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comments on “一帶一路 各自表述

  1. 認錯爹娘拜錯墳—川普不是台獨的好朋友
    2017-02-28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作者:矛盾

    在川普勝選後,台灣獨派團體亢奮起來,視他為台灣自主權的朋友。自由台灣黨主席蔡丁貴期盼川普政府可以賣給台灣更好更便宜的軍火,和美國共同來捍衛「自由民主」的價值。但真相是川普更崇拜極權體制,他的當選也鼓舞了國內乃至全球的極右勢力升溫,他們都是民主權利的威脅。而川普為了其極右政策得以通過,將會更為集中行政權力,挑戰分薄他權力的國會和法院機關。
    如今躍升國內第三大黨的時代力量,其立委徐永明更表示不用妖魔化川普,川普將可能給台灣帶來「機會」。徐並表示:「未來時代力量會與葉望輝等友台派、知台派的學者專家接觸,建立更緊密且暢通的交流管道,成為台美關係穩定發展中的基石。」徐所指的友台派美國學者,無非都是美國帝國主義的反中智囊。而所謂的獨派大老吳澧培亦在會見川普特使葉望輝的時候表示「不反對台灣成為美國的棋子,希望藉此壓迫中國」,充分表露出了右翼民族主義立場。美國過去干預其他國家後都帶來災難而不是民主,包括利比亞、烏克蘭和敘利亞。這些帝國主義的鷹犬皆是想把台灣當作圍堵中國的灘頭堡,不是為了捍衛台灣自主權。
    而極右民族主義的基進黨更是向川普發表賀詞,其中說到:「基進黨相信:閣下必能秉持美國總統一貫的傳統與特質,以包容、開放的心胸,將美國人民再次團結起來,並讓美國再次偉大。」恐怕基進黨的期望與美國人民的期望相去甚大。川普上台三天就已有四百五十萬民眾上街抗爭,而川普現正推行的種族歧視政策正好說明了他並沒有包容開放的心胸。而川普的「讓美國再次偉大」的論調,實質上是要加強美國帝國主義對外的掠奪利益。如果基進黨是在美國公開發表此賀詞,恐怕早已遭到大批群眾包圍抗議。
    只要有利於美帝國主義在亞洲的霸主地位,獨裁專制是可以被美國接受的,對他國自主權的壓迫亦如是。目前對一中政策也只是挑釁,而不是真正支持台獨。對川普及美國帝國主義而言,支持台獨不是現在的選項,因為這意味著中美及兩岸爆發戰爭,而進一步影響已相當疲弱的經濟;但台灣將被美帝國主義視之為軍事圍堵的代理人,那將會是對於台灣和平及勞動群眾的大災難。真心支持台灣自主權的政治力量,不應當對川普有任何幻想。
    台灣獨立鬥爭只有依靠國際工人階級及受壓迫者的團結才能取得成功,而不是美日台資產階級政客的權謀手段。社會主義者正在努力在兩岸乃至全球建立一個工人階級聯合的替代方案,反對這個剝奪小國自主權的制度。

  2. 唱衰中國者枉費心力
    2017年8月22日 人民日報3版 詹姆斯·彼得拉斯(James Petras,美國賓漢姆頓大學榮譽教授、加拿大聖瑪麗大學國際關係系兼職教授)

    一直以來,美國政界、學界、媒體界總有一些人像青蛙一樣,從黑暗的沼澤裡異口同聲地鼓噪:中國必然崩潰。隨著每一個謠言的真相大白,這些“青蛙們”不斷變化自己的論調。當有關中國注定崩潰的預測沒有兌現,他們就將自己從水晶球裡窺探到的期限延長1年或10年。
    宣揚“中國崩潰論”的人一葉障目,一貫歪曲事實,編造新奇謠言,描繪實則反映他們自身社會情況的形象。但是,這些“青蛙們”的叫聲並不能改變真實的世界。
    我不時從西方媒體上讀到這樣的消息:中國經濟立足於“低工資”和對工人的“殘酷剝削”。實際上,中國製造業工人的平均工資在過去10年增長了兩倍,工人健康水平不斷提升,教育和技術培訓穩步改善。中國已經不再是以低端製造業為主、以出口為導向的勞動密集型經濟體。中國的高科技企業蓬勃發展,服務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越來越高,國內消費市場也日益興旺。與此同時,中國不斷推進與亞太國家,以及與非洲和歐洲國家的貿易和投資協定談判。
    儘管這些進步令人印象深刻,但西方知識分子階層中的“青蛙們”已經高聲鼓噪了很久,仍在繼續炮製中國經濟衰退的年度預測。他們擺出莊重高傲的姿態,卻沒有搞出任何從客觀角度分析值得信任的東西。
    的確,中國社會、經濟等領域存在一些問題,但中國人正在系統地解決這些問題。中國承諾投入數十億美元來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投入大量資金興建高速鐵路、港口、機場、地鐵和橋梁等基礎設施。不僅如此,中國政府還開展了有效的反腐行動。中國在尋求解決這些具有挑戰性問題的同時,並沒有犧牲國家的主權和民眾的福利。
    西方媒體和所謂的專家放大了中國的問題,卻對自己的問題視而不見。美國每年的經濟增長掙扎在2%左右,工資水平幾十年不曾提高;教育和醫療開支是天文數字,但他們的服務質量卻在以戲劇性的方式持續變差。對西方而言至關重要的是,承認中國取得令人刮目相看的成就,進而學習、借鑒並在本國發展類似的積極增長和公平機制。

