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comments on “228之你丟我撿共產黨

  1. 中正紀念堂228閉館 大學校長:別搞悲情拚經濟吧!
    2017-02-28 聯合報 記者王彩鸝╱即時報導

    文化部昨晚無預警宣布,在中正紀念堂轉型修法未完成前,每年228中正紀念堂閉館一天。長期關注228議題的實踐大學校長陳振貴說,總統府前身是日本總督府,日本迫害台灣長達50年,那棟建築卻從未與轉型正義沾上邊,兩者不符比例原則。他提醒當局,拚經濟才是人民所期待,別再搞悲情了。
    陳振貴擔任靜宜大學校長時,於2001年的228紀念日,創先在校園豎立228紀念碑。他表示,面對歷史、記取教訓,228事件悲劇,歷任總統道歉、賠償、設紀念碑館等,該做的都做了,「歷史不是勝利者的戰利品」,不是誰來執政就換一套解讀。
    文化部決定每年228中正紀念堂就閉館一天,陳振貴質疑,「全世界沒人這樣做的」,若擔心衝突對立,現有文資保護法、社會秩序維護法可處理。況且,「228閉館一天,難道就能保證其餘364天沒有衝突對立嗎?」
    陳振貴指出,建築物本身是中性的,中性化的內涵應是創意化、生活化、年輕化和藝術化,而不是搞悲情。如果說,中正紀念堂背著228的歷史包袱,被列為轉型正義的一部分;那麼,不遠處的總統府,是日本時代的總督府,對於日本政府對台灣的迫害,民進黨選擇原諒和遺忘,卻對中正紀念堂不放手,這是很明顯的政治和意識形態操作。
    另外,文化部以一紙行政命令,片面決定中正紀念堂不能再販售有威權象徵的蔣公公仔,陳振貴問,「這跟威權國家的統治手法有何不同?」

  2. 台專家談二二八 夏瀛洲:有日本勢力介入
    2017-02-24 中評社台北2月24日電(記者 吳政峯)

