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comments on “教育失敗,覆轍在前

  1. 說真的,人性本賤,沒有『適度的壓迫』,很多人其實根本作不了事。

    對,我還沒說作大事,是連做事都會有問題。

    無法管教,變相的放任小鬼頭,產生的就是一群無法無天、無所事事,甚至擾亂國家發展的豬頭。

    對,我講的就是大腸花那批!

    三年多前我就講過,絕對不能這樣搞,一堆臭小鬼不信,現在呢?後悔了嗎?

    還不知道後悔的,那就真的是蠢到沒必要救了,早該人道毀滅了!

    • 318後的起義市民 反被陳菊市府提告入獄?
      2017-03-19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張丞賢(高雄醫學大學眼科醫師)

      三年前的今日,熱血人民不怕警棍噴水柱闖入立法院,反抗執政國民黨黑箱操作。隨著反抗日趨熱烈,這群戰士也走入綠營,奉小英為精神領袖,並在兩年後送她入總統府。
      這群綠營的死忠追隨者,秉持反黑箱作業的精神,試圖與高雄執政近十年的陳菊抗議,希望公開公平讓市民討論公共議題。不料,雖同為綠營,卻同樣遭執政者毒手。
      伐木富商的後代為了彰顯祖先的功業,指定在高雄市中央公園的一片茂密林地蓋館紀念先人,並給市府經營為圖書館。如此爭議的決定竟然是市府與富商私下決定,並拉進該里的20名里長簽名背書。對此市民當然有話要說,可以公民論壇,可以公投,只要公開公平討論。
      得不到市府的適當回應,市民靜坐市府前期待負責官員對談,無奈連續五週每日靜坐仍得不到回應,最後得到的是被警力驅除。在對峙中,一位護樹志工因為憤怒而自言一句不雅的英文"fuck",市府1999主任及警察竟對號入座指稱此志工辱罵他們,立刻予以逮捕。最後是警訊後上手銬,送地檢署。
      此志工是318的活躍份子,並有多張與小英總統合照,甚至陳菊也在場並一同入照。如此忠實的追隨者,只因為想要表達意見,想要對談,竟然被他曾支持的陳菊來凌遲逮捕及最後判刑入獄!
      縱使最後上訴庭上,法官通情達理,同理他當時處境,請他向當時派出所道歉來緩和警民誤解,結果最後宣判竟然意外的還是維持原來入監60天。如此追殺自己陣營的追隨者,讓人不禁唏噓:沒有永遠的同志,而人民卻是弱勢無權的犧牲者。
      政治無情,追隨者跟著起舞,卻不知上頭政治人物在演什麼戲碼。今日蠱惑群眾反抗黑箱,明日卻自己黑箱做政治決定,反而是同樣來質疑的百姓遭殃被修理。在此318週年紀念日,為所有天真的人民提出警告:要放大眼睛檢視所有政治明星,不能讓虛假的外表騙取你付出支持。

    • 太陽花變成喇叭花
      2017年3月26日 旺報 陳建維(台灣青年聯合會祕書長)