  3. 美媒:一些媒体失之偏颇的对华报道!
    2017-08-22 环球时报

    (美国《国会山报》8月20日文章,原题:媒体失之偏颇的中国报道只对富人权贵有利)
    一家大报本月发表由两名美国前情报官员撰写的抨击中国的专栏文章。文章称,美国因“知识产权盗窃”每年损失6000亿美元,其中多数归因于中国。文章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数字明显离谱。知名新闻媒体通常要求作者提供其所用数字的依据,但这篇文章似乎没有。二、若数字真有鼻子有眼,那么其在知识产权方面产生的影响将是巨大的。
    先说6000亿美元这个数字为何如此离谱。要知道,这相当于美国总出口额的逾1/4,约为美国所有公司税后利润的1/3多。真有人会认为,若美国公司拿到那些被窃知识产权的相关费用,他们的利润就会多1/3?
    行业组织过去曾得出此类离奇数字。他们假定所有未经授权的产品都以在美国的零售价出售。这意味着若微软视窗操作系统和微软Office套装零售价为100美元,而在中国有1亿此类盗版软件在使用,那算起来就是100亿美元。但若这些使用者必须支付美国零售价,他们中谁还会购买呢?几乎没人。
    对经济学原理稍有了解的人,显然都明白这点。那为何此类离谱的数字会堂而皇之登上一家大媒体呢?其中不难看到很严重的偏见。
    实际上,试想:若发展中国家不必付那么多钱使用微软的软件和辉瑞的药品,那他们花在我们先进工业品上的钱是不是会多很多?另外,若我们能从所谓“盗窃”美国公司知识产权的中国厂家那里获得更便宜的太阳能板,那美国就会有更多安装太阳能板的工作岗位。
    这里显然存在双重标准。但值得一问的是,若这个离谱的6000亿美元数字是真实的,那它又意味着什么?若我们的公司每年因知识产权被盗而损失这么多钱,那美国境内的专利、版权以及相关保护的总价值肯定至少是这个数字的三四倍。也就是说,约为1.8万亿美元到2.4万亿美元——而这些钱本应拿来激励创新和有创意的工作。
    因此,即便媒体使用了真实数字,却忽视了我们知识产权政策的分配问题,那也是巨大失职。倘若抨击中国的这篇文章数字是真实的,那失职就更大了。媒体在这个领域的疏忽,恰恰服务了有钱有权者的利益。这绝不是负责任的报道。(作者迪恩·贝克,乔恒译)

  4. 羅傑斯:與中打貿易戰 美霸權將終結
    2017年9月20日 旺報 記者許昌平/綜合報導

    美國威脅可能與中國進行貿易戰,對此,億萬富翁投資人和商品期貨大師羅傑斯(Jim Rogers)對美國川普政府發出警告,認為這將對美國造成更大的傷害,因為這只會促使中國、俄羅斯和其他國家之間更緊密地合作。
    羅傑斯接受俄國電視台訪問時指出,如果美國對中國實施大規模經濟制裁,會讓整個世界經濟陷入低迷。到最後,制裁對美國的傷害將甚於對中國的傷害,因為這只會迫使中國、俄羅斯和其他國家走得更近。俄羅斯、中國和其他國家已經在試圖打造一個全新的金融體系。如果美國對它們實施制裁,他們將不得不加快進度,最終美國將喪失對金融系統的主導權,這將對美國造成更大的傷害。
    羅傑斯說,川普在過去一年多兩年裡一直聲稱將與中國打一場貿易戰,將對中國商品徵收高額關稅。他的一些顧問也非常支持貿易戰,因此這很有可能發生。如果發生了,世界將變得非常糟糕,而美國將比其他國家更糟。
    舉個例子,美國對俄羅斯農業實施了制裁,試圖傷害俄羅斯,但反而幫助了俄羅斯農業。實際上,俄羅斯的農業正在蓬勃發展。最後,美國傷害了自己,而不是別人。