    文史工作者武之璋24日舉行新書《二二八的真相與謊言》發表會。前國防大學校長夏瀛洲會中表示,民進黨從在野開始到現在,都一直拿二二八事件來分裂族群,口口聲聲說要發掘真相,事實是在掩飾真相、扭曲真相、偽造真相。二二八事件幕後是有外國勢力的介入,有日本介入。二次大戰日本戰敗後,日本人投降後,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台灣。日本人利用所謂的台籍日本皇民,拿著二二八事變來分裂台灣的族群。日本皇民也利用去中國化的殖民史觀來對付中華民族史觀,最終目的就是要摧毀“中華民國”。
      受邀出席新書發表會者包括,前新黨台北市議員李承龍、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教授習賢德、前國防大學校長夏瀛洲、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暨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中國文化大學兼任特約講座教授陳鵬仁、國民黨國發院院長林忠山。
      馬政府任內擔任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執行長的廖繼斌會中表示,二二八殉難者應該要分清楚。他的祖父是被特務機關給抓了,當時的政府領袖要負責。不過,當時有民眾組成民軍,佔領機場,而被對方的守軍給打死了,這樣的身分就不應該稱為二二八事件的受難者。這類的民眾應該是台灣建國之後的建國英雄。
      廖繼斌也感概,他過去擔任基金會執行長期間,有1949年以後從大陸遷來台灣生活的外省籍長輩向他陳情與質疑,台北二二八紀念館的館藏陳列,僅是陳列本省籍民眾被殺害的案件,但從1947年2月28日到3月8日的二二八動亂期間,外省民眾的罹難者也很多,館方卻沒有展出相關外省民眾的殉難史實。他告訴民眾,他承認這個問題,但以當時的時空背景,無力處理這個問題。
      二二八動亂期間擔任新竹防衛司令兼縣長、台藉將領蘇紹文的兒子蘇繼光會中陳述他當年所見到的情景表示,當時台北市街頭沒有看到軍隊,台北也沒有聽說發生動亂。事隔20年後,他才聽到有人炒作二二八事件死了很多人。
      也受邀參與的前新黨台北市議員李承龍則說,殺害外省人、殺害保護外省人的本省人,就是在台灣的流氓日本浪人與日本皇民。“不論本省人與外省人,在二二八事件中都被日本人玩弄了。”
      蘇繼光回憶他當年所見到的情景,他說,他當時就讀台北市成功中學,目睹二二八事件的經過。1947年2月28日學校停課了。3月8日以後國軍從大陸抵達台灣,當時台北市街頭沒有看到軍隊,台北也沒有聽說發生動亂。事隔20年後,他才聽到有人炒作二二八事件死了很多人。
      蘇繼光說,1949年10月25日台灣慶祝光復節,而當天也是共軍進攻金門島,發生古寧頭戰役。當時台灣本島台北市的民眾都在歡欣鼓舞慶祝光復節。假如二二八事件發生大屠殺,會有人上街慶祝台灣光復節嗎?“有人要拿二二八當成題目來炒作!”
      李承龍說,他是本省人,他小時候聽到長輩們回憶二二八與民進黨編造的謊言完全不一樣。長輩告訴他的二二八,幾乎都是外省民眾被殺了。桃園有個外省女老師被暴徒殺害、強姦,其乳頭還被拔掉。在台北市大稻埕,外省民眾開的店也被搶劫一空。
      李承龍說,台灣光復是在1945年10月25日,二二八事件發生在1947年2月27日。中間相差一年四個月,為何在這短時間內有一群訓練有素的暴徒在台灣造反。很多人認為這些暴徒是台灣民眾,但他考據發現,這些人是由日本人、日本兵、有皇民思想的台籍日本兵所組成。二二八事件,外省人沒有原罪。
      林忠山則說,今天他代表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出席武之璋的新書發表會。二二八事件是一個偶然的誤解,卻被民進黨等有心人士挑起。大家當然要追查殺害二二八事件受難者的元凶,這些強姦婦女與割婦女乳頭者,以及殺害外省人、殺害保護外省人的本省人,元凶原來就是在台灣的日籍流氓浪人。
      林忠山說,面對民進黨操弄二二八謊言,蔡英文甚至說,準備把二二八搞成是國民黨政府對於台灣同胞的屠殺。蔡英文要把屠殺的罪名,戴在國民黨與先“總統”蔣公的身上,這樣子對嗎?“我們的不努力,讓二二八的誤解繼續存在,我們對得起這些二二八受害者嗎?藍營將以學術研究與司法訴訟方式讓二二八真相大白。
      張亞中說,武之璋的新書發表會只是一個開始,對於二二八事件,相信將有更多人站出來跟民進黨辯論二二八的真相與謊言。孫文學校也將與武之璋合作,以拍攝紀錄片等方式在網路上傳播,還原二二八的歷史真相。
      習賢德抨擊,綠營所指當時台灣是錢淹腳目的安和樂利社會,以及國民黨軍隊渡海來台灣殺人,這是錯誤的說法。另外,綠營的謝長廷,曾對於二二八事件說了極大的謊言。謝長廷曾說,二二八死了多少人,隨便掰吧。謝還說,從台灣光復到台灣解嚴,萬惡的國民黨政府在這42年間至少在台灣殺了112萬人。這是極大的謊言。這些騙徒騙到選票,就繼續騙鈔票,完全拿不出證明。他要謝謝武之璋,繼續為歷史撥亂反正。
      陳鵬仁說,二二八事件是偶然,外省人與本省人因為語言不通、風俗習慣不同而互相誤解。二二八事件後來被有心人士操弄,而當時任職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首長陳儀,不是壞人。陳儀是好人,而且是有正義感的人。陳儀過去任職浙江省政府主席,其姪子向陳儀請託找工作,陳儀開出的條件即是要姪子保證擔任公務員後不會貪污。陳儀也對他的姪子自豪說,“現在國民政府官員中,沒有貪污的,只剩下我一個人。”

