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comments on “沒有陸客,正是來台賞猴的好時機

  1. 這根本很好笑,如果陸資真的一條龍,那你找其他外國客還是被陸資賺走了啊!!
    阿都仔是分的出那些旅行社遊覽車大飯店是台灣人還是大陸人開的喔!!!
    搞了半天吱吱還是在幫陸資拉客

    • 民進黨,你的名字叫冷漠!
      2016年9月14日 ETtoday新聞雲 文/黃光芹

      桃園地檢署10日偵結遼寧團火燒車慘案,證實司機蘇明成係縱火自殺,拉25位旅客、導遊陪葬。聽到這個消息,許多民進黨人都鬆了一口氣,因為這麼一來,責任就不在政府;而親綠名嘴也開始在電視上大書特書。
      是這樣嗎?按過去李登輝前總統面對「千島湖事件」時,大罵中共是土匪國家;蘇明成縱使不是殺人越貨,但面對同樣的土匪行徑,中國政府又要稱呼我們是甚麼樣的國家?
      陸客火燒車事件,令各界紛紛探討「一條龍」的經營模式,認為低價團和零團費長期拉低台灣的旅遊品質。當時,交通部長賀陳旦獨排眾議,認為此時不該認定「一條龍」經營模式不當。他有把握進行上、下游整合,以保障品質安全;對於有人將「一條龍」與「劣質」畫上等號,「我們是唾棄的!」
      當時賀陳旦的一席話,聽來刺耳,有漠視「一條龍」問題存在的嫌疑,因此在立法院遭民進黨立委李昆澤當面駁斥說:「我不同意你的說法!」李昆澤觀點,在九一二台灣觀光業者走上街頭時逐漸發酵,執政黨立委態度冷漠,認定遊行隊伍中有港資、陸資的「一條龍」業者,因此不值得同情。此時,就更令人反想,過去賀陳旦為何那麼說?
      此時拿出賀陳旦過去所提供的具體數字,直可戳破民進黨立委的謬誤。當時他說:全台灣有1.7萬輛遊覽車,分屬940家業者;有八成的業者遊覽車數量,低於法規規定的30輛,顯示多數遊覽車是所謂「靠行」的遊覽車。
      因此,走上街頭的業者,難道不是自己的同胞,難道不值得同情?況且,他們背後有難以計數的司機、導遊,目前生計正陷入困境;而這一次因陸客止步而遭受波及的產業,更是前所未見,足可以政務委員張景森所說的「哀鴻遍野」來涵蓋。難道政府可以視而不見嗎?
      令人遺憾的是,蔡英文總統在選前曾經承諾觀光業者,等她當選以後,將維持陸客的總量不變。如今,她明顯食言而肥,對外卻完全沒有交代。
      而當遊行結束之後,「九二共識」混淆了主題。民進黨更是打蛇隨棍上,將這些成為「政治祭品」的災民一缸子打為中共的同路人,質疑他們為何甘願作為中國的人肉盾牌、逼迫民進黨政府接受九二共識?他們還拿出民調佐證,證明民意不站在他們那一邊;同時更擔心,中共以商逼政不過是首部曲,未來他們還會施以更激烈的手段,逼迫民進黨政府接受九二共識。
      我們看到,民進黨人絲毫不留情面,義正嚴詞,在電視上公然叫陣,要這些走上街頭的業者找習近平去討公道、向馬英九去算總帳。更有民進黨立委有備而來,找出過去旅遊業者斥責華航空服員不該走上街頭的言論,打算加以反制。
      兩相對照之下,不禁令人憶及,蔡英文總統才在前一陣子是如何謙卑地面對原住民。當時她說:「這是一個國家學習承認過去的錯誤,陪伴全體人民一起走向和解的未來!」行政院長林全當時也說:「過去政府犯的錯,我們概括承受!」
      然而,一樣的政府,面對不同的子民,卻展現截然不同的面貌。面對華航空服員、國道收費員,是一個樣子;而面對觀光業者,又是另一個樣子。其中帶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分野,但看你是別人、還是自己人。別人的囝仔是死不了(台語)的。
      觀光業哀鴻遍野,不是蔡英文的錯,是習近平和馬英九的錯;陸客火燒車事件,也不是民進黨的錯,是要死的司機蘇明成的錯。千錯萬錯都不是民進黨的錯。錯就錯在,人民太熱情,而政府太冷漠。

      • 【專訪】呂秀蓮:川普海嘯來襲 怎麼維持現狀?
        2016-11-20 聯合影音 林河名/報導

        蔡英文總統就任滿半年,全球局勢丕變。前副總統呂秀蓮接受聯合報專訪,以「川普海嘯」來形容美國大選對全球的衝擊,並預言「川普主義」盛行,中國將成為最大的國家。她認為蔡總統再喊「維持現狀」將是虛耗時間,「世界在變,怎麼維持現狀?」蔡總統應對世界大局、兩岸關係,提出新的解決方案。
        「整個世界局勢都天翻地覆了,還能守嗎?」呂秀蓮認為,維持現狀是逃避責任,若再繼續「維持現狀」,就要讓台灣陷入危機了。她呼籲朝野不要再談統獨,由兩岸執政黨形成「二○一七新共識」,與中國大陸確立「和平分立」的原則。
        川普當選,對台灣挑戰何在?呂秀蓮認為,「川普海嘯」至少有三大衝擊:第一,川普揚言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將來可能與全球環保界為敵,剛好中國宣布要做積極參與者,等於平白把主導權送給中國;第二,美國不再當世界警察,要當「世界保全」,變得唯利是圖,也將失去原有影響力;第三,經濟上的美國優先主義將走回守勢及保護主義,亞洲各國期待的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可能落空,「總歸來講,川普當選後,把美國作為世界第一的地位讓給中國了」,這樣的結果,中國大陸領導人最高興。
        美國大選結果出爐後,藍綠爭執有沒有押錯寶,呂秀蓮認為「太幼稚可笑」。她說,如果從台灣過去跟美國共和黨比較好的角度,或許有人會比較放心;但川普當選後,台灣要如何自處,真正考驗蔡政府。
        「現在不需要再主張獨立。」呂秀蓮向獨派喊話說,1996年總統直選後,台灣不僅是事實獨立,也是法理獨立;現在再喊獨立,第一個是刺激北京,第二是讓全世界誤以為台灣還是中國的一部分、要從中國脫離,「不要再喊獨立了,獨立已經完成了」。
        呂秀蓮主張「親美、友日、和中」,除了美日,跟中國也要保持友好關係,「我們要參與拯救地球、維持世界和平,所以最好讓我們保持永久和平中立」。
        不同於蔡政府及民進黨否認「九二共識」,呂秀蓮說,「我公開主張有九二共識,依據是國統會的八一決議文」;但她也強調,在李登輝一九九九年宣布「特殊國與國關係」,以及陳水扁任內「終統」,九二共識已經「情勢變更」。
        「習近平不必遵循毛澤東當年搞革命的主張,卻要蔡英文總統退回九二共識?」呂秀蓮說,九二共識拿掉包裝,就是「一個中國」,這不是台灣人民喜歡或能接受的;兩岸應該跳脫九二共識的爭議,形成「二○一七新共識」。
        呂秀蓮主張不要再談統獨,全力推動台灣成為永久和平中立的國家,與中國大陸確立「和平分立」的原則。她認為,可以認真思考,在「一個中華民族」的前提之下,研究如何像捷克與斯洛伐克的和平分立,「你尊重我,我尊重你,台灣對中國絕對是無害的」。

  2. 是誰造成經濟傾中?新潮流!──透識新潮流系列2
    2015-06-04 台灣守護聯盟[台灣守護周刊]第177期 蔡百銓(前民進黨中央黨部政策會幹事)