  5. 前綠主委徐照雄:台灣人還未體認統一好處
    2017-08-25 中評社台南8月25日電(記者 趙家麟)

    歷任民進黨、台聯台南黨部主委、現任中華聯合黨主席徐照雄接受中評社訪問,述說自己由獨轉統的心路歷程。他強調,台灣問題在南部,南部重點在台南。在民眾還未體認兩岸和平統一的好處前,民進黨執政雖讓人民失望,但國民黨迄今仍未給選民希望,因此,他預估明年的選舉,綠的贏面還是比較大的。
    徐照雄,1941年出生,23歲當選台南縣議員,在1960年代的國民黨威權體制下,議員任期未滿就避走美國,一待20餘年;1990年返台,旋即投入民進黨陣營,出錢出力成立民進黨台南縣永康市黨部、玉井黨部並擔任主委。2007年他加入台聯,歷任李登輝之友會台南總會長;後來卻因為率團赴大陸參訪交流等活動,觸犯台聯限制而分道揚鑣。2011年自創中華聯合黨並擔任黨主席,推動兩岸交流與和平統一目標。
    徐照雄表示,他過去曾經主張台獨,但近年來深感時代不同了。大陸飛快的成長,正邁向世界大國。而台灣沒有天然資源,也進不了聯合國;微型的邦交國少得可憐,卻只想揩台灣的油。台灣沒有獨立的條件,台獨事實上只是被政客利用的口號而已。
    他說,很多人加入民進黨、反國民黨,是為追求民主、自由;現在的台灣,從村長選到總統,享有言論與集會結社、組黨自由,要追求的目標都達成了。百姓現在要的是生活平安、拚經濟幸福過日子;但台灣卻陷入藍綠惡鬥,拚選舉、不顧民生。國民黨、民進黨先後執政,台灣的經濟都沒有明顯改善。
    徐照雄表示,最近,反年金改革團體走上街頭抗議,被批是鬧國際笑話;但在他看來,國民黨與民進黨惡鬥,在立法院比拳頭,才是國際笑話。老百姓選蔡英文上台,就是要她拚經濟、顧台灣;但蔡執政一年多來,台灣的競爭力流失,正走在一條慢性自殺的路上。
    他指出,民進黨再次執政後,台灣在國際的處境更為艱困,人民的生活沒有改善、所得也沒有提高;甚至因為兩岸關係惡化,陸客驟減,觀光旅遊相關產業都遭受重大衝擊,旅行社、遊覽巴士、餐飲業、商圈等的營運與從業人員的就業機會都受影響,這些都是事實。
    他說,一例一休、同婚、教科書課綱改寫、年金改革等,都無助提升台灣的經濟發展。對日本經貿,台灣把最好的、A組水果銷往日本;人民卻要擔心是否會吃到日本核食,或是含瘦肉精的美豬、美牛。再看砍軍公教年金,聲稱是政府財政困難,卻又提出8年8800億前瞻計劃,內容卻有大半是地方不需要、保證是錢坑的軌道運輸系統,這樣交代得過去嗎?
    徐照雄認為,中國5000年歷史,多少次改朝換代,做不好的就會被改朝換代;清朝腐敗,人民就支持孫文推翻滿清;國民黨1949年敗退台灣,就是失去民心。
    徐照雄說,但是僅管蔡政府現在做得不好,民意支持度持續探底;民進黨從總統到地方縣市長、立委,關心的也只是下屆的選舉,沒有拿出有效辦法來真正改善百姓生活。但是,就因為國民黨依然沒有給人民希望,因此,他預估2018的選舉,綠營的贏面還是比較大的。
    他認為,台灣該何去何從才是最要關心的。藍綠惡鬥下,選舉誰輸誰贏差異已不大、也不是重點,關鍵在兩岸關係走向。目前看來,國、民兩黨都沒有能力給人民更好的生活;但是,要和大國崛起的中國大陸談統一,仍有高度的懷疑與不安,主要原因有二:一是百姓長期接受的教育都是將共產黨妖魔化,二是不知道兩岸統一會有什麼好處。
    徐照雄表示,台灣問題在南部,南部重點在台南:台南的市長與市府團隊、議長與議會多數議員、五席立委席次都由民進黨包辦,台南的民情最具指標意義。過去幾年來的兩岸交流活動不少,但再多的交流接觸,和全體2300萬人比起來,仍屬少數、片面。 
    他說,至目前為止,台灣多數人仍然不了解共產黨,也不知道大陸的各項惠台政策;只因為政黨與政客的私心,讓台灣錯失站在巨人的肩膀,無法融入、運用大陸市場資源與國際連結關係來帶動台灣經濟發展,反而認為兩岸交流只有少數獲利而已。
    徐照雄說,台灣的政治生態仍是藍、綠兩大黨的認同度最高,其他小黨都難以生存。主張統一的小黨雖然不少,但人多意見就多,也拿不出一套對人民有效的統一的共同說帖。整體說來,統派小黨的力量即使串起來,也還不足撼動兩黨地位、讓人民接受統一。
    “要改變台灣同胞對大陸的觀感,就是讓人民知道統一會比現況好!”徐照雄強調,百姓都希望兩岸和平、不要戰爭;武統只會帶來兩岸更大的仇恨,絕不可行。寄望大陸對兩岸和平有利,對人民生活、求學、就業、創業、投資、事業經營有幫助的政策,就盡力去做、去宣傳;唯有讓人民知道、直接感受到統一的好處,兩岸的和平統一目標就能愈快來到。