  3. 藍綠怎樣達到真正和解
    2017年03月05日 蘋果即時 陳明/時事評論者

    二二八事件70周年,在全台各地充斥著拆除蔣公銅像的聲浪中,位於台中市東峰公園內的二二八紀念碑竟傳出遭潑漆,被發現後引起附近民眾愕然。當地居民表示,發現紀念碑被潑漆,都感到很錯愕,原本還以為只有蔣公銅像會被潑漆,沒想到連紀念碑也這樣。
    居民說的沒錯,真是令人搞不懂。蔣公銅像代表的是「惡」,被潑油漆是理所當然;二二八紀念碑代表的是「善」,怎麼還會被人潑油漆?
    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日前批馬。他說,馬英九每到二二八,就像「孝子」般,穿黑西裝打黑領帶,胸口紮白花,去向「二二八遺族」鞠躬哈腰致意,對受難的外省人卻不聞不問,難怪媒體要公開批判「馬英九軟弱」!
    這也令綠營搞不懂,國民黨在二二八事件中槍殺了不少台灣人,馬英九每年鞠躬道歉不是應該的嗎,蔡正元有什麼理由批馬?
    這就是多年來藍綠互鬥,今年尤其嚴重的原因:藍綠各執其理,似乎永遠沒有辦法互相暸解溝通找到共識。
    追查真相已經二十多年了,蔡政府今年又宣誓要找真相,因為過去一直都是只有被害人,沒有加害人。其實民進黨要找的加害人就是蔣介石,國民黨和中華民國這個外來政權。只要一天不將他們明白的定罪,真相就不算是水落石出。
    然而藍營終於忍不住爆發了。馬英九年年出席紀念會鞠躬致意。對於二二八事件認錯,道歉,賠償,立碑,設紀念館,訂紀念日,這些年來,能做的全都做了,還要我怎麼樣?每到二二八就把這件事翻出來炒一次,到底是有完沒完?如果做了這麼多還得不到諒解,民進黨還要一路追殺,那國民黨何必要繼續道歉?
    國民黨不了解的是,綠營其實對中華民國這個外來政權十分痛恨,對蔣介石的威權統治更是恨之入骨,因為這讓他們受了許多苦難。他不想眼睛再看到這些,所以要轉型正義,希望去蔣化,甚至去中華民國,還給他們一個純屬於台灣的純淨空間。
    民進黨不了解的是,中華民國從創建,蔣介石北伐抗戰剿匪到建設台灣,一路風雨飄搖的走過來,承載了藍營多少國家民族的感情。民進黨一連串的去蔣化,清算國民黨,去中華民國,簡直是對藍營抄家滅族。你把他逼到牆角,你說他會不會反抗?
    也許藍綠應該坐下來平心靜氣的好好談一談。民進黨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才覺得滿意?國民黨和藍營又能妥協到什麼程度?從去蔣化到去中華民國化,到底什麼可以去,什麼可以留,雙方能不能找到一個平衡點?只有這樣,藍綠才可以超越歷史的恩怨,達到真正的和解。

  4. 2016/12/20 國立東華大學藝術與設計研究所石子健:
    李敖大師二十年前已考據調查諸多歷史文獻,228是本省暴民屠殺七萬無辜外省人,事後僅追究出八百餘名兇手。百分之九十以上兇徒都逃過法律制裁,其後代並倒因為果,明明是兇手、加害人,卻冒充受害人。這就是民進黨羅織出來的白色恐怖。
    李敖將報告於立法院提出時,民進黨立委無人敢辯證,因皆係事實。蔡英文當然不肯讓你查,給社會大眾知曉事實一點好處都沒有,反而會掀開民進黨一貫汙衊抹黑真相。

  5. 打開歷史的潘朵拉盒子:道歉、究責與爭奪話語權下隱沒的二二八真相
    2017/02/27 筆震論壇 須文蔚(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教授兼任系主任、花蓮縣數位機會中心主任)