    為甚麼2012年美國這麼不信任蔡英文?為甚麼今年仍然不能放心?因為扁政府八年期間,新潮流痞子邱義仁推動「烽火外交」挑釁中美兩國,搞得台灣邦交國少到六個。而在蔡英文訪美之際,美方主動邀請我國陸軍航空601旅與美國太平洋陸軍第25戰鬥航空旅締結為「姊妹旅」,這顯示美國絕對信賴國民黨,並且適時賞蔡英文一個巴掌。就在蔡英文訪美之前,民進黨批評馬英九南海和平倡議,美國亞太副卿卻加以贊美。民進黨準備要與美國對幹?如果朱習會賣台,難道美國歡迎國民黨賣台?
    美國要審核的是民進黨一整套對美政策的白皮書,不是閱讀蔡英文一篇即興式的讀者投書。民進黨沒有兩岸與外交政策,蔡英文是在競選內政部長。
    五月十五日,蔡英文表示,美國「相當在意台灣經濟是否可以維持自主性等問題」。美國顯然擔憂台灣經濟過度傾中而遭到中國綁架?但是是誰造成台灣經濟傾中?馬政府嗎?不。是陳水扁採納新潮流沒有強本的「強本西進」造成的。民進黨難道沒有具備宏觀視野的外交兼兩岸政策人才?本來有的,但是被新潮流一個個鬥爭出去了。
    扁政府還是馬政府?誰躲在陳總統幕後推動沒有強本的「強本西進」而使得台灣經濟遭到中國綁架?
    專門搞鬥爭、搞錢,有甚麼事情不敢做?誰最可能出賣台灣?最沒有原則的政客才最可能出賣台灣。

    數字會說話

    4月29日,馬總統說明九二共識時,提到兩岸經貿。他指出台灣經貿對於中國大陸市場的依賴度:從2000年扁政府開始執政時23.4%,陡增到2008年下野時40.7%。他主政七年期間,不但百分比毫未提高,反而降到39.7%!
    這是綠營不敢面對的真相,也是部分藍營不想接受的事實。當天馬總統是這麼說的:「臺灣對於大陸(含香港)的出口依存度,由民國89年陳前總統水扁上任時的23.4%,增加至民國96年本人上任前的40.7%。這七年來,政府努力分散出口市場。民國103年臺灣對中國大陸出口依賴度不但沒有增加,反而降為39.7%。」

    經濟決定統獨

    台灣能否維持生存,關鍵不在於有沒有九二共識儀式,而在於台灣經濟能否維持自主性。中國政協委員胡鞍鋼十多年前就曾指出:台灣經濟患了糖尿病,必須向中國乞求胰島素;中國如對台灣實施經濟制裁,沙盤推演,只要七天台灣就倒了。
    李光耀認為:「兩岸經濟整合將讓兩岸走在一起,中國就無須動用武力。…民調顯示台灣人民支持獨立勝於統一,這和台灣是否與中國統一無關。」他說,台灣命運仍將由兩岸的現實力量以及美國是否介入而定。
    希拉蕊去年接受台灣《商業週刊》專訪說道︰「若台灣依賴中國太深,這會讓你們變得脆弱。失去經濟獨立,將會影響你們的政治獨立自主性。」她指出,烏克蘭經濟依賴俄羅斯,政治獨立性就降低。希拉蕊提醒台灣,「現在你們得決定經濟對中國的依賴程度,學到處理這段關係的能力,找出『到此為止,不能越界』的底線。例如可以在這一項協議合作,但在另一項協議則否。」

    戒急用忍(1996-2001)

    1996年,李登輝總統宣布「戒急用忍」政策,約束台商繼續西進。其成因必須回溯到1986年美國強迫台幣升值,新台幣從40元升值到33元兌換一美元。許多台商紛紛關掉工廠而西進大陸,利用當地廉價勞力。台灣人紛紛失業,經濟當然逐漸萎縮。
    陳水扁總統改採新潮流所謂「強本西進」政策。2001年他召開經濟發展永續會議,蕭萬長擔任主席,蔡英文副主席,他們廢除「戒急用忍」、主張積極開放。次年初,經濟部火速把李登輝列為「專案審查」與「禁止類」的項目改為「一般許可類」,一舉開放7078項赴中國投資(包括高階個人電腦、筆記型電腦、第三代無線手機等製造業項目),這使得開放比率達到93.82%,以後台灣經濟越來越傾向中國。
    2006年,前國策顧問黃天麟撰文嘆道:「終結台灣的將不會是別人,而是泛綠自己。」他著有《西進亡國論》,捍衛戒急用忍不遺餘力。他曾向我說:「新潮流是無間道,統派混進獨派。」列寧曾說「最堅強的堡壘必須從內部顛覆」,新潮流就是扮演這種裡應外合的角色。他們擁有所謂台獨理論大師,使人不疑他有。「強本西進」只有西進沒有強本,台灣西進毀本,新潮流西進賺錢而自己強本。

    39%的質疑與釋疑

    其實去年5月25日馬總統接受《遠見雜誌》專訪時,就曾指出:「2000年台灣對大陸及香港的外銷是24%,2008年增加到40%,現在(2014年)則是39%。台灣跟大陸貿易的絕對量增加,百分比反而降低了。」他解釋,這是因為台灣外銷東協與穆斯林國家的比重增加,降低了對於大陸經濟的依賴。
    6月9日,我寫信到總統府踢館,我質疑「2008年台灣對大陸外銷已經增加到40%,咸認此後一瀉千里,目前數字至少應在70-80%,哪有不升反降的道理。」總統府把我的信函轉到行政院。23日,財政部關務署回函,確認39%這個數字。綠營朋友如有疑慮,或可質問關務署(02)25505500分機2825。

    貽誤台美自貿區,昏聵誤國!

    2006年2月,南韓開始與美國談判FTA,扁政府卻毫無動靜。5月底,美國商貿副部長安提亞來台訪問。我提前在《台灣日報》連續發表兩篇文章,建議他推動台美自貿區,以免台灣經濟傾向中國:5/22「為台美自由貿易協定,向巴提亞請命」、5/24「如何維持台海現狀?敬向巴提亞請教」。我把摘要附於拙著《中國學15講》第272頁。
    拙文發表後,邱義仁與蔡英文大夢覺醒,倉促跑到華府要求談判失敗,返台後繼續睡覺。當時美國總統享有國會通過的貿易促進授權(TPA),可與外國政府成立自由貿易區,申請登記期限截至2007年7月。南韓2006年2月開始談判,2007年4月與美國簽訂自由貿易協議,2012年3月正式生效。

    究竟是誰「傾中賣台」?