  6. 國慶當天 台灣共廢了兩個核四
    2017-10-11 觀策站 王大師(專欄作家)

    今年的國慶演講,蔡總統為不久前的「台獨論」降溫。當日的講話多半圍繞民生議題打轉,談到兩岸關係時盡量以「遞出善意」、「不走對抗」、「愛好和平」等柔性訴求為主軸。或許蔡總統在演講中的一段談話中,已約略見到未來全球的端倪,這段內容就是積極為台灣在「國際新秩序」尋找位置。
    那這個新秩序是什麼呢?就是一個蔡政府提出的「新南向政策」會員國中,幾乎所有領導人皆已造訪大陸的區域秩序;是一個全球的自由貿易協定,將由中國大陸所領導的貿易秩序;是一個繼美元壟斷原油、商品與國際貿易後,逐漸遞增人民幣為交易媒介的金融秩序;是一個世人逐漸厭倦霸道的川普,改讓習近平在北韓、南海、一帶一路沿線國、多個國際組織中增加發聲權的話語秩序。
    有鑑於此,第二年度的國慶講話,蔡總統似乎抓住了這個新秩序的精髓,不再以「這個國家」、「那個國家」等輕蔑口氣詆毀中華民國這招牌,談話內容也改以民生議題為論述主軸,盡量避免與新秩序對抗。
    那什麼是舊秩序呢?信奉這舊秩序又有何致命傷?或許一則在國慶日前的新聞可作參考。這則爆料內容是台灣的審計部發現,美方在2010~2015年期間,每月超額領取我軍購款約30~82億,若以60億的均值換算,5年約超領了3,600億的軍購基金,等同另一個核四的建造費用。新聞內容指出,由於台美軍購過於複雜,因此無法一一確認這些資金到底都是流向何處。但想一想,倘若有心人士想要對某基金上下其手,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交易細節複雜化,迫想查帳的人不得其門而入。
    本人曾多次講過,美國其實是個破產的國家,光政府的債務就欠下了20兆美元,超過一年的GDP規模。密西根州立大學教授 Mark Skidmore更發現,倘若加上美政府部門的「無法稽核調整」(undocumentable adjustments),光公部門就欠下了41兆美元的債務,約70個台灣的GDP。如果加上台灣吵得正夯的各類年金與社會保險,美國又得再添上100兆的天價債務。如果再加上企業、家庭、學貸等私人債,恐怕就沒人敢算了。
    那該怎麼辦呢?或許就是這原因,美國期望靠著台灣、南韓、日本等亞洲富有盟友抽稅,維持聯邦政府不崩盤。這點可從歐巴馬政府後期,大力鼓勵日本的退休金購買美股市與債市,以及靠著北韓的地緣衝突抬高南韓對美國的軍購費對照。
    至於台灣,因有對岸的抗議,比較能夠「抽國安稅」的方式,似乎就只能靠「僅抽稅、不繳貨」的地下操作,支付對「美國爸爸」的保護費。或許就是原因,這則新聞才會指出,許多台灣下的軍購訂單,根本連貨都沒送到。還被「偷A」了3,600億的「隱形軍購費」。
    注意喔,這「隱形軍購費」是沒任何交易的軍購費用。倘若外加台灣每年3,000億的國防預算,天知道老美因兩岸衝突的「套利」,每年向台灣敲詐多少的「軍購稅」?是否這原因,才導致台灣的財政日益惡化、年金破產、貧富差距嚴重?細觀後會發現,這就是兩岸若無法和平的「安全稅」。與兩岸貿易上的風險相比,台灣對美國默默支付的安全稅,才真正可怕。
    為什麼?請問,自從這則軍購超領案曝光後,有聽到專門捍衛台灣主權的太陽花族群、時代力量、或是民進黨政府的抗議嗎?沒有,一句話都沒有。3,600億超過核四的建造費用,卻沒人打一個嗝!反觀只要一有對岸的歌唱團體來台舉辦活動,整個寶島就要瘋了。
    美國文豪馬克吐溫不是說過?他說:「能害死我們的,通常不是我們所不知道的事,而是那些我們深信是真、卻原來並非如此的東西。」或許台灣人可將這句話改成:「能害死我們的,通常不是我們認為的萬惡敵人,而是那些深信是好的、卻抽乾我們血的盟友。」