      2017年開春迄今,看起來似乎「和諧」的立法院,因為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排案審查,讓藍營與大綠、小綠又陷入激烈的口角衝突。猶記得3年前的反服貿運動,激起年輕人對政治參與的熱情,民進黨及時代力量更藉此收割成果,在接下來的兩場選舉大獲全勝。民進黨拿到執政權、國會多數,時代力量也奪下5席立委,大小雙綠堪稱是這場運動的最大勝利者。但回過頭來看,當時參與者的四大訴求「退回服貿、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先立法後審查、召開公民憲政會議」卻在民進黨上台後遭到無情背叛,欺騙選民的行為跟詐騙集團沒啥兩樣,令人不勝唏噓!
      民進黨上台後,兩岸關係陷入急凍,官方交流中斷,而其政策「髮夾彎」的程度更讓人傻眼。近期除了嘉義縣長張花冠經典的美豬進口發言,本周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上,柯建銘、姚文智更赤裸裸地表示,因為民進黨不承認九二共識,已從源頭控管、政府沒有賣台疑慮,所以《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沒有處理的迫切性。說穿了就是不想立刻面對及挑動兩岸的敏感神經,難道民進黨能保證其永遠執政嗎?這種說法根本就是以拖待變,企圖蒙混,推翻其當初立刻修法的主張!
      更扯的是民進黨還自打嘴巴,勞基法爭議後說了之後不支持時代力量的任何提案,又在這次的法案審查中抬出時代力量,指其因為在內政委員會沒有席次又希望聯席審查的旗幟,提案應退回院會杯葛,聯手演了一場好戲,戲劇張力十足。難道他們不知,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主要的精神是兩岸簽訂協議的監督機制,而非專項議題的討論機制?照大小綠的神邏輯來看,是不是接下來預計修訂的重大法案因為牽連甚廣,也都必須要「臨時」變更成聯席審查?
      本來以目前冷冰冰的兩岸關係,審查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就是個空議題,但是民進黨仍然必須對當初支持他們的選民負責。國民黨幫忙開了一扇門,卻遭到強硬封殺。大小綠營自我打臉、昨是今非,真正是「執政做事不牢靠,詐騙選票一把罩」!

      ———————-

      「天然獨」否定中華民國!日媒體人批台青 盲信美日救台
      2017年3月27日 旺報 記者季節/綜合報導

      日本資深媒體人、旅台作家本田善彥日前指出,台灣生於1980年之後世代「天然獨」群體的增加,恐怕更容易促使中華民國自我解體。因為這些人否定中華民國,在內部不斷製造敵人,又毫無根據地盲信「台海一旦出事,美日一定會來相救」。
      本田善彥在最新一期《亞洲週刊》發表〈誰促使這個國家自我解體?〉一文說,他過去接觸的多數台灣年輕人,生長於和平富裕的年代,大致上教育程度不低,整體素養也不錯。不過閒聊後可發現幾個特點。一,形式上的知識或許豐富,但對自己國家歷史和社會現況的理解不見得實際。二,對大陸很陌生,甚至有恐懼感。三,潛意識裡對外國的倚賴極高,不少人甚至毫無根據地盲信「台海出事,美日一定會來相救」。
      本田表示,這三點的背後都有一致的脈絡,對自己社會的無知和知識的扭曲,加上對大陸不感興趣或有恐懼感,加強了期待分離獨立的念頭。文章進一步指出,分離主義者和「這個國家」的關係,好比當初太陽花學生高調譴責警察暴力,一旦江湖分子出現了,立刻躲在警察後面要求保護。所以分離主義者和中華民國的關係,很像太陽花學生對警察的期待。他們輕蔑、厭惡、甚至否定「這個國家」,可是一旦遇險,又躲到「這個國家」的羽翼下,這就是天然獨的情感和行動模式。
      本田點出,中華民國的英文顯示,中華民國就是中國。一旦認定為台灣和中國對立時,自然產生「去中」思維。但支撐台海現況的畢竟是中華民國,幻想和實際的環境起矛盾時,分離主義者對自己無法衷心認同的中華民國往往採取自我否定,結果在內部不斷製造敵人,朝野持續墮落,內鬥不斷,導致執政失能和社會失和,元氣深受打擊。