    昏聵誤國的蔡英文與新潮流連手,貽誤成立台美自貿區的契機。而所謂「強本西進」造成台灣經濟傾中,幸賴馬英九力挽狂瀾而未更加沉淪。蔡英文敢不敢向美國官員坦承這個事實?綠營朋友願不願意擦亮眼睛認清真相?(2015/5/13) 敬請參考蔡百銓《台灣之戀:卻顧所來徑》「7.14經濟傾向中國:39%的質疑與釋疑」。

  3. 綠營震驚? 楊碧川:早就想出來
    2006/07/26 聯合晚報 記者鄭任汶/專訪

    台獨運動者、專職歷史學者、作家楊碧川,加入棄扁715宣言的連署。57歲的楊碧川,既是新潮流創流十八飛鷹之一,也是台獨運動中兼具理論與極富行動能力的前輩。楊碧川的加入,讓綠營內部非常震驚。不過,楊碧川上午接受本報專訪時反問說:「會嗎?這一點也不驚訝,我老早就想出來。」
    楊碧川痛罵說,民進黨執政這5、6年來,老天有眼、對台灣人很好,讓大家看到民進黨的虛偽以及法西斯的出現:陳水扁與民進黨說「反對貪腐,那就是反台灣人」,這不是法西斯嗎?這不是希特勒嗎?「難道陳水扁,你是希特勒嗎?」這真的很悲哀。
    楊碧川堅持,必須用同一個普世標準來看待藍綠。楊碧川指出,他絕不是雙重標準,他在國民黨時代就是準備大幹一場,他堅持的是普世的價值;現在陳水扁是用捍衛本土政權來包庇貪瀆,這是他看不下去的地方。
    楊碧川也痛罵民進黨:反正現在民進黨就是包庇到底,為了選舉,所有事情都可以壓過去,陳水扁也因此把所有人都壓死了;他過去是民主運動者也是台獨運動者,看到這些貪腐,「我就是受不了。」
    楊碧川不滿地說:現在陳水扁就是拖、就是堅持不下台;更讓人不滿的是,還用威脅的方式,就是「如果叫我下台,台灣就要完蛋」。楊碧川反批說,這是什麼話,「難道沒有你,台灣早就會沈淪嗎?」這太惡劣了。
    對於民進黨全代會與內部的冷處理,楊碧川認為,陳水扁就是對民進黨脅迫到底;就像四大天王,阿扁當面問他們,那有人會當面叫陳水扁下台嗎?如果他在場,他當場就會叫陳水扁下台,而且要陳水扁切腹自殺。
    將台灣獨立視為最高理想的的楊碧川痛罵說:民進黨根本就不是台獨的政黨,跟國民黨其實沒有兩樣;也因此,他個人一開始就沒有加入民進黨,也不認為民進黨就是本土政黨。
    楊碧川1949年12月生於新竹市,台北市東方中學畢業。20歲時涉及「飛虹盟」事件,坐政治獄七年。出獄後曾做工維生,同時專研台灣史、世界各種思想史,現專事寫作,已出版著作有《台灣歷史辭典》、《二二八探索》、《簡明台灣史》、《托洛茨基傳》等。

  4. 卡在髮夾彎的空心蔡政府
    2016/08/05 政治雜論閣 作者:羅伯特亞當斯

    換位置換腦袋,代表與時俱進,決策角度與立場必須符合在其位置的全盤思考。蔡主席尚未就任總統前,可以僅就在野黨的立場臧否時政,不論國家安全的全盤利害,僅僅討好民粹或民意而發表高見。但是,現在的蔡主席正職是中華民國總統,兼職是民進黨黨主席,位置不同,腦袋與高度當然要有不同。當民意支持度下降明顯時,蔡總統與執政團隊,應當思考團隊本身是否已經陷於系統性偏誤而連連出錯。
    向原住民道歉,代表原住民族以外的民族尤其漢人,對臺灣這片土地的恣意侵占與開發利用,代表國家向原住民族致歉與反省。轉型正義是要讓原住民同享其他族群開發利用土地所帶來的成果與利益,而非強奪剝削後施恩惠以表大度。在前日本總督府即總統府接見原住民並一一道歉,殖民統治圖騰的霸權形象依舊存在,以形而上的政治正確來說,確實犯了嚴重錯誤而落於本位自大毫無警覺。
    臺灣很需要經濟創新模式,突破各種經貿協定的障礙與競爭劣勢,畢竟國家主權與外交的不利情勢,倘若也一併外溢影響對外經貿發展、對內的投資與就業,民進黨執政將會無所成就,自陷於政治清算與政黨鬥爭。蔡總統與民進黨執政,若不能改善人民生活、讓大家覺得日子過得比以前更好,未來也會被選票唾棄,失去執政大位與權力。就以Uber而言,在臺灣應該不是凸顯共享經濟之創新,而是將計程車產品差別化。公信力、駕駛素質保證、費用透明合理,Uber當然可以區隔在地小黃計程車,市場定位明確,獲利當然穩定有前瞻性。如何課稅,不應與Uber是否落地合法混為一談。稅制與法令都是技術上問題,不應成為創新障礙。
    追討國民黨黨產有法源依據後,民眾更關心,國民黨以後競選活動到底依賴哪些財源挹注。國民黨能否放下身段,到街上「賣藝求財」?訴諸理念、信仰、熱情、信任,才能讓民眾捐錢贊助。若要繼續依賴黨產牟利支應政治活動,這種錯誤態度顯然不是黨產處理條例能夠依法妥處。政治上的轉型正義不能取代經濟民生重要性。蔡政府還沒端出經濟民生的政策與政績,失望的民意一旦跑了,再也不想回去了。
    政策轉彎不可恥也不是無能執政,畢竟民進黨執政經驗僅有八年多,比起國民黨近百年的兩岸統治經驗,民進黨還有成長學習空間。最怕的是,卡在髮夾彎又是空心政策,人民不知何去何從,看不到未來,連現在的問題也不能解決。七休一、兩例休、年金改革、司法院正副院長等等頗富爭議性重大議題,如果正面衝突不能帶來妥協進步,社會由此裂解,卡在髮夾彎的空心蔡政府將是噩夢成真。

  5. 周玉山:黨產條例違憲 將傳為笑談
    2016-08-20 中央社記者謝佳珍台北20日電

    考試委員周玉山日前在考試院院會表示,黨產條例可能違憲;要特定對象舉證自己不是土匪、強盜,全世界法治國家沒這種案例;且針對某一政黨或個人制定法律,將傳為笑談。
    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通過,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將掛牌運作;銓敘部日前在考試院院會報告立法委員所提與銓敘部業務權責有關法案研處情形時,黨產條例引發考試委員討論。
    周玉山表示,民主與極權國家最大區別,在尊重與保障私有財產,包括自然人與法人財產;是否不當應由司法機關認定,而非行政機關或政黨認定,否則設立司法院目的何在?他說,黨產條例不但可能違憲,也和中華民國的民法物權篇衝突,嚴重違背無罪推定法律精神,成為有罪推定。
    周玉山表示,自由世界沒有一個政府針對某一政黨或個人制定某一法律或條例,無論是獎勵或懲處,都將傳為笑談。
    此外,考試委員周萬來說,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屬政務職或常任文官?主任秘書是否為常任文官?這些都與銓敘部職掌有關;如果涉及常任文官職務設置,就與編制表有關,是否須送考試院核備?
    考試委員蔡良文表示,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副主委定位為何?主任秘書及工作人員定位是否為常務人員?相關人員按理仍應受公務員服務法等相關法律規範。

