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comments on “反核哈哈哈(五十四)--態度,留給值得的人

  1. 民進黨在摧毀台灣民主
    2007-11-28 蘋果日報 孫慶餘

    聽到陳水扁又是「宣布戒嚴」、又是「選舉無效」的談話,我一點都不覺得意外,因為:民進黨只有極少數先驅有民主素養並且尊重民主,這些人都已過氣;取而代之的,大多是族群對抗者、「政治冒險家」、「政治投機分子」,缺乏真正民主理想。這就是現在的民進黨;他們不只能接受民進黨「政權獨佔」,也能接受戒嚴,甚至根本認為應該如此;他們大談的台獨,也是一種族群沙文主義,以排斥一切現有及潛在異議者為職志,以消滅一切與「中國」(如中華民國)有關的符號為能事。
    民進黨的族群沙文主義傾向,隨近年陳水扁的急獨化而快速惡化;表現最低劣的,正是「一報」歪曲事實的新聞報導,及「兩台」談話節目的煽動言辭。他們以為在模仿「統派媒體」,且反其道而行之;殊不知,「媒體霸權」是要時間培養的,其細膩處遠非「媒體野蠻人」所能想像。
    媒體野蠻人由於欠缺文明素養,經常葷素不忌,以「野台脫衣秀」般的火辣刺激觀眾的最獸性本能。他們還因這種「收視率」而洋洋自得,從未想過:什麼是媒體的社會責任,什麼是多數族群的社會安全責任?他們甚至沒想過:波士尼亞及科索沃會發生慘烈「族群大清洗」,正是南斯拉夫聯邦領導人米洛塞維奇連續數年在媒體上有計畫挑起族群仇恨的結果!
    陳水扁的戒嚴及選舉無效論,顯然來自「兩台」:只有專科學歷的主持人儼然台灣救世主及無所不曉的先知,節目的來賓也如同群眾運動中的五歲政治演員,散播似是而非謬論。對他們就像對現在的民進黨,只需一些問題就能試出他們真假:你們參與過70、80年代民主運動嗎?你們是不是在戒嚴及專制時代是懦夫?在最需和解及文明素養的民主時代,反而日趨激進及野蠻?你們是更珍惜民主,還是更強調族群(統獨)鬥爭?你們認為這樣做是為了民主,還是為了其他?
    民進黨及媒體族群沙文主義者有一個極邪惡企圖:為選票而蓄意挑起族群及統獨仇恨。他們明知:這樣不是「愛台」,而是製造內部動亂及分裂。但他們就是要採極端對抗的被害妄想模式,先給對手羅織「不愛台」罪名,以此正當化自己的邪惡為「愛台」;而更惡劣的是,他們宣稱台灣民主是「他們」推動的,解嚴及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都是他們的功勞。
    民主是民進黨後進者及媒體名嘴的功勞嗎?解嚴如同扁游體制宣稱的「蔣經國沒有貢獻」嗎?恰恰相反。訴諸民主改革而非暴力革命的社會,最大功勞者恆是統治者,台灣的蔣經國、李登輝;蔣經國走一步勝過民進黨走千步,李登輝走一步勝過民進黨走百步。李登輝的改革實踐,如「總統直選」、「民視給民主人士而非陳田錨」、「每票三十元補助金」、「主動提議為反對黨蓋中央黨部大樓」、「凍省」、「組織大聯合政府」,我大多是身在其境者或是提議者,由此更深知:沒有統治者的英明及遠見,什麼改革也做不成。
    民進黨吹噓他們對台灣民主的貢獻,事實證明民主是蔣經國、李登輝完成的;而我當年殷殷寄望的陳水扁,卻什麼也沒完成,還成為台灣分裂及後退的最大罪人。民進黨執政後如此糟蹋民主,我一點也不感覺意外:沒有民主理想的人怎麼會在乎台灣民主?

  2. 民進黨與反核四 邱義仁:須檢討議會與群眾路線主從
    沈富雄批評傅雲欽在覆議案投票日作為 傅稱未約束群眾不能怪罪建國廣場
    【1996-10-22/聯合報/04版/政治】

