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comments on “反核哈哈哈(六十九)--815,有沒有核電,有差

  1. 【大膽片】《金融時報》點名蔡政府!能源轉型連成本都搞不清
    2018/01/04 蘋果即時 劉利貞/綜合外電報導

    台灣政府大膽的能源轉型政策,已引起國際社會關注。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FT)昨刊出題為「台灣不畏能源安全隱憂,推動能源轉型」(Taiwan green shift defies energy security fears)的報導,稱蔡英文政府的能源轉型目標「雄心勃勃」,但所面臨不確定性仍多。
    報導指出,上月台灣中南部才發生數千人上街頭的反空汙大遊行,政府設法解決日益嚴重空汙問題的壓力正愈來愈大。總統蔡英文和執政的民進黨雖然正推動能源轉型,希望減少燃煤使用並提高再生能源發電,但成本不確定性、棘手的能源供應問題以及廢除核能發電的承諾,都可能使能源轉型計劃的推行更形複雜。
    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總幹事摩根(Jennifer Morgan)表示:「我們的確認為這個計劃相當有野心。台灣試圖同時處理(核能風險和氣候變遷風險),這種情況相當獨特。」
    蔡政府的目標是透過興建海上風電場及太陽能發電裝置,在2025年使再生能源發電佔比從6%提高至20%,並在2030年使碳排放量降至2005年時的20%。
    《金融時報》指出,這可能有利於提升台灣製造業供應鏈對如蘋果(Apple)等科技巨頭的吸引力。為蘋果等跨國科技公司製造代工,是台灣經濟一大驅動力。而蘋果把設法減少氣候變遷影響的供應商列為優先合作對象。
    不過,在台灣已然脆弱的電力系統下,推動能源轉型計劃的速度可能威脅到台灣的能源安全。台灣半導體產業協會(TSIA)表示:「所有人都抱有擔心,不僅止於晶片製造商。我們需要穩定的電力供應。」
    造成前經濟部長李世光下台的815大停電尚為時不遠。身為台灣最大電力用戶之一的台積電(2330)準備在台南興建1座造價200億美元的新廠,而政府已「明確承諾」會解決台灣供電問題。
    政府官員示意,只要有1個項目延誤,整個計劃就可能會失敗,使再次發生停電的可能性增加。台電(台灣電力公司)表示:「這是1個非常緊張的時間表。」
    為台電海上風電項目提供諮詢的丹麥工程顧問公司NIRAS項目經理Thomas Probst表示,台灣夏季颱風頻仍、地震風險、冬季風高浪急等情況,意味風力發電工程師將面臨世界上其他地方都不曾有的挑戰。
    但開發商仍對政府的計劃可望實現具有信心。且台灣修法終結台電壟斷局面、開放再生能源市場後,國際企業正紛紛湧入投標相關項目。
    然而,未來電價上漲可能是一大問題。光是風電項目投資,初步估計就達192億美元。而政府機關仍不清楚能源轉型計劃的總成本將達到多少。
    總部位於倫敦的《金融時報》創刊於1888年,為全球知名老牌財經媒體,2015年被日本經濟新聞社(Nikkei Inc.)全權收購。

  2. 十五年的核四 三十年的反核鬥爭
    2014/03/03 工人國際委員會台灣 許小明/帕莎

    2014年,是核四工程的第十五個年頭,又是裝填核燃料的關鍵一年。全國廢核行動平台發起「308全台廢核大遊行」,繼續往年的反核鬥爭。去年2013的反核遊行全國有22萬人參加,為歷年之冠,全台高達七成民眾反對核四興建。自1986年的車諾比事件,引發了台灣的反核活動,反核抗爭踏入了近三十個年頭,不幸的是,核四項目不但沒有成功廢除,核一、核二與核三更被延役20年,核災威脅不減反加!今天,我們所有站出來反抗核電的人,都要反思一個重要問題:究竟群眾還需要甚麼才能夠勝利?