    • 國民黨也有抵抗權
      2016年8月28日 中國時報 尹章義

      以寡敵眾鏖戰了23年,7月25日,民進黨以絕對多數的暴力,強行通過了為國民黨量身訂做的《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條例通過後,民進黨總召柯建銘透過媒體放話:過關之後是新挑戰的開始,處理不好,很有可能變成民進黨的「大巨蛋」。有「喬王」之稱的他,說的話能信嗎?
      除了228事件之外,國民黨黨產問題,是黨外和民進黨在選舉時是最大的提款機。國民黨應變無方,就像第一銀行的提款機,受控制後瘋狂吐鈔,讓民進黨予取予求。老謀深算的老喬王刻意放話,真義是:國民黨小心了!新的折磨開始了。根據民進黨的惡習,立委、名嘴和媒體不時會夢見一份份具有殺傷力的法律文件,攻占媒體的版面,提款機變成吐鈔機,沒完沒了。
      「惡法亦法」曾經流行一時,黨外、民進黨不吃這一套,街頭、議會同時開打,走暴力邊緣路線,行使抵抗權,攪得天翻地覆,創造了全面執政的機會。
      以轉型正義包裝的黨產條例更是邪惡的惡法,正義、不當、附隨都有高度的任意性。9月1日開張的處理委員會,既是執行機關又擁有解釋權和裁量權,此專制獨裁的權力更大。黨產條例違反了法理學不針對性立法、無罪推定、法律不溯及既往、不證己罪的緘默權和控方的舉證責任等基本原則。孱弱的國民黨有能力行使文武兼資的抵抗權嗎?
      8月18日的《中國時報》社論建議「把國庫黃金和故宮文物納入黨產」,卻又自注「我們當然知道其實質意義接近零」,主筆群客謙了;拉長戰線、加大歷史縱深和國際空間,其實是絕佳的概念,也是國民黨的自救之道。
      國民黨黨產的來源複雜,收納時間也源遠流長。黨產持續持有的時間,遠遠超過民國34年8月者所在多有,散布於世界各地的黨產也相當繁複。前者闡明中國國民黨的出身,後者凸顯國民黨廣大的民意基礎。
      民國34年8月之後,必定也有增補異動,國民黨整理鉅細靡遺的證文,以坦誠的態度,公布在國人面前,在申報期屆滿之前,作為第1批申報標的,以示大公。若然,則依據邪惡的黨產條例設立,而具有無限的、違反法理學基本原則權力的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為了掩飾他們的束手無策,必定以荒謬的理由汙衊國民黨,凸顯他們陷入不承認一個中國,以及中華民國缺乏司法互助協定而作繭自縛的困境。4年之內,必定無法遂行民進黨的歹念,民進黨的大巨蛋才可能成形。
      故宮文物並不是孤例,國立歷史博物館也典藏了原屬於河南博物館的寶物。同樣地,日軍在大陸實施殺光、燒光、搶光的「三光政策」,在中國戰場掠奪大量中華文物,其中一小部分也歸還中國,國民黨搬遷來台後交歷史博物館典藏,都有象徵意義。
      黨產歸零解決不了國民黨的問題,不當黨產條例把國民黨變成吐鈔機,吐鈔機也有抵抗權。《中國時報》的社論提醒國民黨,應該好好集思廣益,面對不公不義的不當黨產條例。
      (作者為台灣史研究會會長)

  6. 寫給奴隸子 (寫hō͘奴隸á kiáⁿ)
    《TGB通訊》第139期(2011/04) 海á尾

    再一個多月你才周歲。在你出生前,我寫過一封信要給你,裡面提到很不甘願讓你出生在這種環境。看到現在社會的變化和時勢的發展,我不時想到就很怨嘆:等到你長大,我們這代人交給你們的,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社會、什麼樣的環境。
    兩禮拜前,一個過去曾在國民黨體制裡做大官的人(蔡英文),宣佈要參加民進黨的總統提名初選;在電視新聞轉播的記者會畫面,看到台下坐滿許多我所熟悉的前輩。起初我滿腹怒火,後來愈想愈覺得悲哀。為了要讓我們脫離奴隸的命運,那些前輩過去確實付出很大的代價;但是現在他們在那場記者會出現,讓我對他們僅存的一點尊重都能夠收回來了。你來不及認識的Sin阿叔(林長昇),曾在一篇文章裡用「政治老猴」這個語詞來不屑他們;那時候我還跟他說不要這樣講,現在我連那句話都要收回來。
    這一兩個月,常常聽到身邊很多認識的人對那個要選總統的人讚賞不已,好像那個人真的能帶我們脫離奴隸的生活。今天我若和他們一樣去肯定那個人,將來我有什麼立場教你對與不對的道理?
    這陣子來,新聞常常報導學生「霸凌」事件。學校裡學生若發生衝突,動不動就找靠山替自己出頭。小學生找國中生,國中生找高中生,大欺小、眾凌寡。這種行為實在是很卒仔,卻又很普遍。
    年輕學生變得這麼卒仔、這麼惡質,難道是本性原本就這樣,或者是大人的世界做壞示範讓他們有樣學樣?讀世界史,讓我看到:一樣要從奴隸翻身做主人的民族,他們是大學生帶中學生、中學生帶小學生,講自己的母語,教自己的歷史,養成和奴隸主不同的世界觀與價值觀。
    我們的社會只會指責打人的學生,從不反省是大人的世界在鼓勵這種卒仔行為,遇到難解決的糾紛就是比關係、比靠山;拳頭若夠大粒,不對的事也要拗到贏。大家講到這種事,都會咬牙切齒;但真的面對那些拳頭大的,像有權的、有勢的、有錢的,最厲害的就是「kha-chhng(屁股)後幹死皇帝」、「西瓜偎大邊」,才會都是那種人在浮頭與猖狂。我不願跟著別人去肯定那個要選總統的人,就是要強調這種道理。
    這個社會沒有教人要有志氣、要有責任感、要有正義感,我們的原則就是「不必有原則」,我們的立場就是「站在奴隸主的立場」。嘴裡說著要帶我們脫離奴隸生活的那些前輩,就是叫人這樣走!
    留給你們的如果是這種社會、這種環境,是我們這代人不知羞恥!

    ———-

    改國號不是重點 (改國號m̄是重點)
    《TGB通訊》第67期(2005/04) Kaut(林長昇)

    笨蛋! 重點在消滅中華民國剝削體制, 改國號不是重點.
    賊仔扁(陳水扁)3月1日對歐盟議會視訊會議連說了三次改國號他「做不到」, 氣得政治老猴們直跳腳; 不過, 我們必須指明: 台灣勞動大眾目前最重要的是消滅中華民國剝削體制, 改國號不過是最後一道程序而已.
    什麼是消滅中華民國剝削體制? 就是取消特權階級18%存款利率補助, 回收眷村改建豪宅, 消滅衙門官僚/「利委」特殊待遇, 打倒華語霸權沙文主義! 重新建構公平正義的社會福利體系, 務使社會資源雨露均霑, 活絡普羅文化, 建立優良政體. 如此, 台灣社會才有辦法挺直腰桿對抗中共威脅!
    如此偉大的工程, 想要靠體制內的外省權貴, 分贓官僚, 買辦, 台奸和「利委」來完成, 可能嗎? 寄望賊仔扁的中華民國剝削政府, 簡直是緣木求魚! 只有靠反體制的人民制憲運動, 才能達到「外抗強權, 內爭平等」的新國家體制.
    從2000年迄今, 台灣人民日日夜夜引頸企盼的夢想終於破碎; 這可不是幾句「改國號做不到」就可以解決的. 另起爐灶是1回事, 剝削體制共犯的帳我們還有得算!