    【記者陳素玲/台北報導】
    上周的反核運動造成外界對民進黨與社會運動關係的質疑,民進黨昨天舉行記者會公開說明。民進黨主席許信良說,民進黨已不可能再主導社會運動。祕書長邱義仁表示,民進黨的確必須徹底檢討議會與群眾運動並重的路線,找出兩者主從關係,而他個人則傾向以議會路線為主、群眾運動為輔的路線;換句話說,民進黨不可能放棄群眾路線。
    民進黨立院黨團幹事長沈富雄有備而來,不但以書面聲明詳細回應各界對十七日朝野協商同意十八日投票的批判;也點名批評當天在場外演講的建國廣場幹部傅雲欽「不負責任」、是「建國運動的敗類」,對其汙衊民進黨表示憤怒與抗議。
    在上週的反核運動中,因為部分反核團體對民進黨表現不滿意,使民進黨備受指責。民進黨中央黨部昨天特別邀請各方就此次反核運動進行解讀,出席者除主席許信良、祕書長邱義仁外,還包括立院黨團副召集人蔡式淵、幹事長沈富雄及中研院民族所研究員張茂桂。
    邱義仁首先表示,台灣過去因為國民黨對任何事都從政治考量,以致整個社會高度政治化;而如今雖然社會已經自由化,但還稱不上民主化,以致抗爭仍然不斷。其次,隨著自主化社運團體的出現,政治力量越來越不可能在社會運動中扮演主導角色;因此,民進黨過去雖是議會與群眾運動路線交叉運用,但接下來便面臨何者為主、何者為輔的難題,他認為該是民進黨徹底檢討的時候。
    他說,政黨既以選舉為主,便不可能以社會運動為主;但民進黨也不可能放棄群眾路線,理由是台灣雖已自由化,但結果可能是民主化、也可能是反民主。他個人傾向以議會路線為主,群眾運動為輔。
    沈富雄則從核四覆議案的運作過程,分析黨團各種運作可能的結果。他說,建國黨要求民進黨退席抗議「不為國民黨背書」的主張,純為體制外抗爭的思考邏輯,其結果除精神上自我滿足外,別無所得;他個人認為,民進黨應該嚴肅地投下反對票,證明民進黨是一成熟的反對黨,需有承擔「轉型之痛」的勇氣。
    沈富雄並點名批判:建國廣場幹部傅雲欽最不負責任,是建國運動的敗類。而沈富雄對場外群眾及政治團體,或由於無知而未察,或由於有心而挑撥,對民進黨極盡汙衊,深感委屈與遺憾、憤怒與抗議。
    張茂桂不贊成民進黨因為反核運動引起爭議就對議會與群眾路線檢討。他說,上週五反核群眾丟汽油彈的動作,的確可能轉移議題;但社會運動不可能完全排除暴力,只是必須以最嚴格的標準處理其正當性的問題,組織就變得很重要。他認為,任何一個負責任的社團或政黨,都應對沒有組織、隨意的暴力有所譴責。
    【記者陳素玲/台北報導】針對民進黨立院黨團幹事長沈富雄批評建國廣場幹部傅雲欽,傅雲欽昨天表示,建國廣場只是民進黨當天動員眾多團體之一,民進黨不能將責任推給建國廣場。
    傅雲欽強調,建國廣場是收到民進黨動員令才到場,而且在上週五當天把動員來的群眾帶到立院對面,並要求民進黨立委撤出立法院、不要在場背書,因此主要目的在反民進黨,更沒打算衝立法院。他說,他們在立法院投完票後就撤走了,後來發生的事情是在民進黨集結的區域。
    傅雲欽表示,民進黨既發動員令,就有約束現場群眾的責任;不能因為建國廣場沒有歌功頌德、為民進黨背書,就把所有責任怪罪建國廣場。
    【記者陳金章/台北報導】「反核義勇軍」召集人張國龍等五人,昨天下午前往台北市警局抗議:警方日前在立法院前驅散群眾,有數名民眾及司機被警方無故毆打、拘捕。警方則聲明:執勤過程均依法行事,事先廣播群眾疏散;群眾有衝撞員警行為,警方才有拘捕動作,事後已釋回。由於雙方各說各話,不歡而散。至於員警執行是否過當,台北市警局副局長王長修表示,將會查明檢討。

  3. 台灣別因日本廢核不當
    2014年7月22日 蘋果日報 濮勵志(美華核能學會前會長)

    日本福島3年前的海嘯後幾天,我們專業幹核能安全的,用電腦程式分析福島第一到第四機組前因後果,與現狀完全吻合。《紐約時報》當年4月3日刊出了專訪,對象包括美國能源部長朱棣文、核管署NRC主席、幾位大學教授、各國家實驗室人士、法國AREVA公司高層(他們供應福島核燃料)及我本人,標題是「From Afar, a Vivid Picture of Japan Crisis」(從遠處看,日本災難畫面生動),結論是「日本人老實瞎眼」(The Japanese are honestly blind)。
    一年後,日本下議院正式調查報告出爐,其結論清楚指明:起因不是地震和海嘯,完全是人為失誤。他們進一步說明:日本的核電廠沒有跟上世界潮流,沒持續做安全方面的改進。以赤裸的語氣寫下癥結:「我們的問題是:對上級盲目的服從,對長官從不質疑,做事固守成規,團隊精神至上,跳不出一個島國人的心態,事故純為日本製造。」
    福島按明治維新以來最大海嘯紀錄,築了6公尺高防波堤,曾傳說在我國唐朝貞觀(即日本平安時代)有極大地震海嘯,但無正史紀錄,就未加理會。結果當時地震九級,機組雖安全停機,停電後緊急柴油發電機照設計啟動,但等到海嘯來襲時浪高14公尺,淹過防波堤直接灌入汽輪機房地下室的柴油發電機,短路不僅切斷驅動注水泵的交流電,連控制閥門的直流電也喪失了。原子爐高壓放不掉,又沒動力驅泵打水,加上東京電力當局延誤手動洩壓時機,才造成嚴重後果。
    我們台灣所有一、二、三電廠,在(19)80年代初就嚴格執行了以上美國標準所有規定。福島後又加裝移動式交流發電機、備用電瓶和貯水槽,加上原有山坡上的生水池,共有7層散熱裝置。所以在龍門縱有海嘯來襲,別說輻射物外洩,就是燃料損傷都是不可能的!沒有什麼「一旦」、「萬一」。科學不是靠「大師」甚或「天師」起卦臆測,要腳踏實地的累積經驗後向前邁進。
    我在今年3月去過福島,到仙台市的日本國立東北大學。福島海嘯後,房屋及基礎設施已恢復,不覺災區景象,居民也開始遷返。我去他們量子工學系,講授新版嚴重事故分析程式,教他們教授如何帶博士、碩士生,並且支援附近另一核電廠女川改進工程,等待近期重新啟動發電。回程參加在東京舉行的日本核學會年會,會場氣氛熱烈,全面復核指日可期。
    台灣有人主張因日廢核,基本上是種次殖民地心態:眼看上等皇民犯了大錯,就對自己說:連他們都會犯錯,我們遠遠不及,乾脆不用混了。

