經驗和上述的分析,這樣的期望是不切實際的。大陸若實行多黨政治,共產黨無疑仍會是一主要政黨;屆時為了政黨競爭,攻擊共產黨和廻護共產黨的言論必然各說各話、互不相讓,既不會有公認的真相,就難以公正地全面清理、平反冤案。這大約是西方政黨政治無可避免的侷限。

  4. 以正義之名行專權之實
    2018-04-09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研究員李正修

    行政院日前公布其「轉型正義委員會」正副主委名單,由民進黨前立委、亦曾任馬英九政府的監委黃煌雄領銜,並由陸委會副主委張天欽出任副手。
    促轉會名單一發佈,引發綠營內部議論紛紛,支持者認為黃煌雄是藍綠可接受的人選。但部分綠營批評者則認為,黃曾擔任馬政府的監委,血統不純,不利於轉型正義的執行。一位原有意出任該促轉會委員的大學教授就打退堂鼓,批評黃煌雄「出賣集體尊嚴換取個人官位」。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也批評,黃煌雄曾稱讚馬英九而求得監委官位,故希望蔡英文總統能撤銷提名。
    正因為促轉會是何等重要且具高度政治敏感的機構,蔡政府不思循廣徵社會公正人士之正途,卻反其道而行,以「轉型正義為名而行專權獨斷之實」,任由所謂的「不當黨產委員會」行政治追殺,造成政壇的腥風血雨。現在的促轉會當然不會得到任何期待,至多只是滿足綠營打趴國民黨的新鮮感而已,雖然說行政院多次為黃煌雄緩頰,卻對蔡總統的支持度毫無幫助,更不用說如何化解藍綠分歧了。
    不可否認,國民政府剛撤退來台之初,確實因懼於中共犯台而實施威權統治,進而釀成許多政治壓迫事件,甚至造成侵害基本人權、限制人民政治自由等。這些都應該藉由公平公正的挖掘,讓國人真正瞭解過去這段歷史,也提醒我們不該重蹈覆轍。
    然而,自蔡英文上任以來,汲汲於建功而放任黨產會濫權,國人非但看不到能夠處理歷史爭議的公正無私之獨立機構,反而看到追殺在野黨的戲碼天天上演。黨產會未經法院就自行認定國民黨黨產不合法,接著脅迫婦聯會進行協商否則就全面接管,全盤不顧及過去黨國體制的特殊性及歷史背景,抹煞婦聯會過去穩定台灣軍心的貢獻。更甚者,民進黨有意無意地散播不實歷史,有系統地對兩位蔣故總統造謠,刻意抹煞他們對台灣的巨大功績。
    民進黨也利用歷史教科書的修編,對年輕學子進行洗腦,意圖切割中華民國歷史。這些種種行徑只有一個政治目的,那就是將國民黨抹黑成只會剝削台灣人、對台灣沒有任何貢獻的外來巨靈惡魔。只要將國民黨在台灣的群眾基礎連根拔起,此後就可永遠執政、高枕無憂了。
    幸好大多數國人眼睛是雪亮、腦袋清楚的,他們雖然支持蔡政府正視史實的想法,卻不認同民進黨對國民黨趕盡殺絕的手腕,咸認不僅無法真正找到歷史源頭,甚至還埋下社會分裂的種子。
    例如,文化部長鄭麗君答覆立委質詢如何看待蔣介石對台灣的貢獻時,竟脫口而出:「誰會對希特勒歌功頌德?」她的思維完全沒有顧及台灣社會仍有感念先總統蔣公的多數人民,才會任由自己的想法強加在他人身上。有如此官員,國人怎可能期待蔡政府公正處理高度敏感的歷史爭議?
    此外,每逢二二八紀念日的到來,就好像是民進黨可追殺國民黨的特定日子。該事件本應是台灣社會的傷痛,爾今卻成了綠營打殺其他不同政治立場的免死金牌,藍營也迫於贖罪心理而默不作聲,更讓此事件難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或許這也是民進黨的政治操作策略之一,因為:沒有真相,就有追打國民黨的特權籌碼,也可繼續造謠傷亡人數來謀求本土悲情。如此不需任何代價的政治鬥爭,何樂而不為?
    來台參訪的大陸人士最喜歡評論台灣的一句話,就是「不到台灣,不知文革還在搞」。這是何等諷刺且令人難堪的對照面。民進黨向來自豪台灣的民主政治遠勝中國大陸,現在完全執政了卻淪為權力的奴隸,全然看不到蔡總統的「謙卑」,看看這些官員的嘴臉就知道了。
    民主豈能是民進黨作主?蔡總統應幡然醒悟,嚴肅審思轉型正義的真諦,好好約束官員的言行,誠實面對歷史的正反評價,讓史實不再是干預民主政治的工具,而成為團結全民的後盾。
    (本文刊載於107.04.07 中央日報網路報)