  7. 「向原住民道歉」的族群與政治問題–身為一個福佬人的反省
    2016-08-04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林恕暉(前台灣人權促進會幹事。前《群眾》雜誌、《群眾之聲》電台編輯,801地下電台反抄台抗爭指揮,張金策秘書。文化大學地下社團「土豆社」。前自立報系北縣記者、自立晚報工會幹部。前自由時報北市組記者、政治中心國會組副召集人。現任:台北市勞動局機要秘書,《勞動臺北》電子報、粉絲頁主編。)

    過去四百年的漢人與原住民的衝突史,福佬人無疑是開啟衝突的主要戰犯。福佬人透過「開墾」(如:三張犛、六張犛)、設城(如:頭城、二城、頭結、二結、三結)、立牆(如:木柵)等方式,侵佔原本屬於原住民的土地。也使人數也相對少的客家人,在閩粵械鬥之下,只能在桃園、新竹、苗栗、美濃六堆、花東等山區內的小平原、丘陵、山坡落腳,也再度排擠原住民往深山、東部的地區移動。
    福佬話(或閩南語)被稱為「台語」,客語、台灣原住民語言卻不會被稱為「台語」,也顯示了福佬人在台灣族群中的位置,福佬人至今仍是台灣人數最多、最大的族群。國民黨在黨國威權統治下,1970年代拉攏台灣各族群菁英、地方派系入黨參選後,原住民、客家族群的具聲望者也被拉攏其中。1990年代福佬話成為民進黨主要語言,不少原住民、客家人因語言文化差異,在民進黨內有被排斥感,相形之下,使用「國語」為主的國民黨內反而容易溝通、親近,國民黨政府也投入資源拉攏;也因此在客家、原住民聚集者較多地區的台中、桃園、新竹、苗栗、南投、台東、花蓮等地,國民黨可長期執政。南台灣的美濃等六堆地區因1990年代反美濃水庫議題,留下反對國民黨傳統,逐漸支持民進黨。
    從民進黨發展過程來看,民進黨更被原住民、客家等族群視為福佬人的黨;特別是在蔣經國死後,1988年至1994年之間,部分外省統派被鬥離開民進黨。1990年起,民進黨走向與李登輝結盟的「本土路線」成形。特別是1994年底的陳水扁、趙少康、黃大洲的台北市長選舉,新黨被視為「外省人」的黨,陳水扁與趙少康對壘,形成福佬vs外省人代表之間激烈對抗;此後,民進黨正式一個以福佬人為主的政黨。儘管民進黨的黨綱、黨章都寫明尊重各族群,但福佬話在民進黨內是主流、優勢語言;外省、客家、原住民在民進黨內是少數,也會被其他黨內成員標記;使用「台語」可以很容易的與民進黨內人士溝通對話,展現大家都是「自己人」的姿態。這都是1990年以來、民進黨內眾所皆知的事。
    如今,民進黨擊敗代表「黨國威權」舊勢力的國民黨執政,儘管選出的是一個不太會客語的客家籍總統,但不可否認的是:民進黨在原住民族群的版圖仍小,儘管徵召過不少原住民的名人參選,但仍勝多敗少。原住民族難以信任福佬為主的民進黨仍是主因,就算是2016年初蔡英文大勝,在六席原住民立委,民進黨只有陳瑩一席;這席次還是靠2002年扁政府拉攏陳瑩的父親、國民黨籍台東縣長陳建年擔任原民會主委後,以不分區立委將陳瑩拱上國會而奠定的基礎。在這樣的情況下,民進黨要在原住民族爭取支持,由蔡英文以總統身分代表漢人道歉,是民進黨為長遠布局的政治之路。
    但根本問題在於:漢原之間族群矛盾化解了嗎?原住民族已不被台灣社會歧視嗎?從網友對張震嶽質疑蔡英文道歉「噁心」的反撲情況來看,潛藏的族群矛盾仍舊持續,人們說不出口的族群歧視仍在。對原住民族而言,部落自主、原住民教育、語言傳承等文化領導權仍未被確立。在土地等山林資源,原住民族仍無法享有傳統領域保護,原住民部落的生產工具、生產關係仍常常流失。經常使用原住民語言者仍不斷減少中,原住民文化傳承、保護仍是急迫議題。離開原鄉的原住民下一代,能以族語與長輩溝通者仍屬少數。
    面對原住民族在台灣幾百年來被滅絕、欺壓的血淚歷史,作為曾在台灣生活的數十年到數百年的福佬人或漢人後代子孫,替長輩、祖先們向原住民族道歉,還給台灣原住民族一個公道,是一件無可迴避的事!同時,就如二二八事件真相該還原一樣,我們必須設法挖掘數百年來原住民族被滅絕、欺壓的真相,也有責任讓原住民族文化繼續流傳、繁衍。這都不只是蔡英文的事,也是你我的事,也是我們子孫們的事。我們更必須監督蔡英文政府落實對原住民的承諾,才是在原漢衝突的歷史情境下,屬於台灣福佬人、漢人真心的反省與道歉。

  8. 扁蟲的悲哀(扁蟲ê悲哀)
    2006年8月 《TGB通訊》第83期 作者:Tēⁿ Gio̍k-Hōng(鄭玉鳳)

    從2000年阿扁就職演說提出「四不一沒有」時,就有頭腦清楚的人士將那些被政黨輪替沖昏頭的天真支持者稱之為「扁蟲」。這6年來,那些「扁蟲」還是極力為阿扁荒腔走板的種種背離理想信諾的作為,毫無反省地、盲目地加以辯護,不惜一切代價,只為成全鞏固民進黨的執政大位。現在想想,這個稱號──「扁蟲」,還真是貼切。當然,從那刻起,批評阿扁及民進黨作為,就會被視為叛徒,予以大加撻伐、圍剿。
    近來這段日子,看到身邊週遭的許多鄉親父老兄弟姊妹義憤填膺的情緒反應。阿扁及執政黨被修理、被抓到弊案,他們痛心又憤怒,卻又不願面對事實,只阿Q式的合理化阿扁及民進黨的腐化;他們是最最悲哀、被綁架的扁蟲。從期待到失望、從交託到被背叛、從得意的扁迷到鬱卒的扁蟲,情緒上的失落是沉重、難過、痛苦;然而心情找不到出口,也不被引導,當然還是鄉愿地合理化、同情化與理解化阿扁及民進黨的作為。然而,誰來給他們一個合理的交代呢?他們支持民進黨,沒得到什麼,除了選舉結果帶來的短暫亢奮。
    民進黨種種名目張膽的背信作為,背信於黨的理想、人民的託付、改革的承諾;然而扁蟲仍共體時艱、自欺欺人,一次又一次不斷委屈求全地加以辯護、背書。當統治者一切都是玩假的、只有鞏固自己的權力才是真的,當阿扁及民進黨將支持者的信任與期望拿來當自己腐化的遮羞布時,請問扁蟲得到什麼?悲哀得連個「幹」字都不可得。