  2. 當選的是柯文哲,執政的是連勝文
    2015-10-29 Yahoo奇摩社會觀察 作者:單厚之

    「為維持經濟穩定,採行適當政策穩定房價,最好的工具叫做審慎政策,例如針對低收入區域或所謂社會住宅,提高容積率,使低收入房屋市場增加房屋面積的供給。」
    「『打房』兩個字,無法實現臺灣的「居住正義」。在臺北市,市民的房屋自有率逾七成,要降低房價,當然得注意如何避免過度損及持有房屋的市民權益。房價過度震盪,也會對整體產業造成衝擊。」
    「參訪星、港公屋心得,認為透過現代化設計及管理方式,從最初設計就考量到和鄰近社區結合問題,包括青年托育、老人安養等設施,再搭配良好管理制度,可以降低很多社區居民對社會住宅的歧見及阻力。」
    「經濟原地踏步多年、所得根本沒成長,如今全民的財富有一大部分都在房地產,若政府繼續打,眾人的財富都會縮水,然後就會減少消費、讓經濟雪上加霜,形成惡性循環。」
    上面這四段話,立論的脈絡看起來沒有太大的出入,都是說居住正義不可能靠打房實現,而且還會出現其他的問題。但其實他們分別是四個不同的人講的,包括連勝文、蔡正元、趙藤雄和柯文哲。你分得出來哪句話出自誰的口中嗎?
    撇開藍綠立場不談,柯文哲的施政和思維是不是越來越像藍軍?包括南港瓶蓋工廠不全區保留,為了都更無預警強拆汀州路的「龍腦」釘子戶,五大弊案中的華山、三創無疾而終,到最近的「不打房」,是不是都像是政商人脈豐沛的連勝文才會做的事?
    上任以來,漲水費、漲公車票價、U-bike收費、全面徵收停車費,還準備取消悠遊卡搭乘捷運優惠,在「萬物皆漲、唯有薪水不漲」的大環境下,政府還帶頭漲價、增加市民的負擔,又像不像是柯粉眼中「不知人間疾苦的連公子」才會做的事?
    開頭的那四段話,第一段是蔡正元講的,其餘三段依序是柯文哲、連勝文、和趙藤雄講的話。雖然選前大家的立場看似南轅北轍,如今藍綠的主張卻似乎漸趨一致。
    台灣政治很大的一個問題是,雖然藍綠對立嚴重,但其實並沒有真的左右之分,政治立場的差異完全建立在面對中國大陸的立場、態度上。(而且實際上的差異也非常的小。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和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幾乎沒有任何的差異。除了不肯講出「九二共識」之外,蔡英文的兩岸政策幾乎就是完全走在馬英九相同的道路上。)
    因為沒有真的左右之分,所以政黨和政治人物也就缺乏中心思想和整套的論述。誰執政,誰就變成右派,以發展經濟為先、向財團靠攏;誰在野,誰就變成左派,向人民靠攏,拉攏民心、對抗執政者。國民黨在野時,反美牛、反軍購;等到民進黨在野時,換成民進黨反美牛;等到明年,美豬要不要開放,又變成民進黨執政要傷腦筋的問題。國民黨眼看著明年就要在野,調漲基本工資到兩萬五之類的政策全部通通出爐,提早從「執政黨模式」切換到「在野黨模式」,反正明年是民進黨買單。
    執政、當家自有一本難念的經,柯文哲「不打房」說並不讓人意外,就算營建業對經濟的貢獻並不如想像中的大,也要考慮廣大市民資產縮水,有房貸的年輕人變成無法解套的「屋奴」的連鎖效應。
    只是當所有政黨、政治人物都缺乏中心思想,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時,選民卻不要求整套完整的論述與作法,甚至還以「XX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口號自我催眠,只會慣壞政治人物,讓政治人物更不必思考、不求長進,永遠無法脫離政治惡鬥的循環。
    不管誰倒了、誰上台,只要腦袋是跟著屁股走,作法還是跟著位置變,不管政黨輪替幾次,台灣都不會好。

  3. 詳訊:日本中小學課改方案寫進尖閣諸島是“固有領土”