    今年的二二八紀念日還沒到來,各方不同詮釋的聲音蜂擁而至。馬政府時期常見的「政府道歉」,隨著時代過去,聲量漸小。新政府挾「轉型正義」的理念,主張究責。蔡英文總統表示,政府會帶頭調查真相、呈現真相,追究二二八事件的責任歸屬,改變「只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的現狀。中共則拉高音量紀念二二八,將事件「定性」為「中國人民解放鬥爭的一部分」。何以一個歷史事件,竟引發多方不同的詮釋?只能說言者有心,就看聽者是否能會意了!
    國民黨長期以道歉與和解的姿態,將二二八事件解釋成戰爭時期的混亂:臺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經濟瀕臨破產,適逢國共內戰,面對反對政府貪污腐敗的抗爭,政府有了過當的反應。在頻頻道歉、賠償與還原真相的同時,強調:唯有和平,方能避免悲劇重演。國民黨的論述遮蔽了二二八事件當時,民變中武裝抗爭的衝突,乃至台灣共產黨、美國託管派等勢力,企圖改變台灣主權狀態的力量爭奪。
    民進黨早在2006年就已經透過官方出版《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論述中,時任行政院長的蘇貞昌就高度肯定報告,並請法務部根據附論的民事與刑事責任研議進一步的作法。前總統陳水扁也指示,研議追究二二八法律責任,法律是用來維護社會公義的基石。顧立雄、李勝雄、林鴻文、薛欽峰、高涌誠、尤伯祥及王龍寬等律師就曾代表108名受難者和家屬,到法院對國民黨起訴。歷經三審,顧立雄說:「法院一方面認為我們無法證明國民黨有侵害行為,另一方面卻對我們種種調查證據的請求一概置之不理。就這樣我們一審輸到三審,安靜但也略帶悲壯地的把這個訴訟寫進228的歷史中。」如今民進黨全面執政,過去執政八年民、刑事責任追究的努力、乃至法院終局的判決都略而不提,高唱追究加害者,看來政治上與道德上的訴求會高過民眾實質的正義期待。
    中國大陸官方紀念二二八,強調中國共產黨領導「二二八事變」。中共在此時出手,無非想點出一個歷史背景:國際共產運動的浪潮下,1940年代的中國與台灣有大批社會主義青年,是共同傾向建立一個赤化政權。但此說不免扭曲了歷史事實:當時發生在台中與嘉義兩場武裝暴動固然有台灣共產黨人的組織與帶領,目前並無明確的證據可以支持中共當時直接指揮與涉入此一行動。值得玩味的是:當民進黨拼命把蔣介石醜化為殺人魔時,中共竟然為蔣介石開脫,間接點出:蔣介石派遣整編21師入台平定謝雪紅與張志忠的武裝暴動,避免台灣成為解放區,也就沒有落入1949年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事實上,無論是道歉、究責與爭奪話語權,都只是各自以一種政治盤算,打開歷史的潘朵拉盒子,讓二二八事件的真相更隱沒在意識型態的爭論中。哈佛大學福格爾基金會歷史學教授安德魯.戈登(Andrew Gordon)就提醒,關注東亞歷史時,應當以「貫戰史」的角度分析:也就是不應當把二次大戰當作一個分水嶺、單獨分析戰前或戰後的一個歷史現象,而應當納入前後的政治、經濟與社會情境。「二二八事件」的觀察、反省與紀念,何嘗不是如此?加害者與受害者要如何釐清?相信不是一刀兩斷就能夠評價清楚的。

