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comments on “媽祖乃國民黨的宰制工具?

  1. 2017年3月1日 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溫朗東facebook

    這幾天心情蠻差的,因為我可以預見到:三年之後,我得要投票給蔡英文。
    你說:奇怪,我不是經常罵她嗎?真不好意思,這是對權力者的監督。投票應該是種理智的行為。去年蔡英文民調大贏加上藍營分裂,我看那句「勞工假太多」很不爽,決定投廢票。我有沒有預測錯誤?「資進黨」這個詞可不是我創的。
    但可以預見的是:到了2020年,蔡英文民調很可能大幅下滑,宋楚瑜不會再出來分票,藍營的危機意識必須團結、必須奮力一搏。藍營不會挺同婚,不會挺勞工,不會挺環保,不會挺台獨,不具有選舉的正義地位……不管我再怎麼批評蔡英文,我都得要出來投給她,都必須叫大家出來投票。
    這種無奈跟哀怨,民進黨的粉絲是不會懂的。他們最懂的是務實跟策略,支持同婚的人都不會算,就他們會算,強!
    要算我們就來算。
    Vincent事件是一起意外,沒有人會想到他面會蔡英文之後這麼激動。OK,假設你是府方團隊,你有甚麼既不傷己、又不傷和氣的公關方案?
    你不需要公佈面會內容,你只要在總統府的網站上說:「黃先生的記憶與府方立場不同。為免滋生誤會,府方承諾將於任期內盡力推動婚姻平權民法修正案。」
    結案了。記憶成了羅生門,但承諾只要確實給出,蔡英文還有三年可以兌現競選承諾。雙方都不會受傷。
    之所以不這麼做,不是因為我比較聰明,而是因為「做不到」。
    這承諾給不起。
    所以要用以下佈局處理:
    一、公佈部份文字節錄內容,但不公佈影音,以免雙方的表情口氣……這些情緒因素(悲情或冷漠)對府方造成新的傷害。
    二、文字一公佈,即塑造出Vincent造謠說謊背刺的形象,造成輿論界的憤怒。
    三、Vincent是錯的,表示蔡英文沒有講說他這輩子可能不能結婚。既然蔡英文沒有這樣講,就表示蔡英文還是支持婚姻平權的。(請注意這點的邏輯謬誤:Vincent是錯的,不管是故意還是無心,都不表示蔡英文有承諾說他這輩子可以結婚。)
    四、讓同婚支持者知道,惹怒民進黨群眾,只會適得其反,迫使同婚支持者跟Vincent做出切割。
    五、讓同婚支持者知道,如果不試著接受專法,最後甚麼都得不到。
    只要能夠做到(五)的效果,既保住同婚支持者的認同,也捍衛了府方顏面,更不必得罪反同勢力,府方通贏的局面。
    但是府方有策略,市井小民也有策略……我們用論理跟憤怒,迅速回擊掉(二)跟(四),把矛頭指回府方。
    這裡必須注意,沒有人說Vincent是對的,他明明確確是錯的,不過是可以同理的小錯(這點跟府方想要引導的輿論相抗衡)。
    接著再補充一點。有些脈絡外的朋友,相信說專法也不錯,不要太激進,不要想要一步到位……請注意,專法在論理上,不是從零分到五十分,而是從零分到負二十分。有興趣的,請自行google「專法 歧視」看看雙方是怎麼說的。
    最簡單的類比,你以為專法是五十萬,同婚是一百萬,硬要全拿太霸道。抱歉,專法是「半台車」,甚麼是半台車?就是一坨不能開的廢鐵,放著還會被人指指點點。