    台灣「民主」之死

    群眾排山倒海的壓力,一度讓擁核的國民黨政府提出「公投」議決的提案。我們社會主義者早前告誡過,「公投」不過是政府的操控策略,「公投」本身的逆向命題(公投是否停建核四),加上苛刻的《公民投票法》需要過半的投票率和同意票才能通過,還有政府與財團巨大的宣傳機器和政治恐嚇,使得「公投」不過是政府企圖一勞永逸破除所有反核聲音的舉動。
    在民間巨大的反對和杯葛的聲音下,國民黨也就只能撤案,政府表面上提出要進行核四安檢,「安檢須全部過關、獲得民眾信任,才能公投」。但實際上馬英九回過頭來卻乾脆表示:「那就繼續建,我們本來就希望繼續建!」今年初經濟部更明言,核四安檢報告在六月底出爐後,就會申請插入燃料棒。不僅沒有回應公投的局限性,推動民主化,反而直接逆民意而行,完全暴露了台灣資產階級「民主」的虛偽!
    值得一提的是,苛刻而不民主的《公民投票法》就是在2003年民進黨時期立法的,實際上藍綠兩黨都是在進行欺騙民眾的把戲。

    誰在背後支持核四:財團

    核四廠採用了較新型先進沸水式反應爐(ABWR)。在福島核災後,也為預防海嘯,預計增建防海嘯牆,以及備援電力,洩壓注水等等「斷然處置」救援系統。但以核四廠而言,多數工程是以外包的方式承包興建,即使有明確的規範,也不得不讓人起疑,施工品質是否能真正達到設計標準。對於現時科技仍無法處理的核廢料,在現有核電廠內廢料儲存槽即將用盡,且台灣電力公司的替代方案,無法讓人滿意的情況下,是重大的難題。而即使在核廢料處理有更多經驗和技術的美國,也有能源部的核廢棄物隔離先導廠(WIPP)周圍輻射值過高的事件。
    然而為甚麼如此危險的核能,加上全台灣七成的人口反對核四,面對全國一面倒的聲音,政府卻依然堅持計畫,核四究竟是為了誰的利益?1970年代的石油危機,國民政府為了確保產業能獲得穩定的能源供給與未來發展,台灣第一座核能電廠於是在1970年被列為政府十大建設之一。台灣電力產業的發展一直以來都是以確保穩定供給產業用電為主要目的,而電價亦以支持產業發展為目的設定標準。
    據台電網站公佈的「2010年世界34國電價比較表」,台灣民生電價為每度2.7606元新臺幣,工業電價為每度2.3649元新臺幣。工業電價較民生電價便宜許多,在這樣的補貼政策之下,台電年年虧損百億,而擁資本額3,300億元的台電,截至2011年底累計虧損已達1,179億元。政府卻不斷恐嚇群眾,停止核四計畫將會導致民眾限電、漲電費云云,甚至更提出將台電私有化。
    問題是台灣根本就不缺電!根據經濟部資料,台灣核電佔全部發電設備、發電能力10.2%,等於國民對核電實際依賴率只佔1成,而現在核電佔總發電量為16.8%。台灣用電量最高的時候仍剩2成發電設備,即使馬上廢核也不缺電。因此,現在台灣對核電的依賴是人為的,而所謂缺電、漲電費的恐嚇也是政府為了優先保障資本家們的廉價電力而強行付諸於民眾的災難!
    難怪,就連代表美國資本家的美國在臺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司徒文也公開支持核電,而私營的台北捷運公司剛剛在本年二月份更強迫「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將宣傳廣告中的關鍵文字「廢除核四吧!」刪除,明顯擺出財團的擁核立場。這些資本家大財團平時就享用著廉價核電來賺錢,發生災害時,有錢人能夠第一時間逃離台灣,而要剩下的勞動者們承受一切傷害。