  7. 兩岸監督條例打假球 寃枉了嗎?
    2017-03-26 東網 林濁水專欄

    藍的就不說了,綠的也咬定:民進黨信誓旦旦要儘快通過《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是打假球。
    其實,對當初帶頭推動《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核心學者專家來說,今天民進黨會走上玩假球這條路,他們不應該太意外才對。
    且把時間拉回2014,太陽花運動轟轟烈烈的那一年。
    太陽花是2012年到2014年接連累積了兩年白色狂飈運動力量的總集結,白色運動本質上是對藍綠政黨都高度不滿、不信任的公民運動。
    太陽花運動就是這樣。他們不信任藍綠建制政黨的精神,充分表現在他們建議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的內容之中。他們不相信兩大黨對台灣的立場,所以堅持草案名稱應該表現「兩國」立場,不該是模糊的「兩岸」立場,更不該是「一國兩區」立場。
    然後更重要的是,他們對任何政黨組成的政府主導下的兩岸協議都不放心。所以他們認為,協議的過程不可以依照常態國家的作法,而必要在監督條例中放進去人民可以直接參與和嚴密地監督整個過程並可以對結論進行公民投票的規定,也要有讓國會可以全程監控主導並隨時糾正政府和對方達成的任何內容,要政府放棄一般國家涉外協議對雙方達成協議後國會只能通案表決、不能逐項修正再找對方重談的慣例。
    換句話說,他們要一個全面限縮行政權的制度。他們建議的那些民眾、國會參與和監督的規定,嚴密到法案成了陳淞山說的兩岸「不協定法案」、或者兩岸談判「刹車法案」。
    對於這樣的草案內容,剛剛當選時,蔡總統並不擔心;她認為,挾她個人的高民氣和民進黨在國會壓倒性多數的優勢,她只要把兩國條例改為兩岸條例以免刺激中共就好了。她希望國會快些好好審查出可用的法律,以便讓她處理服貿以及未來她可以進一步推動的兩岸協議。
    不料一方面她上台之後,北京對台冷處理,無意進行任何協議;另一方面,她聲望急速下降,無論是要通過什麼樣的草案或進一步依據通過的堅督條例審查任何協議都沒有把握;三方面,還怕審查草案時又惹起一番失控的風波,所以態度上轉變成以拖為上。
    本來,在太陽花運動時,要民進黨反對對於公民團體提出的草案內容,時機上的確不合宜;只是等到勝選了,蔡政府卻還是不願對原草案表現的許多對政府徹底不信任的地方堂堂正正地進行理性的討論,然後好好提出正常的版本進行審查。採取的策略就成了能拖就拖,拖到小綠、太陽花份子和國民黨都各自由不同的出發點逼民進黨處理。
    只是在上層只想要拖的情形下,自然不會有執政團隊清楚一致的態度。於是一旦被逼,陸委會強調,希望快通過;黨團說,完全沒有迫切性;立委提案主張,審查時要由內政委員會審查擴大為加入國防外委會聯席;外交部長說,千萬不要。各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亂成一團。這就不只是打假球,而且還是亂打球了。結果本來傷痕纍纍的蔡政府,很令人難過的,新的傷害又增加了一道。

  8. 擺脫恐懼心理 迎向大陸市場
    2017-11-16 中時電子報 王崑義(台灣國際戰略學會會長、教授)