  6. 二二八國軍用「達姆彈」殺台灣人?蔡正元:美國間諜製造的謊言
    2018-02-28 ETtoday新聞雲 網搜小組/綜合報導

    國史館近日在新書發表會中,解密二二八時美國在台領事曾寫信給司徒雷登,指陳儀部隊用達姆彈攻擊台灣人民。對此,國民黨前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28日在臉書發文駁斥,表示台獨分子最愛說的謊言就是國民政府對民兵使用達姆彈,但事實上這不過是美國間諜編造的謊言。
    蔡正元表示,達姆彈是射入人體會開花的子彈,被國際間禁用。但美國鎮壓菲律賓獨立運動時,使用最多的就是達姆彈。然而在整個二二八事件中,數不清的槍戰就只出現一顆達姆彈,沒人看到第二顆彈殼,偏偏這顆子彈當時就出現在美國駐台北副總領事葛超智的手上。
    蔡正元指出,當時葛超智的真實身分是負責從事顛覆活動的間諜,聲稱這顆達姆彈是政府軍在街上掃射時意外射入一家診所的醫學書籍上,還把子彈交給聯合國駐台武官愛德華潘恩,要潘恩向聯合國指控國民政府違反國際法。
    當時愛德華潘恩檢驗這顆達姆彈後,發現這顆達姆彈是日本人的,因此拒絕呈報給聯合國。結果葛超智看計畫未能得逞,竟轉而向媒體散布消息說國民政府使用達姆彈,氣得孫科斥責美國領事館捏造假消息。事後,美國大使司徒雷登調查屬實,開除葛超智,還加註「永不錄用」。
    他認為,葛超智製造的達姆彈事件,成為台獨人士口中的「中國人用達姆彈射殺台灣人」,而且這顆達姆彈殼和這本醫學書籍還放在二二八紀念館展覽,但真相是:
    一、國軍若使用達姆彈,不可能只出現一顆彈殼。
    二、各個槍戰現場沒人看過達姆彈,唯一一顆在美國領事館。
    三、聯合國武官驗證達姆彈是日本人所有,台籍日本兵更容易取得。
    四、當時國民政府的兵工廠無力製造達姆彈。
    五、如果國軍有使用達姆彈,聯合國調查小組早就找上蔣介石,輪不到台獨分子來說三道四。
    蔡正元表示,二二八事件的達姆彈,完全是美國間諜製造的謊言,而這一切的史料都收錄在他即將發表的新書《台灣島史記》。

  7. 促轉會成民進黨附隨組織
    2018/04/05 中國時報 楊雨亭(作家)

    前監委黃煌雄被提名為「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主委,表示促轉會的工作目標是真相、公義、和解。之後,幾位深綠學界及媒體公開對黃煌雄的任命不滿,認為黃煌雄不夠綠。而行政院長賴清德強調,促轉會的成立,是希望過去白色恐怖的歷史能夠被正視,落實轉型正義。同時,前行政院長江宜樺表示,民進黨的轉型正義像是用沒有槍炮的民主手段打內戰。可以看出:促轉會以及轉型正義,已經是一個對台灣社會、甚至兩岸關係產生衝突的高度敏感議題。
    依《促轉條例》,促轉會功能主要工作項目在於平復司法不法、還原歷史真相,並促進社會和解。其中重點為「威權統治時期,違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侵害公平審判原則所追訴或審判之刑事案件,應予重新調查」及「回復並賠償被害者或其家屬之名譽及權利損害,及還原並公布司法不法事件之歷史真相」。基本上是一個「平反」的工作條例,理論上並無不當。
    令人不安的是「識別加害者並追究其責任」,當年的人恐怕大多數皆已物故,促轉會如何單方面依歷史文件在當事人未受適當詰問下,可以識別「加害者」?又要如何追究其責任?還是現在已經有了心目中的「加害者」名單,然後再找證據證實其罪行,先射箭、後畫靶?
    過去時代所謂的「加害者」或「元凶」,是不是能夠以今日的立場、法律與時代精神可以決定的?
    而民進黨基本教義派長期避免批判日本官員要一再祭拜的靖國神社,其中所入祀者多為二次大戰中的首要戰犯。賴清德等人是否可以依普世價值精神要求日本政府,對於二戰期間加諸大量中國人、台灣人、韓國人、東南亞人以及日本人的重大傷害進行轉型正義?
    《促轉條例》中明確說明其目標是「社會和解」,那麼在明確「加害者」並且追究其責任後,是否可能進一步造成社會內部的族群裂解?近日那些對黃煌雄擔任促轉會主委憤憤不平的深綠人士們,在聲明中強調自己的目的是和解;但讓人難以理解他們的意圖,亦不了解他們內心中充滿了憤怒的根源。根據法律迴避原則,他們本身已經不適合判斷、擔任促轉會委員或諮商對象的工作,因為他們已經明白顯示出強烈的傾向與偏見。
    促轉會應該、也必須是國家社會公器;今後民進黨如何運作,全體社會自有公評。如果促轉會又開始窮追猛打他們心目中的「元凶們」,則落實了:促轉會與黨產會是民進黨或者深綠人士的附隨組織,有其政治針對性及目標,並非真正的為了促成台灣社會在歷史過程中形成的傷痕的療癒與和解。
    轉型正義是人類社會的共同議題,猶太裔作家漢娜鄂蘭有深刻的分析。事實上,歷史與社會中發生層出不窮不正義的現象,並不只是政治制度的問題,藏匿在人類內心中的仇恨和暴力才是根本的癥結。台灣在面對這個議題時,除了法律與政治之外,還需要更深刻的反思自己的內心。