  5. 雖是人卻是鬼的轉型正義
    2017-12-11 聯合報 桑品載/作家(桃園市)

    多年前,我任某雜誌主管時,曾邀請胡耀恒、司馬中原和柏楊「談鬼」;胡耀恒談外國鬼,司馬中原談中國鬼,柏楊談「雖是人卻是鬼」。從現場反映看,柏楊的「人鬼論」最為動聽。
    柏楊的人鬼分際,是指世上有人以正義者自居,做的卻是傷天害理之事,這些人就是鬼。鬼為惡大小,和他「人」的權勢有關,而是他們總說自己永遠是對的。
    行為模式之一,是他們過去反對之事,現在堂而皇之做了,他們會說「時代不同,環境不同」。他們狡辯能力一流,柏楊舉例說,譬如他們說不可隨地吐痰,他們卻隨地小便;問他們為何如此?他們說:「我是指你們,不是指我。」
    如果他們是官,「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是另一種行為模式。國家經濟倒退,百姓日子難過,他們依然領高薪、享富貴;災難來了,能避則避,避不掉便說這是別人造成的錯,要大家忍耐,吃苦當吃補。賴清德說,薪水少,把它當作在做功德,即是此意。
    民進黨大力推動「轉型正義」,正義怎能反對?而且唯有好人、好官、好政府才會有此好政策,但正義何物?定義在它心中。它說出來的「人話」,大義凜然,行為卻處處鬼頭鬼腦;和它敵對的,也須「轉型」到它的「正義」之中,「正義」是它的武器,是它懶惰和沒能力的藉口,更是保護權力的避風港。
    蔣介石曾做過一些不正不義的事,但何嘗沒做過正義之事?但在民進黨轉型正義要求下,蔣介石是萬惡元凶,他是鬼,不是人。根據胡佛教授研究,二二八事件中許多外省人同樣受害;但事情到了民進黨手裏,受害的都是台灣人。被民進黨承認的受害者,恢復名譽,獲得賠償;外省人因錯判錯害者,除厚顏投入民進黨懷抱者外,其餘雖然都是人,卻被視為鬼。
    蔡英文是以中華民國總統身分推動「轉型正義」,使用憲法賦予的國家權力;那麼,凡為中華民國國民,即使是在她所畫定的平反時間中,也須一視同仁:白色恐怖時蒙難受害者,恢復名譽、金錢賠償,應比照二二八處理辦法處理,也使用國家的錢賠償。自李登輝以降,對二二八本省受害人做的是「人」事,對不應和民進黨政治利益要求者玩的是鬼勾當,把中華民國國庫視為他們的私房錢。
    柯文哲說:「民進黨的轉型正義是勝利者的正義。」古時戰爭中勝利的一方,將佔領地的人民當作奴隸,財產充公,軍人胡作非為,這就是「勝利者正義」的寫照。由而,民進黨所稱「政黨輪替」,與獨裁體制下的改朝換代有何區別?
    政黨輪替,若是勝利者的耀武揚威,視國家權力為己物。失敗者難消心頭之恨,積極的想復仇,消極的對國家失去向心力;但不論積極或消極,他們對掌權者是仇視的,這個國家便是分裂的。
    好在民主政治權力不是世襲,所以正義云云絕不是掌權者說了算。花言巧語、說人話做鬼事,一定難逃人民「人的檢驗」。
    選舉是「雖是人卻是鬼」的政客與政黨大難關,游錫堃任行政院長時在立院答詢時說:「民主政治,是人民自作自受。」權力給人還是給鬼?國家由人統治還鬼統治,使自己是人還是鬼?又是一次取捨的時候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