    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日前表示,大陸多省的GDP已經超越台灣,讓他「緊張」。郝龍斌的心情,或許說出台灣人民面對大陸經濟崛起一種複雜的心態。其實各種緊張、歡迎、恐懼等心境,在台灣內部應該是同時並存。那麼台灣該如何正確看待大陸經濟逐漸超越台灣的事實呢?現階段最重要的應該是調整對大陸的恐懼心態,正面迎向大陸市場,才是台灣經濟重新發展的重要一步。
    在1990年代以前,「台灣錢淹腳目」是大家記憶猶新的事情。那時我們的父執輩雖然內有威權體制的束縛,外有各個新興國家的競爭,但是他們可以拿著007手提箱,奔波在世界各地的市場,奮力尋找商機。大家可以同心協力為了建設「復興基地」,不分你我,努力拚經濟,不僅把台灣推升到「亞洲四小龍」之首,也創造了「台灣奇蹟」。
    但是民主化以後,台灣人民雖然享受到民主,可惜內部藍綠的分裂,讓大家花費太多的心力在拚政治。使得台灣的經濟日益萎縮,終至停滯不前,讓人民的薪資不進而退。
    同一時間,中國大陸在「和平發展」的口號下,不僅創造周邊的和平環境,讓大陸的經濟發展有一個機遇期。尤其是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發生期間,大陸政府頂住人民幣的貶值,讓風暴不致於擴大。危機過去以後,外資發現大陸政府的執政能力已經超越許多西方國家,於是一波又一波的資金不斷湧入大陸市場,造就第一波大陸經濟的崛起。
    2008年在全球金融海嘯發生期間,大陸政府依然發揮它的執政能力,不僅大手筆的推動各種家電下鄉、汽車下鄉,並推動各種金融改革,讓大陸由「世界工廠」逐漸轉變成「世界市場」。造就了大陸經濟總量超越日本,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金融海嘯之後,大陸社會出現「共享經濟」的繁榮景象,在各種電商的推波助瀾之下,社會並開始從有形的貨幣轉向無形的貨幣社會。這樣的經濟社會發展,已經超越許多西方老牌的資本主義國家。
    在社會經濟的大舉轉型之際,大陸政府也努力從事基礎建設,為經濟發展扮演一個最大的推手,其中以高鐵的建設更是一日千里。高鐵讓整個大陸的速度變快,達到人流、貨流可以快速向偏遠的城鄉推進,開闊了大陸更大的市場,也讓經濟發展有了更大的空間。
    尤其是大陸政府目前所積極推動的「一帶一路」,更是把大陸市場拓展到整個歐亞大陸。未來隨著高鐵從大陸拉向歐洲、美洲與澳洲,整個大陸的市場就可以擴大到全球各個地緣空間,讓全球商人可以在大陸推展的全球化之下任意馳騁,達成世界一家的目標。
    在這樣一個即將看到的廣闊世界,對台灣來說應該也是喜悅和歡迎的事。我們的市場太小,過去只能當「亞洲四小龍」之一。如果能過抓住大陸所開拓的全球市場,在同文同種的條件下,台灣應該比其他國家更具競爭優勢,我們有什麼好緊張和恐懼的呢?
    所以,鼓勵我們的年輕人去大陸市場創造新價值,追求新發展,學習父執輩手提007皮箱的拚勁,應該是值得我們拭目以待的事。只要大家能夠正確認識大陸市場崛起的特性,以及未來大陸市場將引領世界創造更大的價值,包括AI產業、環保工業以及各種追求速度產業的創新與發展,台灣只要能跟上腳步,在我們既有的各種工業基礎之下,我們一樣能跟上大陸市場,一起迎向光明。

  9. 領導世界 西方人累了嗎
    2017-11-16 中國時報 楊雨亭(自由作家)