    2017年02月14日 共同社中文網

    【共同社2月14日電】日本文部科學省14日公佈了中小學下期“學習指導要領”修正案。要求小學從3、4年級起開展外語活動,5、6年級設置英語科目。3~6年級每週增加一節課(45分鐘)。要求學校編制開設短時間課程及縮短暑假等靈活的課程表,但各校可能將為確保時間而傷腦筋。
      修正案在中小學社會課程中首次明確提出竹島(韓國稱獨島)、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是“固有領土”。韓國外交部當天召見日本駐韓大使館公使鈴木秀生提出了抗議。中國也可能對此表示反對。
      修正案詳細規定了指導內容,份量約為現行要領的1.5倍。文科省教育課程課長合田哲雄說明稱:“也因年輕教師的數量有所增加,為了(讓他們)切實理解而增加了內容。但不要求進行統一指導。”預計小學在2020年度、初中在2021年度全面實施。
      修正案督促改善各科目課程,以實現“主動的、對話式的深入學習”。在迄今為止的討論中表述為“Active Learning”,但文科省以“具有歧義的措辭”為由,未將該表述寫入修正案。
      修正案將現行小學5、6年級以“聽、說”為主的外語活動提前,要求英語科目對“讀、寫”也進行階段性指導,並將家庭和地區等身邊事物納為教學內容。
      初中英語課原則上以英語講授。內容擴展至社會性話題,使學生能夠表達自己的想法和心情。新增了基本的感嘆句和虛擬語氣等內容,單詞數量也有所增加。
      現行指導要領的一部分寫進了北方四島是“固有領土”,竹島和尖閣諸島在指導要領的解說書中提及。文科省“為(使學生)理解日本的正當主張”,將其寫進了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指導要領中。
      在反映指導要領基本思想的“總則”中,明確寫入力求養成的素質和能力:(1)知識和技能;(2)思考、判斷和表達能力;(3)學習意願和人性。還要求致力於“課程管理”(Curriculum management)力爭改善教育課程編制和人才分配等學校運營。
      文科省將公開徵求意見,3月發佈下期指導要領,最快在6月公佈解說書。為順利推進小學英語課程的設置,還將於近期內提出2018至2019年度過渡期的學習內容下限。
      高中的下期指導要領計劃在2017年度公佈,從2022年度新生開始各學年依次實施。(完)

  4. 史明當資政,與宋楚瑜同事「中華民國」,哀哉!
    2016-11-14 傅雲欽(建國廣場負責人)