    私有化民營化不是解決答案

    台電目前已與九間私營電廠(IPP)簽訂購電合約(PPA),部分電力供應由私人財團供應,未來台電在經濟部的規劃下,更要進行進一步的分切,達成電力私有化(民營化,自由化)。
    私有化並不能解決目前電價調漲、台電的鉅額虧損,以及不回應民意要求等問題。是台電作為國有企業,卻被官僚體制用來服務資本家的利益,且依賴著資本市場系統,令電價不斷調漲。可是,私有化並不能解決困境,私營財團將直接控制電力,將利潤最大化,問題必定更嚴重,電價必定更高。
    台電的鉅額虧損,先前提到的公共補貼正是虧損的主要因素,而由於目前是一視同仁的補貼,沒有使用量分級上的設計,用的越多,補貼越多,這導致全民以稅收補助用電最多的工業財團的不合理現象。而同時,私營電場以建置成本較低的能源種類電廠為主,著眼於能快速收回成本。這類電廠造價低,但能源進價高,販賣的電價自然也較高。私有化後,這樣的情況不會改變,台電必然得繼續營運固定成本較高的電廠,並且需要高風險勞動力的輸電,電纜維護工程,也肯定會是台電承接,而由於這樣的發電量不夠,很可能要購買更多的高價電。
    台電乃國有企業,但所有預算和決策都沒有通過民選議會的監督,群眾無法完全直接掌控台電的狀況。這在國有化而被官僚控制的企業上,都有發生的問題。但私有化後的企業只更不受群眾監督。
    再以英國鐵路私有化為例,為了最大化利潤,財團計算出了最精簡的人力,以及僅達最低安全標準的工程,使得服務品質下降,群眾並沒有因私有化獲的預期中的效率等益處。
    而對於台電工人薪資高於一般群眾,而必須加以削減的看法,僅是轉移群眾焦點,分化勞動階級的技倆。確實台電工人大多數時候,並不站在群眾意志這邊,削減台電工人的薪資,只會為削減其他勞動大眾工資打開缺口。我們應該要求台電工人站出,同所有群眾聯合,爭取所有人的權益,建立更進步和戰鬥性的工會,而不是群眾彼此分化、陷入競次效應的困境。

    拒絕藍綠政治 建立勞動者的替代

    如今「公投」已死,但工程卻未曾停止。三十年來反核運動難道最終是個失敗?一直以來,台灣的反核運動都是與民進黨緊密合作。民進黨的行動模式,也就是每年動員群眾上街示威,但拒絕發動罷工等更升級的群眾運動,然後就在議會內表決,票數不夠也就所謂「我們盡力了」,周而復始,核四卻依然進行。單靠上街抗議並不足夠打倒核四方案,需要將行動升級至罷課罷工等手段,但運動要做到這點,必須打破民進黨的控制。
    但事實上,民進黨自身與資本財團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根本就無心廢核。2000年到2008年民進黨執政八年間,只有頭兩年有阻止核四的工程,其後的任期更兩度追加核四的撥款!2006,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蔡英文在民進黨中常會表示核四廠一定要蓋完,「因為不蓋完會有安全問題,且要賠錢」。繼續相信民進黨的帶領,只會是反核運動的窮途末路。
    社會主義者反對核電,因為其對於所有勞動民眾都是百害而無一利的,而現在堵在民眾面前就是擁核的資本利益。如今勞動大眾需要建立獨立於藍綠兩黨的鬥爭力量,發動罷工罷課等更具戰鬥性的運動,並聯結起其他所有被資本家壓迫的民眾,將企業、財團、資源一拼公營化,由民眾民主監督,才能真正地停止核四、全台廢核,扭轉當前的核災難!