    所以「專法已經不錯不要得寸進尺」的論點,實體攻防跑下去,民進黨打不贏的,只好把所有力氣灌注到(四)上面。
    這就是為甚麼,一堆從來都沒有在PTT的gay版發文的ID,會突然跑出來長篇大論。
    他們看起來在「算給大家看」,其實這個「算本身」也是一種算。
    他們希望能夠讓民進黨支持者團結起來,有強大的輿論壓力,讓同婚支持者沉默、甚至試著接受專法。最重要的是,不要批評民進黨,不管是同婚還是其他議題。
    支持盟友,不要背刺--這是算中之算。
    他們的算法邏輯是這樣的:除了民進黨,其他支持同婚的政黨不成氣候,因為台灣社會的主力就是反同婚,特別是中南部、中高齡跟民進黨的好夥伴長老教會。沒有民進黨的組織力,你甚麼也拿不到。所以耐心等候,不要抱怨,得到甚麼都要感恩。
    OK,我們平心靜氣來想想這個「盟友說」,好像哪裡怪怪的?
    如果說同婚是票房毒藥,選舉的時候根本不要提就好,不提未必扣分,提了必定扣分,發彩虹悠遊卡做甚麼?
    我很認真的想這個問題,想到了兩個月前我在屏東,在一個台派匯聚的場子,到場的百位民眾平均年齡應該有55歲以上。有個台派人士(不是我所屬的政黨)高談闊論,說時代力量支持同婚是亂來,會破壞倫常亂了秩序,我們沒有歧視同志,只要給他們專法就好了。
    我聽了莫名不爽,要是拿手機把影片拍下來,肯定讓他紅到爆……應該說黑到爆。不過基於某種對言論自由的包容,我忍住了,去旁邊吃糕點壓壓驚。
    重點來了!這時候,底下的長輩們甚麼反應,你以為是鼓掌叫好嗎?完全沒有。一片靜默,既不支持,也不反對,毫無興趣。
    那些「算術家」每個講得自己是資深社會觀察者,好像整天混在中南部中高齡身邊,超懂他們一樣。
    我誠摯的跟各位報告:對民進黨的多數「基層」支持者來說,根本不關心這個議題。甚至裡面有些歧視同志的,你問他:民進黨如果修改民法,你會不會以後都不投民進黨?十個有九個跟你說:這樣是怪怪的,不太好啦,不過還是會繼續投。只有一個會跑去投廢票。
    這裡有蕃薯藤整理的各家民調,除了「台灣民意基金會」之外,其他對同婚都是贊成多於反對。你可以去google看看這家基金會跟蔡英文有甚麼恩怨,這暫且不提。這份結果大不同的民調,問卷的問法「立法院最近積極推動同志婚姻合法化,引起部分社會人士強烈反對」有多少參考價值,請自行考慮。
    各位,社會上歧視、討厭同志的人非常多,但不代表他們都反同婚。就算反同婚,不代表他們會因此背棄民進黨(如果原本是民進黨死忠的話)。
    同婚跟反同婚的算術就是5.5 vs 4.5。如果禁止雙方使用任何造謠恫嚇,差距還可以拉到七三。
    蔡英文出來講一句「挺同志就是挺台灣」,能跑掉多少票?
    所以,「算術家」的「好心相勸」,論理上有諸多瑕疵,基礎假設根本不成立。
    那麼,蔡英文跟民進黨的壓力是甚麼?為甚麼跑出這麼多算術家?長老教會。
    這個議題,不是同婚支持者要不要挺蔡英文、挺民進黨的問題,最多就是廢票,不可能投國民黨。
    這個議題,說穿了,就是民進黨在青壯世代跟長老教會之間做出歷史性抉擇的問題。
    這很艱難、很不容易。算到這裡,實在也沒甚麼好算的了。讓我們跟算術家盟友一起,保持耐心。