    • 百年山城大溝頂老街的居住悲歌
      2016-04-10 風傳媒 李嘉宇

      旗山永安街的大溝頂老街,在1956年由陳建仁父親陳新安在高雄縣縣長任內合法剪綵通過。當年政府想要發展旗山的經濟以增加稅收,但因為財政拮据,當年由人民出錢幫忙興建,又叫做太平商場。商店街那時候布行與時裝店最多,還有舶來品商店,是當時旗山最熱鬧的地方,許多人在這邊生活了一輩子。一甲子之後,高雄市政府卻片面私毀承諾,不顧當年的不定期租賃協定,預計在今年五月拆除他們住了六十年的家,任由他們即將無處可歸。
      「南邊這邊在慶祝火車站保留,北邊彼邊煞欲來拆阮住一世人的大溝頂,不是一直說要保留文化?以前欲來拆火車站的也是縣政府,阮一直擋才把火車站留下來,今嘛要開幕了,市政府再來印好幾萬本文宣在宣揚火車站保留,講的袂輸以前的事情攏沒發生,好像怹有多麽重視文化。大溝頂是六十冬前旗山最熱鬧的一條老街吶,現在說拆就拆,啥物叫做文化都給怹去講就好,這到底是什麼款流氓政府?」
      4月1日的中午,是旗山火車站的開幕典禮,甫當選副總統的旗山子弟陳建仁也來到現場擔任剪綵嘉賓。與此同時,場外卻有一群年邁的長輩們被警察圍起的人牆擋在火車站前的數十公尺之外。有人在拉扯中衣服破掉,有人體力不支在騎樓休息。典禮場內歡慶的氣氛以及場外警察腰間佩掛的手槍跟警棍形成強烈對比,「南邊留車站,北邊拆老街」的口號在南台灣炙烈的艷陽下變成有去無回的馬耳東風。
      「早期阮大溝頂有多鬧熱吶。戰後國民黨來了後,台灣的經濟蕭條真濟年。後來縣政府為著發展旗山的經濟來增加稅收,就說欲跟阮做伙出錢蓋大溝頂。阮這頭前後邊就是仙堂戲院和旗山戲院,還有中山路跟媽祖廟,來旗山做香蕉買賣的人一定會來這,彼時陣有夠鬧熱,袂輸高雄市的崛江吶。」全台灣剩下沒幾間的手工皮箱店老闆娘,看見有年輕人跟他們一起站上街頭抗議,興奮得跟我們說大溝頂過去的榮景,但同時也隱藏不住眼神中的無奈。
      「阮大溝頂攏民進黨創黨的黨員跟支持者啦,黨外的時陣就跟怹作伙在衝的。你看,黨證75號跟77號,民進黨這次當選的時陣他還到他先生的靈前燒香跟他先生說民進黨當選了,你看這有多死忠。」一個阿伯指著旁邊一位阿姆說道。「死忠也是拆你的厝啦。」另一個阿姆冷不防的回應。阿伯沒有再說話,繼續用沙啞的聲音喊著口號。
      「他們就一直亂講,一下子說淹水是我們這邊害的,要做排水系統整治。後來又說是要做小橋流水造景。水利局的人也知道我們這邊沒有水源頭,就說要在上面鑿井,扯來扯去,比三歲小孩子在說的話還要鴨霸。」
      「已經一個七十五歲的氣到中風了,好幾個人晚上都要吃安眠藥才能入睡,越來越多個高血壓,逐天操到忘記有沒有吃藥。剛才會長他老爸嘛忘記又多吞一顆藥,今嘛在厝裡在休睏沒法度來開會。再這樣下去,不用到陳菊來拆阮的厝,阮這的老人就先死了了啊。」
      2016年的選舉,中國國民黨大敗,第一次完成真正的政黨輪替,所有人民殷切的期盼改變的到來。而旗山這座已經逐漸老化的百年城鎮,更是對同樣出身旗山的陳建仁寄予厚望。陳菊市長在台灣人權史上扮演十足重要的角色,在其執政之下高雄被視為台灣的民主聖地之一,外出的年輕人總是以高雄人的身份為傲。但是,陳菊所作的一切卻也因此變成不可質疑。
      大溝頂自救會的住戶,許多都是民進黨的長年支持者跟創黨黨員,從戒嚴時期就一起在衝撞中國國民黨的鴨霸行徑。民進黨作為長年反對黨國體制的在野黨,轉型正義的口號在選前喊得震天價響,然而在即將重新取得執政之後,長年支持民進黨的大溝頂居民卻依然成為工程圈地利益分贓之下的犧牲品,連最基本的居住尊嚴都即將成為民主謊言之下的笑話。
      「國民黨不好,台灣不會好」的口號之下,我們是否忽略了太多東西?在政治正確與理念折衝的模糊邊際之中,阻擋我們前進的,是否依然只是外來政權的槍口跟面目猙獰的反派角色?如果今天對一個政黨來說,執政代表最後一哩路,那在勝選之後它是否依然會選擇與人民站在一起?完全執政的魔戒之下,在地方派系利益之前,市井小民還能得到多少執政者關愛的眼神?而當主流媒體都只願意報導陳建仁在開幕典禮中歡欣剪綵的文化功績,卻對場外聲嘶力竭的抗議及警察暴力隻字未提的時候,大溝頂居民已經漸行漸遠的未來究竟在哪裡?

      *作者為居住於台北的高雄青年,現任自由台灣黨辦公室主任。

  9. 「我在台灣,就是在中國」 統派張瑋珊要台獨滾回日本
    2016年06月16日19:11 ETtoday新聞雲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中華琉球研究學會秘書長張瑋珊同時也是前行政院新媒體小組成員,去年接受中國媒體專訪時大談從感性台獨變成理性統派的思想,引發熱議。她日前在個人微博上針對洪素珠事件,再次談論統獨問題,直說:「我在台灣,就是在中國!該滾的是不認同中國的你們!請你們盡快滾出中國領土,滾回你們的祖國日本!」
    張瑋珊去年接受鳳凰衛視節目專訪時談到,過去她在就學時期始終認為,自己是「台灣人」,而中國人是一直想併吞台灣的敵人。因為這樣的教育,讓當時的她非常仇視中國,卻很崇拜日本,「剛讀大學的時候,我基本上是一個『台獨』分子」。
    不過,張瑋珊說,後來讀了與中國歷史相關的書籍後,開始有了不同想法。因為了解中國過去的歷史,才知道中國的歷史是與台灣如此密不可分,也同時也看到中國在文化上的高明之處,中國所談的核心價值比西方還更崇高、更具普世價值的意義。從此就「轉性」,認為自己是個「中國人」。
    然而,張瑋珊藉由日前的洪素珠事件,在微博上發表看法,標題就先用「我是中國人,我就在台灣,我是張瑋珊」。接著以總統蔡英文在2012年競選總統的首支廣告標語「我是台灣人,我是蔡英文」作為文章開端,形成強烈對比。
    張瑋珊認為,這樣的口號看似理性溫和,實際上卻是「把洪素珠霸道粗魯的野蠻行為披上外衣,其撕裂社會、煽動仇恨、挑起對立的本質卻是不變的」,而洪素珠辱罵外省老榮民的做法實際上只是誠實的執行了蔡英文的口號。
    「台獨向來懂得分工,一邊利用基本教義派做打手,並以其極端路線凸顯自己的相對『理性』及『溫和』,另一邊利用獨台之空殼借殼上市,以蒙騙中國大陸。」張瑋珊說,洪素珠事件就是展現絕佳分工技巧的案例之一。至於蔡英文轉貼國民黨主席洪秀柱臉書貼文的作為,只是要模糊與洪秀柱之間的根本差異,將「主動與敵友分工以推進台獨」的技巧運用到爐火純青。這樣前後不一、言行不一的事件也不只這一樁。
    最後,張瑋珊直說,洪素珠的激進言論與行為不只是台灣的少數,而是代表著大多數的「天然獨」心聲,任何與「中國」有關的人事物都應該「滾回中國」,這些煽動仇恨及對立的人就是取得政權的台獨政客,「他們的『和解』,是要逼迫所有人認同他們的想法,哪有『和解』可言?」
    張瑋珊這篇文章受到不少中國網友支持,紛紛留言、分享:「出淤泥而不染才是君子。做君子是寂寞的、孤獨的,但是歷史會給你清白與正義。」「此文超越所有台灣政客水準。」「說得太好了。」