  4. 蔡政府智商要下修到多少
    2016-06-04 蘋果日報 方儉(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

    下周的立法院教育委員會將討論「新政府如何處理核一廠停機及台電供電缺口之問題」,實在是「教育失敗,文化低落」。台灣電廠太多,不缺電,完全是台電搞出來的騙局。翻一下《能源統計年報》,發電量遠大於用電量。錯誤的命題,怎麼會有對的答案?
    近40年來,台電每逢夏天就這麼喊「狼來了」,大多數人還信以為真,而且政府怎麼輪替,這樣的謊言還是顛撲不破。今年520蔡英文上任後,還是老調重彈。原來以為馬政府已經笨到底了,沒想到蔡政府又突破了底線:不但還喊缺電,竟還輕率的打算重啟在馬政府時代停機18個月、早該「入土為安」的核一廠1號機。
    這完全是謀財害命。喊缺電,是為了更多的預算蓋更多電廠、買更多燃料、用更多人,喊了40年,電廠已遠超過我們的用電量,這是謀財。假缺電,還要啟動停機1年半的老朽核一廠,去年它就停了,也沒缺電,為何就差這幾度電?喊啟動,這是拿2300萬人的命來玩,這是公共危險罪!
    台灣不缺電,從經濟部能源局的統計年報的發電機組容量是4800多萬瓩,而最大的尖峰用電是3800多萬瓩,怎麼會缺電?台電沒有進行任何積極電力調度措施,放任尖峰用電無限制上升,天氣一熱,每天創造幾秒鐘的尖峰用電吃緊假象,騙得大量興建電廠的國家預算;很多人說「沒有核四,台灣就要缺電」,所以蓋了。到現在核四沒發一度電,不但沒有缺電、限電,電費還調降了。
    台灣人一向瞧不起中國人的落後。看看中國這30年來的經濟成長,多次缺電、限電,但年年都是高速經濟成長,道理很簡單:新興工商業出現,用電量大,才會缺電,因為經濟發展造成缺電,而不是缺電妨礙經濟成長。再看中國近年克服了電力離尖峰差的問題,方法其實很簡單:完全從用電費高低差來控制用電行為,因為電是有人用電才發電,不是發了電等人來用;如果把用電戶的用電行為以價制量,就可以把離尖峰用電拉平,這再直白也不過了。
    在中國幾乎每個人都知道,家庭電費依用電量分為峰、谷兩種:從早上6點到晚上10點是峰,電費為6毛人民幣(約3元台幣);其他8小時是谷,每度電是3毛;兩倍的價差構成誘因,所以很多人都在晚上10點後洗衣服、燙衣服、開冷暖氣。每戶以每年3120度為基數,一年內超過的用電量,電費就要累進加成。
    另一方面,中國的工業電價是民生電價的2倍,而且時間電價依用電量分為高峰、峰、平、谷四段;平的每度電價約為1元人民幣,高峰則可高達2元,而且也會階梯累進。中國政府認為工業用電是可以調節,也可以採用積極的節能措施、開發節能產品和製程,而一般百姓就沒有這樣的能力;而且工業用電量大、較好調度,按照80╱20原則,管好工業就做好調度。
    看了中國的例子就知道:「電價」策略就可以讓短期尖峰缺電「一招斃命」。奇怪的是:我們的博士閣員、千歲內閣,和中國交流那麼多,都沒有人想到?這也可以回答兩岸彼長我消的許多疑問了。
    在台灣,只要調整「電價表」,這一步就好了,這完全是經濟部的權責,讓電價合理化。台電推給智慧電網,其實只要1、2千元的電子時間電表就可以做到,台灣工廠都會做,但都外銷。最近台電也提出了,但是只給少數每戶每月用電都在700度以上的,為何不全面實施?因為一實施,「缺電、限電」的謊言就被戳破了。
    如果連算數都不會,怎麼會有轉型正義?我很想看蔡內閣的智商會下修到多少,難道已經被核災歸零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