  8. 李敖與我的那段歷史
    2018-03-25 中時電子報 石文傑(退休歷史老師)

    李敖是我台中一中和台大歷史系的學長。我念高二時就在他台中家,聽他一人舌燦蓮花的獨白,我對他是崇拜得五體投地。後來《李敖回憶錄》還兩次提及我與他交往經過。
    我是先認識李媽媽張桂貞女士。我念高二時賃屋在國文老師陳聯璋家,與李家近在咫尺。有一次遇到當時任職於台中一中訓導處的張女士,我拿著李敖的著作請她簽名,從此與她結下了忘年之交。
    我看到李敖談228的言論,極為同意。我家在南投竹山,父親開雜貨店,就見過21師來鎮暴,對居民秋毫無犯的情形。
    李敖最先以拿領取補償金人數來證明,就算擴大計算,暴徒也不過死了800人,而非兩萬人。事件的50、60、70周年,陳水扁等人每年照例都會念:「讓我們用最虔敬的心意與最堅決的行動,誓言228歷史的悲劇絕不容再次發生,並祈求公義、和平、和解與寬恕能早日實現。」
    李敖在20年前就出版了《你不知道的228》一書,他說:「看到這些混人以歪曲行公義,以殺伐行和平,以鬥倒鬥臭行和解,以『一個也不饒』行寬恕,不禁又好氣又好笑!」「那些人用事件製造悲情與族群衝突,一邊製造悲情、一邊說『我們不要陷入悲情』,一邊製造族群衝突、一邊說『我們要維護公義與和平』;還做了錯誤的歷史解讀,把事件栽在新的外省人的頭上,把台獨理論架構在二二八事件之上,從而要求外省族群『你們要給我乖乖的』,這就是『舊賬新栽』。」
    李敖的名言是:「人家罵人王八蛋,我是證明你是王八蛋。」他以史料證實,真正的元兇是皇民化及台籍日本兵,「當時軍警憲僅存五百餘兵力鎮守要塞,幾乎完全無力顧及其它。是外省人被追殺了十天,除了當街殺害的,還挨家挨戶搜尋藏匿的外省人。直至國軍在3月9日登陸平亂才稍事抵定後,這批驚恐莫名、碩果僅存的約一萬餘外省人,均紛紛趕赴碼頭,搭船逃離台灣。」
    為此,台獨恨死了李敖,民視說他是「撕裂族群」撕得最驕傲的人。他在談到鄭南榕時說:「真正有種的,是外省人,而不是台灣人;台灣人被日本和國民黨統治百年都嚇怕了。」其實這段我最清楚。現在台獨都說鄭南榕家是228的受害者,卻不說他家是被誰害。我與鄭很熟,他辦雜誌時經常一起吃飯喝咖啡,晚上就住他家閣樓。我的岳父就與鄭父是宜蘭紙廠同事。鄭父是理髮師,福州榕城人,故把兒子取名為「榕」。他父母也在228時被皇民暴徒打到無處躲藏。
    蔡英文講得對:「李敖是個勇於挑戰體制、對抗權威的作家,他對權力者不假辭色。犀利的文筆、特異的言行,都讓同時代的年輕人佩服。可以說,那個因為威權壓迫而寂靜無聲的時代,台灣社會因為有李敖這樣的人,而不再沉悶。」是啊,我們沉悶太久了,李敖已去,義聲何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