  10. 東亞七地迫遷者聯合大遊行 蔡英文拒見國際反迫遷團體
    2016-07-05 苦勞網 記者宋小海

    「終結迫遷、跨地團結!」連日審理東亞七地迫遷個案的東亞迫遷法庭,籌備委員會昨日(7/4)邀集七個國家地區反迫遷團體發起遊行,逾百人自台北華光社區舊址出發,一路高喊口號向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邁進,並提出法庭審理結論意見、給總統蔡英文的公開信,要求台灣政府停止迫遷。然而總統府以「公務繁忙」為由拒絕接見團體代表。
    昨日遊行過程中除了東亞各地遭迫遷者陸續發言陳述自身處境,全台各地的迫遷個案也進行集結,由北至南包括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塭仔圳反迫遷連線、新北市瑞芳快樂山部落、三鶯部落、大林蒲遷村居民等各地團體。而由於桃園航空城、台南鐵路東移案皆是因交通建設所導致的大規模迫遷,因此遊行隊伍行經交通部時一度停留,高喊「公審航空城、公審鐵路東移」等口號。
    「我們一定要終結這樣的搶劫政策!」反南鐵東移自救會會長陳致曉批評,交通部等單位多以土地開發來補足交通建設財源。而航空城反迫遷聯盟成員蔡美齡呼籲,不論南鐵或航空城,都希望政府能縮小土地徵收範圍,希望剛上台的民進黨能從此開始改革。最後陳致曉、蔡美齡也在遊行車上高舉者相互緊握的手,象徵南北兩自救會未來仍將共同作戰彼此聲援。
    遊行隊伍抵達凱達格蘭大道後,台灣因無產權而遭迫遷的三鶯部落、快樂山部落先後發言。歷經多年抗爭、日前終於取得合法重建家園權利的三鶯部落幹部沙福路仍難掩氣憤表示,從以前到現在,土地都被政府「回收」,除此之外政府是沒有用的。快樂山部落頭目谷拉斯說,部落在瑞芳20多年,現在國有財產署透過法院訴訟要居民搬離、甚至還要罰款,然而至今仍未見中央政府、立委、地方原民局關心居民的處境。
    反迫遷連線成員陳虹穎指出,在這次審查東亞七個國家地區、在一個月內所蒐集的27個案例,僅只是冰山一角,但受迫遷影響人數竟超過百萬人。東亞迫遷法庭審判團成員、現任國際住民聯盟突尼斯統籌協調人Soha Ben Slama,與長期支持人權議題的桃園地院法官孫健智,宣讀此次審理的結論性意見,說明東亞各地迫遷案的普遍性,許多國家簽署的國際公約在各國國內形同具文,亟需國際關注。
    審判團也特別對占本次案件量一半以上的台灣本地迫遷案給予關注,並對於台灣政府拒絕接見這些團體感到遺憾。而在行動的最後,現場群眾紛紛拾起腳上鞋子,擊倒設置於總統府前的象徵金權紙箱高塔,誓言終止迫遷政策。

  11. 了解敵人才能致勝
    2009/07/02 蘋果日報 陳茂雄(中山大學電機系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李前總統在群策會的募款餐會上表示,與中國可以成為朋友,但不相互隸屬;他也提醒綠營朋友,有可能因中國略施小惠而使綠營全面崩盤。媒體界有興趣的是第三勢力。當晚王文洋屬重要賓客,媒體界猜測:若是李前總統組第三勢力,王文洋可能代表第三勢力參選總統。事實上,李前總統最重要的思想是:只要中國給台灣一點好處,就足以令台灣瓦解。
    戰後初期,台灣人認定回歸祖國,當時完全沒有台獨的問題。蔣家政權在台灣實施高壓獨裁統治,加上利用戶籍資料的籍貫實施族群隔離,與台灣人的距離因而愈拉愈遠,台獨思想才逐漸萌芽,當時的台獨是獨立於國民黨獨裁政權之外。至於中國共產黨,台灣人並沒有印象;雖然國民黨費盡心力地醜化共產黨,可是台獨運動人士仍然認定國民黨比共產黨惡劣。
    李前總統執政後,台灣與中國才逐漸交流,台灣人對中國也慢慢了解。當時中國用盡各種手段打壓台灣,台灣人當然相當厭惡共產黨,台獨運動的敵人因而變成共產黨。綠營也將國民黨與共產黨綁在一起,利用反共的情緒來反國民黨,而且效果相當好;可以說:民進黨是利用台灣人的反共情結成長。
    15年前,筆者曾經在媒體分析:只要中國不打壓台灣,就可以輕而易舉的「統一台灣」;不過這是不可能的。政治民主化是世界潮流,獨裁政權要生存必須要有特殊的條件。中國就是刺激異常的民族意識來穩定政權,所以他們一直挑起「反日」與「統一台灣」的情結;只要有強烈的民族意識,人民就會忘了政府的獨裁。
    中國打壓台灣毫不手軟,綠營也採取切割的手段營造民眾仇視中國的情結。在綠營心目中,中國是敵國,切割敵國是綠營一貫策略,對中國不了解也不想了解;剛好中國為了要刺激異常的民族意識,對不馴服的台灣積極打壓。雙方形成兩個世界。
    綠營反共反國民黨,以國家主權為訴求,意圖以意識形態擴張政治版圖;後來發現連台獨運動者都會西進,只靠政治意識已難擴張政治版圖,因而改變以經濟利益來反共,告訴民眾與中國交流必定吃虧。共產黨基於民族意識,不只政治打壓台灣,連經濟都如此;正好印證綠營的宣傳,與中國打交道必定吃虧。
    近年來中國出現了大變化,不必依賴異常的民族意識也照樣可以穩定政權,所以他們可以不打壓台灣;只要中國不打壓,綠營的空間立刻萎縮。
    中國的國民所得雖然遠不如台灣,然而人口眾多,總體經濟力量遠大於台灣;中國每人少吃半口飯,就足以撐死全部台灣人。中國有可能給台灣一點好處,此舉足以令綠營垮台;綠營不圖因應之道,只會盲目切割。
    一位台獨運動人士指責筆者的政論引用《史記》的內容,意指不該談論中國歷史;筆者反問他,為何用中國的文字?這位人士要切割中國,可是個性卻完全中國化。中國人與日本人個性差異相當大:中國人認定敵人一定很差,所以切割敵人;日本人則積極了解敵人、學習敵人。
    綠營要切割中國,可是個性完全學習中國人,一點都不像日本人;有朝一日綠營若是被擊垮,就是不了解中國所造成。

  12. 台灣失落20年 多半來自一個預言
    2016-09-13 聯合報 陳長文/海基會首任秘書長(台北市)

    最近和朋友聊起,他說,一位上海研究兩岸問題的經濟學者告訴他,在一九九○年代末期,這位學者參與上海的金融發展研究。那時他非常關注台灣的「亞太營運中心」計畫。但,亞太營運中心因為李登輝前總統的「戒急用忍」而胎死腹中。這位學者表示,那時的亞太營運計畫做得很實在,上海從這套規劃中得到很大的啟發。
    回想起來,從一九九六年李登輝當選了第一屆直選的民選總統後,台灣就告別了過去經濟起飛的台灣奇蹟年代。這廿年,台灣走上了國力漸衰、被邊緣化的狹路。這條狹路多半來自於一個廿年前的預言:中國崩潰論。
    一九九六年,李登輝在全國經營者大會上,提出了「戒急用忍」的兩岸政策的主調,也決定了台灣接下來長達廿年的發展命運。但李登輝為什麼會提出「戒急用忍」?這可以從他其後的發言來看。
    一九九九年,李登輝在《台灣的主張》一書,提出「中國七塊論」,主張將中國分為台灣、西藏、新疆、蒙古…等七個區,讓各地根據特性發展。
    這「七塊論」,李登輝顯然有一種對「中國分裂」、「台灣獨立」的強烈期待。但七塊分裂要發生其前提,則是二千年李登輝和日本漫畫家小林(善紀)對談中,他毫不隱諱的預言:「中國只可能再維持七、八年的穩定,而後即可能發生人事之爭、以及各種嚴重的社會和經濟問題。」此即李登輝堅信的「中國崩潰論」。他認為,中國必將趨於衰敗,甚至滅亡,然後「七雄」群起,分而裂之,形成所謂的「七塊論」。而戒急用忍,把台灣與大陸阻絕起來,也就是依附在這個「預言」之上。
    可惜(對李登輝而言)或可喜(對期待兩岸共同繁榮的人而言)的是,中國大陸崩潰的預言並沒有發生,至少廿年都沒有發生。相反的,中國大陸發展路徑,應的卻是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布里辛斯基一九九三年提出的另個預言,他指出:「今後一、二十年」中國將崛起,並在二○一○年成為美、歐、日後第四大經濟力量。
    而現在,中國大陸是世界僅次美國的第二大經濟體。於今看來,如果當時台灣相信的是布里辛斯基的預言、而不是李登輝的預言,而在廿年前選擇參與這樣的崛起,台灣的命運將會是很不同的。
    從這個角度來看,國家元首,不但是預言師,更是領航員。但如果預言師是個蹩腳的預言師,對國家帶來的,卻是二、三十年都不會結束的災難。