    德國歷史哲學家斯賓格勒於1920年代出版《西方的沒落》,認為西方文明正處於衰落之中,引起了長期的爭議。斯賓格勒的歷史觀認為:一個文明在經歷興起、繁榮之後,最終沒落衰亡。可是對當時東方國家的菁英分子來說,正在汲汲營營於模仿西方國家的現代化,怎麼西方已經要沒落了呢?
    西方經歷兩次世界大戰災難,曾經燦爛的歐洲文明幾乎一蹶不振。戰後在美國的資助下,西歐不久走上復興道路,使得西方的意義延伸至美、加、澳、紐等的以歐洲族裔及基督教信仰為主的國家,從而產生一個掌握聯合國以治理世界的大西方中心時代。廣義來說:1990年代共產主義體制先後解體的俄國、烏克蘭以及東歐國家,都可視為大西方的範疇。
    在重整的世界版圖中,1980年代開始,依靠農民革命起家的中國共產黨,放棄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治理思維,倡導改革開放,其實是摸著石頭過河走向西方模式的現代化。多年來,多數的國家與專家並不看好中國的發展,因為在需要政治體制與意識形態的轉變以推動經濟建設的過程中有太多困難。國家、共產黨、政府、民間及海外之間的攻防,在各個方面、各條戰線中不斷地磨蹭、妥協,也不斷地相互轉移陣地。事實上就是共產黨政權保衛戰的最後一搏。其過程極為曲折,不外乎是欲以13億人團結一心以30年完成西方300年的功業。
    《時代雜誌》刊出一篇文章〈中國經濟如何有望贏得未來?〉,選在美國總統川普10天亞洲行之前發表,提醒:美國不能再後退,將亞洲的美國影響力與主導權讓位給中國。文章中回顧:多年來,西方認為,中國的專制資本主義模式難以在全球的自由市場中生存與繁榮下去,總有一天中國需要根本性的政治改革來維護國家治理的合法性。但是文章強調:今天中國的政治經濟體系,比二戰結束以來主導國際體系的美國更具條件,甚至更具可持續性。
    雖然美國的優勢一時之間仍難以撼動,美元仍然是全球儲備貨幣。富有的中國人投資美國的房地產,把孩子送到美國讀書,並且許多人打算退休後居住美國。但是美國的貿易領導地位、軍事聯盟、以及促進西方政治與文化價值觀的意願正在迅速地削弱中。文章憂心:西方人一直認為,人類發展的漫長弧線傾向於自由民主;但是,是否是如此呢?
    目前看來,中國的政治體制缺乏法治造成社會層面的不公正;但是總體而言,似乎中國的制度能夠更好地抵消國內和國外衝擊,帶給多數人好處。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將保持強勁和穩定,她的國際影響力將繼續增長;最重要的是,中國人現在充滿了雄心壯志。而西方人走過了太長的歷史,早已強調個人主義的生活方式,而不願意再去領導世界了。

  10. 犬牙交錯的世界
    2017-08-07 udn網路城邦 筍子的部落格

    目下全世界可以大略分為幾個權力區塊,即以美中俄三大國為主軸。週邊一票二等大國如德日英法義,及三等區域強國(或國不強而人多,或人雖不多而地大)如加澳土印(度)等,及四等國如巴基斯坦、印尼、巴西、阿根廷、智利、韓國、土耳其、菲律賓、馬來西亞、越南、伊朗等屬之。台灣應屬四-五等間之國家。
    這種分類,甚為重要。因為不知道自己國家是何位置,就會發生越位,或者扯不是同一個位階的國家必須對等尊嚴。當然在聯合國內,是票票等值的,但即便如此,五大常任理事國就是不一樣的。也就是人人都平等,但我的平等與你的平等是不一樣的。這是了解國際局勢的基本認知。
    中俄現下並未正式結盟,但在反美方面則攻守一體。最近美國國會很給力,讓俄國更向中國靠近。這半年來,中國在美國壓力下對朝鮮禁運,俄國就自動補位(包括導彈技術支援)。同樣,中國一直支持俄國之佔領克里米亞及烏東。至於中亞、南亞的上合組織就由中俄兩國一起主導,並由中國牽頭,將俄國南邊舊加盟國拉到一起,這相當程度的減輕了中亞發生類似車臣的事件。
    簡單說,中亞、南亞各國,除印度外,基本上都靠向中國。由於戰略需求,中蘇進入新一輪親密期,這從近日兩國海軍大規模在波羅的海演習就可以看出。
    我們也看到,當美艦在南海自由進出時,俄國轟炸機就適時出現在美國邊界;或東海釣魚台有事時,俄國轟炸機就立即出現在日本海域週遭。
    這裡先說一下印度。這次印度入侵中國邊界已經50多天,但中國在考慮一帶一路的大局及19大召開在即下仍在做著政治上的斡旋。我的看法是,印度經不得持久戰的,其國防工業多不完整,很多飛機零附件品質是不及格的。按印度戰機40年來共摔掉約1千架,已是世界奇蹟,主要就是工業體系不完整、基礎太差、技術移轉無法到位所致。
    印度最近向以色列緊急採購步槍子彈,以為「短促的高強度戰爭」做好準備。就明白這個國家的軍工及後勤體系之差了,中印兩國根本不是在同一量級上的。
    認真說,印度連巴基斯坦都打不贏。在三軍聯合作戰方面,印度完全無法打一場及格的現代戰爭。它的陸軍,連軍團級都無法要求空軍戰鬥機配合戰場立即火力支援,遠不如巴基斯坦。
    至於非洲,絕大多數國家早就靠向中國。而中南美洲,由於歷史因素,並不願意與美國為友,反與中國有進一步加強交往的趨勢。
    至於東亞國家,他們在政治上兩邊都不得罪,經濟上則以中國為主要往來對象。如選錯邊,中國立給顏色,如新加坡、韓國。若是改邪歸正,則中國給予極大回報,如菲律賓。
    最後,中東由於地緣、歷史、宗教及外國勢力,加上產油,顯得特別的錯綜複雜。中國則與它們通通交往,是所有大國中唯一辦得到的,這是多年來累積的信用。美國則早將信用在中東玩殘了。
    總之,中東彼此間有一種犬牙交錯的關係。簡單說,就是:朋友的朋友,不一定是朋友;敵人的朋友,不一定是敵人;朋友的敵人,不一定是朋友;敵人的敵人,不一定是朋友。川普到現在還沒有進入狀況。
    中國可以與兩個宿敵如沙烏地與伊朗同時往來,也可以與伊斯蘭共同敵人以色列交好,也能同時與什葉派與遜尼派往來。這在英美法德俄日等國看來,是流口水的。
    台灣是介於四等及五等間的國家,在加入國際局勢前,是否要想清楚自己的位置呢?在年底前,東協各國就要完成RECP,台灣將是與北韓唯二被排除的國家。請問,民進黨或環保、平權,包括太陽花運動者,或者正名制憲者,或者反核電者,或者反服貨貿及自經區者,有任何高明辦法嗎?
    本來經濟就是任何國家都要優先考慮的。但台灣則反其道而行,任何議題都比經濟發展優先,這就註定了台灣未來的命運。