  3. 印度真是世界級環境污染大悲劇
    2017-10-20 元毓說

    華爾街日報報導:「The World’s Next Environmental Disaster」
    摘要如下:
    1. 1988年印度恆河每100ml有大腸桿菌數12250,現在超過2千2百萬!大腸桿菌數超過500的水連洗澡都有危險性,而美國Vermont州的河水大腸桿菌數是235。
    2. 中國雖然工業化、富裕化過程中一樣出現污染問題,但有錢之後努力對付污染成效頗佳。印度卻是才剛剛開始工業化就已經污染嚴重。
    3. 445條河流中有275條高度污染。因為喝到污染河水而腹瀉致死是印度第四大死亡因素,人數遠超過中國因污染而死的人口。
    4. 事實上WHO列名的世界二十大骯髒河流,印度就佔了一半,名居榜首!
    5. 印度每天污水量超過160億加崙,62%未經處理直接進入河流。1993年起,印度政府在日本政府的技術援助下,20年內蓋了35座污水處理廠。但光德里一天就製造10億加崙污水,這些污水處理廠只能應付一半的量。加上污水廠員工能力不足,無法讓污水設備發揮最大效用。更荒謬的是因為「缺電」,這些污水處理廠很常被迫停擺(目光不禁瞄向蔡英文又要非核又要減碳的脫離現實之能源政策)。
    6. 每千人擁有汽車數量來看,美國821輛、中國118輛、印度22輛。但印度空氣污染程度卻比中國嚴重,因為印度政府希望讓有更多製造業來改善經濟發展,這些新興各種製造業處理污染能力遠不如中國,再加上印度以燃煤火力發電廠為主要電力來源。即便如此,印度政府仍堅稱,其經濟成長政策不會對環境帶來任何影響。
    7. 部分印度教派還要求信徒每年都喝恆河水來取得保佑,結果就是年年出事出人命。迷信害死人。還有因信仰不斷地把亡者或動物的骨灰、屍體倒入恆河,污染情形更難以改善。
    8. 因為恆河水太髒太優養化,裡頭小魚死光光,造成孑孓沒天敵。這兩年夏天,泰姬瑪哈地區蚊子數量高達數千萬。
    9. 中央管不動地方政府,各自為政下不能合作治水。甚至連最高法院關於河水污染的判決與命令,地方與中央政府20年來也都不理不睬。
    印度實在是民主國家的一個清新脫俗之範例,讓我們知道民主制度下的政府效率可以差到怎樣的境界,也代表交易費用可以怎樣被人為墊高。例如過去我曾記錄過:
    「從Kheri Shikohpur到New Deli約273公里的距離,約略等於台灣的基隆港到嘉義市,在台灣貨運大概一上午就能送到,而在印度得花上多久?
    首先,從Kheri Shikohpur到國有集貨市場約8公里,得花上45分鐘;上了高速公路,約225公里,得花上7小時;下高速公路到另一個集貨市場,32公里要90分鐘;從集貨市場到零售商,8公里得20分鐘。總共約9.5小時。
    而更恐怖的,在於印度冷凍貨運車數量很少,相關技工、機械供應不足,造成這200多公里路程多半是用無冷藏設施的貨車運輸。搭配印度奇熱的氣候,蔬果運輸損耗率高達3成。而在美國一批蔬果從西岸送到東岸2800多公里路程,損耗率也僅在1~2%之間,所費時間約略42~45小時。
    根據研究,美國貨車跑了800公里所用的時間,印度貨車只能跑300公里。
    印度其實是由28個小國組成的國家,各省自成一格,甚至老死不相往來。
    許多地區治安其差,當地的農民閒時順便當土匪,拿些土製武器攔路搶劫。根據WSJ記者報導,索取過路費的匪徒甚至還開收據給受害人報帳用。
    運輸消耗率、過路費、官員索賄以及行政壟斷的中間商,印度農產品產地價與零售價價差高達6~7倍!這都是交易費用過高使然。以台灣蔬果為例,2011年綠蘆筍產地價平均每公斤78.07元、批發價116.1元(但相較於前幾年,該年產量減少),但同年綠竹筍產地價每公斤60.38元、批發價59.1元(因產量增加,批發商就此品項可能是虧損的)。
    司法制度也是低效、無能到一個極致:
    某甲發現鄰居侵佔他家院子的土地越界蓋屋,跑去法院告訴,要求拆屋還地(我國民法第767條)。這麼簡單的案子進入印度法院排隊,幾十年過去,排到原被告都雙雙撒手人寰,連承審法官也過世了,才要第一次開庭!
    甚至有笑話云:在印度某案開庭審理時期,被告律師要求請假,因為家裡有小孩出生;法官允許,還恭喜律師當了新手爸爸。爾後該案繼續訴訟審理好幾年,律師又因家裡新生兒要出生,又向法官告假;法官雖然允許,但半開玩笑地責備律師,不該隔這麼多年才生第二胎;律師提醒法官,這次是孫子出生了。」
    結論:民主真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