  2. 信仰是民間自發的力量, 政治力沒那麼大的影響!!
    日本也在台灣用政治力強推過"神道教"的信仰, 結果咧? 台灣人至今有幾個信的?
    別把民間自發的力量都當成了政治的陰謀, 那太瞎了!!
    —-2017年4月2日8:30 FB網友[易明克]

  3. BuzzOrange原作者林嘉瑩:"媽祖信仰在台灣是國民黨拿來統治台灣島民的最好工具"
    自由時報即時新聞:"星雲大師:蔡英文是媽祖婆 會保護台灣"
    結論:蔡英文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

  4. 國民黨靠媽祖信仰洗腦人民?歷史老師:未免太小看台灣人思辨能力了
    2017/04/05 BuzzOrange 文/蔡宜臻(中學歷史教師、彰化地方文史工作者)

    筆者日前拜讀林嘉瑩女士〈媽祖信仰在臺灣爆紅的原因:國民黨拿來統治臺灣島民的最好工具〉 一文,竊以為文中論點頗有再商榷之處,有幾句話想就教於林女士。
    不可否認,媽祖信仰在臺灣是「移入性文化」,正如閩、粵漢移民一樣,媽祖信仰本來就是外來的。但文化的形成與傳播是一個動態的過程,而非靜態的結果。誠然,神道設教是統治者常見的手段。然若言滿清、國民黨政府推動媽祖信仰,所以臺灣人通通接受、從此成為愚民至今,未免太簡化問題脈絡,也小覷這數百年來臺灣民眾的主體能動性。畢竟從日本人在臺灣推動神道教五十年,終戰後被一朝清掃而空的例子來看,影響宗教興衰的因素絕非僅政治一項而已。
    即以苗栗白沙屯媽祖為例,其至北港進香隊伍,幾十年前只有寥寥十數人。然現今早已上萬,人潮綿延數里,其中不乏年輕人。而其近十年來的快速茁壯,恰逢國民黨政治勢力江河日下之時。為何有越來越多民眾要參加遶境進香活動?多數是民眾憑藉自身宗教體驗,口耳傳播的結果。關於「苦行」這種宗教儀式過程中聖、俗時空的轉換,已有許多討論,筆者不欲贅言,建議一般讀者可參閱近日劉依柔女士〈請媽祖信徒遵守世俗法規,減放鞭炮〉一文的前數段。
    至於類似「鑽轎腳」這種對神明的跪拜儀式,在世界各大宗教中本極為常見,信徒不會覺得是人格羞辱,亦未聞各大宗教信徒有因向神明行跪拜禮而在生活中養成奴顏屈膝習慣的說法。就筆者生活裡請教朋友對「鑽轎腳」的感受,多半是「好像時間暫停一樣,好寧靜,好祥和」。如林女士所謂「鑽轎底練習當奴隸」,恐怕是過度詮釋了。
    至於媽祖是不是「侵臺工具神」?不可諱言,媽祖信仰在臺灣的傳播過程中,政治勢力的操作佔很大因素。但臺灣媽祖廟分為官建、民建兩種來源。清領時期,施琅利用媽祖信仰助長軍威,將平定臺灣功績歸於媽祖顯靈,奏請將媽祖冊封為天后。媽祖受封為天后即由臺南大天后宮開始。而鹿港新祖宮,亦是臺灣唯一一座由乾隆下令、官費興建的媽祖廟。爾後清朝政府來臺處理民變時,也多藉助媽祖助佑名義。從這些歷史來看,清朝確曾利用媽祖信仰統治臺灣。
    但媽祖信仰本身起於福建民間,臺灣還有另一支民建的媽祖廟系統,如勢力最盛的北港朝天宮、大甲鎮瀾宮,其在臺開基的歷史就與官方無關。對於臺灣民間信仰媽祖的重要因素,林女士似乎沒有實際探究。例如,二戰末期,聯軍空襲日本臺灣,當時臺灣鄉間乃至城市,不約而同有媽祖顯靈,接炸彈、撥炸彈,救民免難的事蹟;民間言之鑿鑿,深信不疑。筆者亦曾聽祖父母道過此親身經歷的事蹟,也不只一次聽父母談到媽祖顯靈,令人感恩涕零的事件。於茲,應可確定臺灣民間信仰媽祖,絕非僅只政治因素致之!
    甚至中國發現可以利用媽祖信仰進行統戰,也是臺灣民間百姓不斷偷渡到湄洲祖廟進香的結果。目前兩岸媽祖文化交流,雖有中國政治勢力推波助瀾,但佔更大比重的恐怕還是臺灣媽祖廟自身向湄洲祖廟「爭正統」,以及因「正統」關係而來的龐大經濟利益。如1978年大甲鎮瀾宮跑去湄洲祖廟分靈,從此取得與北港朝天宮平起平坐的地位,改往新港奉天宮交香,至今已歷三十年,就是顯例。這是廟方自發性行為,真要談政治因素,也是官民彼此利用罷了。
    筆者以為,媽祖信仰到臺灣後,融入臺灣在地文化特色,經過「在地化」的過程,已成為臺灣人重要信仰之一。執著於起源地或百年前神道設教的歷史,稱之為「侵臺工具神」,已屬無謂。如照理說全世界各地的媽祖,不管怎麼分靈,其實都是同一位。但至今臺灣人不會說「湄洲媽祖」、「溫陵媽祖」,而是以在地地名命名,稱大甲媽、北港媽、新港媽、白沙屯媽,就是媽祖信仰在地化的例子。
    至於媽祖信仰在戰後大盛,雖然和國民黨統治時期在時間上重疊,但不代表媽祖信仰就是國民黨扶植的宗教勢力。事實上,其與國民黨的關係甚不如某些佛教山頭。譬如政治上,會被民眾冠以「媽祖婆」的政治人物,反而多是反國民黨的黨外人士。
    如臺灣首位女性地方行政首長許世賢,有「嘉義媽祖婆」之稱;前高雄縣長余陳月瑛,選舉時也被稱為「南臺灣媽祖婆」。2016年,蔡英文出席被稱為「臺灣媽姐婆」(又升級了) 余陳月瑛女士逝世週年紀念活動上,星雲法師在場稱高雄市長陳菊與蔡英文也是媽祖婆。這些反國民黨「外來政權」的女性政治人物以「媽祖婆」作為行銷策略,可見他們的支持民眾與媽祖信徒有比較高的重疊,也可見出媽祖信仰「本土化」的結果。
    筆者以為,宗教信仰經常被政治勢力利用,雖乃不爭的事實,但民眾對神靈的崇拜必然出自「自發性」。筆者無意否定媽祖信仰在臺傳播過程中的官方影響力。但若因此逕稱為「侵臺工具神」,忽略民建媽祖廟的這支系統,未免有將臺灣媽祖文化「標籤化」、「去脈絡化」之嫌,也太小覷百年來歷代臺灣百姓的思辨能力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