  11. 國際規範的制訂者與秩序的破壞者
    2017/10/15 udn網路城邦 筍子的部落格

    現在很清楚了。起先是西班牙,然後就是法國、英國、荷蘭、德國、義大利,接著就是美國,若從大航海起算,迄今已有500年了。正所謂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500年。現在輪到中國出頭了。思想起來,讓人有一種莫名的振奮:這一代的中國人總算對得起列祖列宗了。這樣的一個出頭的大波浪,沒有兩、三百年是不會停歇的。
    中國在明朝海禁前,本有這樣的能量;即便到了乾隆,也還是有機會的,但可惜沒有敏感到戰略機遇。
    現在中國要重新出發了。從前侵略中國的強國,許多都心有未甘,主要包括了侵華的八國聯軍一些老面孔;英國及日本是其中之最不甘心者。現在新的八國聯軍有一個最大理由,就是:中國是國際秩序的破壞者。
    這裡有必要將規範與秩序做一個釐清。規範通常有分為道德的規範與法律的規範。前者是個人的修養,後者則是國與國或人與人之間應遵守的準則(或條文)。秩序與規範不同:秩序指遵守規範的行為,秩序與規範是兩個不同層次。
    事實上,絕大多數的規範老早就由強國訂好了。中國是工業後進國,在貿易法規、海洋公約、軍備控管、文化保存、海空運輸、犯罪防治、環境保護、動植保護及工業規則等,只有遵守先進國家訂定的規範。比如說,WTO的法條就叫規範,而遵守這些規範的行為就叫秩序。現在美國自己將TPP砸爛,全球自由貿易將由中國主導,可是歐盟及美日卻不承認中國在WTO的市場經濟的地位,就看出其間的巨大落差及矛盾。
    按所謂市場經濟地位,大致包括貨幣的可兌換程度、勞資雙方工資談判的自由程度、政府對生產方式的控制程度、設立合資企業或外資企業的自由程度等。換言之,規範是洋人制訂的,但它們可能沒有料想到中國發展得這麼快,於是反悔,反說中國破壞秩序;這是很奇特的邏輯。然而中國搞亞投行及一帶一路時,各國照樣參加;這就所謂的偽善吧。
    所以問題已經很清楚:不是誰在破壞秩序,而在新規範的創建時機逐漸來到。我認為:要不了幾年,一堆的規範將由中國主導制定或介入,特別在環保、物流、人工智能、高鐵、網購、5G、生物科技、機電工業、造船,乃至空間站、量子通訊等。如果中國軍武外銷再多一些,許多國家的武器也將採取中國規範,如火箭砲、導彈驅逐艦、各類長中短程導彈、無人飛機、衛星等。最後這些規範將影響政治哲學思維(如中國模式),並擴及於國際關係,包括政治、法律、安全各方面;新的國際秩序將逐漸形成。
    只有規範的制定者才有資格說別人是秩序的破壞者,這就是八國聯軍的邏輯;過去如此,未來也必如此。反正2025年也快了,咱們就拭目以待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