  13. 欧洲尚未从天国迷梦中醒来
    2006-09-18 德国之声 作者:安露

    9月13日到15日,在德国北部港口城市汉堡召开一项高级别中欧经济会议——“汉堡峰会,中国与欧洲相遇”。中国总理温家宝,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出席了开幕式。会议期间,与会中欧政治经济界精英就中欧关系、中国金融改革、物流、汽车市场、能源环境等问题展开讨论激烈。德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桑特施奈德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德国之声:2015年的中国及亚洲将是什么样子?

    桑特施奈德:2015年中国或者整个亚洲将是怎样的格局,现在很难确定。目前可以看到的趋势不只是高速的经济发展,另外必须考虑到的因素从我们欧洲人的角度来看并非都是积极的。其中有亚洲本身的问题,比如人口发展、生态,另外还有安全领域的诸多问题。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冲突,目前虽然比较平静,但是并没有解决。台海危机也没有解决。中亚地区随时可能陷入困境。
    此外,从欧洲的角度看,今后几年,欧洲将不只在经济上受到亚洲的挑战,还将在整个政治体制方面面临挑战。亚洲精英阶层的自信心迅速增长,欧洲不能认为,全世界都在等待推行我们的模式,我们的设想。我希望到2015年的时候,我们会与亚洲展开非常深入的对话,讨论哪一种政治模式,哪一种经济秩序是最好的。

    德国之声:到时候会不会出现美中印三足鼎立,而欧洲变得无足轻重了呢?

    桑特施奈德:在某些亚洲精英看来,欧洲在当今的权力架构已经没有什么分量了。不过,不能将欧洲完全不放在眼里。我不认为几年之后世界上会形成几大阵营,而是会出现一个多极世界。到时候会有好几个权力中心。我们还不能忘记俄罗斯,该国因其丰富的能源而占据强有力的地位,也不能忘记拉美的大国巴西。2015年的世界将比今天更为多极。

    德国之声:中国会成为亚洲的霸主吗?亚洲其它国家将如何看待呢?

    桑特施奈德:中国完全有在亚洲扮演领袖角色的能力。不过,中国也是亚洲最让人难以预测未来的国家。中国拥有那么多积极的数据,东部沿海地区的高增长率,巨大的活力。但是中国的成绩也有其阴暗面。中国的社会动乱日益加剧,贫富差距日益悬殊。环境问题,国有企业和银行存在的严重问题随时可能引发危机。我们不能认为中国经济是可以无限增长下去,因为中国的未来很难把握。
    当然中国有潜力保持稳定,也许到2015年中国仍在稳定发展。但中国面临的风险随时可能引发危机。果真如此,那么世界格局就得重新排定了。但不管是否爆发危机,中国将是一个在亚洲具有影响力的国家,也许是最有影响力的国家。并非所有的亚洲国家都能很快适应这一局面。东南亚国家在过去几年里与中国接近了一大块,与中国合作,并且避免发生冲突。
    可惜,中日关系还没有出现这样的接近。这与日本还没有反省历史有关。由于日本与美国保持密切的安全合作,因此有可能成为与中国发生冲突的国家。不是竞争,而是冲突。

    德国之声:中国的专制政体本应是风险因素之一,但是欧洲的经济界是否很欢迎这样的体制呢?

    桑特施奈德:对欧洲人来说,当然最理想的情况时中国拥有民主、尊重人权,这些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东西。首先我们必须明确一点,谈到中国的时候,所有我们学过的有关共产主义体制的知识都是一钱不值。中国现在当政的是一批工作效率极高的政治精英。我们必须对中国领导人表示敬佩的一点是,他们在过去的25年里使拥有众多问题的这样一个庞大的国家保持了稳定。这是很了不起的。可能有些欧洲人对此不以为然,或不满意,这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越来越自信的中国人告诉世界,他们有权力选择自己的道路。
    我想,在这方面欧洲与中国之间将会有激烈的讨论。话说回来,我们德国、欧洲开始实现经济腾飞的时候,想到过民主吗?没有,民主不是前提,而是结果。

    德国之声:我们在讨论会上听到一些欧洲公司对中国强制技术转让的批评,您对此怎么看?

    桑特施奈德:西方公司愿意进入中国巨大的内部市场,中国公司则希望尽可能快、尽可能便宜地得到西方的高科技。当然,如果一个欧洲公司发现他们的技术面临被中方无偿获取的危险时,他就会提出抗议。不过,我们不应该忘记的是,100年到150年前,欧洲人在窃取技术方面也是毫无顾忌的。德国剽窃英国的技术,法国人也模仿英国,反之亦然。对一家公司来说,这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就像台湾和韩国一样,等到有朝一日中国人也有越来越多的创新发明时,他们也希望自己的专利得到保护。不过,在这一天到来之前,这将是一个十分困难的问题。

    德国之声:中欧之间存在很多误解,很多问题上双方各持己见。与会的中国企业家表示,中国改革20多年期间,中国做出很多改变,欧洲也应该做出改变。您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桑特施奈德:中国企业家的这些话是完全正确的。整个辩论中我最不能容忍的是欧洲人的那种目空一切、固步自封的态度。这是他们与中国这样有活力的经济地区打交道时经常表现出来的态度。所以讨论来,讨论去谈不出结果。其症结在于,我们欧洲人认为我们有权要求亚洲朝哪个方向转变 。一旦亚洲人走自己的路,他们有权走自己的路,我们就感到失望和震惊。我总是说,中国一方面让我们着迷,另一方方面,中国就像一面远方的镜子,我们向里面看,挑出我们想要得东西,然后说这就是中国。我们每个人头脑中都有一个中国的形象,但这形象更多反映的是持有这一形象的人,跟现实中的中国没有任何关系。

  14. 川普同意尊重「一中政策」 川粉崩潰
    2017-02-10 聯合報 記者韓化宇╱即時報導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首度通電話,川普表示同意尊重美國「一中政策」,讓以為川普會力挺台灣的「川粉」崩潰;還有PTT網友說「一定是中國媒體造假」,但問題是白宮已發新聞稿證明此事。
    白宮深夜發新聞稿說,川普與習近平通電話時,是「應習近平要求,川普同意尊重美國的『一中政策』」(to honor our “one China" policy)。白宮還表示,兩人的通話「非常親切」(extremely cordial)。華爾街日報報導稱,兩人通話有助舒緩中美兩國近期的緊張關係,在川普就職前曾將「一中政策」當成與中國在經濟與安全議題上討價還價的籌碼。
    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則報導,川普在電話裡讚賞中國發展的歷史成就,並表示相信透過共同努力,兩國關係能達到新的高度。
    不過,PTT網友顯然不願接受這個事實,有網友說:「中國又竄改川普聖旨了」、「支那新聞造假功力遠勝北朝鮮」、「陸媒比英國小報的真實度還低」、「轉給川普看,川普應該就會罵媒體造假吧?」但也有網友說:「台獨真的很可憐,一直被賣又一直被打臉,只能自慰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