    蔡英文就任「中華民國」總管之後,遲遲沒有聘任總管府的資政及國策顧問。台獨大老辜寬敏曾表示關心,說蔡英文是不是不要老人家多插嘴了。今天,總管府終於公布「資政」部分的名單,有20人,不包括行政院前院長游錫堃及蘇貞昌在內。外傳他們兩人都被徵詢過,但他們都婉拒了。曾對蔡政府關說人事不成,後來對蔡政府開砲的獨派大老辜寬敏和吳澧培都上榜了。這兩人被塞上「資政」的奶嘴之後,發出雜音的機會就小了。蔡政府將來應該可以耳根清靜了。
    反台獨的宋楚瑜也成為蔡英文的資政,前天孫中山出生150週年冥誕時,他還跑到國父紀念館獻花致敬,並聲稱「兩岸一中、反對台獨」,要在一中屋頂之下實現「兩岸一家親」,推動兩岸和平發展呢!不過,宋楚瑜當總管府資政,可不是像辜寬敏、吳澧培等台獨大老那樣,只是吸安撫性的奶嘴而已。蔡英文事事請他幫忙。他是名符其實的蔡英文幫手。今年總管選舉,宋楚瑜舉著藍旗反藍旗,扯正藍旗的朱立倫的後腿,為綠營的蔡英文立下汗馬功勞。蔡英文當選之後,非常感激他。今年3月9日蔡的「請益之旅」的首站就是去拜訪宋(比較:蔡用打電話的方式邀游錫堃當資政)。此後,宋楚瑜成了蔡英文的「閨密」。蔡常請宋到家中相會,討論國家大事。宋當蔡的資政通鑑。蔡任命宋當APEC會議的代表。
    APEC會議有一定的期限,宋楚瑜不能永遠當代表。APEC會議過後,他如何資政通鑑呢?韓國最近爆發總統朴槿惠的閨密崔順實無官職卻過問政事的醜聞,造成朴槿惠政權的危機。此事可能讓蔡英文有所警惕。要宋楚瑜繼續資政通鑑,就要給他一個官職名分啊!因此,現在蔡英文聘請宋楚瑜當資政,可說順理成章,水到渠成。將來這對鰥男與閨女再相會,就名正言順,不會有台灣版的「閨密危機」了。
    自稱「永遠的革命者」的老台獨史明也在蔡英文的資政名單中。史明在蔡英文眼中,當然不如宋楚瑜有分量。史明當資政當然也是和辜寬敏、吳澧培一樣,扮演吸奶嘴的角色。不過,陳水扁時代,史明沒去吸,怎麼現在才去吸呢?陳水扁以前「不尊重」他,沒請他去吸嗎?還是,他當時婉拒了?不管如何,他現在去吸,總是有點奇怪。其實,這也有跡可循,不算意外。史明這幾年積極為蔡英文抬轎。今年1月15日總管選舉投票前一天,在蔡英文的造勢大會上,近百歲的史明坐著輪椅穿過人群,衝到台下,向蔡英文致意。5月20日蔡英文就職,宣誓效忠「中華民國」之日,很少穿西裝的史明竟然著西裝去觀禮,可見他慎重其事。
    1972年,在日本擔任「台灣獨立聯盟」日本本部執行委員的辜寬敏在國民黨政府特務的安排下,秘密從日本返台,與即將擔任行政院院長蔣經國「共商國是」,遭台獨聯盟日本本部除名。史明在《台灣人四百年史》中批判辜寬敏,說辜「潛回台灣投降蔣家政府」(見該書第11章第15節,即該書「蓬島文化公司發行的1980年9月初版」的第1113頁)。
    想不到44年之後,「永遠的革命者」史明「革命」到油盡燈枯,行將就木之際,也投降「中華民國」政府,和當年的「投降者」辜寬敏一起擔任「中華民國」總管府資政,並與反台獨的宋楚瑜成為同事。牛驥同一皁,雞棲鳳凰食。「永遠的革命者」史明有了體制內的名號。將來,那些勢利媚俗的綠營人士提到史明時,頭銜就不再是「永遠的革命者」,而是「總管府資政」了。
    這讓人想到《水滸傳》的梁山泊108條好漢,早年起義造反,最後卻在老大宋江的帶領下,被朝廷招安。就此,堅持不被國民黨政權招安,鬥爭到底的老革命家毛澤東評論說:「《水滸》這部書,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水滸》只反貪官,不反皇帝。摒晁蓋於108人之外。宋江投降,搞修正主義,把晁的聚義廳改為忠義堂,讓人招安了。」梁山泊好漢造反的目的竟是為了招安,豈不荒謬?!
    台灣的傳統獨派人士越來越像梁山泊的造反者,一個一個被「中華民國」體制招安。史明是台獨的代表性人物。他當「中華民國」的總管府資政,體現台獨運動的沒落。「永遠的革命者」變成宋江。我要套用毛澤東的話,說:史明這一生,好就好在最後當「中華民國」總管府資政,做反面教材,使台灣人都知道「革命進行式」是為了等待進入「中華民國」體制當個一官半職。史明只反國民黨,不反「中華民國」。史明搞修正主義,讓人招安了。這不是晚節不保,什麼叫做晚節不保?!
    幸虧總管府資政不用宣誓就職。不然,「永遠的革命者」史明坐著輪椅,向「中華民國」國旗及國父遺像,舉右手向上伸直、手掌放開、五指併攏、掌心向前、宣誓效忠「中華民國」的畫面,會比1965年「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大統領」廖文毅回台投降接受獻花時的畫面,以及1972年辜寬敏回台投降與蔣經國「共商國是」的畫面,更慘不忍睹。這幾個畫面串起來,台獨建國運動變成台獨招安運動。哀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